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三十岁挨踢”的魔咒——《逆袭大学》连载

逆袭大学 同时被 2 个专栏收录
71 篇文章 4 订阅

返回到【全文目录

目录

8.2 “三十岁挨踢”的魔咒

不写代码的人干什么去了

挨踢的三大关注:身体、知识更新和薪水

破解“挨踢”的困境

我是码农,我骄傲


8.2 “三十岁挨踢”的魔咒

扎在IT学子喉中的另一根鱼刺是:坊间传闻30岁以后就“不能编程”了,这便如何是好?大学毕业,二十二三岁,青春饭才能吃几年?希望深造,追求学术最高峰,但博士帽戴上之时,半辈子没了,青春饭都吃不上了。

在各种论坛中,这个话题也屡屡被提起。一片唉声叹气,似乎真有点小时候听过的古代人到60岁就要由儿子背到山里饿死喂野兽的传说故事一样,悲情万分了。

30岁只是一个笼统的数字。从大学毕业开始,大概就是积累了7、8年工作经验的样子,也有说法讲35岁的。终归给人的感觉是,程序员就是吃青春饭的。其实,从程序员岗位做起,就在一线专事编码工作达十年之久的,真不算多。

在吃青春饭的行当中,空姐令人羡慕,也是很多女孩子争着去的。当她们年轻不再,由于四处奔波,接触各色人等丰富的经历,容颜已改但风度犹存,青春饭为她们积累了无形的资本。同样吃青春饭,似乎听到的某些项目的专业运动员的境遇却不好。看来,吃青春饭不全是坏行业,却真是有悲摧的。

不写代码的人干什么去了

于是,我们有必要去考察一下,当了几年程序员,所谓的“挨踢”,是残酷的淘汰,还是别的?当程序员不敲代码了,转而干什么去了?如果有程序员离开了这个行业,从业的几年时间为他带来了什么?真被淘汰的人,是因何被淘汰?回答这些问题,比只讲30岁挨踢,要来得实在。

在IT行业的大企业中,分工细密,流程严格,对各个岗位上人员的要求各不相同。企业中的岗位,粗略地可以分为技术岗位和非技术岗位两类,这些岗位在企业运营中都不可缺少。一个IT企业要存在和发展,技术先进是必须的,但这并不是全部,市场、营销、管理,哪个环节做不好,都会导致彻底的失败。

写代码在行业中是生存的多种形态中的一种,不写代码了,并不意味着彻底离开这个行业。对于一个刚刚进入行业走技术路线的菜鸟而言,从基础做起,很多人的工作就是写代码,对应的岗位叫做——程序员。随着工作经历的增长,技术更加娴熟,对行业的了解增加,对工作的流程更加熟悉,能够与客户顺畅沟通,这是一个在工作中持续成长的过程。逐渐地,当团队中需要有更重要的技术工作需要你承担的时候,工作的成果不再以代码的形式体现,这是水到渠成的事。这种方式,也是程序员在技术岗位上的升迁的一种途径。在这条路径上对应的技术岗位包括系统分析员、系统架构师等,需要更扎实的专业基础,以及更多工作经验。专业基础来自于在学校的认真学习,工作经验积累自工作中的体会,理论与实践的真正结合,成就的标志是由写代码到不写代码。不写代码,很多时候意味着的是升迁,而不是淘汰。

有些技术岗位属于测试和运维性质。在工程中,开发人员和测试人员应该是分开的,这是一个原则。一个优秀的产品,需要优秀的开发人员,完整的测试也不可或缺。软件测试本身也是一项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在许多人看来,强度没有开发大,倒是建议细心的女生们可以多加考虑。在社会、经济的各个领域中,有大量的业务运行在计算机上,系统能够顺利运行,进而追求高效率低能耗运行,需要有人从事运行维护之类的工作,也有不少大学毕业生直接从事运维工作的。从工作形态上,这些岗位并不是写代码搞开发,但没有程序设计的功底和体验是不足以胜任这些工作的,也不排除熟练的程序员转岗后,再从事这些方面的工作。

不写代码的人,还可能会从事与技术相关,但更注重非技术因素的工作,如项目经理、产品经理、部门经理等。他们的职责是协调团队内外的关系,保障项目开发的条件,保证项目的按期保质完成等。有些人的工作会与技术渐行渐远,去了其他的业务部门,甚至走进了高层。有些翅膀硬了,有想法了,跳槽另择高枝;还有的,和一帮哥们创业去了。有些,在其他行业觅得更好的机会,转行去了。

