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一篇从普华永道离开的人的文章:闲话我在普华永道的岁月


尽管在中学时代,我的作文屡次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全班朗读,我依然对没事就写写东 
西的人极为不屑。因为我总是很小人地以为,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如果不是满腹酸腐之气 
的书呆子,就是喜欢无病呻吟的小青年,要不然就是附庸风雅的伪文人。至于语文老师曾 
无数次强调的“言为心声”“直抒胸臆”云云,只不过是引导我们在考试中写出高分作文 
的一种教学方法而已。因为我总是不大相信班上50多个同学每个人都曾经扶老奶奶过马路 
,因为我发现我的那位可以将课文中心思想繁复的结构(就是那套”本文通过叙述……, 
说明了……,表现了……,歌颂了……,批判了……”的模板)倒背如流的可爱同学写出 
来的作文狗屁不通,因为我发现所有同学写的议论文都是五段:第一段破题第二段承题第 
三段引题第四段阐发第五段总结……我从前一直很坚定地认为,文章就是用来应景的,老 
师之所以想尽办法让我们学好作文,是要我们明白,情书不能象检讨书那样写,否则情书 
肯定白写了,还有可能要写检讨书。 

这些我曾经以为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的想法,在加入普华永道以后不久,就被我彻底地否定 
了。每个人都是有感觉的,也都需要通过特定的方式把自己内心的感觉表达出来。一只小 
狗不喜欢你它可以咬你,喜欢你会对你摇尾巴。但人不能这样。人有自己表达感觉的方式 
:外显一点的,可以大吼几声,对着大楼或墙壁,对着镜子或窗户,当然,也可以对着下 
属或老板;内敛一点的,可以选择躲在隔间暗自落泪,或者蹲在卫生间里用水笔把谁谁( 
老板?情敌?)的照片画成小丑然后用小刀对着划或者戳;中庸一点或者说我比较推崇的 
,就是写点东西。 

我当然也有感觉。我虽然谈不上多愁善感,但是轧马路的时候看到美女也会眼睛放光(一 
般不会流口水),在公司里上网看到老板走过来也会紧张(一般还能装作很紧张地在工作 
)。在普华永道工作了两年零两个月后,当我回顾这段饱含欢笑、感动、艰辛、苦涩的历 
程时,我内心的一种表达的欲望像热带植物一样疯长开来,蔓延到我的全身,支撑着我这 
个出了名的懒人记录下过去的点点滴滴,权当留念吧。 


“假洋鬼子”之辩 

可能之前很多人都已经看过了几篇由普华永道和安达信的实习生或者员工写的一些文章, 
并且因为里面很多中英文夹杂的情况而不快和不明所以。他们对这种文风(包括说话方式 
)十分反感,将喜欢这样做的人斥为”假洋鬼子”。并进而认为在”四大”里工作的人都 
是这样的。我完全能理解他们,但是无法同意他们的结论。 

在这里我想说明一下:虽然我已经相当注意了,但是这篇文章还是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不少 
中英文夹杂的情况。我并不是想在文章中显示自己的英文水平。其实,我知道我的英文挺 
见不得人的,不论是写还是说。我曾无数次地苦于无法将客户某个账户的交易或余额的来 
龙去脉用简洁明了的英文在工作底稿上写出来,使得我的中国同事、中国上司或者外国上 
司都能看懂。截止到今天,我平常挂在嘴边最多的英文单词,应该是”shit”、F word 
和 “God damn it!”,所以更是不敢造次,随便开口。 

之所以还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实在有我们的苦衷。 

作为一个国际化的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中国)的员工来自全世界:内地、香港、新 
加坡、马来西亚、美国、澳大利亚、日本、法国等等。普华永道的客户涉及到的会计准则 
也是五花八门:中国会计准则、香港会计准则、国际会计准则、美国会计准则甚至是英国 
会计准则。在今天这个英语占据强势地位的世界,要保证同事间、同事和客户间沟通的顺 
畅,选择英语作为正式的书面语言乃至日常用语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 

