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OI回忆录&为期一年的休战协议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可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https://blog.csdn.net/rzO_KQP_Orz/article/details/76039892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终于也到了我要退役的时候了。

      我叫 kqp,来自中山纪念中学。常用的 id 有:kqp、Four.Yuan-A、l2l7l9p。blog 的 id 是我年轻不懂事起的。
      和所有 OIer 一样,我有一个成为神犇的梦想。然而直到结束的这一刻,我依然是过路人。

      OI,没有为我带来金牌,也没有为我带来高校协议。但是与 OI 邂逅的这段故事,真的很美。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小学的时候我什么都学,学音乐,学奥数。我长期担任活动主持人、艺术节评委,长期文化课第一。我的那个班叫实验班,意思就是入学的时候每个人都要买一台手提电脑拿来玩摩尔庄园。五年级我们就在机房打计算机表演赛和 AI-RCJ。

      五年级毕业的时候,信息老师突然叫了我们班几个同学到机房去。坐下来之后,她叫我们比赛金山打字。我就很快很快地打,打完之后她说,你们合格了,你们都是我观察很久的,成绩优秀数学很好的小朋友,来学编程吧。

      我就是这样入坑的。

      我们的启蒙老师是外面的一个私人教练,叫陈老师,他的口头禅是“清华大学教一个学期的东西,我两个小时就能讲完”。我大概就是这样,用 10 天入门了 pascal。

      然后就被推荐到了纪中夏令营,由于有 10 天的基础,第一场比赛我拿了 rank4,然后就被认识了。。。
      开学以后就每个周末来纪中上课。我们住在一起的 4 个小伙伴轮流出车,路上打 UNO、看电影、谈学术、讲黄段子……那是极其欢乐的时光。

      小学教的 OI 还是很入门的,我记得我小学毕业就把整个小学 OJ 刷完了。。。唯一把我卡住的是 4 月份学背包问题,6 年级我的智商并不兼容 DP。
      但是用这种智商参加市里的小学信息学邀请赛,可以拿到 rank4。

初一

      很不幸的是初中我遇到了一个很能布置作业的班主任,除了规定的 OI 训练,其他时间都要写作业。

      初一做比赛其实没有比赛意识的,从不看部分分,从不计算时间复杂度,想到什么就打什么。
      我记得那时候做比赛我是可以吊打初三的
      毕竟还是小朋友,拿了普及 3= 觉得光宗耀祖。。。
      那时的 GDKOI 名额还非常少,分配到初一才只有 2 个,我是其中一个。那是我唯一一次超越了 philipsweng 感觉超棒的。

      初一后期,可能是恶根的开始。

      我同桌开始在做比赛的时候偷偷玩皇家守卫军。那时做比赛是自己选位置隔开坐,我和同桌两人每一场都往最后一排跑,4h 的比赛大概做 2h 就开始玩皇家守卫军。
      那时比赛简单,做 2h 也能 rank1。
      一发不可收拾,我学会了颓废。(用我们的话叫做腐败)
      从皇家守卫军,到口袋妖怪白金,到 MC……
      从我们俩,到整个机房……

      所以升初二的暑假的时候,有一个人悄悄地,超越了我……

初二

      升初二的暑假,也是新初一加入的时候。
      我们整个年级都染上了腐败的风气。暑假的模拟赛,我们被新初一吊打。

      教练 xc 恶狠狠地 D 了我们,说我们不够努力。我们懵懵懂懂,大约明白了我们处境很危险。

      初二上期中考之后,发生了大规模的劝退事件。初二这个 20 多人的团队,一下子只剩 10 个不到。留下来的我有一点点骄傲,又开始混日子了。

      真正让我受到刺激的是这两件事:
      一是高中同学来给我们讲网络流,我们和初一同学一起听课。我们和初一同学一起听课!这让我感到羞辱,凭什么这么难的东西他们现在就能会啊!!
      二是上文提到的悄悄追上来的同学,他叫 fanvree,他跟高中一起训练了。

      受到刺激的我决定加大时间投入,于是每天中午吃饭前的半小时我都来机房。
      然而,开始的几周我还能认真地写代码,后来渐渐地,这段时间还是被我用看世界杯、看 NBA……

      凭着那可怜的一点水平,初二的市选我还是考到了市里的初中第三,也是非市队第一名,不过省选就划水了。

初三

      转眼就到了初三。

      年级开始每天晚上搞小测,我们的官方训练时间变得越来越少。再加上我的班主任很能布置作业, 我投入 OI 的时间每周不超过 10h。再减去腐败的时间,所剩无几。

      所以那时候基本上就是,周末做模拟赛,周一到周五都在改题(就是订正的意思),几乎没有额外学习什么知识。题目多了难了,我就养成了抄代码的习惯。那时我同桌是 jasonvictoryan,他由于不抄代码所以进步很快。

