新撰组

幕末,激进派维新志士曾以“天诛”的名义,斩杀与己持相反观点的人,执行斩杀行动的人便称为“刽子手”。为竭制勤王志士的“天诛”,幕府招浪士组进京,成立“新撰组”,名义上维护京都治安,实际上是与勤王派对抗。由于新撰组本处地处京都壬生地区,因此被人们称为“壬生狼”。
  新撰组成立于文久三年(1863年)。明治二年(1869年)新撰组结束。
  元治元年(1864年)六月五日新撰组因“池田屋事件”而一站成名。新撰组是保幕派,虽然历史决定了他们是要注定失败的,但他们用自己的血泪,谱写了他们风起云涌的传奇故事。由他们引发的迟田屋事件,让明治维新延迟了一年。在日本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悲壮篇章。

新撰组组规——局中法度

号称壬生之狼的新撰组,具有极其严厉的组规——“局中法度五箇条,有违反者,必定勒令切腹;不从者立斩无赦!

       
原文:
一、士道に背キ間敷事
一、局ヲ脱スルヲ不許
一、勝手ニ金策致不可
一、勝手ニ訴訟取扱不可
一、私ノ闘争ヲ不許
右条々相ヒ背候者ハ切腹申シ付クベク候也。

    译文:
一、严禁违背武士之道
二、严禁脱离组织
三、严禁随意改变策略
四、严禁随意办理诉讼
五、严禁私斗
违背者以上任一条者,切腹

  以下是新撰组成员列表:

     
                  近藤 勇         (天然理心流)
     
总  长               山南 敬助     (北辰一刀流)
  参  谋         伊东 甲子太郎   (北辰一刀流) 
  副     长            土方 岁三        (天然理心流)
  一番队长          冲田 总司     (天然理心流)
  二番队长         永仓 新八        (神道无念流)
       
三番队长                  斋藤                         (无外流、一刀流)
     
四番队长         松原 忠司         流派不明
       
五番队长        武田 观柳斋       (北辰一刀流)
       
六番队长       井上 源三郎       (天然理心流)
       
七番队长       三十郎           (神明流)
       
八番队长       藤堂 平助        (北辰一刀流)
       
九番队长       铃木 三树三郎      (北辰一刀流)
       
十番队长       原田 左之助       (种田流枪术,一说是宝藏院流枪术)

諸士調役兼監察   山崎 烝         流派不明

二番队伍长兼監察  岛田 魁        (心形刀流)

監察        尾形 俊太郎       流派不明

   

  近藤勇 Kondou Isami 18341868  新撰组局长  

        天保五年十月四日,近藤勇出生于武州多摩郡上石原豪农宫川家。幼名胜五郎,后改称胜太。十六岁时成为天然理心流三代目近藤周助(一名长裕)的养子,改名为近藤勇。文久元年八月二十七日,二十七岁的近藤勇继承天然理心流宗家,成为该流派四代目。
    1862年前后,近藤勇前往京都,开了一家三流道场试卫馆,专门传授用木刀练习的武州多摩乡下农民剑法天然理心流”——当然,最终弟子也只有土方岁三、冲田总司等同乡老友。
       
文久三年(1863年),率试卫馆天然理心流门人加盟进京浪士组。浪士组解散后残留京都,成为京都守护松平容保下属,并与芹泽鸭一派共同成立“新撰组”。肃正芹泽鸭与新见锦一派后,近藤勇出任新撰组局长一职。
       
元治元年(1864年)六月五日,长州激进派维新志士在京都二条池田屋密谋火烧京都,趁乱暗杀佐幕派人物。不料消息泄露,近藤勇率新撰组进攻池田屋,将与会人物一网打尽,令长州派大伤元气。因为池田屋事件,新撰组一战成名。
       
庆应四年(1868年),戊辰战争爆发。京都伏见鸟羽一战,幕府军大败,逃往江户。近藤被迫更名改姓逃到关东,以新撰组余党为主体成立了甲阳镇抚队。甲斐战败后,近藤又逃至下总山中。在下总国流山一战中,为掩护其他新撰组队员及同志撤离,近藤勇向维新政府军投降。因为当时幕府是维新政府“朝敌”,近藤勇投降后,当局不许近藤勇以武士身份切腹自尽,而判其斩首。
  庆应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在板桥平尾一里冢,近藤勇被斩于自己的爱刀虎彻之下,时年三十四岁。