在数不清的分分合合中,转岗、转型、升迁,这些都是常态。有的人入行两年,25岁就抓住了机会“找踢”了。这样的事发生一次,整个的人上一个台阶,会有成功时候,有时摔个鼻青脸肿也不意外,但这就是成长。我们渴盼事业中的鲜花和掌声,但在成长中经历了挫折,收获了失败,也不全是坏事。在失败中学会做事,东山再起之时,早已经不是昨日的愣头青。如果死抱着“写代码”不放,天天怕着挨踢,这样辉煌哪能来到。

还有少数人,对编程忠贞无比,因为喜好,就愿意在程序员岗位上终老。在美国,65岁仍坚持每天编程的传奇Android工程师David Maynard的故事让很多人都感慨良多。他从1969年投身软件开发,见证了“从PC到移动互联”的完整演变,淡定于IT业界的世事变迁,专注于自己的编程事业。他曾表示:“要每天都能编程并不容易,很多时候因为升职而无法继续编程的时候,我就会离开这家公司。”我的一位大学同班同学,中学时参加过信息学竞赛,大学时编程很投入,工作后一直从事一线的开发。我们在大学毕业16年后见过一面,他还在一线编程:“和一帮毛头小伙在一起干,就好这一口,没有办法。”

挨踢的三大关注:身体、知识更新和薪水

要延长自己的职业生命周期,发展是硬道理。对于30岁的现实问题,最大的关注莫过于:身体、知识更新和薪水。

关于身体的问题。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但有统计称IT精英群体的“过劳”状况很严重,健康状况堪忧。最典型的一句话就是:30岁以后熬不动夜了,挨踢了,反映的是IT行业中的加班是一个影响健康的直接原因。“30岁以后熬不动夜”包含了三个前提:第一,工作以后的岗位是不会变动的;第二,加班是不可改变的;第三,身体一定是要垮掉的。的确,这三点在有些人身上是发生了,但是否就一定是普适的模式呢?用职场中存在的大量升迁、转岗、转型甚至主动地转行可以否定第一点。第二点,我有些大一的学生,初入大学从零开始学编程,略加点拨,在大一结束就敢在课外试着做搜索引擎,但我也给某位大四的学生讲过如何输出hello world。人和人不一样,区别在于学习力和做事的态度,这是本书最大的关注。在工作中,有人一个小时干的工作,别人磨了一天也未必能完成,工作习惯很重要。水平和效率有保证,即使老板变态强留人,那怎能够约束得了。至于第三点,自认为生活方式不健康的人默默自检吧。在很多时候,身体垮掉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不合理的饮食和作息。所谓职业,其中包含生活方式的选择。采取一种放任态度的理由可以举出N多,但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安排出有规律的生活,保持简单而又健康的饮食,坚持适合自己的运动,这是能够做到的,关键是你是否将之当回事。为工作保持健康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在幸福的生活的追求中更是要对自己的生命有足够的重视。

知识更新的问题。据说年纪大了,知识更新的速度就会跟不上了,这似乎有道理。30岁,人的创造力最强劲的时候即将过去。在IT这个以创新著称的行业,如何能够立足?靠什么立足?有人说30岁之前跟得住形势要靠体力,我勉强认为这个观点没有完全错,而30岁以后的学习要靠“内功”,靠感觉,靠正确的学法。在大学的专业学习中得到的坚实的专业基础与多年积累的实践经验开始产生化学作用,即使是纯粹的技术学习,学习效率也会加快。进入这样一个时期,往往也是不少人开始有能力把握大局,做更宏观工作的时候了。不少没有经历过大学专业学习的,以及在大学中没有重视专业基础学习的在职人士,会在工作一段时间内发现专业基础的重要性。用长远的眼光,专业基础就如同一块发酵剂,想要在行业中长久立足,最好早些做准备。在知识经济时代,各学科的知识发展速度都已经加快,IT类学科更是这样。从这个角度,在大学中学会高效、有效的学习,是非常必要的事情。我只想问将大学继续当作高四、高五上的同学,你的努力不能否定,但是否还应该有些别的努力?

