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金色月亮的赫拉迪克宝盒

Mama said, life'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gonna get next.

乡呀,是回不得的

今天下午3点,我打开了家门,两猫躲在厕所里面死都不肯出来,哭哭啼啼叫个没完。我知道它们委屈,以为我再不会回来了,就这么成了赵氏孤儿。

真不想回来。虽然老家的房子已经从1000元/平方涨到了3000元/平方,虽然乡亲父老的素质仍有待提高(走在马路上会有人甩鼻涕在你腿上;餐馆里吃东西有人把烟灰弹在菜碗里;如果坐长途汽车,常德的车能把10多个小时的路程走成30多个小时) ,虽然刚回去我就水土不服地闹了几天肚子。

但是在那里可以遇到10多年没见还能在街上一眼认出来的朋友,在那里可以吃到特别香甜的绿豆糕、藕粉和擂茶,在那里有人娇滴滴地喊我“小姨”拉我一起看金鹰卡通,在那里只要我高兴就可以徒步走遍全城。

而看到大家都过着很安定而满足的生活,我会问自己,出来闯荡又是为了什么?独在异乡为异客,到最后异乡仍是异乡,故乡也成了异乡,“永远的异乡人”听起来浪漫,人人向往,却是欣赏大于实践的尴尬身份。

家乡尚未退暑,北京已是微凉。换上薄被,拿出秋衣,至少先把这个冬天对付过去吧。也许来年春分,心境又将不同。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生活
个人分类: 往事如烟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不良信息举报

乡呀,是回不得的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

加入CSDN,享受更精准的内容推荐,与500万程序员共同成长!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