        近藤拥有泰山崩於前而不改其色的器量,更具有能很自然地吸引很多人在他的身边的魅力拇_是天生的大将格。在和国士无双的天生副官、土方岁三的辅佐之下,终於将新选组孕育成幕末最强的战斗集团。
        近藤非常崇拜加藤清正。口头禅就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除了清正公之外,就只有我了吧!」
  近藤在敌阵中的评价相当高。如土佐的後藤象二郎对於近藤就推崇倍至,而明治时期的文学家、评论家、福地樱痴就说过:「近代的剑术道场主有如过江之鲫、近藤那高风亮节的人格,特别令人动容!」
        萨长派人士在明治维新以后经常严厉的批判新撰组,尤其是近藤勇被抹的特别黑,但据说近藤勇在新撰组局长任期内,还曾经把自己的拳头伸到嘴巴里逗小孩子玩,由此可见他英雄不失稚子之心的气概!以剑术见长的近藤勇,比较没有机会见识到西洋的文明,因此容易被人批评为落伍,不过他决不是食古不化,在第二次征长战争结束后,近藤勇曾经跟后藤象二郎举行过会谈,主张长州藩应该检讨反省的近藤勇,在听过后藤象二郎所陈述的国际情势,以及后藤的共和论之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后来近藤勇写了一封信给象二郎,上面这样写到:[“我很羡慕你的立场,如果我是贵藩的人,我也会认同你的看法.......”]很明显的可以看出近藤勇的心态,就某个层面而言,近藤勇后悔了,他感慨自己对时代认识的太晚了。
        后来共和论失败,萨长乘胜追击攻打幕府,而后戊辰战争爆发,幕府军大败,见识到西洋炮火的威力的土方岁三对着近藤勇苦笑,说道:[“现在已经不是用剑的时代了”]竟管注定要失败,近藤勇依旧勇敢的拿着剑面对死亡的来临。

  以下是天然理心流刚被录用时,近藤所作以赠友人的一首汉诗,表明了他的志向:
  富貴利名
  豈羨む可けんや
  悠悠として
  官路は浮沈に任す
  此身更に
  苦辛在るに有り
  飽食暖衣は
  我心に非ず

 
  土方歲三
   Hijikata Toshizo   1835-1869       新撰组副长,《局中法度》的起草者  

  天保六年五月五日,土方岁三出生于武州多摩郡石田村。父亲在岁三出生前就已去世。岁三五岁时,母亲亡故。于是幼小的岁三跟着二哥和二嫂过日子。后来,岁三的姐姐嫁给了佐藤彦五郎后,便把岁三接过去一起生活。
    由于家境并不富裕,从小开始就必须出外做事以贴补家用,十七岁时,他在服务的服装店与比他年长的女佣相恋,结果对方怀孕了,岁三也因而被赶了出来。之后也做过和服店和卖祖传药的工作。
  岁三的姐夫佐藤彦五郎热心于剑术。通过姐夫,岁三认识了天然理心流的近藤勇,并成为天然理心流门人,到江户试卫馆修习剑术。同门的师兄师弟有冲田总司、井上源三郎、近藤勇。当然他和冲田总司、近藤勇的感情最要好,如亲兄弟般。
  除以上,岁三也有其他流派的友人:永昌新八、藤堂平助、原田左之助、山南敬助等。这些人在1682年也有加入浪士队,后来成为新撰组高层人物。

    也许是自幼丧失双亲,所以对比他大的女子比较憧憬,岁三虽然再也没见到他的初恋情人,但心里可能无法忘怀。进入天然理心流之后,他姐夫替他找了对象催促他赶快成家,但都被他以当今正值多事之秋而婉决,后来连近藤勇都劝他快娶,岁三只好用订婚的方式拖延,直到他战死为止,未曾结婚。然而他在京都四处风流的名声,也说明了他要女人,不要老婆的生活方式。也许是岁三最初就预料到自己的生命如惊弓之鸟,自幼就经历过孤儿岁月的他,不愿将这些悲剧带给另一个无辜的人,所以才选择了这条路。这种想法在当时以男性为主的社会中也算是个异数。