薪水的问题避不开。随着工作经验的增加,程序员的待遇也应该是逐渐提高的,也有人通过转岗、转型,获得更高的收入,这是一个步步高的过程。有人干了多年,一直拿不到期望的高薪,应该找找原因了。有多年的工作经历(经历和经验并不等同),是否能够表现出该有的价值?在市场经济中,薪水是和自己能够创造的价值相关的。心善的boss会犯难:给你提薪,分明这个工作招聘工资相对低的年轻人就可以干,而继续开低工资,也觉得对不起你这个老员工。跳槽、转岗是获得加薪的方式,这需要在工作中真正有所长进,而不总是碰运气。而对那些恶老板,需要采取的态度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找到合适的机会另觅出路也不失一个好的策略。行业中有淘汰也属于正常,但淘汰谁的问题,决定权仍然由自己把握。

对待薪水的问题上,切忌产生一厢情愿的急躁。如果耐不住对金钱的渴望,有门路发财自然不用吊死在一棵树上。深圳有码农化身“烧饼哥”在网上走红,但和他并排摆摊卖烧饼就不高明了。但如果还看重在行业中长久发展,或者没有别的门路,也就不要在抱怨中度过了。这样做是一种自虐。我在23岁当大学老师时,收入不及同期进入银行、电信业同学的1/3,及至借着高校扩招涨了工资,与人家相比仍然不值一提。学校现在收学费执行的是2000年的标准,几亿贷款在那里压着,收入也已经有多年无实质性的增长了。我喜欢教育,也热爱生活,在多年无意识地与所谓现代生活保持一定距离后,在一贯俭朴的生活风格中找到真正的生活乐趣。面对诸多现实问题,借过钱、贷过款,一家老小三代六口人在70平方米的房子中挤过,但生活的情趣没有断过。现在的年轻人对生活水平的要求,以及对社交一类的追求再也不似我这般简单,但无论如何也要知道,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学会享受生活的乐趣,尤其能够多DIY一些,好日子还是能把握。富足的生活并不是一定要靠多高的收入支撑才行。

破解“挨踢”的困境

可见,30岁挨踢的问题的确存在,还可能很严重。有人都等不到30岁,就挨踢走人了。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和人有关,当然也有机遇的因素,但有人会让这种事情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在自己身上。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据说是各种的不公平和没有办法。其实,如果说上大学就算是在这个行业中报了到的话,有些人在20岁的时候,由于在学习上拿不出办法,不愿意做出改变,已经是撅起屁股做好了被踢的架势。每到毕业季,用人单位的旺盛需求摆在那里,但就是有一大批的毕业生无法达到要求而被拒用。这里尽管可以谴责学校教育的失败,而我们这些老师听着逃课有理的论调,守着教室中空着的座位,听着屡次谈话中的应付,只能在一边跺脚体验着俗话中太监才有的着急。

30岁不是问题,问题是技术提高在内的成长是否与岗位要求的变化相符。出于自己的兴趣而愿意死守编程的那条板凳的老程序员,他们的工作是在写代码,但更新自己的技术的进程不停止,由于那份热爱,以及经历时间考验的经验,在团队中,承担最关键任务的一定是他们,给他们的高薪别人不用嫉妒。有博友评论:“做IT,30岁之前是拼体力,攒经验;30岁之后是拼综合能力,拼工作效率。一般来说35~50之间是精华区,也是效率最高、贡献最大的时间。”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在程序员的岗位上时间久了,水平不见提高,脾气反而涨了不少,至少让老板觉得发的薪水不值得。出路只有一个,走人吧。

这就是竞争力和不可替代性的问题。这些不是想要的时候,龇牙咧嘴晃膀子就能来的,是需要积累起来的。其实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除大学毕业生之外,还有大量从其他渠道进入的,学历、求学途径也不是问题,关键是你是否能够胜任工作。如果想不考虑自己的进步,还要觅得长久安稳,这本书余下的部分可以不看了。其实,市场化程度相对高的IT行业很实在,没有那么严重的年龄和学历歧视,论资排辈的情况远没有其他行业严重。受歧视的是技术不过关的人,尤其是不思进取的人,以及没有能力进取的人。

再次强调一下,这里的30岁并非绝对年龄,而是在IT行业度过了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正是“七年之痒”折磨人的时候。这时也正是应该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再次进行规划和调整的时候了,这时候做一些调整是正常的事。如同在专业对口上的纠结一般,在校学生为之恐慌,是因为不敢面对其中的变化,这里也有一种一辈子只做一个工作的求绝对稳定的思维在作怪。但要知道,每一次变动,分明就是又一次选择的机会。在为不少年龄已经30岁了才考虑转行进入IT行业的人的咨询中,我鼓励他们还可以给自己一次机会,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只是要做好面临一系列现实问题的思想准备,比如要得到家人的支持。30岁起步的人,并不是没有机会。有认真的态度,结合在之前的行业中积累的阅历,减去随年龄而僵化的思维,可以在更短的周期内找到立足之地。

