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学习也可以“做中学”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sxhelijian/article/details/12177147

  英语学习在我国各教育阶段均受到学校非同一般的重视,然而学生普遍的表现,却也让我体会到英语学习确实是一个学习的重灾区,是不讲学习方法最集中、最典型的科目,是学习目标异化最严重,应试教育毒害最深的领域。看大学中的英语,

  • 总是有人抱怨大学英语水平不见提高反而不及中学时期。
  • 总是有人抱怨学习英语没有用。
  • 总是有人抱怨看不懂原文资料。
  • 总有人看见英语躲着跑,遇着英语课就想逃,英语课上耗时光。

  在我的教学中,我的大一学生在调程序遇到编译错误时,总是直接忽略相关的提示信息,抱怨着为什么没有中文提示,直接用眼睛在程序中寻找问题所在。这在程序设计的学习中,是一种直接废了大半武功的做法!对于刚学程序设计的学生,盯着程序看再长的时间,哪有看一句“undeclared identifier”管用?当问及为何不看错误提示时,一句“看不懂”着实让人心痛,他们在说出这三个字时无奈眼神更让人心疼——这是学习了近十年英语的大学生!

  我爱人是位大学英语教师,英语教学是我们家经常性研讨的教学工作内容,这也让我对大学生学英语的困境有了更深的理解。如果将学习中需要克服的困难称为敌人的话,我教程序设计面临的问题是,这个“敌人”没见过,不知该如何面对;而她教的英语课,则是在与“敌人”长期的战斗中,已经被敌人掌握了节奏,大学生完全成了俘虏。她对于大学生英语学习不得法,英语学习目标异化,进而英语学习不投入有更大的无奈。按她的体验,大学适应期一旦过去,除了个别保持了良好班风的班级,其余几乎垮塌。英语课的逃课、迟到现象严重,也许是教英语的老师中,风格温和的女教师居多的因素?上英语课时,学生出工不出力的情况也最为严重。有些老师控制学生上英语课玩手机,于是学生成了泥胎木人;英语老师要在课堂上通过对话与学生交互,学生嘴上好像都贴了胶带,张不开口;想张口的在那样的氛围中也永久的闭嘴了。这块贴在意识深处的胶布,封住了学生的嘴,实际上也堵住了语言学习之路,前行不得,牢骚满腹,倒退成了必然。

  如何让大学生能投入英语学习,是我家经常讨论的话题。我的思路相对开阔些,常给她出些点子尝试,引着学生改变学习。她是我最了解的愿意投入教学,却很受伤的老师。在英语教学中重视听说读写基本功训练,精心设计教学活动,试着让学生在可以在轻松中习得英语,当学生要面临四级考试了,也顺着他们的口味和需求,照着考试题型安排些应考内容。然而她在教学评价中的得分常常不能令人满意,从学生留言中提炼两个字,那就是“多事”。她不愿意将自己当成放映员在课堂上无休止地“欣赏”电影,不愿一直坐在多媒体设备之后只管自己念书。她要在教室中走动,尽自己可能让每位学生听到她说的话;她要展示材料,她要让学生开口说英语;她要让学生在课后做些必要的训练。她有能力设计好教学,但却扭转不了学生的学习习惯,没有能力为学生重置学习的动力。我常想,她原本可以更轻松些。

  我们笃信最终的希望还是在学习方法的改变上。在深挖根源之中,我们找到的导致大学生英语学习难以前行的最大凶手,是曾经对英语的过度重视。在大学之前英语学习目标的异化,以及采取的不可思议教和学的方法,导致了这场大规模的悲剧。这种观点的形成,来源于直接的教学体验,也有和大学生的当面探讨,还有,在儿子身上做的学英语试验。

英语是说出来的

  与社会上热衷于尽早让儿童学英语的风潮不同,不少大学英语老师是很淡定地不被英语早教市场蛊惑的。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注定了不必按习得母语的方法去学。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母语都在用方言,外语何必求“地道”?母语是婴儿凭着其创造性的特质自学而来的,不是谁教出来的,外语的学习也不要搞拔苗助长。对儿子学英语的淡定,持续到他上小学三年级。他的同学,大多吃足了辅导班的偏饭,测验中几乎都考满分,儿子总是七、八十分,几乎垫底。有一天,有个大学生向妻子推荐了《色拉英语》,小孩儿一看那些超好玩的节目就来劲,母子俩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除了看视频,每天10分钟,将《色拉英语》中的对话念下去。10分钟的时间可以将6段对话念3遍,每天增加1段新的,扔掉1段旧的,每个对话可以分6天共念18遍。重复的深度参与,这是学习英语的法宝,用的是复述的策略。我在35岁时下定决心要提高词汇量,用的也是这种循环重复的方法,学习材料是《胡敏读故事背单词》。小孩儿高兴地念着《色拉英语》,每段对话不长,念到第4天就抛开稿子表演上了,想着动画中的有趣画面,学着动画人物的怪声怪调,玩得很乐呵。后来又两个小伙伴加入进来,一起玩英语。不知不觉中,《色拉英语》就这样念了两轮,而第二轮几乎就是背下来的。他没有刻意地去背,那些句子念多了自然就成了他习惯中的一部分。他的英语考试也只是偶尔考个满分,但我们知道这是孩子学英语应该的方式。