    土方岁三是个善于谋略、攻与心计的人。其剑术也是旁人所望尘莫及的。曾以“金子重辅”的假名陪吉田松阴上过培里的[黑船],其胆大的个性在当代也算得上是少见。

  文久三年(1863年),幕府招浪士队进京护卫将军德川宗茂。之后,浪士队解散,清河八郎率部分浪士东归。此时,京都守护松平容保受命差配残留在京都的浪士。近藤勇试卫馆一派跟芹泽鸭一派投于松平容保门下,并成立维护京都治安的“新撰组”。
  但是新撰组成立后,岁三的性格起了很大改变。原本待人和善的他一下子变得很严厉。

  同年,试卫馆一派以扰乱法度为名,迫使新撰组副长新见锦切腹,并斩杀局长芹泽鸭。并由近藤勇出任局长,岁三出任副长。岁三制订新撰组的组规“局中法度”,若有违背者,立即切腹。因为岁三在执行法规以及对待敌人时毫不手软,于是便有了“新撰组魔鬼副长”的称谓。
  1867年9月,油小路事件。伊東甲子太郎被肅正直接原因為倒幕論。間接原因為分裂新選組,諸如巧言設計山南敬助下套,讓山南總長脫走。藤堂平助和伊東属同一流派,因为容易接近,故被洗脑。另外,藤堂平助无法理解土方副长扮黑脸的良苦用心,认为土方架空新撰组,更和伊东一同设计土方副长,并还找来几个杀手来暗杀副长。以一介开队元老而言,可谓晚节不保,图留一世骂名。

  庆应四年(1868年)一月,戊辰战争爆发。在伏见鸟羽一战中,岁三代替受伤的近藤勇,率新撰组参加幕府军队与维新军交战。在维新军的西洋炮火的强大威力下,幕府军大败,新撰组随幕府军逃往江户。在下总国流山一战中,由于维新政府军的奇袭,幕府军再次败走。此时,近藤勇决意投降,以掩护其他新撰组队员撤退。
  这时岁三明白到就算再出色的剑术也抵挡不了近代战争的枪炮战术。他说过:“现在已经不是用剑的时代了!接下来我们用枪。”那以后他便改换了洋装。
  
与近藤诀别后,岁三率新撰组残部与幕臣大鸟圭介合流,参与了宇都宫、会津等地的战役,以及参加了为抵抗维新政府而成立的奥羽越列藩同盟,但均以失败告终。只好到虾夷(即北海道)跟着夏本武扬一起对抗新政府军。岁三是当时陆军奉行并,但是反对因为军费而向人民加税,与大岛圭介交恶,深受当地人民爱戴。
  明治二年(1869年),政府军攻打北海道的所谓“虾夷共和国”。箱馆战争中,箱馆市被攻落,“虾夷共和国”的投降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因为战友的死讯不断传来,以及失败已成定局,岁三决意战死沙场。
  五月十一日,岁三单骑冲入敌阵,被步枪子弹贯穿胸部,战死。时年三十五岁。
  事实上,土方岁三在近代战争指挥及战术运用上也得到当时法国国王路易拿破仑的赏识。其战略眼光以及大胆的战法、兵力的分派、阵地的构筑、火力的布置,普遍受到诸外国驻外武官及观察家的欣赏。

  岁三不仅是位英雄,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俳人。他死后,留下了一部作品集《丰玉发句集》。岁三的辞世之句:  

