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05年

       二月十号就告别了父母,再次登上了北上的列车,由于没有买到票,只好站到了北京,足足站了十七个小时,让我再次刻骨的感觉到了生存之艰辛。当时,我一人在北京偏远地方租了平房,条件相当艰苦,每天下班后我就不停的画,一直画到十二点,我坚信一定要画出个样子来,来改善我的生活,我的命运。就这样一直画了大半年,最后却绝望的发现,画得还是那么难看,一点艺术感觉都没有,那段日子特别沮丧,一想到前途渺茫,心里就不住的打颤。直到五年份,我决定不再画了,这条路走不通,就重新捧起了计算机编程书,我决定做程序员去,所以一有时间就不停的学习编程技术,由于人缘不错,嘴巴特别甜,同事们都愿意帮我。这时候单位组织去青岛旅游了一次,终于看到了海,尝到了正宗的海鲜,是我特别开心的时刻。

        当时自己没有电脑,只好借助单位的电脑学习,所以每天都十二点多钟回家,回家后继续看书,一般都是一点多钟睡,就这样学习了两个多月,终于感觉差不多了。当时正是七月份,老淦几次三番叫我要慎重考虑,找到了工作再辞,夏天确实不好找工作。但我还是忍不住,时间不等人,就先对单位领导说想辞职改行做软件去,当时经理特别舍不得,但还是放行了。

       夏天找工作特别不容易,北京热得不行,而我住的地方就跟蒸茏一样,整个夏天都感觉自己快虚脱了,命悬一线。好在IT人才在北京还是需求挺大的,反复权衡后,就决定到一家日本外包企业上班,公司在北京有一定知名度,所以一段时间很开心,这时候刘刚、小莉分别来北京了,在北京的同学们聚了几次,彼此都有点感慨。

       在日本公司期间,碰到了一个暑假做兼职的研究生,特别有水平,日语和编程都很强,我一下就抓住了机遇,对他特别好,非常勤奋的向他学习,很快发现自己突飞猛进,现在还很怀念那段日子。日本人开发软件特别规范,构架严谨,但我也发现了自己对日语不感兴趣,因为担扰中日关系前景,同时日本人都只是把表面技术拿到中国,很难学到真本事,到十月份了,我决定再次跳槽,这次老淦怎么也想不通了,说我就跟猴子一样。

       十月份出来找工作真是好时机,搜房、慧聪、csdn、中软国际等一家家大型企业都象我伸出了橄榄枝,待遇都相当不错,但考虑再三,我决定选择了一家小公司,因为可以经常出差,在北京呆烦了,想趁着自己单身多到祖国各地转转,同时小公司可以从技术到市场全面锻炼自己。在这家公司呆了一天,就飞到安徽移动做项目去了。

        在合肥的日子里,才真正过上了人过的日子,那时候特别牛,出门即打车,住的地方也特别高档,公司还帮我们请了保姆,用手机打电话还免费,可惜我没有多少知心朋友,就和小桥、苗苗、邱蕾等同学联系了一下。这期间老爸也到合肥出差了,我请他和他的同事们到四星级宾馆搓了一顿,老爸高兴得不得了,我是第一次看到爸爸满意的笑容,激动得当晚我就失眠了。十一月份九江发生了大地震,最令我感动的是很多同学给我发来的信息,我深深的感谢这些亲爱的同学们。

       在安徽呆了一个半月,就又回到了北京,老淦、老罗、韦磊我们又聚了一次,这时我才发现自己还是孤单一身。利用这段时间,终于在中关村租了一套楼房,条件是大大改善了,不过一月要一千多元的房租,天天跟割肉一样心痛得不行。这时公司有一个项目,让我去北京世纪城进行封闭开发,这是北京高档住宅区,当时我就想在北京能有一套这样的房子,这辈子也算有个奔头了。在这个项目中,最让我激动的是接触的人全是有影响力的人物,个个都是非凡之辈,项目经理石总是联想集团副总,毕业于清华,特别有思想,口才一流棒,经常给我讲联想、乃到世界上的许多事,让我大开眼界,甚至对整个世界有了新的看法,我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走进这个核心圈子。

        回过头来看我的2005年,确实曲曲折折,也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说话紧张、注意力不集中、状态不稳定、缺乏魄力和成熟的思想,另外,这一年中我的眼睛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害,这是我特别心痛的地方。最后,今年也没存到多少钱,主要原因是我理财能力不足,买了台笔记本,交了一万多元的房租后,就只剩下过年的钱了,所以有些很要好的同学没能帮到你们,确实有点对不住。

        展望2006年,我定了下面几个目标:1.掌握C++编程技术,能进行一些底层的开发,这时候自己应该是中级程序员了。2.突破英语听说难关,能够自信的用英文用与老外交流,这两个目标一定要达到,丝毫不能打折。3.用一年的时间,赚足在北京买房的首付款,这个目标有点悬,但我没有退路,只有趁着年轻赚钱能力强才能做到,拖到以后就更难了。4.到明年,也就是2006年十月份左右,达到年薪十万,这个目标自己努力一下应该是可以达到的。

        另外有一些内在的想法,也一并写出来吧,憋在心里不好受。首先是感情的问题,自己年纪越来越大了,有时候确实觉得特别寂寞,而我这个行业又没多少女孩子,一不小心我就成了北大荒,也许这就是我的命,从小到大自己就没有女人缘。老淦和老罗有个理论,我特别赞同,找对象最佳选择是同学,彼此知根知底,祸福与共。可惜北京没咱班的女生,自己福薄没办法,我想明年再积攒一年实力,后年就到南方抓一个回来,不知档期是否能赶上,感情方面的事我真的有点绝望了,听天由命吧。

        再就是同学感情的问题,我的经历有点特别,除了小学很顺利之外,小学、中专、高中补习班的期间都是曲曲折折,所以在南昌大学会计班的日子,是我唯一有感情的时光,虽然我在大学期间黯淡无华,相当平凡,但当我离开母校的那一刻,班上同学送别我的那一刻,我真的彻底感动了,后来在北京极其艰苦的日子,也是这些同学不断的鼓励我,我决定凡是这些曾经送过我的同学,这些一直和我保持联系的同学,是我今后最感恩的朋友。

        本来想附上照片,后来发现自己除了胖了些之外,确实没什么值得欣赏之处。穿着打扮就比大学里整洁一点,还是一副很憔悴的样子,等过年回家后贴上一张吧。

                                                                                                                            陈 智
                                                                                                    2005年12月25日00:23写于中关村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