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然》七、与“相爱”人的分享,彼此用爱供养

今天是第六个关键词,共享Shareing。共享这个词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共享的概念一直都是贯穿着我们从小到大,蕴含在我们最底层的精神文明当中,就是倡导共享,倡导与与他人分享。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的共享经济大行其道,共享的理念似乎太稀松平常了,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但是这是对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人来说的,作者KK大叔那可是生活在资本主义的老巢美国的,你要说共享,那可是要面临意识形态之争地 ,美国佬也是要跟你掰一掰“姓资姓社”的问题的。
所以要澄清一下,在我们眼中,共产主义那可是社会的发展目标,光荣正确伟大啊,可是在西方人眼中共产主义那可不是一个好东西,这个词代表的那可是落后与无知啊。
当年比尔盖茨就曾经嘲笑那些免费软件的倡导者,并且给他们冠上了一个资本家所能想出来的最恶毒的绰号,说他们是共产主义者。呵呵对,你没听错。在比尔盖茨看来,这就算骂街了。
在共享这一章,KK大叔就用大量的笔墨要描述这一未来,就是资本主义那种唯利是图,见钱必赚、产权清晰的时代将过去,共产主义要来了。我们在这里说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并不是在讨论政治体系问题啊,我们要说的是 当互联网席卷全球的浪潮把每个个体无时无刻的链接起来的时候,一种社会主义的技术改良办法正在悄然兴起。准确的说我们应该叫他数字社会主义。
这种新型的社会主义它并不是什么阶级斗争,也不是什么反对资本主义美国的反美主义,而且恰恰相反的是,数字社会主义他还是美国自己的创新。之前说起的社会主义是政权工具,而数字社会主义则是与政权毫无关系,他目前都是运行在文化和经济领域层面,而不是政府层面。
怎么理解数字社会主义呢?他是运行在互联网这个没有边界的载体之上,催生出了贯穿全球一体化经济的无形服务。 用书上的话说就是:
   我们聚集在集体空间,而非集体农场里;
  我们通过桌面工厂而非国有工厂与虚拟的合作社链接;
  我们共享脚本和运用程序接口而非锄头与铁铲;
  我们没有高大上的政治局,却有未曾谋面的社群领袖;
  我们没有举国制,但却有大众协同机制;
  我们不实行免费的政府配给和补贴,却提供免费的商品、软件和服务;
你可能有点听不下去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说人话。好吧,我只是让您感受一下KK大叔的原文,那我开始说人话。 按照我的理解就是社会主义是唤起每个人都朝着一个共同目标努力,我们都互相共享自己创造出来的产品,不计较报酬么并且乐于免费的让他人享用其成果。 我觉得这就是KK大叔要表达的意思。
其中有一个关键点就是怎么理解唤起这两个字,唤起每个人朝着一个共同目标努力。
举个例子,比如朝鲜和前苏联,他们也非常的善于发挥底层民众的力量。动员能力非常强大,只要一纸令下就能让底层民众为其做牛做马。我们从他们的建筑物上可以看出一些共同的特点,就是官方建筑气势恢宏,比如说苏联的全苏维埃博览中心、华沙科学文化中心、莫斯科七姐妹,或者是朝鲜的柳京大饭店。但是可惜的是他们的实际意义并不像我们第一眼看到的那样华丽。比如说朝鲜的柳京大饭店,在开工的时候立志要建成全世界最高的饭店,设计了3000个房间、7个旋转餐厅,可是当时的朝鲜连年饥荒,绝大多数的民众甚至吃饭的钱都没有,怎么还能去消费豪华饭店呢?这种建筑物的建筑目的只是为了向外炫耀罢了,根本没有考虑其建造的代价和建成后的用途以及底层民众的感受。
他们的社会主义或者说是共产主义是在用集体来绑架民众,号召底层人士为集体奉献一切,这只能叫做利用民众的力量,而不是我们所说的唤起。所以说数字社会主义的关键就是能唤起所有的人,让所有人发自内心的去认同一件事情,才能听够不计得失的共同为一个目标而努力,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其实这种新型的社会主义就是我们一直挂在嘴边的“共享经济”,因为他最进本的运行规则就是共享。 他并不强调意识形态的“主义”二字,也不要求人们对他要具备坚定的信念。他更像是一种态度、一种技术和一些工具,可以推进各种各样社会合作形式的出现。
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的字幕组,我们看国外电影、电视剧感觉很爽,但是我们有注意到下面的字幕吗?难道你以为这是官方自带的?抱歉,不是。这些字幕多半都是由一群对这些影视作品有爱的人们自发形成的组织合力打造的。他们添加字幕的过程中可没有什么钱的概念,全部就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凭着一腔热血和满怀的激情完成的。他们收获的就是荣誉感,而也只有这些,哪里有什么工资、奖金、绩效和提成,他们想要的就是完成这个目标,仅此而已。这就是数字社会主义的特征,被唤起、自发、不计回报、共同实现目标还有共享。
