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封摘抄的情书有点长你读不完也没关系

姑娘:
你听我说。
如果说时间是吞噬生命过往的一个黑洞,那我想,与你有关的破碎片段早已与喝完的饮料瓶,吃完的苹果核,用完的化妆绵一起投入了看不见尽头,听不见回响的巨大黑洞之中。
第三年,久到又换了一个季节。
原以为相遇一定是书诗成画,歌文谱曲。要闹市马蹄下救人,荒山破庙中避雨。是英雄救美,道一声得罪。是火堆取暖,听一夜风雨。要游园忽闻佳人笑,转头又见桃花开。是万朵桃花都失色,是十里春风总不如。是你一颦一笑一回眸,要我灯火阑珊千百度。是可作诗歌可谱曲,要这样诗情画意。
后来我以为相遇一定是这辈子必定会推开的一扇门。门后面是万里明媚,百草欣荣。是小哑巴拿着波板糖,四目交接,眼波流转。见到就知道,相逢如重逢。推开这扇门,用尽一身的力气和一生的运气。知道门的那边有你,就什么都不在再保留,拼尽全力。是这样毫无顾忌。
再后来我以为相遇一定是一场无限期有目的的旅行。要披星戴月,披荆斩棘。要历经岁月的沧桑和尘世的烦扰,要忍受沉默的世界和空荡的长街。要坐错车下错站,要哭过长夜要难以入眠。
是翻过篱笆高墙,站在你面前。是迎着风雪,站在你面前。是假装有缘,站在你面前。是无数次巧合,才骗得一个驻足。要这样真实。
我原先以为是我在茫茫寻找,是听着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是过尽千帆,整理千次发型。虽然等待的时间无比慢无比长,但知道你会来,便等得。就是这个道理。
可姑娘,爱情哪有什么道理。
什么诗书画意,什么命运之门,什么等待、旅行全是放屁。
直到我遇见了你。
我便觉得去何处都可行,便是何种相遇都可行,不需要以前想的那样画意,那样浪漫,那样真实。
都不需要了。
我曾以为是我摒除杂念,足以明悟真谛。是有了风花,雪月自当出现。是应了景,自当出现该有的情怀。我曾以为我见到了红线,就摸到了姻缘。
还是想的太过简单。
才知道,倒了一杯热水,还没凉,就渴了。事情哪有那么多巧合那么多姻缘天定。是要自己去拼凑路灯和街景来完成浪漫。
突然想到,世间安的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遇到了,你便和信仰一般重要,世间最珍贵的东西也就和你五五开。舟济人过河,你济我度世。
不过还好,见到你。
有了牵你手的梦想。一生说起来漫长,却不足以陪着你去看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去听山风满楼雨雪连天。想要和你一起体验种种未知,思念与爱恋。你看风景,我看你。
姑娘,这铺满群星静寂的夜,透过窗缝低吟的风都不是我想你的理由。这老旧台灯晕开柔和的光,爬满字迹透着局促纸张,都不是我想你的方式。
都不是。
我该说些坚硬的话,像冬雷夏雪乃相离
或该说些圆转的话,像执子之手白头不离。总归是要说些什么。我怕等青春潦草成过往,再没有心境没有时机坦陈心迹。怕我踏遍青石桥等你,你撑油纸伞而来,又坐乌篷船远去。
那可太遗憾。
姑娘,我说了这么多,也不过就是五分悸动,三分激动,两分酸气,一颗真心。若你能看到这里,我也十分感激。
茨维塔耶娃说,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共享无尽的黄昏,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我也如此想着。
此时实在痛恨文字的无情,它在充满戾气时是那么得刻薄恶毒,但在诉说深情上又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我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去组织我的语言,无论怎么组织,也表达不出我对你喜欢的万分之一。痛恨自己的浅薄无能,让我一无所有又嘴笨舌拙,想把自己仅有的一切都献给你,又怕你觉得不够。
-
我一直觉得,人生的存在不过是那些精彩瞬间的积累,一辈子可以很短,犹如春风拂柳白驹过隙,但精彩却可以很长,像高山大川绵延不绝。
你的存在不是什么繁花,因为那样太妖艳,也不是什么尘烟,因为那样太短暂。但,你闻起来就像夜晚的雪,悄无声息却有着倾盖一切的力量,只有身处月光中,才能感受到雪花洒下的温柔。
