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程序员的那些狗日日子》(三十八)仓促中的选择

虽然离开邮购公司是黯然离开,但前面等待着我的,并不是暂时的失业,而是已确定下来的一份新的工作。

早在一个多月前我回到家中开始过春节长假的时候,就有一家猎头公司打电话找到我,说在网上看到了我的简历,觉得我的条件很符合他们的一个职位,所以想将我推荐给提供职位的那家公司。春节假期过后回到邮购公司上班后,我便按事前与猎头公司的约定,抽空前往提供职位的那家公司面试,结果顺利通过了,他们录用了我。而那个职位是一个技术经理的职位。

这家公司是一家叫“奈瑞儿”的公司的下属子公司。奈瑞儿是什么公司?是一家塑身美颜连锁公司,在广州甚至广东有多间直营美容连锁店,此前我在电视上也偶尔看到过他们的广告。但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在邮购公司工作期间,每天下班后我要从三里元转乘地铁,然后在公园前站由2号线转1号线时,及以在体育西路站出站时,在站台上经常见到的由佘诗曼给奈瑞儿做的一个平面广告。佘诗曼是谁?是香港TVB的一个当红女明星;TVB是何方神圣?是香港的一个著名电视台。TVB也不知道?那就没有办法了。(都免费给奈瑞儿做广告了!)

这家子公司就是专门做一些塑身美颜产品的代理和销售的公司,此时他们正有多个塑身美颜产品,每个产品均需要做一个单独的网站来进行推广,所以就通过猎头公司招了我进来,作为技术经理的角色负责网站开发上的技术统筹和管理工作。他们所看重我的,正是我在邮购公司工作期间,可以跟客服部相关同事沟通和讨论系统功能并可以进行程序开发的能力,以及作为技术联系人跟各礼品供应商相关工作人员联系和沟通的工作经历,因为那些网站的开发,正是需要跟公司其他部门的同事沟通和讨论并需要跟合作公司联系讨论技术上的事情的。当然他们还看重的一点是,邮购公司的产品和顾客与他们的产品和顾客有些类似,以及兑换项目与“中国银行”合作的一点虚名。

由于在邮购公司离职前我已确定了这份新的工作,所以这也成了我谢绝洪的好意和向人事助理提出“高价”要求的原因之一。这份工作试用期一个月,试用期的工资正好是我向邮购公司人事助理提出的高的那个工资数额,转正后的工资则多加一千。试用期和转正后前期都需周六上班,因为网站开发的任务紧迫。但即使是这样,也比在邮购公司时的工资高很多了。这也似乎可以证明一个道理──“树挪死,人挪活”。猎头公司主动找到我,除了运气方面的因素外,也可以从另一方面说明,我是“金子”,我是可以“发光”的。

我跟这家新公司定下的去报到的时间就是从邮购公司离职后的下一个周一,所以我在周末休息两天后,就到这家新公司去报道了。

但是到新公司上班后,我才发现之前我并没有估计到一些主观上的特别情况。我一到新公司上班后,我的上司,即产品总监,即给我布置了不少工作任务,所以我一到职后就忙起来了。因为网站开发的任务紧迫,加上我的职位定位,所以这些工作任务对我来说是新的挑战。但问题并不在于此,刚到一家公司后工作上遇到新的挑战是很正常的事情;而是问题在于,我刚刚从邮购公司离职,我的思维还停留在邮购公司里,我根本无法从邮购公司的工作状态中跳出来。一年多以来在邮购公司工作的经历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致我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思维惯性转变过来,并马上集中精力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所以我根本无法进入新的工作状态。

坚持上了一个星期共六天班后,我仍然无法将状态调整过来,在新公司上班的时间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大的煎熬,工作做起来很辛苦。几经思量后,我还是决定先给自己一段时间好好休息调整一下,否则这样下去,对我来说将毫无益处,甚至会导致我不能胜任工作。

于是在新的周一,我便以一个善意的理由向领导提出了辞职。因为我觉得我需要至少三四个星期来休息,而不是一两个星期,所以我不想用请假的方式,以免耽误人家新公司的工作。

领导听了我的理由后,虽然觉得很意外,但还是对我的理由表示理解并同意了我的辞职请求,而且还希望我如果事情处理好后,我这个职位的新人选又还没有定下来的话,我再回来公司报道。