  たとひ身は蝦夷の島根に朽ちるとも
  魂は東の君やまもらん


  衝田總司
Okita Souji 1844~1868        一番队长, 拥有新选组中第一的实力 

  冲田总司,师从天然理心流,名房良,既是叱咤风云的新选组重要成员,也是当时有名的使剑好手。尽管如此,关于其剑术或总司本人的史料却流传甚少。据比较可靠的记载,与现下电影中常出现的“美貌剑士”的形象略为不同,冲田总司实际上是个肤色略黑、总爱开玩笑、常常乐呵呵的青年。剑技高强,只要随手使出一招,对方就很难抵挡。
  总司是奥州白河藩士冲田胜次郎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于江户麻布一带。少年时进入近藤勇的道场试卫馆,进馆的具体年龄说法不一,大抵在九岁到十二、三岁之间。自幼便有使剑的天分,而且非常热中于练剑。总司平时个性温厚随和,但一旦换作比剑的场合,就变得锐利而严苛,全身心沉迷于剑术练习之中。潜心磨炼的结果,总司惊人的瞬间爆发力超越了师傅近藤,不久之后就成为道场的剑术师范头(总教练),代替近藤指导门生练剑。
  据说他的口头禅是:
 “敌人不是用刀来斩的,要挺身而上,斩击、再斩击。”

  总司最得意的剑招是“三段突(三段刺)”。虽然总司的剑术基础和原形是由近藤勇的教导而来,这一招却并非天然理心流的剑法,而是总司的独创。以飞快的速度连续三次突刺对手,能将对手完全打倒。但凡略通剑术的人,对总司的这一招必杀技都心怀敬畏。也有一说,认为这一招是总司作为新选组一员去京都时,在战斗中悟得的。这也许是因为病体虚弱,不耐久战,为了尽快收拾敌手而总结出的经验。然而冲田真正的厉害之处,在于临大敌依然谈笑自若的冷静性格,追击埋伏之际,还能从容入睡,一旦出击,即决不留情,以极快的速度予以致命的一击。
  未满二十岁就已兼具实力与人望,获得了试卫馆免许皆传(即:习得全部真传)的认可,并成为塾头的冲田总司,被近藤勇视为自己理想的后继者。近藤对其前途寄予厚望,是以时时提拔嘱托总司。在京都创立新选组后,近藤先任命总司为“助勤”,成为新选组剑术师范头,然后又成为一番队长。对于已经染上肺病的总司来说,如此重任和繁忙的勤务,只使得病情一再恶化。在著名的袭击池田屋之战中,激斗正酣时,一直活泼开朗、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总司突然咳血,昏倒在众队士面前。可是,按总司的性格,是无法乖乖卧床接受治疗的。他对众人的担心充耳不闻,只要有空,就和附近的孩童一起玩耍,或关心队士们的事。在京都,说到新选组,人人都谈虎色变,他们被视为野蛮的杀人集团,并且队士声色犬马的作风也招人嫌恶。然而唯有总司受到京都人的欢迎。他不爱纵酒,也没什么花边新闻。和其他新撰组的队员相较起来,冲田对于女人、权术并不感性趣,也不太爱和其他队士说话,反而喜欢逗孩子玩。据说,在池田屋血斗中有小孩被吓哭了,冲田获悉后马上赶去安慰,这样纯真的性格在当时的确很少有。
    特别一提的,就是池田屋事件时,随著近藤冲入池田屋二楼,乾净俐落的解决了尊王派?#092;酋、长州藩士.吉田稔麻吕以及勇猛闻名的肥後藩士.松田重助。然而,激战之後,总司却莫名其妙的喀血了。宛如冲田兄长般的土方,赫然惊觉总司罹患了肺结核。(土方岁三也有相当程度的医学知识)

  这样的总司,也曾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恋爱。对象是京都一位医生的女儿。总司为了治疗肺结核而造访医生家时,与对方相识相知。不过,二人的关系还是破裂了。总司听了近藤勇“你考虑过自己的将来吗?”的告诫之后,放弃了再进一步的打算。医生的女儿也在近藤的说合下,嫁给了一位商人。冲田总司的恋情最后以悲恋告终。
  此后,激战不断,总司的病状益发转恶。鸟羽伏见之战败退之后,新选组随幕府势力一起,乘船撤离京都去江户,当时总司已经卧病不起了。据传,尽管自己病体沉重,总司在途中还是以他惯有的开朗态度,不断给身边的队友打气。
  总司在江户的姐弟共同将其接到幽静的千太山谷,在那里隐居养病。然而,在近藤死后一个月,冲田总司终告不治,年仅二十五岁。从此以后,世间再也看不到享有人望的天才剑士冲田总司那变幻自在、挥洒自如的剑技了。 