我们各位啊都是接受了十几年应试教育出来的,我和每个同学都一样,看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些字眼就瞌睡,我知道,我知道。没办法,我们都忍着点吧。
数字社会主义也是有进化历程的,也分高级和低级,KK大叔就把他分成了四个层级。我尽量说简单点,不然不用说你们了,我说一半自己都要受不了,要打瞌睡了。
分享
第一层就是分享。 把自己的东西分享出来在我看来这应该算是我们天生的一种欲望。 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孔雀型人格,不要不承认哈。不然朋友圈里哪里来这么多自拍和文字呢?不管你是晒幸福、晒娃、晒名牌包包还是秀恩爱撒狗粮都好,反正大家或多或少都要去朋友圈晒一下,这可没人拿刀逼着你吧?没人拿钱诱惑你吧?对吧,没有吧。如果大家都没有这份分享的欲望那也构筑不了数字社会主义的大厦。
合作
第二层是合作。 如果想实现一个大一点的目标,当一个人搞定起来比较麻烦的时候,那么合作就会出现。但是这样的合作还没到有组织的分工,只是大家的东西我都可以拿来用一下,我的东西别人拿去用一下。 比如说我现在需要做一个建筑物的模型,就是把一个实体的建筑物数字化,让他在网上可以360度无死角的观看,这就需要把一个建筑物的各个细节都描绘的清清楚楚,这对于个人而言完全就是海量的工作。但是现在网上有无数的人分享了这个建筑物所有角度的照片,那么我拿来把这些照片进行合并就可以很轻易的构筑一个建筑物的模型,这个成果就是无数人合作的结果。这也就意味着,当我要做展示、做海报、做网站,不管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其实我都可以借助共享的力量做得更好,因为资源的共享就代表着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工作。
这就比较有意思了,这一方式已经超出了社会主义者所说的 “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已经达到了“增益付出、超需回报”了。 这就是 1+1大于2,整体优于部分之和,传统的社会主义试图通过国家政权来实现这一目标,而我们现在的数字共享已经超脱了政府,在整个全球范围内发挥着作用。听起来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了?
协作
第三层协作。 协作就是合作的升级版,之前我们说合作还是无组织的,那么协作就是有组织的。之前我们举例的字幕组就是这样的协作,在团队中是有分工的,比如说,有人负责翻译,有人负责校对,有人负责上传等等,分工明确。除此之外呢?还有开源软件的研发,也是让成千上万的人员协同工作。一位参与者可能要花几个月为项目的子程序编写源代码,而项目的全面应用可能是几年之后。我们用自由市场的观点来看,这种劳动报酬比例是非常不正常的。和字幕组的参与者一样,他们做了巨量的,有很高市场价值的工作,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市场回报。这种协作方式是资本主义根本就理解不了的。不用说资本主义了,你肯定会想我们从小在社会主义的大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连我都理解不了。尽管没有金钱的回报,但创造这些产品的大众生产者获得了荣誉、地位、声望、共享、体验和满足。
晓书童插嘴   
 
之前我也不理解,说拿不到钱,我还无止境的付出什么啊?这不是有病吗?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但是赔本的买卖没人做啊。这样说应该才最符合我们现在身处市场经济中每个人的基本价值观的。没错吧?但是,我现在并不这么看待这个问题。主要是这么几个原因,你听听看我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首先,人的需求是多方面的,直接的对金钱有需求那当然毋庸置疑,最基本的需求嘛。但是除了金钱奖励之外,真的就不能驱动你去执着的完成一件事情么?就像刚才所说的荣誉感、成就感、满足感,这些东西一旦独立于金钱之外单独给到你,能不能行?我觉得可以。
其次,随着个体和社会的进步,对金钱的渴望似乎已经不能凌驾于其他的欲望之上。换言之你等级越高,金钱对你的重要性就越不明显。 这怎么说呢?我来帮您做一个极端假设,您想想看,假如您现在的年收入是25万,如果说,我现在可以把您的年收入翻一倍变成50万,但是你在一整年之中你要多辛苦一倍,上班更加辛苦、休息时间更少、精神压力更大。这些代价全部翻一倍,结果是收入也翻一倍。你愿意与我交换吗?我想应该会有60%的同学愿意和我交换吧。对吧?那好,如果您现在的年收入是200万,你还愿意与我做这个交换吗?我想愿意交换的同学应该远没有60%了吧?可能有20%?那再来,假如您的年收入是1000万,你还愿意换吗?怕是只有1%的同学愿意换了吧?