我辞职后,猎头公司跟我联系的那位女职员和她的主管也先后给我打来了电话,在表示遗憾可惜之余也同样希望我处理完事情后再跟她们联系,如果那个职位的人选没有重新定下来,我还可以到这家公司去上班。猎头公司的那位主管和这家新公司的总经理都是个女的,她们是朋友,所以猎头公司才将我推荐给这家新公司,而且只有我被成功地推荐到这家新公司并在公司稳定下来后,猎头公司的推荐任务才算完成,他们才能拿到佣金。所以这时倒是有点“皇上不急太监急”的味道──我不急,猎头公司急。

虽然在这家新公司上班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但因为工作上的一些联系,我还是跟总公司即奈瑞儿的网络硬件部门的一个同事混了个脸熟──虽然过后没再联系。而且奈瑞儿也有专门的客服部门,虽然从总体上看不及邮购公司的客服部专业,但那些客服MM也同样很年轻,而且也同样很活跃,也同样是一片莺歌燕舞的。所以从表面上看这里的公司氛围应该还可以。

我从新公司辞职后,就直接回家了。因为我想暂时离开喧嚣的广州,回到安静的家中,那样更有助于放松心情,调整状态,同时我也可以为自己找到一个回家待上一段时间的理由。

从北京到广州后,到此时已有两年时间了,虽然离家很近,回家的数次也多了很多,但除了那两三个规定的长假外,其余每次都是回去两三天就匆匆出来,所以家对于我也成了一种概念上的家,反过来我对于家乡那片土地也似乎成了一个过客。

回到家中,我真的是什么都可以不想了,暂时过起了悠闲自在的日子。而我放松心情时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家乡的那个海滩。这个曾经有好几公里长的很漂亮的纯天然黑沙海滩,是我童年时的乐园,这里留下了我小时候的大多的快乐回忆,我就是一个在海边长大的野小子。

时至此时,因家乡兴建了一个大型的工业项目,十几年前就挖山填海,当年的那个漂亮的长长的海滩早已不复存在,此时只剩下了在当年看来不是很漂亮的一小段。但即使是这一小段,此时我看来还是觉得它很不错,令我百逛不厌。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虽然浪涛声很吵很大,但却能使我的内心变得坦然,使我的内心平静下来,使我可以静静地思考一些平时想不到的问题。

正如当年的那个漂亮的长长的海滩不复存在一样,此时我也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那些童真和“野性”,而成了一名只能循规蹈矩甚至有点沉闷的小程序员。当年我在海浪中浪里白条嬉戏玩耍,望着大海远处水天相接的地方而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想象的时候,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走上这样的职业道路,我顶多想到的是,会像父辈们一样,成为一名渔民。果真是这样,不也很好吗?至少可以炼就一个强健的体魄,每天都可以与大自然亲近,不用在沉闷的办公室里对着冷冷的电脑屏幕敲着枯燥的代码。如果人生可以让我重新选择一次,那么我会选择当程序员还是当渔民呢?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当渔民。但是人生没有如果,我也不可能再选择当渔民。更何况当年的海滩都不复存在了,想当渔民也不可能了。

面对着大海,我在思考着前面的路应该怎么走才更好,我是不是要继续当程序员下去。但是苦思良久后,我并没有答案,最后只变成了一个问题:不当程序员,我还能做什么?是啊,到了此时,不当程序员,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