      于是,我成为了文化课高手和 OI 弱渣。

      初三这年,提高组初赛没过,整个赛季报销。省选又跟中考口语冲突,初三全员留守学校。

      我就这样在机房划水了一年。我意识到我们急需大量地补知识点而不是整天做模拟赛,但是最终都没有跟教练说。教练叫我们研究树状数组,我们对着个 lowbit 研究一个星期还是马马虎虎最后只能背代码。

      我只希望快点毕业上高中,一是因为高中竞赛班会有充裕的时间搞竞赛,二是高中机房风气好。我迫切地想要换一个环境重新发展。

高一

      总算是熬过初中三年,开始正式的竞赛生涯。

      新高一暑假,有两次集训。
      第一次集训,除了 jasonvicotryan 和 fanvree 是省赛组,我们都是联赛组。我在联赛组考得很好,同时也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转 c++ 的必要。
      第二次集训,我们正式搬到了 403 机房。但是这次我做比赛做得很差,曾经落下的知识点开始一步步托我后腿。旁边的像 yxuanwkeith、ddddddpppppp 这些人已经从联赛组转到省赛组了,我却连刚学的斜率优化都做不出来被 D。
      中大学长回来嘲笑了我,小学被誉为最有希望的同学现在竟然还在做联赛题而且还做那么烂。我大概高中一直忘不掉他的这番嘲讽,这是我高中的第一份激励。
      这次集训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转了 c++。

      高中正式开始了,的确在这个机房风气很不一样,学术变得很专业,而且非常幸运地有 fanvree 做同桌。我一点一点地补基础算法,学会了写博客、上网打比赛,但是腐败的恶习还是没改正。10 月 7 日下午,我学会了打 LOL,noip 停课集训的时候我天天下午打 LOL。

      直到 noip,当头一棒,压线 1=。当时高一大部分同学都已经转到省赛组了,我因为联赛考差而依然在联赛组。虽然我在联赛组做得好多了,但是还是很腐,还因为这个跟 fanvree 吵过几次。

      最后是我在校道上感慨我们这一届很弱,上有 philipsweng 下有 werkeytom,正伤感时 fanvree 说了一句:“你也知道,那你还这么腐。”
      这句话,第一次,正式地,让我有了戒腐决心。

      省选专题训练很快开始了。我也跟着进度来,恶补了很多很多东西,其实有大量的知识是相当基础的。也是这时我深刻感受到了初中三年的划水使我浪费了大半个青春。

      后来就到了省选停课集训了,我从这个时候正式加入省赛组。fanvree 自行组织高一同学补专题,我又一次迎来大补习的机会。从高一开始到现在,我的水平提升了很多个档次,我对省选有了信心。
      不过省选还是挂了。day1 两个签到题没弄出来,所幸 day2 和 day3 还算不错,我得以继续留在省赛组。

      最后以 APIO Cu 结束高一。这是第一次参加需要坐飞机的 OI 比赛。

高二

      升高二暑假,我第一次领专题任务,讲 dp,这也是我准备得最认真的课件之一。最后讲得还算成功。
      这个暑假我做题找到了很多感觉,比以前成熟了。
      然后领了数论专题的任务,开始漫长的准备。

      很快开始了专题训练和 noip 集训,新一轮恶补开始了。
      我学会了列计划,学会在走路、洗澡等时间思考题目,跟 fanvree 讨论思考方法的时候我也努力改造自己的思维。为了准备专题,我还找数竞同学借书,有时候午休我也在学课件。

      多次在模拟赛 rank 排前,可以说这次来 noip 经过了充分的准备。然而,由于 v 和 n 打反等一系列原因,我只有 399 分。最后一个赛季了来这种东西,一度让我怀疑人生。

      绝望过后是压线申请到 WC 的欢喜,各种各样的 WC 模拟赛使我感受到来自 OI 满满的恶意。轮到数论专题,本以为我能讲得叱诧风云,但是讲了才发现我掌握的很多只是皮毛,而且很不牢固,甚至闹出了“现学现卖”的笑话,成为最失败的专题讲课人。

      在 philipsweng 的带领下机房十几人打了 hackerrank 的 university 1,排 rank2,甚至一度超越圣光机排到 rank1。然后 hackerrank 就发布了个大新闻说纪中是全球十大最适合学编程的高校。。然后我们就牛逼大了。。学校海报栏、pyq 瞬间都在吹我们是“全球第二”了。。。(然而学校的报道好像出了偏差,明明只是 philipsweng 误以为有 100$ 于是拼命拉我们打,不知怎么地被报道成“在学校领导的带领下”???)