英文用得多了,对于许多审计工具和审计术语就存在一个在中英文之间相互转换的问题。 
例如在很多项目中都会涉及到一个东东叫”TT”,全称是”Top Trial”,翻译过来应该 
是”科目余额汇总表”。因为日常工作中经常要用到它,所以在日常对话中就直呼”TT” 
了,因为说”科目余额汇总表”实在是有点费劲。这种情况与现今流行的”MBA”、”DVD 
”、”Excel 文件”等的情况比较类似,确也无可厚非。再比如,最近公司推出一套新的 
审计方法,其中有一个新生的审计工具叫”Audit Comfort Cycle / Matrix”。很多同事 
都为如何把它翻译成中文而大伤脑筋。北京这边比较流行的中文翻译是”审计爽爽圈 / 
阵”。这个翻译倒是比较贴切,但是我总觉得它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子痞气,像街上混混的 
常用词汇,无法登大雅之堂。据说广州那边的同事译为”审计舒适循环”,听起来感觉我 
们像是修空调的,也不是很理想。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中文翻译之前,只能拿英文名称先凑 
合着说。我时常在想,如果哪天必须要和客户谈及这个东东,应该怎么措辞好呢?让客户 
觉得我们是修空调的混混是不是可以让他们比较有上帝的感觉?(:P) 

普华永道的中国员工绝大多数都有英文名字。这实在也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对于国人来说 
,直呼其名在很多场合下都是不明智的。但是英文名字就不存在这种风险了。就好像我们 
在写英文邮件时,可以很自然地在落款前加上”Yours sincerely”、”Yours truly”等 
用语,但是我们没办法在中文函件中自己的大名前题上”您忠诚的”“您真挚的”等字样 
,因为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一点肉麻甚至恶心。所以,在公司里,为自己取一个英文名字 
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善解人意的表现。对于职位比较高的人来说,尤其如此。记得公司里 
一个已经辞职的罗姓高级经理,名字是单字,又没有英文名字。我第一天协助他修改审计 
报告的时候,曾为如何称呼他而颇费了一番周折。对一个高级经理直呼其名,我实在有些 
开不了口。然而,称其”罗经理”又显得市侩和低俗。后来我咨询了一个senior,因为他 
曾经教过书,所以一般称其为”罗老师”。虽说这个称呼有点书卷气,也不是很合适,但 
至少听起来很有层次(:P),于是我也跟着称呼”罗老师”了。 

好了,文归正题—— 


第一次亲密接触 

直至现在,我获得人生第一份工作的情形仍记忆犹新。 

2001年的10月20日,普华永道在人大做了宣讲会。我记得那是在人大校园内进行的第一场 
正式的宣讲会。虽然我当时对审计并无多少了解,但是觉得这个公司还不错,于是决定投 
石问路,拿它试试手。令我有点意外的是,我的求职过程十分的顺利。由于准备还算充分 
,完成在线简历我大概花了一个半小时。没几天,英语笔试的通知就来了。笔试的难度和 
六级差不多。这对于在大学里对英语抓得还比较紧的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由于考试过程 
的平淡,以至于我现在对试题已经毫无印象了。 

然后,我被通知去嘉里中心面试。我从人大出发,坐公共汽车再倒地铁,穿越大半个北京 
城来到光华路上。当我站在嘉里商场的门口,怯生生地问一个白领打扮的姐姐嘉里中心在 
哪里的时候,她打量我的眼神绝对是在怀疑我的智商。不过最终她还是很好心地微笑着指 
着大约十米以外的一幢高楼告诉我:”就是那”。我很感激这位姐姐,因为当时旁边就有 
一条下水道。两年以后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女生在国贸地下一层华润超市门口怯生生地问我 
晨曦百货在哪的时候,我立刻用很肯定的眼神认真地告诉她:”就是这。” 

面试我的是一个女经理,长得属于界于”有气质”和”有特点”之间的那种类型,这让我 
有些失望。不是说五大(当时安达信还没被合并)美女多吗?我们谈论的话题从我简历上 
陈述的一些事项开始,先用英文,后用中文,大概45分钟左右。事先我已经详细准备了介 
绍我在学校的某些经历的英文,背的时候娓娓道来,声情并茂,并配以各种手势,自认极 
具杀伤力,可以给面试官留下很不错的印象。接下来的谈话内容并不涉及很高深的专业知 
识,对审计方法的讲述和讨论也是泛泛而谈。因而在大约25分钟的英文交谈中,我并没有 
如坐针毡的感觉。交谈过程中最大的困难应该是,在对普华永道的审计理念和方法不是很 
理解的情况下,如何始终保持微笑并选择在适当的时机颔首示意。 