与国外常有“爷爷级”的程序员相比,30岁现象在国内更加普遍。在各种虚虚实实的说法之中,有人照着这个套子将自己往里装。到这个传说中的魔咒真的在自己身上显灵之时,不去追究自己的不努力与不思改变,而是受伤地用这个话题诉说着辛酸与苦难。这是一种能够获得安慰的方式,也不乏后来人前仆后继地跟了上来。这种氛围之浓,使有些年轻人不能沉下心来在技术岗位上工作和提高,缺乏各种顶级技术人员的状况就这样延续。这种状况需要改变,需要有知觉的人跟进。写代码是一个新人入职较好的切入点,而写好代码却并不是一个低端的工作,这是产品质量最终得以保证的基础。一线的程序员中,需要有骨灰级的好手长期坚持,也需要有见识的管理者能够为基层的高水平程序员提供像样的薪水和能够解除后顾之忧的保障,让他们在核心技术的钻研中,真正有尊严地站稳脚跟。

担心30岁现象的人,一部分是临近了自己能够承受的关键点,却发现真的面临淘汰;而更多的人,是离30岁还有一段时间的在校学生。因为未来的不确定而产生所谓的迷茫,一忽儿远大的理想要有多高有多高,一忽儿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坎就过不去。而像我们这等老家伙们,曾被未来的各种可能性忽悠来忽悠去,终于在东倒西歪中站定了身形,才发现今天吃饱就不要担心明天饿着,是一个多么现实的选择。明天的不确定明天再说,关键是今天吃饱了就把今天过好。今天努力的成果恰好就是明天的午餐。光对明天担心了,不去做好今天的事,明天饿肚子那是活该。年轻真好,可以有无穷的想法和可能性,但让想法铺成金光大道,沿此路走下去,而不是让想法中的沟沟坎坎成为自己的障碍。仔细想想,20岁的人,对30岁的事,不用纠结。20岁时遇到了学习中的问题,不用将别人30岁遇到的困扰当作理由而退缩。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保持高节奏的变化,是这个行业蓬勃发展的需要,也是获得发展的不竭动力。这一特点也决定了在行业中会有残酷的淘汰,然而淘汰的理由并不是年龄,不是与年龄相关的生理问题。拥有竞争力,需要有长线作战的储备和动力,保持着与发展趋势相匹配的变化的意识和能力,这将是一个人活得精彩的根本。由此想到了我的一些学生,和接受我咨询的大学生、年轻的职场人士,不少人总是在变化面前显得畏惧而裹步不前,不主动去把握机会,而是放弃了改变的自由。30岁被称为“而立之年”,是站立,也是独立,是30岁以前的积累显现效果的时候,而不是所谓老本吃完资源枯竭的时候。30岁,是由索取和成长,转向释放和成熟的阶段,这一时刻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不是被动受其支配的恶煞,而是应该积极拥抱的获得改变的机会。以此,人生将更加灿烂,行业将具更强的活力。

我是码农,我骄傲

程序员是IT行业中技术一线的一个大群体,他们辛勤的工作是IT行业的基础。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码农”的名词。这个词,深入人心。

没有做到精确统计,但在我的学生中,在我博客的读者中,有相当多的人因为那个“农”字感到不爽、反感,甚至有个别人,就因为受不了这样一个别称,而欲另投他行。我深为我出身自农民的家庭而感到骄傲,也为有人觉得不爽而感到悲哀。中国一直是个以农业为本的国家,我们的生存离不开农民。但在长期城乡差别的背景下,农村和农民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却也因贫穷和落后、信息流通不畅而饱受歧视,被当作了无知的代表。一群不甘守穷的农民走了出来,参与到了城市的建设,从事着城里人不愿意做的工作,他们被称为农民工。这是一个让人不愿意接受的一个称谓。更可悲的是,歧视农民和农民工,不乏农民的后代。

