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象牙塔――辍学游戏人面面观

游刃有余 专栏收录该内容
255 篇文章 0 订阅

号称有“60万人才缺口、数百亿产值”的网络游戏市场,不仅吸引了一大批目的明确的风险投资者,也为许多在象牙塔中蠢蠢欲动的热血青年打开了一扇提前就业的希望之窗。

逃离象牙塔
――辍学游戏人面面观

逃离象牙塔,打入游戏圈。这个几年前似乎还是“惊世骇俗”的决定如今已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以及其父母亲朋的理解和宽容。然而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真的实现了当初认真描绘的美好蓝图吗?理想与现实之间,是否存在着无法弥补的落差?如果有机会从头来过,他们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做出同样的选择呢?

“你所做的任何事情,最后都只有你自己要对它负责。”
----风力,现游戏平媒编辑
成功者言
每个人对于“成功”的标准定义各不相同,大侠总是要当武林盟主,传奇玩家没事就去杀教主,至于苍蝇,它只会去吃牛粪。一旦早期MF到召唤类宝物,就可能直接发动一次Rush。如果你不喜欢玩《奇迹》,那么加多少追多少的卓越或不卓越装备对你来说就失去了意义。所以我不能说服你,为什么读到大二下学期就离开大学可能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里所谓的“不错选择”,大约只是对我而言。如果要我介绍一下离开大学的过程,一般来说是这样的:我读到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因为欠的学分太多,学校的教导处对我说,你看,这个学期一共才修38个学分,你就差了31个,我们怎么可能让你升级?我想了想回答,那就留级呗!
这无疑是个伏笔。因为欠的学分太多,我的学位证早早撒手西去,自此我再无任何顾忌。你知道,梁山好汉们劝人入伙,会叫他先去杀个人,曰“投名状”。他杀了人后再也不能反悔,于是横下一条心干这没本钱买卖。我也是一样,因为早就知道失去了学位证,干脆连四级考试也不报名,省下不少时间打游戏。
如果说打游戏是从上大学才起步,恐怕你会笑我土鳖--事实上当然不是。早在高中时期,我就开始玩电脑游戏,只不过上了大学没人管,开始变本加厉。玩游戏之余,结识了几个狐朋狗友,除了没事连连星际(那时还没有CS),有时也写点文章。网络这个东西有个好处,写得多了你就会有些浮云一样的虚名。虚名一无是处,只能让别人注意你。注意得多了,就会有游戏编辑找你约稿。一直到这时候,我还是没有想过退学--每个月的稿费不过三四百,虽然我在大学里的生活费大抵也只是这个数字,但是离开大学你还能在哪里找到年租金500元的宿舍呢?
正所谓“事在人为”,当大二上学期期末我发现本学期旷课节数超过1000节时,就连自己也不由得有些惊奇。想来想去,再去考试恐怕还是只能搞定7个学分,干脆不考了。到了这个程度,换我是教导处,我也要劝这厮退学。既然势必退学,与其让别人动手,还不如自己先写申请。
退学之后倒也悠闲,跟着几个朋友一起住,打打游戏,混混日子,写写文章,挣口饭吃,生活不见得就颓废到哪里去--但是你不要信。当然朋友在这个时候总是会发挥其作用,有个当编辑的朋友对我说,我们单位现在缺人,你要不要来试试?你也许觉得听起来太简单,好吧,如果不是我似乎还有两下子,也挣不到这个机会。所以这里并不是有什么妄自尊大或是妄自菲薄,你若是有实力,自然会有人注意你,这一点在任何行业都是一样的。
下面该说说真正进入游戏业之后的感受了。身为一个编辑,其感觉与作者大为不同。看起来是这样:编辑有稳定的收入,还可以使唤作者跑腿,自己坐在编辑部里每天只要约约稿子就有钱拿,还有无数漂亮女读者对其崇拜得唧唧歪歪,真是普天之下第二爽的好职业(第一爽的当然是漂亮女读者的男朋友)。实际上编辑的麻烦事比作者多到真是不知哪儿去了,简单地说,哪有这么好赚的钱?
如果只是在一个地方不停地干下去,或许也不会有太多想法。但是身为一个年轻人,你不会甘于平凡的生活--这里所说的平凡不是指没有崇拜者、没有人民币或是没有值得自豪的资本,而是指没有改变。想像一下,你是一块金子,你会发光!可是如果你永远静静地在原地发光,就算发上一千年一万年,又有什么意义?
于是我离开了那个生活过5年的地方,来到一个新的城市。应该说,现在的工作没有以前好,现在的工资比以前少,现在的消费比以前高。于是我面临了一个可怕的问题:我为什么要换工作。似乎我一开始就遇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而任何试图改变这种状态的行为,依照现在的对比来看,都只能用傻瓜来形容。
但是,这几年来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你所做的任何事情,最后都只有你自己要对它负责。游戏行业是一个新兴产业,你很难判断出哪个城市更好。当然你也无从得知,是否编辑就比作者优秀。新兴的行业里总有很多混乱状况,要想等到一切都形成规矩,现出方圆,可能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的时间。你等不起,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可能这一步是犯傻了,但谁也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还在犯傻,甚至这一步在今天看来是犯傻,没准明天再看,就是占了便宜。
因此我们只能学会更少地抱怨而更多地希望。正如谭处端所说,“手握灵珠常奋笔,心开天籁不吹箫。”

