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天生爱做梦

昨天晚上做了两个梦,醒来居然历历在目,在忘记之前,要把它记下来。

两个梦彼此之间有一些联系,里面出现的人物都是我从小学到大学的同学。但似乎又各自独立成章,前面是部惊险动作片,后面是部像《无极》一样“宏大叙事”的神怪片。

第一个梦里面,我和我高中时最要好的女孩在一起,跟我初中时最要好的哥们组队,对抗我小学时比较熟悉的一群男同学。领头的那个坏蛋是我小学某一年的同桌,他的名字叫赵洲,我依稀记得当时我们学了课文《赵州桥》以后,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赵洲桥”。好了,事隔多年,这个混蛋还是没有放过我,他拿着一把刀片,非要在我和我的女朋友的手臂上划几道口子出来不可。哥们带着我们两个女生四处逃窜,躲避这股黑恶势力。我们好像回到了我小学的学校,从后门出去那条街有无数卖零食的小商店。我们又狂奔到一座没有人的空山里,那山很奇特的一路平坦下去,靠滑板行走。我们还曾落入一个巨大的溜冰场,从溜冰场的玻璃里往外看,可以看到赵洲桥和他的同伙正爬上来。我为什么要这么怕他们呢,我们这边的人也并不少。但我似乎已经断定我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除了逃亡别无选择。

后来就过渡到第二个梦,在这个梦里我变成了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她家就在我家前面不远处开过杂货店,她每天和我一起回家来着,她姓伍。我,或者说这个伍同学,具备了我的梦中人物普遍具有的特异功能,就是能飞到很高很高的地方去。为了不被坏人所追杀,她飞啊飞啊,在一个树林子里面,那树高得看不见顶,像白桦,直直的枝干,坚硬的树皮。坐飞机时的体验被灵活运用进来,她看见万物都慢慢变小,自己像片羽毛一般飘得越来越高,可还没有到树顶,还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树的顶端是一个湖,湖水清澈见底,湖里有几个看上去很可疑的人。旅途的疲劳已经让她顾不得警惕,她扑进去洗了个澡,然后坐在一根树枝上晾干身体。后面的情节我就不记得了。

快中午的时候,我醒了。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赏心乐事
上一篇节前小恙
下一篇两篇业余相机评测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