接下来,我有幸参加了普华永道人事部门最引以自豪的—— 


Assessment Center 

“Assessment Center”是一个持续五个小时的系统测评过程。我被领到一个长桌边坐下 
。一个主持人坐在长桌一端,十个候选人分坐在两侧,自然形成五对组合。边上有两个考 
官旁听和观察,看上去还挺和善的,我略微放心了一些。 

第一环节:在规定时间内先是用英文像对方介绍自己,然后由对方用英文来介绍你。介绍 
的同时还需要在一张大白纸上画图,来表现被介绍人的特点。这是一个热身环节,主要是 
用来活跃气氛和熟悉对方。 

第二环节:五对组合依次抽签,每组两人各抽到一个相反的辩题。在规定时间用英文立论 
,然后用中文辩论。我现在已经记不清当时具体的议题了,只记得好像和现代科技与人类 
社会的发展有关,反正和我学的专业根本不搭界。我只好凭着我可怜的一点科技史的记忆 
在胡扯。坐在我对面的是外经贸的一个瘦高个男生。这位仁兄的英语不错,因为至少他让 
我听懂了他的立论。我们俩”配合”得很好,一方立论的时候,另一方在洗耳恭听,不时 
还在纸上划上两笔。而且,谁都没有死死揪住对方立论的死穴往死里问。基本上你说几句 
我也回几句,我问几句你也答几句。两人在貌似紧张激烈实则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将辩论进 
行到底。仿佛两位都无心缠斗的棋手开局阶段各自围起实地后,在中腹象征性地作了几手 
交换,就各自收官,而后清点目数。我旁边的一位清华的女研究生则将她对面石油大学的 
一个”小底迪”问得张口结舌,近乎无地自容。后来,我和瘦高个都拿到了offer,但是 
那个清华”姐结”和她的”小底迪”好像都没有。 

第三环节:我个人认为这个环节是整个测评中最为精彩的。十个人各自抽到一个信封,内 
有三张纸条,分别提供了有关一个凶杀案的时间、地点、事件、人物关系等诸多信息,其 
中有真有假。我们需要在半个小时内整理和分析这些信息,去伪存真,最后找出真凶,并 
说明其动机和案件的全过程。这绝对是对大家反应速度、沟通技巧、分析能力、工作效率 
和团队精神的综合考核。由于过程的紧张和激烈,我已经对当时的具体情形没有什么印象 
了。只是模糊地记得桌子上纸片乱飞,大家说话都像是吵架,写字则像是画画。我提议画 
一个树形图来梳理人物关系,不知道是不是这一点得到了考官的青睐。我很幸运,我们这 
一组在规定的时间里圆满地解决了所有问题。后来我听说,有的组为谁是凶手的问题各执 
己见,互不相让而分成了两派,最后只好交出两个答案来。 

第四环节:每人与一名考官一对一面试。在用汉语进行了机关枪式的辩论和”破案”之后 
,我的舌头已经有点打结,脑子更是混沌。这个时候再要用英语来面试,对我来说无异于 
一场灾难。面试我的就是后来的”罗老师”。我很走运,他在我一坐下之后就用汉语介绍 
自己,让我长舒一口气。”罗老师”很和善,基本上没有问我一些刁钻古怪的问题。我们 
的交谈甚至可以看作是有关普华永道和审计事业的一次轻松愉快的聊天。 

我这组的”assessment center”从下午两点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结束。走出嘉里 
中心的时候,我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assessment center”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 
象。它让我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对我以后经历的各种面试都有着指导作用。在我和同学的 
讨论中,基本认同这样一个事实:普华永道不能保证在”assessment center”中被淘汰 
的人不是优秀的,但是可以保证在其中表现优秀的人是适合普华永道的。我想这才是一个 
以人为本的公司愿意为招收员工而投入如此大成本的最根本原因。较之当时安达信的英文 
作文和毕马威的类似GRE逻辑考试的测试,我个人更欣赏这样一个系统的测评。 