闷热的屋子里有着枷锁的味道,我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套进去,只剩下一条无法回头的路和渐渐模糊的脸想到那间屋子,我庆幸自己抬头望了望月亮,出门看了看你。
-
生命不过是一场幻觉,可是我想要你在。
-
我想要一条狐狸尾巴,太阳般火红色的,或是满月般银色的尾巴,藏在裙子里,偶尔挑出来挠你的耳朵。
我想要一个热气球,或者一台不大的飞行器,一定要像童话书里那样涂上许多色彩,可以躲在云朵里睡午觉,也可以在蓝天下微笑着俯视城镇、森林、河水。
我想要拥有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有着长长蓬蓬的裙摆,还要再织一片盖头,开心的时候可以扮成新娘。
我想要一头黑亮的长发和一双黑亮的眼睛;还要有美丽的背沟和蝴蝶骨,在夕阳投下的阴影之中,会显得很好看。
我想要看见一次星空,一定要亲眼看见横过天际的银河缓缓淌向远方的地平线,向那些极遥远恒星上的人们挥挥手。
我想要一段彻骨的爱,倾其所有,只为换君一笑;爱欲情仇,妒火中烧,恨不得死在这场绚烂的感情之中才美妙。
我想要读很多很多的书,学会很多很多奇妙的词和表达方式,我要写诗,不管有没有人喜欢,我会站在床上认真地读出来。
我想要坚定的信念,善良、坚强和独立的品质,可以让我不麻烦别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还可以给周围的人带来温暖。
我想要香的花,绿的草,蓝的天,凉的风;
我想要感受整个世界,看遍一切风景;
我想要把我的爱分给许多人;
我想要你,因为所有的这一切,都不如你好。
-

只在意
说进风里的喜欢吹向了何方
我不在意
你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我喜欢当我望向别处时
日月星辰全都错乱
希望人生能反着过
我希望有些话能倒着说。
-
世界有世界的正义 我便有我自己的真理
众生有众生的悲喜 我偏爱我自己的孤僻
所以我不愿大多数人喜欢你
你是真理 众生不及.
-
我知道你从来不在意
喜剧片的结局
昨天的天气
费尽心思也解不开的数学题
和我喜不喜欢你
-
听说人类的悲欢总是相通,大抵相同,那在我想你时候的心情记录,你肯定也都能懂。
你当然都懂。
光阴如梭,四季流转,岁月只肯停在你这里,我也只好眷恋不去。
-
你总想着光芒万丈,我却喜欢你的平淡日常。
我的肋骨里藏着好听的诗篇,是整个生命的精神源泉。
一头扎进夜色里,浮潜几个呼吸,要再游多少梦境,才能遇到你。
明日有雨,想托付乌云,捎一把伞赠你。
以梦为马的骑士轰然倒在路上,从此在一蔬一饭的人间里走的踉踉跄跄,只是你出现的时候,他又看到了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
在城市间颠沛流离,或在山野里浪迹,只把一颗心寄托在你这里,就不会丢了自己。
很多事情至今心有余悸,虚惊一场这个词固然美丽,可最让我不敢回忆的,还是差点失去了你 。
就像是灰烬里还扑闪着的一点火星,忽然碰见你吹起的一口气,瞬间绽放出光明。
我这里雨落的很急,渐渐悄无声息,一把把伞被打开收起,我看的很仔细,伞下边的人都不是你。
我做过最美好的事是观察四季轮回和遇见你,四季轮回多彩绚丽,有万般好处,只是不及你万一。
天晴转雨,朝暮交替,这个世界那么多理所应当的规则道理,所以我喜欢你,是再自然不过的故事开局。
在时间把你老去之前,让我再捧一捧你的脸。
世界其实大的很有限,所以毫无交集的我们才能有幸遇见。其实世界大的无边,所以才会一个人看倦所有的花好月圆。
-
给你,给你温暖的感动。
给你,给你岁月里所有。
给你,给你世界的温柔。
给你,给你把夏夜凉透。
给你,给你挡冬日寒风。
给你,给你绿蚁新醅酒。
给你,给你温壶女儿红。
把所有都给你,才让我更英勇。
我看过山山水水,风卷残云,百花瑰丽和每一处动人的地名,把他们和你联想到一起,这地球才会完整而壮丽。
-
这个世界的维度架构我当然不懂,而我世界里的维度架构,以你为始,自我而终,中间就用温暖、希望、爱和勇敢填充。
-
你呀,是春天梅子黄时,江南四方宅子里的天井,恬静又清丽。能令我对坐一整个惊蛰节气,也总听不腻你的檐前滴雨。