那个大型工业项目的兴建,天南地北的人都涌来家乡这个小地方,给这里带来了很大的商机。在一期的挖山填海工程结束后,就在十年前我开始上大专后,就开始二期的建设工程。直至此时,十年间,那些开餐厅的发了,开酒楼的发了,开旅馆的发了,开歌厅的发了,开声色场所的发了,开商店的发了,搞客车运输的发了,贩卖肉菜水果的发了,摆摊烧烤的也发了,甚至连卖白米饭的也发了。而这十年间,正好是我上大专,然后毕业后工作不顺利,然后开始自学网站开发技术并最终走上程序员道路的过程,在家乡这个处处是商机的过程中,我并没有抓到任何机会,或者说,我错失了最好的机会。即使我上学时比他们那些“先富起来”的人成绩好很多,他们根本不懂程序为何物,他们没有我对外面的世界了解得多,但那又怎样?在他们面前我只是一个“穷书生”,能赚到钱才是硬道理。事实证明,不但是在改革开放近30年间整个中国出现了十分悬殊的贫富差距,就在这十年间,我的家乡也出现了十分明显的贫富差距。而能发家致富的,往往不是那些读书成绩好的人,而是那些有经商头脑的人。但是机会错失后就不再来,此时面对错失了大好机会的事实,我只有空嗟叹。

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后,猎头公司的那位主管竟然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事情处理得怎样了,是否可以回去那家公司上班,他们也开始有新的人选了,但还是觉得我比较合适。

此时我的状态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而且我的心绪正乱得很,所以我还是不想在此时回去上班,所以便婉言谢绝了那位主管的好意。最后那位主管也只好表示遗憾。

也许这是到此时为止,我这么多份工作中机会最好的一份,但是最后是我自己主动放弃了。

一天晚饭后与父亲聊天,他问起了我工作上的事情。我一直很少在父亲面前提起我工作上的事情,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提起,因为我觉得自己混得太差了,没有脸面提。于是我略去重点简单地跟父亲说了一下。父亲也大概明白了我不想多说,最后他问我,“儿子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工作了好几年了,什么时候考虑结婚的事情啊?有没有攒下点钱来准备结婚?”

父亲的话,虽然是轻轻问来,但却让我觉得很沉重,不知如何回答。我的确老大不小了,此时刚过29周岁生日不久,已直迫三十了。所谓“三十而立”,但此时我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结婚从何谈起?而工作了好几年也没挣到什么钱,更没有攒下什么钱。父亲不问起还好,他一问起,我就直觉得无地自容,羞愧不已。在悄无声息间,我的青春时光已渐渐走远,此时只抛下一个前途不明朗而年龄已直迫三十的“大龄青年”。

父亲大概也看出了我的心思,便没有再多问多下去。父亲是个通情达理之人,除了出于他作为父亲的角色我对他尊敬外,我也很敬佩他这一点。最后父亲说,“儿子啊,如果在广州比较艰难,不如回来家里吧,爸给你凑点钱,开间小店,做点小买卖,虽然赚不了大钱,但也能混口饭吃!”

听了父亲这番话后,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出来工作了好几年,已是快30岁的人了,不但没有在金钱上为父母、为家里做点什么,此时还要父亲为我操心,我愧为人家的儿子啊!但我却心有不甘,难道偌大的广州,就真的没有我的一席立足之地吗?

于是我只好表面逞强地跟父亲说,我还自己应付得过来,不想他为我操心。父亲见我这样说后,表示尊重我的意思,便没再多说什么。

但是就是因为这番谈话,使我无法再淡定下去,本来我想在家待上两三个星期的,但这个时候我却有点待不住了。是啊,快30岁了,我的前途还毫无着落,我哪还能淡定地待在家里休息呢?

虽然我的心绪还有点乱,但我不得不强迫自己调整好思绪,提前返回广州找工作。

我想起了刚放弃不久的猎头公司推荐的那份工作,我很想再打个电话给猎头公司的那位主管,问问她我还能不能再回去那家公司上班。但一想到我已谢绝了人家的好意,而且人家也说有了新的人选,此时新人选应该已确定下来了,我此时再问,似乎已不合适,想想还是算了。也许是我没有好好把握住机会,也许是天意,一份从表面上看还不错的工作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了,没有后悔可言,但正如猎头公司那位主管所说的,有遗憾。