职场初恋 

大约两天之后,我就接到了最后一轮和合伙人面试的通知。据有经验的会计系同学介绍, 
普华永道最后一轮面试淘汰率极低,基本上是走过场。接到这轮面试通知就表明被录用了 
。这极大地增强了我的自信心。但我还是不怠慢,把所有我觉得合伙人可能会问我的问题 
都简要草拟了一个中英双语的答案,并大致地背了背。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这些准备真的是多此一举。面试我的合伙人是Kevin Zhang。他在 
我进门说了一句”Good afternoon,sir!”之后示意我坐下,然后很和蔼地告诉我不要 
紧张,今天的交谈将全程使用汉语。我估计我当时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亲人解放军。这是 
一次让我获益匪浅的交谈。Kevin向我讲述了他在普华永道的奋斗和成长历程,列举了在 
普华永道取得成功所应当具备的基本素质,鼓励我树立远大的人生志向,从现在起规划自 
己的职业道路……这次谈话是我经历的普华永道这个系列考核过程的最后一个环节。在这 
次谈话中,我对普华永道的印象渐渐清晰起来:一个专业的,在行业内居于领袖地位的事 
务所,沉稳、高效、人性化,讲求团队合作。这里的人亲切而友善,气氛融洽,这让刚刚 
走出校门即将面对复杂社会不免有一丝惶恐的我感受到莫大的鼓舞和温馨。在谈话的最后 
,Kevin当场向我表示祝贺,这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在一瞬间的茫然之后,我明白我已经 
获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虽说事先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经历一番艰苦的拼争和 
残酷的淘汰之后而获得的成功,还是让我唏嘘不已。 

当我走出嘉里中心大门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的傍晚时分了。时值深秋,周遭的寒意丝 
毫不能减退我的兴奋。穿着皮鞋的我脚已经冰凉,但是脚步依旧轻快。应当说,我是幸运 
的。在我人生的第一次求职经历中,普华永道锻炼了我,鼓舞了我,给我留下极为美好的 
印象,这对我以后自信心的树立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并一定程度地影响到了我之后的 
择业轨迹。 

在这同时和之后,我又陆续面试了一些公司,有外企也有国企。如同现代人的恋爱一样, 
最终的结果是我看得上的公司看不上我,看得上我的公司我又看不上。在经过一系列或甜 
蜜或苦涩的”相亲”之后,我蓦然回首,发现其实还是”初恋”弥足珍贵…… 


初来乍到 

“五大”工作辛苦是出了名的。对于这一点,可能很多人都有所耳闻。但是亲身经历和道 
听途说终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在拿到普华永道的offer之后,就有一个在安达信实习过 
的会计系的同学在吃饭的时候善意提醒我:”赶紧趁现在多吃点,不然到时候我怕你会变 
成芦柴棒……”他看我的目光仿佛我是去美国西海岸修铁路的华工。 

当时的我,还是很乐观的。对于类似的种种传闻,只是置之一笑。大学四年里,我曾很多 
次地通宵QQ、看电视剧和打星际争霸,第二天一早仍然精神抖擞地在课堂上与老师讨论问 
题。我也曾在前一天晚上通宵温书而在第二天上下午连考两堂考核心专业课,最终成绩出 
来居然是一优一良。站在普华永道门口的我,自认已经做好了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准备。 

正式上班的头一个月,可以算是我们新人的蜜月期。当时新人还没有被安排项目。Senior 
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有谁认识我们,因而也很少找我们帮忙。我们每天只需要准点来 
公司,然后就是上网、在新人之间发送各种好玩的邮件、传递各种三八消息,要不就是开 
着Retain几个人在”看大盘”,对那些即将出差的A2们羡慕有加,或者是像娱记一样四处 
打听即将要参加的项目的全方位信息:senior人怎么样、有没有帅哥美女、客户好不好… 
… 

我参加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大型货运代理企业海外上市中空运业务的三年加两期审计。作 
为新人的我,要完成的第一个任务很简单:把空运业务下属的40多家公司的固定资产明细 
分类汇总,按年做出五张汇总表格。在学校的时候觉得整个Office软件就是那么回事,看 
看帮助什么的很快就会上手,但真正用起来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在看到一位前辈给 
我演示了如何设计这张汇总表之后,我发现我基本上属于Excel操作上的胚胎级。我想起 
我在简历中称自己”熟悉Windows操作系统,能熟练运用Office系列软件进行文字、数据 
和图片处理”,突然觉得普华永道其实可以以诈骗罪起诉我。 

对于我这样的新人,前辈和senior们都很照顾:我做的基本上都是些非常基础和简单的事 
情,我尽可以问一些等我得到答案后会怀疑自己智商的问题,我的任务通常都没有什么 
deadline,即使有,那也不是deadline,可以称为happy line。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应 
该感激上苍,它让我加入了像一个大家庭一样的sinoair team。它就像一个减压舱,让我 
逐步地适应我的新角色,渐进式地找到职场感觉。像我这样一个刚进来什么都不懂的新丁 
,如果没有任何的热身期就直接投入严酷的战斗,肯定会经历很多的失败并可能产生极强 
的挫折感,也许我内心里那一点点脆弱的自信心会很快被打击得支离破碎,很难保证将来 
不仇视他人、报复社会什么的。 