-
文字与山水各有其瑰丽,却难免让人分神对比。唯独遇见你,我才禁不住赞叹造物之神奇。
-
当下觉得全世界都俗不可耐,只有你还值得去爱。
-
月亮无声紧跟着我,一步一步在夜色里走。
我固执的一转身,把她甩在了后头。
月色大概不知道,我心里多谢她的温柔,和决心往暮色里孤独赴死的战斗。
于是每一个四季,浩瀚星海和灵魂的欢愉,这个空荡荡宇宙,和我都再无关系。
-
我从一出生长到现在,攒了很多年的温柔,全是为了和你遇见的时候,能送给你呀
耳朵是柔软的,风是舒缓的,眼睑睫毛是虔诚的,魂灵竭力压抑着欢愉,这夜足够漫长,每一秒在都闪着希望的光。这就是我,全部的温柔了。
-
在生命的某一个阶段,对某个特定的人产生依赖。然后所有的风光霁月,和四季轮转,山水故事,都只与你有关。
我喜欢的不是向你靠近的努力方式,我喜欢的是你,不需要感动自己,我只想有你在。
这是关于盖茨比的了不起,了不起的是我也这样爱你。
好像如果让我脑袋里建模,造一个我喜欢的人的样子,眉眼和额角就都应该是你的模样。好像等了这么多年就是在按图索骥,才终于在现在找到了你。
-
我们都在忍受着相聚,别离,岁月漫长,以及人生无趣。
好在幻变的光阴里,你一直都在。
-
讲道理,你这么好看,我没理由不喜欢你。
-
我是一个丧到骨子里的悲观主义者,或许跟小时候世界观的形成有关。我看这个世界,不管加多少层色彩,底色都是悲凉的。
我一点不喜欢这个世界,我只是确定我喜欢你。
我逃避这个世界的时候,如果一时顾不上你,别急,我马上从宇宙归来寻你。
-
其实世界未必多有趣,只是偏诞生了个你。
我喜欢你呀。
-
幻变的岁月里,你无意错失很多好东西。
以至于往后回忆里,触及这一片记忆,都忍不住垂头丧气懊恼不已。大可不必如此,相对论里的逻辑,是他们也错过了你。
而我觉得,你比他们,更值得被珍惜。
-
世界很复杂,但我们在说我爱你的时候,他不会说谎。
-
向往天空的飞鸟也需要一个温暖的巢,我也一直对你敞开着怀抱。
-
我心里有山,眼里有泉,满脑子的大千世界和宇宙无垠。我闭上眼睛就能照见万千,自由和永远。
全因有你在,我的喘息才终于悠闲下来。
-
我过去写,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因我在岁月里付出的所有,最尾都会化作岁月回赠的温柔。
在遇见你的时候,一切就都验证了。你呀,你是这个世界,给予我最缠绵的温柔。
在所有关于未来的梦里,我最喜欢有你的那一个。
-
就算在冷风里跋涉,在窄巷里穿行,天日不分,眼里也会有光,心里也暖和。因你就在那里,我有什么可以害怕的。
肆无忌惮,必有所恃,我亲爱的你呀。
你是造物的光荣,是四季不变的郁郁葱葱,是山海云霞里温柔的风,是我所有岁月里,永远的美梦。
你有多好我恰好一眼就知道。我有多好才衬得上你,往后岁月里水落石出,你也终于会明了。
你呀,像是我攒了无数光阴的温柔积云成雨,终于落地,汇成小溪,总算孕育出一个你。
-
看见一个有趣的说法,大意是灵魂丰满完整的人,需要一个足够让自己兴奋的性伴侣。而灵魂不够健全的人,才需要一个纯粹的灵魂伴侣。大概我灵魂中的一点精魄不知道消散在哪一天里,才会对你如此着迷。
保持距离,让我需要,可以偎依,最好是你。
-
我想远远的寄给你我这儿的空气和光线,我想把我珍藏的月光捧在手里一步一步走到你的脸前,连同我滚烫的爱意和炽热的情绪一起捧在手心。
我欢喜的你呀,你就是我的归乡。
-
我的床头灯是淡黄色的,不够明亮,但却从不刺眼,我会经常在夜里望着它,感觉它总是很悲伤。于是我经常只能整夜整夜的去安慰它,很怕一闭眼,它就会在我身边流出眼泪。
其实我是骗你的,哪里是我在安慰它,分明是它在安慰我。我不敢在夜里睡去,因为我很怕一闭眼就漏看了你的消息。淡黄的灯光闪了一下,我把靠枕放平当做枕头,就好像把我喜欢你当成你喜欢我。
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只只当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我会失眠。
灯光一阵幻灭,灯丝发出嘶嘶声,它终于还是哭出了声,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它,于是我开始去想你。
-
我是喜欢你,是真的,是由内而发,想克制却忍不住表露的情感。