返回广州后,我便开始了新一轮的在网上投简历的过程。

此时网上的招聘信息中,已有很多是要求使用Visual Studio 2008(简称VS2008)的了,对应地ASP.NET的版本就是3.5。微软在.NET技术上的发展可谓是一日千里啊,就算我快马加鞭急追,仍然追不上其发展速度。我对VS2005(ASP.NET 2.0)才比较熟悉起来,VS2008(ASP.NET 3.5)又出来了,我如果还要在ASP.NET的技术上混下去,就要继续追下去,无法逃掉,否则就会被淘汰在.NET技术快速发展的道路上。所以选择了ASP.NET就只有一个字:累!事实上VS2008也只是在推出后不久风光了一时,因为它很快又被后来新推出的Visual Studio 2010(简称VS2010)抢了风头了。VS2010又会不会被后面再新推出的Visual Studio 201X抢了风头呢?答案是肯定的,这是迟早的事,而且X应该不会大于2。

虽然招聘信息中有很多是要求使用VS2008的,但要求使用VS2005的仍不在少数,所以我自然而自地挑选比较熟悉的VS2005的来投简历。

简历投过后,进入等待期。然而等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收到一个面试通知。我不免有点心烦气燥起来,这似乎正应了那个简单的道理──你不想要的时候它来了,你想要的时候它不来。如果不是因为在家中与父亲的那番谈话,我想我还可以再淡定三四个星期的,但那番谈话之后,我实在无法淡定下去。

然而转机往往出现在感到很失望的时候,就在我不断否定着自己的时候,我收到了两个面试通知,而且面试时间都是在同一天,公司都是在同一个位置──天河软件园。

但是上午第一家公司的面试却败兴而归。这家公司在软件园园中,是开放式的办公室,算是有一定的规模。虽然一开始跟人事经理的交谈甚畅,但轮到跟技术经理面谈时,那厮却头也不抬一下,就让我在那里像自言自语地作自我介绍,然后他仍然低着头问了我一个问题,我没有答上来,他就让我走人了。我第一次想X别人的大爷──X那厮的大爷。既然你通知我来面试,前面也跟人事经理谈了那么多了,怎么我一个问题没回答上来你就把我打发了呢?如果觉得我不合适,就不要通知我来面试,这简直是在羞辱我。

那厮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有点狂,然后就是外形瘦小猥琐。这样的人就是觉得自己在那个位置上,可以借自己手上的“权力”来乱发淫威,随便摆弄别人,以显示他的强大,其实就是内心充满着自卑。面试就已经是这样的态度了,可想而知如果进去后在他手下做事,那还不成了他虐待的对象。已经是一个技术经理的角色了,对待别人的最基本的礼貌总该要有点吧?这点素质都没有,枉为一个技术经理。

虽然第一家公司的面试告吹了,但下午第二家公司的面试却有了一个不同的结果。这家公司是在软件园外围、天河公园东门(实际上是在天河公园靠东边偏南端,姑且按官方叫法称其为东门)旁的一座商住两用的大楼里。大楼下面的几层作办公室之用,但办公室相对简陋,所以在我看来这座大楼还算不上是商住两用的写字楼,它的功能定位更像一座完全的住宅楼。

给我面试的是这家公司研发部(实际上就是技术部,他们美其名为“研发部”,姑且按其叫法称之)的一名技术负责人,先是笔试,笔试完后他问了我一些技术上的问题,觉得我还可以,就把他们的部门经理叫来一起向我了解更多的情况。双方都了解了基本情况后,面试就算通过了,然后就直接到了谈工资待遇的环节。经理说,他们公司每年年终都会给员工发一笔可观的年终奖,所以平时的工资会相对低一点,但加上年终奖后,所得总额就会高了。我问他年终奖有多少,他说每个员工的情况不一样,有高有低,但基本能保证每月有一千块钱。然后他就让我给他们报个期望工资。

于是我犹豫了几下后给他们报了一个范围数额,高低相差五百块钱,高的就是我在邮购公司时向人事助理提出的低的那个工资数额,如果能拿到高的这个,并且年终奖每月能有一千块钱的话,加上他们周末双休,这样算下来,也跟猎头公司推荐的那份工作的工资差不多。而且此时我也抱着一个想法,经理说年终奖基本能保证每月有一千块钱,那么如果工作中我表现很好,是否就可以拿到更高呢?经理说这个是有可能的,员工工作表现好,年终奖自然就拿得更多。所以我就对此抱有希望,美好地想着通过努力工作来拿到更高的年终奖。