  斋藤一 Hajime Saitou 18441915   新撰组三番队长,近藤勇的师弟。  

  天保十五年生,御家人山口裕助之次男。父亲本是明石藩的一名足轻,后来买了御家人的称号。斋藤一很早就认识了江户试卫馆的近藤等人。然而由于误杀了人,斋藤逃往京都避难。
  文久三年(1863年)试卫馆应募入京后,斋藤找到并加入了试卫馆,并跟近藤、土方、冲田等人一同留在京都。新撰组成立后,斋藤一担任副长助理跟三番队队长。
  [在加入新撰组以后,参加了池田屋之变,威名大盛。传说脱队的重要干部谷三十郎和武田观柳斋,都是被他所暗杀的。伊东甲子太郎入新撰组成为参谋后,斋藤一受命接近并监视他。后来与伊东同时脱队,加入御陵卫士,并密告伊东企图暗杀近藤勇的阴谋,斩杀了伊东。戊辰战争爆发后,他参加了几乎每一场战斗,并在会津城下代土方岁三担任指挥,兵败投降,遭到流放。战争结束后,他改名藤田五郎,进入警视局。退役后任女子高等师范学校的校工,大正四年(1915年)9月28日殁。]此段介绍来自赤军的《宛如梦幻》
  化名藤田五郎后的斋藤一,一边怀念幕末时代一起战斗的战友们,一边拿起自己的剑,继续贯彻自己“恶·即·斩”的信念。
  大正四年九月二十八日,斋藤一去世,享年七十一岁。

  斋藤一的剑术跟冲田总司一样偏重于刺突。与冲田迅疾的“三段突”相比,斋藤的绝招“牙突”更注重于一击必杀:左手执剑柄的尾部并向后收,右手与剑尖同时指向敌人,然后于左足迅速踏前的一瞬间左手将剑刺出。由于左手执剑柄尾部,因而攻击范围更长,所以很多时候敌人是在以为不会中刀时出人意料地中刀。由于在入试卫馆前,斋藤一就已经是一刀流的免许皆传,所以斋藤的天然理心流剑术中柔和了很多一刀流的技法。这也是他跟冲田的不同之处。  

 
  
永仓新八 
Nagakura Shinpachi 18401915                 二番队长,出身松前藩

  他不是近藤勇的嫡系,剑道也出自神道无念流,因此虽然甚得信任,最后还是叛离,自组“靖兵队”。  
  江户开城后,永仓转战关东各地与新政府军对抗,直至会津若松的失守。不知什么原因,他获得赦免,并恢复了松前藩籍——脱离新撰组而未遭到斩杀,并作为原新撰组重要成员而活到大正年间的,大概只有他一人。

  

   山南敬助         新撰组副长

  和土方岁三同位副长,甚至在叫法上似乎还高土方岁三一等(副长总长),但他在新撰组领导集团中的地位是远不及土方岁三的。新撰组重大活动,都由土方岁三最后拍板,山南敬助是插不上手的。所以虽然同为新撰组副长,山南敬助的传闻可谓少之又少。但世人所津津乐道的,是他和土方岁三的微妙关系。 山南敬助生性随和,心境平淡,并无争强好胜之心。虽然在领导集体内地位不高,但在队内人缘颇佳,自然,山南是抵触土方的。 在新撰组初期的内部斗争中,山南敬助就和土方岁三时有分歧。土方岁三出手毒辣,常常连无辜的人也牵连进血腥中;而山南敬助则略显善良,心中尚有良知。后来山南敬助无故脱队,被找回后切腹自杀,享年三十三岁。关于山南脱队的原因,有很多种说法。而山南到底是如何死的,历史上也不能给人一个清楚的说法。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私密
私密原因:
请选择设置私密原因
  • 广告
  • 抄袭
  • 版权
  • 政治
  • 色情
  • 无意义
  • 其他
其他原因:
120
出错啦
系统繁忙,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