我想起了儿歌中所唱的“劳动最光荣”。在对农民的有色眼镜下面,我们藏起来的,是对于劳动的无意识的排斥。万般皆上品,唯有劳动低。这里体现了社会的进步,我们有了更多的资格去享受休闲,至少这方面的念想是可以有的。但一个颠沛不破的真理是,没有劳动,这个世界是要完蛋的。没有劳动,如同希腊人要维护着他们40岁就要退休的权利一样,国家是要出问题的。没有劳动,一个人是要垮掉的。在当前,我们还需要用劳动创造明天,而不是轻视劳动。

我在农村长大,从小养兔放羊,打草挑菜,是那个时代的孩子们放学后默认的功课。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多病,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承担了大量的农活。直至上大学远离家乡,我的周末和课余,大部分的时间修理了地球,忙于农家的各种事务。在这种真正劳动的投入中,我获得了农村人骨子里的质朴、倔强、能吃苦、能忍让、不畏困难、善于变通等优良品质。我所自赏的这些所谓品质,可能在现代城里人眼中完全就是不开化的表现,但我负责任地讲,是这些品质让我克服了都市人的各种浮躁,过上了不算富足,没有权力,但是却真正充实和激情的生活。

最难忘的,是欣赏过邻家一位大爷锄过的一片高粱地。高粱苗刚长至人的脚踝那么高,第一次给高粱锄苗,同时也要间苗,将多余的苗拔掉。大爷锄完的地,站在田头横看、竖看、斜着看,从另外的方向再斜着看,苗苗们都自成一线,齐刷刷地站立着,随着微风挥舞着他们仅有的三四片叶子。大爷就蹲在地头抽烟,检阅着他的部队。那一刻,我真想下定决心一辈子伺弄庄稼了。在现在的工作中,我要求学生写文字时,字体、字号要用对,图片、表格要符合规范,这些文字洁癖的背后,有我学大爷锄地的影响。学生写的代码,要缩进有致,大小写用对,也有齐整高粱苗的情结。以至于和我做毕业论文的学生,由初期的老不适应,到后来也染上洁癖,一眼就能看出别人论文中某几个字小了半号。高手在民间,在农村,我们要学的,还有很多。

真正了解农村的人知道,在习惯了小农的自然经济模式的农村,到处都藏着充满创造力的高人。农村人尊重实践而鄙视教条,欣赏天才而不迷信权威,喜欢思考而不轻易苟同。他们敢于呐喊,说出自己的观点和主张,也更善于脚踏实地,接受现实,用自己的劳动去改变现状,去实现需要经年累月的劳作才能够实现的目标。

作为一个对曾经的农民身份无比自豪的教书匠,我期盼着有一天再去体验我少时的生活,我也更加乐意在我心爱的教育岗位上,将我的体验告诉后来人,劳动是光荣的,要学会享受劳动。现在的孩子们,包括农村的孩子,在进入求学、考试的轨道后,体验劳动和生活的机会被学校和家长在悄无声息中剥夺了,这是一个重大的损失。我不能谴责这种以爱和责任的名义而造成的缺憾,但也要提醒是需要重归尊重劳动的轨道了。这是一个处于需要奋斗时期的年轻人该有的作为,这种奋斗还将持续下去。劳动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自己人生当中最珍贵的部分。

我无意将程序员和农民、农民工去做更多的对照。其实,不止是IT行业,在需要打拼的任何一个行业、任何一个地方,不都是需要用勤劳、奋斗、坚持去前行吗?如此说来,律师可以称辩农、会计也能称蒜(算)农,还有其他的各色农等。我们都是“民以食为天”为传统的民族的后代,上追几代全是农民,国家层面的改革也在进行,曾经的不公平也正在消除。坦然接受并欣赏这样一个称谓,会让人好受些,让我们继承先祖们的优良传统,让优良传统在这项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行业中发扬光大,为改变我们的生活,为社会的更和谐发展做出贡献。

差点忘记说的是,我没有考证“码农”一词的出处,猜测能有如此发明的家伙一定是绝顶聪明的。当聪明和智慧达到一定程度的人,其境界是有足够的胸怀来自嘲的,而自嘲,是释放压力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这个词或许就是在他漂亮地完成了一项工作,用疲惫的双眼欣赏着如齐整的高粱苗一样代码时,不由得脱口而出:“我这个写代码的农民。”

纠结什么,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境界。

返回到【全文目录】【下一节

 

 

  • 3
    点赞
  • 0
    评论
  • 2
    收藏
  • 打赏
    打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2 CSDN 皮肤主题:岁月 设计师:pinMode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迂者-贺利坚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