经理说可以接受我提出的工资范围数额,但具体的数额就要等我试用期过后才能根据我的实际工作表现来确定,然后他给我开出了试用期的工资,就是跟我在邮购公司时的工资一样,而且试用期是三个月。

这真的就像是在菜市场买菜一样在讨价还价啊,我觉得我开出的工资数额已经够低的了,但他们还跟我讲了那么多条件。但是因为我有点心急想尽快找到工作,也没再多作考虑,就接受了他们的条件。然后这份工作就当场确定下来了。

后来的事实证明,年终奖是真有其事,并不是经理编出来骗我的。但是在这里,我还是犯了很多错误,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太想要找到一份工作,所以就先失去了讨价还价的主动权。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不敢放胆地向他们开出一个更高的工资数额,也没有先跟他们完全确定转正后的工资数额,而且接受了时间很长的三个月试用期。虽然年终奖是真有其事,但这其实就是变相地将正常工资中的一部分抽了出来当年终奖,在发年终奖之前,等于是把自己给套牢了,如果中途离职,那所谓的年终奖就成为泡影,所得的工资总额就亏了。我也不应该当场就跟他们把工作敲定下来,而应该采取迂回方式,回去仔细考虑清楚后再给他们答复;应该再把期望工资开高一些,他们觉得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为什么总是事后才明白呢?应该好好反省啊!

所以,在面试时,谈工资待遇的技巧绝对比实际的工作能力重要。

在来这家公司面试的过程中,一些表面上的情况还是被我注意到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室分了两部分,分别在楼道正对着的两边。一边应该是主办公室,面积不算大,有点简陋,办公桌椅有点杂乱无序;另一边就是我面试时所在的这边,公司前台就在这边,前台旁边有一个小型展厅,绕过前台走到前台后面,是一个客厅式的会客室(姑且称其为客厅),当中摆着皮沙发、茶几、大鱼缸、大屏幕平板电视等,我面试时就坐在边上的一张普通的小圆桌上。客厅的旁边,即展厅的后面,先后是一个小会议室和一个房门紧关着的房间,房门是推拉式的房门,从外面如果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那是一个房间,从外面完全看不到房间里面是什么景象,房间里面似乎很神秘。给我面试的技术负责人和经理都是从这个房间出来的,所以当时我推断,这是研发部的办公室,事实上的确就是。我坐在那张小圆桌上等待的过程中,整个客厅显得很静很静,没有开灯,有点昏暗,透过客厅的落地玻璃窗向外望去,就是与大楼靠得很近的天河公园,大楼与公园之间是树木的浓密树叶,此时正是下午太阳开始西斜的时候,使得客厅内外都显得静悄悄,有点了无生气的感觉,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公司的办公室,而像是与外界隔绝了的地方。此外还有一个细节,那就是技术负责人在见到我后,二话没说就扔给我一份笔试题让我先答题,在简单的动作中我还是能感觉到他的高傲。

就是我所注意到的这些表面上的情况和初次就感受到的这些感觉,成了我进入这家公司后最真实的工作环境写照和心理感受。我在仓促中选择了这份工作,也使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走进了真正痛苦的困局中,开始了一段痛苦的工作经历。如果在这个时候我能根据所注意到的这些表面上的情况和初次就感受到的这些感觉作出判断,果断地放弃这家公司,那么我就完全可以避免经历这样的痛苦过程。而且接下来的事实也证明,我对这家公司和那名技术负责人的第一印象并没有失真。如果第一印象就不好,而又不至于没有其他选择的话,那就应该马上闪人继续去找下一家才是,不应抱有幻想,这是对自己负责,否则就会让自己徒增痛苦。但我还是选择了这家公司。