说每个人对金钱的欲望确实是非常之巨大,这我相信。但是我同时还只相信一点,就是你的金钱所得一定是与您的付出成正比的。 你一年拿到50万,那么你就承受获得这50万所带来的辛劳。您收入的上涨一定是伴随着您的付出更多,我从来不相信不劳而获或者天上可以一直掉馅饼砸到你,可以砸一辈子的。把你从一米八砸到只有一米四九,我不相信。那么当你的收入达到一个门槛的时候,您可能就会考虑,我是不是休息一下?去度个假?多陪陪家人?去锻炼下身体?剩下更多的钱我不赚了好不好?相比于多赚那些钱的时间我更愿意花在亲人身上,花在自己的健康上面。少赚一些但是我过得轻松一些呢?这应该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了,对不对?但是我们看待别人的时候却总是非要拿金钱的价值观去加以判断,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就不明白了。
如果你同意的话,那么我们再看那些耀眼的企业家。马云说他创建阿里巴巴就是为了做一件改变世界的事情,让世界上没有难做的生意。大家说你就扯吧,你就吹牛吧,反正你现在成功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是不是?马化腾捐出一亿的腾讯股票做公益慈善,大家说你个不要脸的货,你就是为了给企鹅做广告,就是为了博大众的眼球,你这就是事件营销。你们这些奸商,眼珠子是黑的,银子是白的,你们就是为了赚钱。对不对?我们常常都听到身边的人,或者我们自己就在说这样的话。但是稍微想一想我都觉得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质疑?
就随便想象看,作为他们个人来说,他们花的了几个钱?穿金戴银穿的完吗?顿顿吃鱼翅燕窝吃的了几天?后宫佳丽三千,他们玩的动吗?你觉得就凭个人对金钱的欲望可以支撑这么大的商业帝国?可以支撑他们这些个创始人玩了命的往前跑吗?这可能吗?
那你觉得支撑他们的是什么呢? 我觉得任何一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牛逼的人,不管是商业巨鳄还是政界领导他们一定不是就仅仅依靠对金钱的欲望支撑他们的。更多的应该就是马云说的那样,就是改变世界的使命,是对社会的责任,是为子孙后代造福千秋万代的功业!
说这些大人物距离感有点大,是吧?您可能会说我 尽说大话,是不是 我看爱国电视剧,看手撕鬼子看疯了吧?真是不好意思了,这些巨人正是从你我的这样的平凡人成长起来的,我们不能感同身受是因为我们的等级实在太低,我们还身处在要为五斗米折腰的尴尬境地。说这些我只是要说明我之前说的那句话,随着个体和社会的进步,金钱的欲望并不能凌驾于一切之上。有很多事情就是金钱所做不到,但是别的东西却可以的。而共享的力量正是给予了一些金钱和金钱之外的东西。
如果还是觉得空洞的话,我接着说,当初阿里巴巴起步的时候完全没有收益,在那几年里支持马云团队走过来的是什么?马云自己说就是一封封感谢的邮件,那些使用阿里的人感谢马云让他们自己赚到钱了,就是这些感谢支持马云他们走过最艰难的时期。
程维的滴滴,在起步困难的时候整个系统上只有六辆车在使用他们,但是程维却就是因为毕竟还有六辆车所以没有放弃。于是找了很多大学生去路上打出租车,拦下来就问你有滴滴吗?我要用滴滴支付。没有?没有那算了我打下一张。这样让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开始使用上滴滴。
在坚持前进爬行的过程中,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叫做即时反馈,这些个反馈很可能都不是钱,而可能是感谢信,可能是还在系统上闪烁的六辆车,可能就是别人对你的尊重。
在共享的过程中,会有一个附加价值的出现,他没有办法被换算成金钱统计,是什么给予了我们这种反馈?是因为共享把自己放置在了一个全新的关系结构当中。这个全新的关系结构对于个人来说极其的有价值。 比如说我们的晓书童频道,这个离您就很近了吧。如果您觉得我就是因为钱,你晓书童肯定是赚到钱了,至于怎么赚的我不知道,我也不管。那我告诉你,我现在每天下班之后要拿出5个小时时间做这件事情。而如果我每天拿这5个小时出去开滴滴快车。保证收入是现在晓书童的多少倍都不知道。如果你冲着钱去的,那我和你换。来来来,多的都不用你做,你每天拿5个小时出来坐着看书,哪里都不准去,先看三个月一毛钱没有你受得了受不了?那为什么?我贱骨头?我爱嘚瑟?我孔雀型人格太严重?嘚瑟也嘚瑟不了大半年嘛,那是因为晓书童频道把我放到了一个全新的关系结构中嘛,这个关系结构就是我和所有同学构成的。在这个关系中,我感觉自己有用啊!感觉自己有用,感觉自己对很多人有用,这对于一个人来说那就极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每一次有同学的打赏,哪怕是一块钱,每一次有同学的支持,哪怕就是两个字谢谢。但是这就是让我感觉,我有用,我对别人有帮助,别人需要我。那不就是我共享所得到的回报么?您想想看是不是这样?