渐入疯境 

经过了两个月的热身,慢慢的我要进入状态了。我下班的时间开始从6点逐渐向后推移直 
至凌晨,并由周一至周五渐渐向周末延伸。我开始频繁地在午夜时分走出国贸一座,伴着 
”普华永道晓月”回家。经常在国贸”趴活”的出租车司机有两位跟我已经很熟了,见我 
上车都不用问去哪就直奔目的地。困扰我很久的晚上睡不着的问题再也不存在了,我基本 
上可以一想到床就睡着。我发现五件衬衣根本不够我周转了,因为很多个周末我都没时间 
也没气力洗衬衣了。这个时候我才回过神来,你可以一晚上不睡第二天连考两门专业课并 
取得好成绩。但是考试那段时间如果天天晚上不睡的话,估计我大学就毕不了业了。 

尽管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还是不免在原本属于我每天床头阅读时间的11点左右开始出 
现焦躁甚至是癫狂的症状。具体表现为:把2000年底的数据看成是2002年底的然后去质问 
别人为什么和2001年底的数据相比变动这么巨大,连趋势都变了;前辈告诉我一个7位数 
的数字被我敲成了9位数,把senior惊得差点一口茶喷在键盘上;在关掉一张刚做完的表 
格后,电脑问我是不是要保存,我毫不犹豫地准备点下”No”时,幸好前辈就在身边,以 
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我的手扒开,重重地点下”Yes”,然后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 
地教导我说:”以后,过11点了关表格前都要深吸一口气,三思而后行,知道吗?”至今 
我还保留着这个好习惯。 

起初我以为就我有这样的毛病,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后来发现,每到一定的时刻,身边的 
同事都会出现一定程度的各式各样的变异。有前辈每到午夜就会盯着电脑,一脸茫然地问 
自己诸如”这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做这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极具终极色 
彩的问题,引得大家都将目光投向窗外,仰望天空,尽显一副感触伤怀、忧人忧己的深邃 
,让我不由得不感叹普华永道在为中国培养大批会计、审计人才之余,对中国当代哲学的 
发展也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第一次通宵 

我的第一次通宵加班大概是在进公司之后的三个月。由于第二天必须向联交所上报盈利预 
测的数据,整个中外运项目组的人从第一天的中午就进入了临战状态。当时的我并不知道 
所谓的盈利预测是什么东东,只是惊奇地发现突然之间身边的人走起路来像是在赶末班地 
铁,刮得桌子上时不时有文件飞起来,他们说话的频率明显加快,声调也接近于吼。那情 
形仿佛回到了”assessment center”里的凶杀案分析。这终于让我明白了普华永道安排 
这样的面试的良苦用心。 

傍晚来临,我所在的中央审计小组要开始汇总各地数据了。一会儿,senior走过来对我说 
:”做好准备,今天晚上可能走不了了。”可能是被当时那样一种战斗气氛所感染,我的 
第一反应居然是兴奋,甚至有点摩拳擦掌的意味。现在我对那个晚上的记忆只是一些碎片 
:好几十张各式各样的表格的合并汇总,诸多的数据分析……在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我 
实在是撑不住了,趴在电脑边上昏睡过去,隐约感觉有人给我披了件外套……五点半的时 
候,我依稀听见两个senior在讨论,大意是让我们几个人先回去,再通知另外几个人过来 
,然后就听见他们在分头打电话……我当时想,在这个初冬季节,凌晨五点半被人叫醒肯 
定比熬到这个时候去睡觉更让人想死…… 

六点多的时候,我被告知可以回家了。此时,东边的天际已经泛红,我站到窗前,深吸一 
口气,伸展了一下身体。看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朝阳,我感觉刚才满身的疲惫和混沌刹那间 
被一扫而光。一个以前安达信的senior走了过来,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映衬下,平静地对 
我说:”祝贺啊,你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安达信日出’了!” 