阅读更多
换一批

程序员那些狗日日子

03-09

作此文,祭奠我当程序员的那些狗日日子,并与所有仍在艰苦奋斗着的同行共勉。rnrn这里所说的是“我”当程序员的那些狗日日子,但我绝对没有说别人当程序员是狗日日子。在这里我也并没有贬低“程序员”这个职业和这个群体的意思,我只是想写出我的职业经历和表达出我的感受。所以希望您可以带着平常心去看,只当看一个小程序员的职业故事,如果您看后没有骂我,那我就已经感到很欣慰了!rnrn──作者序rnrnrn(一)毕业后的徘徊rnrn我不是计算机相关专业毕业的,我上的是大专,我的专业叫供用电技术,是跟电力行业相关的一个专业。高考填报志愿时,对计算机还处于完全懵懂状态的我,在第二志愿里填报了计算机专业,结果便与计算机专业失之交臂。大专三年里我对自己的专业完全没有兴趣,当时唯一感兴趣的是与计算机相关的课程,所以大一时所设的C语言课程,我学得特别好,考试的成绩在班上是第一名。但是我毕竟不是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所学的课程极为有限,大专毕业后我找工作的方向还是与我的专业相关的行业。那时大概是因为我的专业知识没有学到多少,所以找工作时也从未想过要找技术性的工作,而一心想找与业务相关的工作。rnrn毕业这一年我正好是22岁,虽然当时的就业前景并不是十分乐观,甚至可以说正笼罩着一种“欢迎研究生,考虑本科生,不招大专业”的悲观氛围,但此时正初出茅庐、年轻气盛的我,还是冲劲十足。当时我把自己的行头整理了一番,剪了个短发,穿上了平生第一次穿的西装,显得十分精神,外形已十足是个业务员的装扮。我们学校离北京很近,当时有一家北京的公司到我们学校来招聘,前去应聘的同学很多,竞争十分激烈,这一次我并没有应聘上。但我并不甘心,也没放弃,便向应聘上的同学打听消息,再次到这家公司的现场招聘会上去应聘,事后我又向同学取得公司老总的手机号,并打电话给老总,在电话中向老总慷慨陈词,最终得到老总的点头,我被录用了。rnrn在这个应聘的过程中我完全体现了一个业务员为了开拓业务的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并且在后来真正开始去跑业务后,我也保持着这种精神。我想,这完全是因为我当时很年轻,心中无所畏惧,敢于大胆地往前闯。但是当后来我走上了另一条职业道路后,我发现我身上慢慢地再也找不到这种精神了,那些年轻时的冲劲,也成了逝去的回忆。rnrn在公司培训了一个月后,我便开始出差到外地去跑业务了。公司的业务在全国各地,公司的产品是与电力相关的设备,所以客户就是各地(主要是地级市)的供电局,而分配给我的地区就是湖北和江西两省。rnrn第一次出差由一老业务员带我,但事实上他只在湖北带我跑了三个地级市的供电局,剩下的地方则由我自己去跑了。初次涉足社会,当时毫无社会经验的我,就这样一个人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跑去该地的供电局见相关的人物,有设计院的院长,有物资公司的经理,有管生产的科长,更有也是管生产的副局长。有过被保安拦下而进不了供电局的大门,有过被生产科科长冷冷地赶出门外,有过为了打听供电局的最新电力设施规划而极力献媚讨好,也有过被供电局里的人热情招待。虽然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正冲击着我的大脑,挑战着我的意志,但我并没有退却,在困难面前依然冲劲十足。rnrn很快我便适应了一个人在一个个陌生的城市出差的生活,从一个城市坐车到另一个城市,找旅馆住宿,找地方吃饭,等等,慢慢地我已变得轻车熟路,到各个供电局去跑各个相关的部门和见相关的人物也变得有条不紊起来。rnrn上学的时候我有一个要好的老乡,他是计算机专业的。他和我差不多同一时间找到工作,在找到工作前我们都曾一起彷徨过,也一起互相鼓励过,并且毕业离校后就和他一起合租房子,跟他建立起很深的感情。所以这时远在千里之外出差的我,一到晚上回到旅馆一个人的时候,便给他发短信说我出差的情况,他也跟我说他工作的情况,并继续互相鼓励。他在短信中跟我说,“哥们,大胆地闯吧!你一定能做成功的!”我深受鼓舞,并坚信,我们都会好起来。这时的我并没有想到,后来我走上了另一条完全不同的职业道路,是跟这位老乡的影响分不开的;而这时我也还不太清楚他的工作的具体内容,只知道他是一名网站开发程序员,后来才知道,这时的他就是一名ASP程序员。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