“他兴致勃勃地想干出一番事业,却被现实无情地打击了。”
----小夫,前游戏策划
失落者语
多年以前,小夫还是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扯远了,又不是要写什么自传体小说。
那一年夏天,小夫带着惨不忍睹的高考成绩回家了。那一年高校尚未开始扩招--即使扩招也扩不到小夫头上,因为他的成绩实在太惨不忍睹了。但小夫还是有点得意,因为他有两科缺考,依然取得了不俗的分数--这个不俗是低得不俗。得意归得意,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麻烦。小夫家既没有富甲一方,也不认得官府中的头头脑脑,自然不能凭一个高中文凭讨生活。于是想尽办法,给他在广州的一所三流学校弄了个位置,读一个奇怪的专业:造纸。小夫在“造纸系”呆了大半年,受不得校中的清苦生活,逃之夭夭。
逃兵小夫投靠了广州城里的一位朋友,其时他正在一所网吧当网管。小夫每天在那网吧混霸王机,晚上去朋友家睡觉。这样做的好处是很省钱,结果是学校向小夫家告状,因此他被断了粮路,坐食山空。小夫只好想办法弄钱,善良而贫智的他既不能去抢劫,也不能去诈骗……于是他盯上了某游戏报纸的征稿启事。
游戏写手小夫诞生了。他的第一篇作品很顺利地刊发,收到了400个大洋的稿费。按照通常的套路发展下去,“小夫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但是我们已经说过,小夫是一个贫智的人,因此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只在编辑的指导下写了大约几千字,实在废柴。既然没写字,自然没有稿费--当然中间还有一步是刊发,不过结果一样--没有稿费,就没钱吃6块钱一盒的油鸭饭,小夫就要饿肚子。正当小夫准备去水沟里捞鱼吃的时候,发现了一则招聘启事。
一连串的快进之后小夫坐上了去上海的飞机。去上海做什么?做网站编辑。虽说写而优则编,但是小夫至今不晓得那时是如何混到这个头衔的。一切都像在梦中,虽然这个梦并不美好。由于经验上的欠缺,小夫的编辑当得实在不怎么样,白天不知道干什么,晚上干了什么不知道。小夫在上海呆了3个月之后就被迫打道回府,成为一个颓废的“三失青年”(失业、失学、失恋)。
在家中颓废了一阵子,小夫靠在上海的经历,又寻了一份差使(可见简历之不可信)。他竟然跑到遥远的福州,某国内知名游戏公司里当起策划兼文案来。文案是干什么的?和写手差不多,就是每天不停地写。这种近乎体力劳动的写作好处是不需要你动脑袋,坏处是会破坏一个人的灵性。但贫智的小夫将这份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得到上司的赏识,不久便升了职,着手准备一款新游戏的前期筹备工作了。
倘若小夫把握住这个机会,他的将来很难预测。只是这家伙的思维是直线的,简单到一根筋的地步。他兴致勃勃地想干出一番事业,却被现实无情地打击了。制作小组抱着急功近利的心态,搞莫名其妙的游戏策划,再加上乱七八糟的制作过程……总而言之,和大家想象中的游戏制作完全不一样,一点都不有趣、不高深、不值得向往。游戏公司简直就是速食品制造工厂--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夫以产品部接头人的身份去和策划组沟通的时候,策划组的MM们对他不理不睬,冷淡加冷漠,于是单身男人小夫感到很受伤……总之,小夫变得不开心,不开心的小夫很坚定地辞了职,再次回家当“三失青年”去了。
现在的小夫认为,自己还很幼稚,很不成熟。无论是去上海,还是去福州,都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实际上这些工作都不适合我”,小夫说。如果还有机会,他也许会选择完成学业,因为他终于明白游戏圈根本不适合他。