在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大排档边几个senior仍在神情严肃地埋 
头苦干,我无意打扰他们,于是选择安静的离开。当时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觉得自己 
像是一个逃兵…… 

第二天下午,我和另一个senior说起凌晨通宵加班的事情。没想到他摇摇头,笑着说:” 
你那不算通宵。按照我们的理解,通宵的概念至少是从前一天上午要连续到第二天下午下 
班……”说完,他扬长而去忙他的事情了。我被剩在那里嘴巴成了”O”形,感觉自己像 
是卖手枪的碰上了卖原子弹的…… 


让我肃然起敬的同事 

普华永道的工作永远都是时间紧、强度大,压力自然可想而知。因此,在每年年终我们业 
务的忙季或是公司接到大型IPO的时候,整个公司就像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在这个战场 
的很多个角落里,一群平凡的人以他们崇高的人格,演绎出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故事,给我 
以深深的震撼—— 

Vicky因为劳累过度患重感冒,一边撕心裂肺地咳嗽一边还在仔细地复核我们的工作底稿 
,在我们百般劝说下终于同意回家休息半天,临走前还不忘写一封详细的email嘱咐大家 
一些注意事项……Icy不小心喝了变质的牛奶导致轻微食物中毒,草草吃了点药以后,仍 
旧支着头和客户在逐条核对那上百条纷繁复杂陈芝麻烂谷子一般的以前年度调整,脸色煞 
白……Grace戴隐形眼镜加班至凌晨泪流不止,匆忙回家换了副眼镜依旧回公司来继续忙 
活她那波诡云谲的TT……Eric接连加班一个星期导致高烧不退,去医院打完吊针稍见好转 
就又回来鼓捣那完全属于”mission impossible”的净额法收入还原和递延税款…… 
Anita因为肾结石疼得死去活来,依然和那个极其难缠的客户百般交涉催要审计所需资料 
(PBC)……Yvonne在两个星期里接连要出四个小项目的审计报告同时还要完成一个大型IPO 
项目中一百余家子公司的股权合并,她急得大哭,但愣是一边抹泪一边把这些任务逐项按 
时完成……Frank研读那份近似天书一般的审计报告草案到鸠形鹄面的地步,仍然陪我们 
苦熬一个通宵出第一版数字……我还听说,曾经有一个经理在临产前两周仍在出一份审计 
报告…… 

在外人看来,我的这些同事简直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但是,当你真正地与他们并肩战 
斗,融入他们的精神世界之后,你才会真正地理解他们,甚至会对他们肃然起敬。 

身处中国资本市场爆炸式扩张的时代的审计从业人员是悲惨的,因为我们总是处于用最有 
限的人力来完成最繁重工作的状态。在普华永道,几乎对于所有的项目都是如此。团队中 
的每个人都面对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繁重工作。我们可敬的同事都深知,在任何情况下,工 
作都是要按时保质保量完成的。一旦他们倒下,剩下的人将会分到更多的工作,而且完成 
起来会更困难。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在支撑着他们。有时候,人是需要点精神的。这种精神 
在他们身上,体现得犹为真实和完整。正是他们,用一种在外人看来近乎疯狂的举动来塑 
造和维护普华永道视为生命的专业的形象,用他们崇高的敬业精神来感染着客户和同行, 
并身体力行地教导我这样的晚辈:责任高于一切! 

面对这样的一群人以及他们的举动,作出诸如”为保住饭碗”、”图工作表现”等的解释 
实在是一种肤浅和低俗的,甚至是侮辱性的理解,侮辱了他们更侮辱了自己。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在普华永道一年的工作经验足以让新人叹为观止。问问题的时候要先做功课,不可以想 
也不想就去问,可以问”能不能这样做”而不能问”我该怎么做”,因为被问者自己也有 
一大堆的事情,不做准备去骚扰人家是对他人的不尊重。这逼迫我们在面对不断涌现出的 
新问题的时候,总是先自己去寻找解决的办法,逼迫我们不断思考,不断发掘自己的潜力 
。我们总是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对几乎无限的工作量,因此你必须学会分清轻重缓急,学会 
合理安排时间,如果你还想保证自己起码的睡眠时间的话。倘若你还想忙里偷闲,去追寻 
或关爱一下自己的另一半的话,更得将平衡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这一课题上升到运筹学的高 
度。 