      第二学期全程停课。GDKOI 考了 22 名,是我考得最好的一次。然后是出去 ZJ、JS 省选(又称周游列国),都没能过线。然后是省选集训,专题复习,我领了四边形不等式专题,这是我做的技术含量最高的课件了。fanvree 在快比赛时教会了我学专题要系统学习所有资料,那时的我还不是很能接受。
      最后四场省选全模拟,前三场我近乎垫底,最后一场幸运进队。
      省选来了。我考了 21 名,没进队,但也是历史最好成绩了。我真切感受到了我的付出。

      省选刚结束就要去 CTSC 和 APIO。CTSC 被我捡了银牌,APIO 却因为太松懈而没牌。然后就是清北夏令营,怀着对 pku 的不好印象,中途跳去了 thu,结果 thu 又考炸了,做了五年的梦最终还是菜醒了。空手回家。

      我幸运申到了 D 类,接着是一个月的 NOI 集训。最后的冲刺,改题、补知识、学课件。

      最后的最后,NOI,两天犯下很多错误,铜牌,退役。



      故事就这样结束了。六年过得真快,如同躺在病床上死亡的老人,忽然回想起了他的一生,可是却什么都抓不到了。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楼下的小学生刚刚穿上纪中校服,又来了一批五颜六色的小朋友。
      403 机房的物品堆了又清,清了又堆。rating 蹦蹦跳跳像个娃子。
      中山大学西苑宾馆历经风雨依然红茂,广州六中周围的店家日新月异。
      白云机场新航站楼日渐一日显露出恢宏之势。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纯粹的竞赛

      最初,选择 OI 的理由是,老师说这个是聪明人玩的东西。
      初中,坚持 OI 的理由是,我不想把时间都花在文化课上。
      高中,专攻 OI 的理由是,我感受到了算法的艺术。

      OI 是啥?竞赛是啥?
      我们教练 symbol 总会跟我们强调,我们学竞赛一定是纯粹的,不是为了考大学,靠功名利禄是学不下去的。
      我就是这样的,我学 OI 很纯粹,并没有刻意为了什么,就是觉得好玩,看起来很荒唐的理由。

      “学 OI 就不要老想着它能给你带来什么。”这也是 symbol 说的。
      我最后是失败了,我伤心过,看着清北、上交等等一大批名校擦肩而过,看着金牌银牌擦肩而过,我哭过。我最终止住伤心,也是因为我不去思考 OI 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

      这或许就是竞赛了。竞赛很可能不给我们带来任何东西,但是我们拥有这段经历,我们去研究,去学喜欢的东西,去实现梦想。我们喜欢竞争的感觉,我们喜欢获得荣誉的欣喜,绝对不是为了高考走后门这种低贱的理由。还记得早年流传的《因为我们是 OIer》,这首诗写出了很真实很纯粹的梦想。

      这才是真正的青春啊,为了深奥的算法而钻研,为了荣誉而拼搏,趁着现在有肝不完的精力,去熬夜打比赛,去跟别人竞争,去热血,去冲动,就是不服别人做到的自己做不到。凭着这些我能说,无竞赛,不青春。

欢乐的笑声

      因为 OI 我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小伙伴。早早退坑的也好,坚持到现在的也好。
      首先要谢谢你们给我带来的欢乐。我们在机房有很多奇妙的(黑)历史,有很多很多梗,还有外出经历。这些东西都是无价之宝,我不开心的时候就拿出来笑笑,真的很好笑。我真是挂了八辈子 noip 才会遇到你们这么可(zhi)爱(zhang)的小伙伴呢。

      还有 403 机房,这个曾经在这里熬夜打比赛的地方。我都没有拍照。以后若有机会回来,柜子里的证书奖杯还塞得下吗?

      愿大家都可以理想地发展吧。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

      人毕竟不是咸鱼,OI 结束毕竟不是生命结束。

      我的计算机历程并未终止,只是休战一年。一年之后,我将重新拾起键盘。
      我会努力考上个好学校的。大学,有计算机理论,有 acm,有智能体,还有各种各样的线上线下赛。我依然爱算法,喜欢捣鼓电脑。

      这个 blog 要停更一年了。
      这个 blog 放的是我的总结,和我遇到的好题。大概有 80 多题,算是个小小题库了。不过相比大神来说,这肯定是弱逊水啦。。如果我所写的能给你带来帮助,那将是我感激不尽的。
      来立个 flag 吧,一年后,我的 blog 的访问量破 4w。

      那就先走了。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