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程序员的那些狗日日子》(五十二)同学情与差距

(五十二)同学情与差距

临近春节放假前,我收到了高中一同学志的结婚请柬。想想也快到春节放假了,于是我干脆请了几天假,跟春节假期连在一起,这样就可以提先回家过一个春节长假了。

说起来很巧,志是我到广州后在一次回家的大巴客车上与他同车,所以才联系上他的,并和他一直有联系。当时在车上碰到的时候,我和他都几乎认不出对方。

在志的婚礼上,我还见到了高中的很多同学,其中很多同学都是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过。不过久别十年有余后再见面,大家仍然觉得很亲切,毕竟高中时大家所结下的情谊很深啊,而且那时候我的人缘也似乎很好,很多同学都客气地叫我“超哥”。

我还见到了高中时彼此关系很铁的同学江。因为高中时高二高三都重新分过班,所以高中的同学很多,志是我高二和高三时的同学,而江则是高一和高二时的同学。江性格随和,为人热情友好,我们都住校,高一和高二时我和他又是同一个宿舍,所以我和他的关系很好,彼此建立了很深的感情。

江个头很高,篮球打得很好,可以说在年级中自认第二后,就无人敢认第一。记得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一个周五下午放学后,江和其他也是球技很好的同学一起上演了一场精彩激烈的篮球赛,球赛结束后还没得到足够的休息江就先去冲了个凉水澡,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就发高烧了,而其他同学都回家了,只有我和他在宿舍。江说他烧得很厉害,天昏地转,头痛欲烈,全身乏力。我二话没说,扶着他就往学校的医务室走,结果走到半路,江说他难受得实在走不动了,于是我又二话没说,背起他继续往前走。江的个头可是比我高大很多啊。吃力地背着江来到学校医务室,结果周六医务室的人都不知跑哪去了,于是我再背着江走到学校门口,叫了一辆三轮摩托车直接送江来到市人民医院,再经过一番周折后,才算让江看上了病了,最终稳住病情,化险为夷。

此事之后,江对我感激不尽,把我当成了救命兄弟一般对待,但我却一直认为这是应该做的。

高中毕业后,江考上了吉林长春的一所学校,上的也是大专,文秘专业。大二春节假期即将结束而快要返回学校的时候,他家那边的一个姐姐朋友要到北京去,想和江结伴而行,所以江就要先到北京后再转车,而正好我返校时也是要先到北京的,而且我要提前去广州,由于春节假期火车票难买,所以江就提前把他的学生证给我,托我帮他买一张他自己的学生票和一张那姐姐朋友的火车票。所以那一次,我是和江及那姐姐朋友一起坐火车到北京的。到北京后,我陪江在北京随便逛了一下,然后带他到我学校所在地走了一趟,并略尽“地主”之宜,请他吃饭喝酒。勿勿聚过之后,江继续从北京坐火车北上到吉林长春。

此事,江也一直记在心里,偶尔和他联系时他也总是提起。

大专毕业后,江直接回到家乡那个县级市县城,在一家银行谋得柜台业务员的职位。因为同样的原因,后来我和江的联系也慢慢少了,所以也不知道他后来的情况怎么样了。

所以这次在志的婚礼上再次见到江,我和江都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江也再次跟我聊起以前上学时的那些事情,他发高烧我送他去医院的事情,我帮他买火车票的事情,他都再次跟我说起,原来江一直都没有忘记在我看来是小事的事情啊。

几年没联系,江的变化很大,原来他已从当初的柜台业务员上升到支行的信贷部主任了,可谓扶摇直上。江说,除了学识和能力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机遇和关系。虽然江没有完全点明个中缘由,但我还是能猜到背后的道理。而且江也已经结婚了。

在江面前聊起我这几年的职业经历,就显得曲折和辛酸多了,江听后十分感叹,他说他一直觉得搞编程很吃香,待遇和收入都应该不错,他自己接触到的做这方面工作的朋友也好像都不错,但没想到我的经历竟如此曲折坎坷,并对我深表关心。但我并不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所以不想在江面前流露出太多的失意和困顿,何况这是在志的礼婚上,我还是应该表现得喜庆一些才对。

除了江,还有不少同学也都是在工商、电信、建设局、建筑设计院等“相关部门”工作,都混得不错,即使有的还未成家也算是立业了,他们可谓是“非富即贵”。与他们相比,我真是相形见绌,即使我再开足马力追赶他们,可能都很难追得上。

所谓“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我相信我付出的努力并不比他们少,但在职业的发展上我仍然及不上他们,也许我缺少的就是那三分运气,或者说是关系。

但既然我已尽了七分努力,那么剩下的三分运气,就只能交由上天去决定了。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工作 电信 编程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