这种情感来的太快使我措不及防。他是从那一刻开始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也许是在你难过而我也难过的是,也许是问你生日喜好并把它写在备忘录时,也许是忽然在你和聊天中吃了某个人陌生人醋的时候。它就在生活的点滴细节中,发芽、生长、开花。
当我遇见你的时候,我有些许开始渴望变老,缓缓拉长有缩短的光阴像电影一样投影在幕布上,万数帧,一转眼,就是几十载的华年。我会无比渴望的按着快进键,直到结尾,直到尘埃落地。如果那时,电影的结尾会是我们两个人,那我漫长的人生中将不再会有任何事会使我痛苦与烦恼。
请你想想,两个变老的人,回望一生,可能连时光都会被染上粉红。
那时候,七十岁的我会往年十几岁的你,眼眉低垂,只是一瞥却也似天上的星河,绚丽迷人。于是我苍老的心也会像十几岁一样开始跳动,只是一瞬,你我有都是十几岁的模样。
我平时是个有耐心并平和的人,我愿意耐心的为一件事付出很多时间,可是唯独你,只有你在我想起来会使我变得艰难和烦躁。很糟糕,不是吗?也许只有当我对你讲,我喜欢你,我会再变成以前的我,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没有铺垫,就只有这一句。
我喜欢你哪里呢?我喜欢你眼里的芸芸众生,我喜欢你低垂的目光里闪烁的星河,我喜欢你的一颦一笑,只是恍惚仿佛已然万水千山,江山万里的秀丽也只是这个样子了吧?
-
你是仲夏日里的烈阳吧,而我定是那朝露。
稍一触碰你的炽热,我便消失不见了。
而你定是寻不到我的,
夏梦无常,不晓云踪。
-
你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未曾触及的光明。
-
我可以靠近你吗?
以我词不达意的言语,麻木不仁的面容,格格不入的陈辞滥调。
从未停滞的反思,对着镜子审视:我的情真意切里会有多少矫揉造作,僵硬的笑容里会藏有几分并非愉悦的情绪?
突然好想,越过我没有尽头的灰色内心城池,跑过好远好远的路,去拥抱你、温暖你。
我可以温暖你吗?我会悄悄地,小心的,无声无息的。
-
此时此刻的云,为你写一半的文字。
那些可以称之为永恒的东西,轻的让人心疼。
-
我挺喜欢宇宙,喜欢它浩瀚和岁月悠长,孤独和微小光芒,浪漫至极。
喜欢所有和宇宙有关的设定,凝望着宇宙,其实每道光都是穿越了漫长的距离被捕获到的。我们只看得到它们的过去,囿于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在时空维度上做宇宙的孩子,守着其法则踽踽独行,无法扭转某些后悔和遗憾,觉得自己微小渺茫。但若是用非凡的想象力去追随那些光点,便会知道形成一切的原子追根溯源都来自于宇宙里某颗爆炸了的恒星,我们的一切或许都是星辰,所以相遇就像是两道星光穿越了无垠的星际空间和数不清的尘埃星云,彼此照亮。抬头仰望时便觉得可望而不可即的彼方一定充满了美好,期望能通过这种方式看到想念的人,抚慰内心所有的不安,想做你平淡岁月里的星星,想让你感受到仿佛宇宙纪年般漫长永恒的爱。
-
我抬头看云
看树冠间流泄的光晕
看那些站在高处的身影
和他们光鲜的外衣
我低头看月亮
看脚趾缝里的泥土
看凝结在地上的沉默
和他无由哀伤的月光
我抬头看见怯懦
低头看见孤独
但我把我的颈椎节节放好
为了抱你在怀里
直视你的眼睛
爱对爱,无知对无知,恐惧对恐惧
愿与靠近的
不只有决绝与疏离
大地赠我以悲戚
你是欢喜
-
你借我不足以燎原的星火,毁掉我这凡世看客。
我陷于人间水火难以谢你恩泽。
你仍满目星火是所有看客的闻说。
-
往后余生漫长
保证不是板上钉钉的不急不慌
“我喜欢你”曾经肆无忌惮的绽放脸庞
像盲人摸象般暗渡陈仓
大概也不会懂得对号入座的机缘投巧
那全都是刻意为之
拼命掩藏的感情也曾如火山喷发般
熨烫我的四海八荒
但时光荏苒了岁月
精卫填补四海,夸父追过八荒
感情终归像鱼潜入深海
无色泡泡总是还没来得及浮出海面
就不清不楚地投入大海的怀抱
它或许忘记了曾痴痴迷恋的天空
忘记了它最轻浅的念想
可有人就算潜入海洋依然念念不忘
时光漫长,我们得学会等待
不是等表白而是等我们都有能力去爱
浅尝辄止的喜欢终会积淀成爱
我心若冰河,而你是那铁马声声
你曾入我梦里,也融化在我的诗里
万物写尽,终不及你粲然一笑
你是我的信仰亦是经久不衰的光.