“我踩着虚空歌颂自由,你怀抱所有却作茧其中。”
----阿勉,未来的图文工作室负责人
坚定者说
事情看起来应该从为什么要辍学谈起。对于任何在校大学生甚至高中生来说,如果有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就业机会摆在你面前,你会辍学吗?当然你可能说我要考虑一下,最后还是拿个文凭重要。实际上,这就是区别所在:我踩着虚空歌颂自由,你怀抱所有却作茧其中。
在很多人怀抱女友手持书本梦想着熬过高中就是闲适而幸福的大学生活时,阿勉已经开始努力了。这听起来也许有点扯,高中能努力什么?1998年能搞什么?搞个人网站,搞星际战队,搞星际战报,搞技术文章!现在想起来觉得那时很累,但却很充实,因为走的是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路。其实当时就已经有很多勇者离开了学校这个羊圈。这其中有许多被社会的恶狼所吞噬,却有更多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空。
阿勉抬头看自己的天空,它叫做互联网第二次风暴:网络游戏。
在此之前,阿勉因为胆怯错过了第一次互联网风暴以及一段网恋,再加上留长发激怒父亲被断了生活费,他只得更努力地去尝试:网管、网站编辑、平媒编辑、竞技选手……在最穷苦的日子里,一天吃几个馒头,赊一碗方便面,穿着两件单衣在寒冬通宵,清早迎着机场高速路的寒风回宿舍睡觉,坚持每天上10块钱的网接稿以及写稿,这就是他的生活。这时的阿勉充其量只是个普通玩家,最多被熟识的朋友在其文章里描绘成“资深玩家”,其实还是个“死跑龙套的”。
命运决定向阿勉敞开大门时,时间已经指向2003年2月7日。从这天起,阿勉的职位叫“活动策划”。带领他做市场活动的老大纯银,对活动策划以及游戏新闻的内容有着强硬的技术要求。他第一次所写的游戏新闻,被打回重做了4次之多,并遭到警告“要吸取教训”。对于阿勉这种上进青年来说,这段时间的磨练非常重要。
当时阿勉有一个同事,看起来对他亲如兄弟,还在阿勉看论坛时发表评论如“这叫XXX的真不是人,这样诬蔑我们公司的王牌写手阿勉同志”。后来公司开会,老大拿着一叠打印资料说公司有人在论坛里骂自己的产品,查IP查出来正是这位同事。阿勉看着打印件哭笑不得,这帖子正是当日自己留名之帖,而那位同事所用ID正是XXX。此事真相大白,那人也被开除出公司,老大对此不胜唏嘘,“知道吗?我们所欠缺的,正是他所拥有的精神。”
随后纯银老大让阿勉明白了这个圈子里的生存规则:手段比才能更重要。电视剧里说,“当贪官要奸,当清官更要奸。”老大不够奸,不到半年便因受到排挤而离开,阿勉开始审视自己,因为老师一句“你好好想想离开学校你什么也不是”而下定决心辍学的自己,现在是否已被另一个畸形的环境覆盖终将“离开以后什么也不是”。
一切终于在某一天负责产品的人过来要新闻时爆发。其实对方的要求挺简单,就是“一个新闻题材写3个不同的新闻,然后选一个好的用”。阿勉很镇静地说“没门”,对方甩着双手质问他:“不这样你新闻写不好怎么办?”阿勉定定看着她的眼睛说,“那么我就辞职。”
阿勉慢慢变成了一个旅者,因为不想自己被同化而不停更换居所。游戏业特别是现在的网络游戏业是一个很特殊的行业,它的入行门槛很低,但也仅此而已。现在阿勉每天得用超过6个小时的时间玩各种游戏并给它们打分,写长长的评测文章。想出成绩就得抱着讨好厂商与玩家的态度,这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即使如此,阿勉从没考虑过离开游戏圈。他知道自己会坚定地走下去,因为这是一条他决定辍学那天就选择好的路,也许荆棘密布,仍然值得等待。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打赏
    打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参与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 后发表或查看评论
©️2022 CSDN 皮肤主题: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打赏作者

unimoon

你的鼓励将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2 ¥4 ¥6 ¥10 ¥20
输入1-500的整数
余额支付 (余额:-- )
扫码支付
扫码支付:¥2
获取中
扫码支付

您的余额不足,请更换扫码支付或充值

打赏作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