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恋不舍

中午小麻烦回来了,把大纸袋扔在了我桌上。提着到我们这层楼的售卖厅去,那里有一个冰箱,平时大家买什么需要保鲜的东西都扔在里面。打开纸袋,里面一层又一层用橡皮筋好好地系着,一袋鱼丸,两只螃蟹,两袋煮好了的虾,还有一个布袋子,里面装着两双手工编织的毛线袜子,在家里穿的那种。

那个袋子无比眼熟,是5年前我亲手缝的,用一块深蓝色的绒布,系口处穿着一根粉色的丝带,已经抽丝,成了扫把。袋子的右下角用蓝色的线绣着我名字的缩写:ZY。当初缝这个袋子是为了装CD机,没想到都5年了,干妈还留着。我甚至怀疑如果我春节过去,她还能拿出我5年前穿的睡衣出来。

因为对这点温情的恋恋不舍,我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北京的氛围中。

晚上回家,两个家伙闻到腥味,坐立不安。我端着装满虾的碗,想安静吃两口而不能,气愤之下躲进了卧室。吃了一会儿觉得没劲,把剩下的虾剥壳折段,跑出来分给它们吃。大部分冻进了冰箱,终于又可以吃到放了鱼丸、虾仁和白菜的方便面了,好棒!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