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真好!

很惭愧,又消失了许久,公众号也太久没更新了,谢谢各位还在关注和关心着我的小伙伴们。

不过这一次的断更并不是因为我的懒惰,而是跟国内很多城市一样,我的生活也被按下了"暂停键"。

有些事情才过去十多天,却让人感觉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已经记不太清楚一些事件的细节和我当时的心情,此时的我心中只是充满了感恩和庆幸。

在情人节这个美好的夜晚,听着屋子外面呼呼的风声,我终于把这篇在手机里编辑多次的文章整理了出来 (一些字眼和数字可能属于微信公众号里的敏感词,不太好。本文只分享几件我印象深刻的小事)。

应该有一些好友知道我的老家位于湖北随州随县某村,我是2020年1月19日上午从深圳坐高铁到武汉后再转火车到随州市区。回家的前一晚,跟家里人微信视频时,父母有提到近期听闻了一些武汉肺炎传染的报道,多次嘱咐我要注意安全。但游子归家的激动与假前逃离的兴奋让我将这些嘱咐统统抛到了脑后,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只把这些当做是父母日常的啰嗦。依稀还记得,1月19日坐高铁到武汉火车站时,看到有不少人戴着口罩,表情沉重地快速穿梭在人流里,我心里还在默默感叹他们的小题大做。

回到老家后,可能是我过于宅在家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缘故,几乎没感觉到此次回家与往常的任何异样。偶尔在手机上刷到一些关于肺炎的报道时,我也只是随便扫一眼,并没有太多的关注。

直到1月22日,也就是武汉封城的前一天,我突然发现朋友圈里全部都是关于肺炎的新闻,村子里的广播开始循环播报,村领导也开始挨家挨户地登记外来返乡人员的名单和出发地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后,我开始在网上到处收集关于这次肺炎的新闻和介绍,看到一例例的传染,。当天下午,我把老家门口的不锈钢围栏用铁锁锁了起来,并且手写了一块牌子挂在了围栏上,上面扭扭歪歪写着:"为了大家都好,谢绝访客" 十个大字。我家平时偶尔会有邻居来打牌娱乐,家里人当时说我的做法过于不近人情,让周围的邻居来串门都觉得尴尬。现在想来,真是为自己的壮举感到自豪。

也就是从1月22日起,我开始在网上购买各种口罩。当时淘宝上有些店铺

1月24日晚上(除夕夜),我从父母那偶然得知隔壁村的一个堂哥在1月23日晚上从湖北荆州回到了老家,而且回来的当晚就有发烧的症状。

大年初一、初二,没有任何亲戚上门拜年,我们家也没去任何一个亲戚家走动,大家都说这是有生以来过得最安静的一个新年。大年初二晚上,不知道从哪里传出的消息说当晚吃一个煮鸡蛋能避免自己被感染。只一会的功夫,这个消息就在各个家族群里疯传,被疫情笼罩在恐惧与无措下的普通老百姓们,就像抓着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开始开火煮鸡蛋。其实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个谣言或者恶作剧,但谁都不愿意放弃这个不会被感染的愿望,试试又何妨呢,还能寻得内心的慰藉。后续报道的双黄连事件何尝不是另外一个煮鸡蛋呢?(后来还流传过一个中药药方,据说是湖南湘雅医院泄漏的一个国家1号药方,可用于预防这次肺炎,我们家因此连着喝了5天的中药,很苦!)。

1月26日上午,我发现自己有些咳嗽、流鼻涕,偶尔还有发烧的现象。最开始的时候,我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这些症状,催眠自己说应该只是天气比较热的原因 (那两天天气确实很热,一点都不像冬天)。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发觉自己一直低烧不退,而且咳嗽比较严重,这才不得不开始重视起这个问题,嗯,我可能被感染了?!

我跟爸妈说了我的情况,家里瞬间就像一锅煮熟了的粥一样开始沸腾起来,已经明显地能感觉到焦虑和不安弥漫在客厅里。大家很紧张地来观察我的反应,去网上搜各种新肺炎的前期症状,再跟我的反应作对比,每个人都希望能找到强有力的证据说服大家,我不是被感染了,我只是有点小感冒。遗憾的是,经历了几个小时的“会诊”,一家人谁都没说服谁,谁都不敢保证我的征兆与新肺炎毫无关系,大家默不作声地回房间睡觉去了,嘱咐我不要乱想,好好休息。

当我一个人在睡房后,心里怎么都平静不下来,脑子开始飞速地思考,想着自己如果真的被感染了,被带走隔离了,被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又或者突然因为病情严重而...想到自己还有那么多亲朋好友没有去好好道别,还有那么多人让我不舍,还有那么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过,还想到深圳的小屋里还养着两条小金鱼无人照顾,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去,怎么都忍不住,就这么不受控制地一直流一直流。

因为怕父母担心,所以我尽力忍住了哭声,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很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不管有什么压力、存在什么问题,在那一刻我都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好,我不想离去。

已经记不太清楚那天晚上我最后是如何睡着的,但是记得很清楚的是,那天晚上我已经做好了决定,从第二天开始,我要开始自我隔离。我不能因为自己而让家人去冒险,在这个特殊的时刻,爱他就离他远一点。这是多么残酷的领悟,又是多么无奈的付出。

老家的房子一共有三层,第三层主要是用来放一些杂物和农具,并没有用来做卧室。第二天起来,我就自己去三楼,用一张已经废弃了好几年的旧床搭了一个睡觉的地方,还拿了好多书放在旁边,拿了一个烧水的电热壶和水杯,跟父母说了一声后就开始了自我隔离。那时候,村里还只是每天有巡逻车在播放广播,对从外地回来的人也并没有进行强制隔离。

那一刻,难以想象的经历和心情开始在我的身上发生,当我一个人躺在三楼的床上,突然感觉周围都静下来了,那么静那么静!静到连自己的心跳都能听见...在自我怀疑、恐慌、无助、期待的心情中轮番煎熬着,现在的我已经不太想去回忆那两天的一些细节,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那种感受,感同身受!

幸运地是,那天下午我就退烧了,咳嗽也慢慢地好了(当然有吃一些感冒药)。就这样,我一个人在三楼生活了快15天,饭是父母做好送到楼梯间去拿的,厕所可以直接在三楼上,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这么多天没洗澡,现在想想真是有点好笑~哈哈,不说了...

看着新闻里报道那么多医务人员被感染,看到各种所谓的吹哨人、送哨人的事实,还有各种奇葩作为,垃圾车猪肉,我真的。。希望大家都善良!

在这里,要特别提出的一点就是,鹅厂对员工的关怀,真是让我感动!每天按时推送的员工安全第一,保护家人健康的消息,还有后来从深圳寄过来的口罩,大写的赞赞赞!良心公司,以你为傲!

春天已经来了,我相信很快就能再一次看到你口罩下的美好容颜。愿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健康、平安!

等这次战疫彻底胜利,我再也不会为了减肥而浪费美食,再也不会因为赌气而和家里吵闹。当然,我也要继续捡起这个快被我抛弃的公众号,继续写些自己感兴趣的文章,做点对自己来说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活着真好!

加油,世界!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打赏
    打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2 CSDN 皮肤主题:精致技术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特特啊寻芳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