  上初中后,儿子保持着这样的学习方式,课外学习材料换成了《新概念英语》。他有追求个性化教育的父母撑腰,不愿上课外班就不上,倒也省出了不少时间搞无线电。他困惑英语成绩为何总比期望的低那么几分,然而要论在英语上的投入和产出,他的优势太大了。他是几乎不用背单词的,记单词的问题在读课文中结合情节解决了。他的语感很好,别人头痛的阅读、完型、听力,他几乎满分。但总分不高的问题,出在考核语法的题目上,过分依赖语感,有些分丢得可惜,但也算自然。作为初中生,他在课外学习中看英文的技术手册成了很自然的事,即使遇到成堆的电子方面的专业术语,连蒙带猜,有时用上词典,也能看个差不离。

不要将英语学习全交给做题

  对儿子英语学习的担心,在他进入高中住校后成了现实。每天坚持的朗读不进行了,从英语成绩上可以看出来,周末回家的交流中能感觉到。我们翻他的课本感到羡慕:这么多有趣的教学活动!但儿子说课堂上是不按这些来的。更为惊奇的是,我们追问下知道,老师连课文都不领读、不讲解,也不要求学生去读,他们的英语学习就是做题、做题。

  我不由得为这种“挖语言学习”祖坟的强盗教学感到愤怒!回想起我当年的英语学习,在初中启蒙我英语学习的陈老师,她只是一个刚高考落榜的高中毕业生,也许是她只会带着我们念书,也许是那时没有那么多的题可做,我们朗朗的读书声是校园里最大的景观。想起了在大学里教过我英语的托娅老师、程云莉老师,她们在课堂中是不遗余力地帮我们纠正带有方言味的英语啊。读单词、读课文、在课堂中师生交互,这是语言学习的基本环节。

  想一想,把英语学习交给做题,这大概是最省事的教学了。也许中学同行会说这就是高考制胜的王道。我不管王道鬼道,我只想追问做这样教学安排的老师是否懂得语言;如果还敢说自己懂语言的话,这不倦的“毁人”究竟要走多远?这样的做法在可塑性极强的中学生身上实施下来,哪怕大学英语老师试图将学生带回正确轨道,有学生醒悟过来,可大好机会已经失去。在这种教法的影响下,学生养成的学法以及形成的学习观,将影响学生的一生。不少大学生惊呼在英语学习上,中学只会考试,而大学连考试都不会,英语水平反而下降了。只会考试的英语是个假象,以考试为标准学到的英语,能称得上“哑巴英语”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结局了,在成绩的鼓励和打击下,有更多的人,期盼着尽快结束英语学习的噩梦。

走出误区

  对中学英语教学方法的讨伐不是目的,我们需要平和下来,看到其中的问题,从而能够讨论刚从中学中走出来的大学生学习的出路。英语学习中极端的状况,在其他的科目中也是存在的,或许程度会轻些。在大学中,也有不少的老师,循着应试的路子在引导着学生前行,有的鼓励学生将大一当作高四,有的鼓励学生及早树立考研的目标,有的讲课中不时强调,这是考研重点。跟随这类老师前行的大学生,倒是会更适应一些,而信了我的观点的学生,会面临改变自己的过程中带来的种种痛苦。但是我相信,这种痛迟早要来。早些来,更好一些,也能有更多的机会去改变。

  回到大学生英语学习的话题上。说学英语没有用的人,我不想再浪费热情写些什么了。身处在这个发展最为迅速、交流最为广泛、国际化最为迫切的重要学科与行业,如果还在这么认为,也算是“无畏”的勇士了。在编程中声称看不懂英文错误提示的同学,我和他一起看时,很多人惊奇地发现,原来耐住性子是可以看懂的。遇到不认识的词,蒙一蒙,基本靠谱;有些词,用在线词典查一下,意思很明确;省事的办法,直接用搜索引擎搜,错误的解释是能对应上的。原来看不懂的原因非常简单,是没有看!没有看的原因不是看不懂,而只是觉得看不懂!潜意识中有个名叫“看不懂”的小人,就这样吓唬住了十八、九的大姑娘、小伙子!

  大学生,振作起来吧!学习中诸多的不顺利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束缚的存在,或者没有勇气去突破而已。在英语学习的这个重灾区,我们更是应该率先抛弃单一、无效的被动学习,变为多样、灵活的主动学习。

  在大学的学习中,如果你愿意,用英语的机会有的是,你的眼界和资源也便由“中国”走向了“世界”。本书后面会对专业学习中的用英语有所探讨,但更重要的,还是读者放下对英语的偏见,放下对考试的依赖,让英语真正成为生动的、鲜活的科目。

 

 

本文来源:《逆袭大学——传给IT学子正能量》一审过后,要压缩篇幅,将整理过的文字登在些处共享。

==================== 迂者 贺利坚 CSDN博客专栏=================

|==  IT学子成长指导专栏  专栏文章分类目录(不定期更新)    ==|

|== C++ 课堂在线专栏   贺利坚课程教学链接(分课程年级)   ==|

======== 为IT菜鸟起飞铺跑道,和学生一起享受快乐和激情的大学 =======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