-
如果我还有力气
对抗过尘世的风霜与阴暗后
我想拿余生 换取一场到达
去凝视你澄澈的明眸和张扬的嘴角
触摸你不言喻的孤勇
欣赏你的自大与卑微
拥有你最初与最后的问安
如果我没有力气 穿越万里迢迢与你的心脏
愿世间所有的温柔 替我拥抱你
-
你是迟钝的黑暗 我熄灭月亮 陷入你。
-
你不只是照亮过我的月亮。
你还是温暖过我的太阳,白天就是炽热阳光洒在我身上,夜晚就透过月球变成温和月光散落我身旁。
可我不只痴心于这短暂的光,我还贪念你靠近我,被我吸引,贴近我,近及我抬眼就能与你的气息相遇。然后永远沐浴在你细碎的温柔里。
-
我这么极端的一个人 你不能给我全部 那我宁愿一点都不要 可是那个人是你啊 哪怕没有全部 哪怕就一点点的爱一点点的温柔我都很贪恋。
-
如果有机会再做一次抉择,我一定还是要将自己的心事全部剖开给你看。
我就是这么唯恐不乱的人,最好是风暴席卷城市,雾霾让人们只能靠双手彼此触摸,即使这样我也要死皮赖脸待在你的身边,一字一句的说喜欢你。
-
你是晦暗青春里的光芒
是我穷其一生也想到达的远方
来日方长,你在心上。
-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
认识你愈久,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
几次想忘于世,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算来即是一种不舍。
我知道,我是无法成为你的欢喜,与你同行。
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上帝不会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
这些,我都已经答应过了。
你仍然美好的让我心动,可我已经没有勇气和力气去拥抱你了。
这是这三年里,便签上关于你的大部分了。不管你最后到底信否,这都是我能给你的全部。
我来归还向你借来的勇气呐。我这份悬在半空的喜欢可能飞不过万水千山了。
希望以后呀,你能偶尔想起我。
我也求别再喜欢你了。或许我应该喜欢喜欢别人,喜欢你这件事,真的上头又要命。
我知道世上有太多东西都可靠努力得来,却偏偏没有爱情。
“如果我喜欢你,我就会主动往你的方向走几步再走几步,如果你见我走来,却没有迎接我的意思,那么我就会停下来。”
世人都不喜孤独,但是比起自卑、慌乱、失望以及为一个人情绪交替起伏来说,孤独更让人踏实。
在喜欢这条路上,有风沙,有岔路,有惊喜,有落空,更有无可抵挡的卑微与骄傲。
“我不想寻得低声下气,也不想愁的郁郁寡欢,我只想要两个人的势均力敌。”
那是一场烟雨,他们都在等天晴,而我只想看看浮舟流水。
日出江花,春来潮水。
雨落的某时,不过是人间枝头,各自乘流。
就像是遇见了泽上的太阳,心里的释怀,也会慢慢从身体里游出来。
阳光沥肩头,仿佛自由人。
酒酣白日暮,走马入红尘。
“我为的是我的心。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mxxr/p/11282043.html

  • 1
    点赞
  • 3
    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2022 CSDN 皮肤主题: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评论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