 
 
这里扯得有点多了哈,说回来。刚才说数字社会主义的四层级别,第一层是分享,晒幸福,撒狗粮。第二层是合作,是无组织的,你的东西我拿来用,同时我的东西也可以给他用。第三层是协作,就是合作的升级版,有组织的合作。不为金钱、没有回报,只为共同做成一件事情。
集体
还剩下一层,我们接着说第四层,集体主义。 我们大多数人可能都有这么一个观点,就是说一个人的权利扩张必然会削弱国家权利,反之亦然,国家权利的增长也在削弱个人的权利。这样看来的话,个人主义和中央集权就是一对零和博弈。但是数字社会主义却可以视为一个能够同时提升个人和集体价值的新的才做系统。共享的目标是同时最大化个人自主性和集体协同的力量。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照此发展下去,我们会共享一切东西,不光是照片,文字,设计成果还会有那些我们现在不愿共享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的财务状况、身体问题,我们的性生活状况和内心的恐惧。KK预言,我们会共享一切。
自上而下的控制
另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就是如果共享的进程只是野蛮生长、单纯的依靠大众自下而上的力量推动,那么并不足以实现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还需要一个东西?就是我们还需要自上而下的智慧。每一个具有影响力的组织得以持续存在原因,一定是它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自下而上创造和一定程度自上而下控制的混合体。
举个几个例子,微博,上面所有的内容都是用户创造的,但是哪些内容能被你看见,你以为都是你自主选择的吗?其实并不是。再比如说喜马拉雅,一样的用户创造大部分的内容,而哪些内容应该被你看到,哪些内容应该被更多的人看到,那些内容应该删除。是不是都有少量的人在控制。还有维基百科,里面的词条都是由用户编辑,但是有争议的文章会被编辑冷冻起来,不能被随意修改。每一个野蛮生长的UGC平台都会有越来越细致的规则,对于共享内容的控制从来都不可或缺,这对大众的创造力是一种打磨和雕琢,使得最终呈现出来的东西更加的优秀。用书中的原话说就是借由少量自上而下的智慧,来校正大规模自下而上的系统所表现出来的愚笨。
粉丝经济
前面说了这么多的数字社会主义,说共享经济,但是说来说去都在我们说共享,那经济跑到那里去了?我还说了一大堆的金钱无用论。好,节目最后我就说下共享经济的经济部分。我把他缩成一个点来讲。
缩成什么?其实就是缩成了粉丝经济。 共享的力量不仅让流行的更加流行,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还能让一些可能边缘的东西进入到人们的视野,帮助他们找到彼此。换一个词说就叫做小众,你作为一个创造者不用让所有的人都对你满意,只要让对你感兴趣的一小部分人满意就可以了。
KK大叔给数字社会主义的共享者指出的一条财路,居然就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众筹”。KK大叔说,创作者可以不断的获取来自粉丝的经济支持,满足粉丝的要求。在这个因为共同的喜爱所构成的小圈子里,人们可以在从属的圈子里找到认同感和归属感,并且愿意为这个圈子,为这个集体贡献分享出自己的力量。这不就是粉丝经济吗?像苹果的粉丝、小米的粉丝、还有罗辑思维的粉丝,他们都会对自己所从属的集体无比的认同,同时也愿意为自己的这个群体贡献出价值。比如说罗辑思维的会员都对自己的会员身份感到荣耀感,愿意为这个集体做出贡献。罗胖的大部分收入不得不说都是以各种方式来自于粉丝的支持。甚至罗胖打出旗号说“爱就供养、不爱就观望”。这就是在KK大叔笔下数字社会主义中共享者获得经济收益的方式,自己创造出内容,让对你爱的人满意,然后爱的供养,就够了。那么理解了这一点,我们理解粉丝经济,理解无数内容创作者的不断分享和现在火得不得了的直播,是不是就又加深了一层理解呢?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changwoo/p/9818226.html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扫一扫,分享海报

表情包
插入表情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2022 CSDN 皮肤主题: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