在令人窒息的工作压力下,新丁们在飞速成长。在一次又一次挑战自己的极限后,我们的 
变得坚不可摧。我们开始不惧怕任何压力,可以坦然面对任何意想不到的困难。一次BQ修 
改一份数百页的报告至午夜,她电脑里的Word程序突然崩溃,那份几近完工的报告顿时变 
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我们想尽各种办法来修复都以失败告终。这意味着她一下午加一 
晚上的辛苦努力都已付之东流。看见她眼里闪过的一丝绝望,我都已经不知道拿什么语言 
来安慰她。以为她会抱头痛哭,我连纸巾都为她准备好了。哪知道她居然”咯咯”笑了起 
来,笑得多少有些凄凉,说了句:”这回撞大运了”。然后找到中午保存的那一版报告, 
从头再来。后来听说那天她一直做到了凌晨五点,确保了报告在第二天修改完毕,从而保 
证了接下来工作的顺畅进行…… 

同时,我们可以从容应对各种各样的客户了,没有谁可以质疑我们的工作能力。客户往往 
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地罗列出上百条理由来解释他们某种会计处理方法的合理性,我们一般 
会平静的洗耳恭听,然后在客户口干舌躁,刚想喘息的时候,马上援引财政部颁布的《关 
于XXX的通知》中第XXX条对于上述交易的会计处理的规定,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这种处理 
方法即使再合理也是不合法的。如果客户还想困兽犹斗,我们又会列举出证监会给出的若 
干条款解释,强调我们的判断的不容质疑。在我们强大的政策攻势下,最终客户不得不同 
意在我们的调整上签字……记得有一次,客户的财务处长签完字后,嘟哝了一句:”唉, 
我觉得自己怎么跟杨白劳似的?”我一脸微笑,答:”此言差矣,你是杰斐逊。”我扬了 
扬手里的调整汇总表说:”这可不是卖身契,这是独立宣言!” 


苦和累不是全部 

苦和累,并不是普华永道式生活的全部。时常伴随在苦累左右的,是无尽的快乐。 

普华永道就像一个大学校。每年秋天,一大帮朝气蓬勃,天真烂漫的毕业生,齐聚这里。 
一个多月的培训更像是校园生活的另类延续。培训之余,大家会成群结队地涌向附近的小 
饭馆聚餐,会趁instructor不注意的时候交换各自电脑里的MP3、游戏甚至是八卦图片, 
会联网打CS,甚至会因为逛街导致培训迟到而全桌人被罚学动物叫……因次,同一批进来 
的员工更像是同学,前后批次的也像是师兄和师弟、学姐和学妹。据说有人还在Chinaren 
上创立了校友录…… 

我们会经常相约在一起吃饭,风卷残云过后倾诉自己工作的苦楚,间或齐声大骂客户,还 
会分享各自知道的八卦消息;会在宝贵的不用加班的周末一起去爬山,而后一起去簋街大 
快朵颐,再去钱柜唱到精疲力尽;会各自带上原料去某个同事家集体烹饪,而后一起玩杀 
人游戏……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关系单纯得像白开水,没有谁会耍手段或者变着法儿的 
讨老板欢心,因为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也没有必要去想这些事。工作上即使有争吵也是就事 
论事,吵完了还会一个桌子吃饭…… 

加班至凌晨时,我们会在MSN上互相安慰和鼓励,会分享一些搞笑的图片和笑话,以此来 
松弛紧张和疲惫的神经……一次,凌晨三点下班的我身心俱疲,在电梯间与另一位仁兄不 
期而遇,他也是一脸菜色。我们点头示意,仿佛两个刚穿越枪林弹雨,成功夺取高地的老 
兵,在硝烟未尽的战场上互相致意。我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很高兴能活着看到你活着… 
…”他眨了眨眼睛:”我说我怎么还没死呢,感情你 丫还没死!”俩人相视而笑,心情顿 
时愉悦起来。 

工作再苦再累,总有结束的时候。但是,同事之间真诚的友谊、相互的包容和理解、共同 
分享的快乐却是绵延不绝的。那种甘苦相伴、悲欢同泪的动人情谊,更是可以铭刻在心, 
永生难忘。因而,纵使有天大的苦累,在这样真挚的情感面前,又何值一提呢? 

细数过去的两年多时间,我经历过不计其数的痛苦甚至绝望的时刻,大都已经记不起来了 
。但是每段和同事们在一起共度的快乐时光,我都历历在目,如数家珍。是普华永道教会 
我责任感、敬业和执着,是我可敬的同事教会我坚强、豁达和乐观,这些是我一生都受用 
不尽的宝贵财富。 


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又是深秋。 

一批新人正式报到了。他们的脸上一如我当初一样,写满了好奇、青涩和懵懂。公司里顿 
时热闹了起来。在电梯间,三个小女生在一起唧唧喳喳地讨论即将参加的项目,时不时会 
爆发出清脆的笑声。我低着头,闭目养神,一阵沧桑感油然而生。 

终于,轮到我离开了。在无数个午夜和凌晨,我曾千百次地想像自己离开时的情形。我猜 
想我会像离笼的小鸟一样轻快愉悦,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纵横驰骋。然而,当离别真的近 
在咫尺的时候,我还是不能免俗地有一点惆怅、伤感,还有,就是无尽的感激。我很感激 
上苍。我的运气似乎总是格外的好,我碰到的所有的同事都对我很好,包括经理、senior 
和staff。无论项目多么艰苦,我总是能遇上最好的team。我常常自省,象我这样一个从 
来都不会谨言慎行的人,到现在为止,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不愉快,我知 
道这些都要归功于同事们的卓越和崇高的品格。 

我还是要离开了。看着那些蹦蹦跳跳的新人,我突然问自己:两年之后,这里的人还记得 
那个曾经在饭桌上喊出“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让senior惊讶得吃不下饭的愣头青么 
?还记得那个每天晚上核对inter-company到深夜仍旧嬉皮笑脸的“肯骚”么?还记得那 
个被上至经理下至staff称为很”kenneth”的Kenneth么?但是旋即,我就意识到这些问 
题是多么的幼稚。我之于普华永道,犹如一朵浪花之于一条大河。普华永道塑造了我最初 
的职业性格,甚至会影响我将来的职业轨迹。我留给普华永道的呢?如果有的话,充其量 
也就是一小串涟漪,在大河不断奔腾向前的过程中,终会归于平寂…… 


姑且算作结尾的结尾 

要走了。我可爱又可敬的同事们,我真诚地祝福你们天天开心,事事顺利! 

保重身体。没有身体,即使你获得整个世界也没什么意义…… 

关心父母。他们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关心、最牵挂你的人…… 

热爱生活。在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理由允许你不去这样做…… 

在这篇文章行将结束的时候,我又一次地播放了那首我最喜欢的《沿途有你》。在过去的 
两年多时间里,每当我焦躁不安、精疲力尽或是绝望的时候,我都会播放这首歌。它让我 
平静,给我力量,催我振作。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我这个写作水平已经退化到初中文 
化程度的人好几次都写不下去。这样的时候,也是它激励我继续搜肠刮肚,一个字一个字 
地挤出这许多来。现在把它附在后面,与各位共勉,就算是我这个实在不知道怎么给这篇 
文章结尾的人,不得已想出来的一个结尾吧…… 

沿途有你 - 周华健 

谁又不需要呵护 
和自我竞赛多痛苦 
沿途幸有你 
制造憧憬中所有梦想 
仍然值得辛苦 
但若是离开你 
纵使得到一切 
亦放下不顾 

没有昨日的你 
没有这日的我 
就算努力争取也是无味 
只需感觉到你 
一切没顾忌 
没有你在分享世界亦无生气 

但有你在鼓舞 
怎么都做得到 
为你我愿挑选这漫长路 
只想给你知道 
不再愿退步 
面对压力都可有你在旁倾诉 

曾活得不见天日 
疲倦渗入我的发肤 
沿途幸有你最明了 
这辛苦算什么 
就如最佳欢呼 
在路上能跟你 
见证这一切曲折 
倦透亦不顾 

没有昨日的你 
没有这日的我 
就算努力争取也是无味 
只需感觉到你 
一切没顾忌 
没有你在分享世界亦无生气 

但有你在鼓舞 
怎么都做得到 
为你我愿挑选这漫长路 
只想给你知道 
不再愿退步 
面对压力都可有你在旁倾诉 

没有昨日的你 
没有这日的我 
就算努力争取也是无味 
只需感觉到你 
一切没顾忌 
没有你在分享世界亦无生气 

但有你在鼓舞 
怎么都做得到 
为你我愿挑选这漫长路 
只想给你知道 
不再愿退步 
面对压力都可有你在旁倾诉 

昨日的你 
这日的我 
就算努力争取也是无味 
只需感觉到你 
一切没顾忌 
没有你在分享世界亦无生气 

你在鼓舞 
怎么都做得到 
为你我愿挑选这漫漫长路 
只想给你知道 
不再愿退步 
面对压力都可有你在旁倾诉 

…… …… ……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