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阳光加利福尼亚 --土老冒的硅谷、旧金山见闻

由于马上要去美国出差,看到这篇文章对我非常有帮助,所以转来供自己和大家参考。

 

因为工作原因,我这个土老冒终于有了机会跨出国门瞧一瞧,目的地正是久有硅谷之称的旧金山湾区。在没完没了地开会之余,竟也得闲开车到处转转,感受一下超级大国、世界警察的气度与风范。

Mountain View

  Mountain View当然就是Google总部之所在了。出发之前,我还特地在Google Maps的街景视图里仔细瞧了瞧,天哪,这不就是一个农村么!360度转一圈,看到的不是草就是树,还有庄稼地边“低矮的民房”。这就是传说中的硅谷?
  我去过国内很多地方,一般来说,国内的城市白天没法看,到处都是土,灰突突的;到了晚上,大一些的城市会搞灯光工程,五颜六色的把街道和建筑妆点得挺漂亮。美国刚好相反,白天非常漂亮,街道很干净,人也少,仿佛走到哪里都是景;一到晚上就惨了,尤其是Mountain View这种小城,到处都黑咕隆咚的,虽说治安很好,但挎着一个大单反我还是有点不敢上街。

Mountain View街上的松鼠

  虽然很多时候安静得有点吓人,但比起大城市来,Mountain View也有明显的好:人少车少绿地多空气好,到处都是树,松鼠满街跑。我曾经扛着相机追松鼠追了一下午,这些小东西鬼头鬼脑机灵得很,尤其是眼睛滴溜乱转地很可爱。要说平时咱根本没闲心去观察松鼠的眼神,就是有闲心也找不到松鼠,这回到了农村,总算是有机会与大自然亲密接触一下了。
  所谓的湾区,大部分是指Santa Clara County,Mountain View是Santa Clara下属的一个City。美国“县”与“市”的区划和中国刚好相反,而这里的City也与中国人概念中的“城市”完全不一样。Mountain View的面积只有31.7平方公里(比北京市东城区大一点点),它与旁边的Palo Alto City和Sunnyvale City连成一片,分不出来谁是谁。开车的话比较爽,20分钟可以连穿3个城市,而且开着开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市了……

Mountain View的Park Place Apartment

  出差过来的员工都住在公司统一安排的公寓里,名叫Park Place Apartment,位于Mountain View市中心,开车到公司10分钟多一点,这种“待遇”连美国员工都羡慕。因为这儿和北京一样,大公司扎堆的区域地价就狂贵,想买房子安家是相当奢侈的行为,所以大部分人都住得比较远,一大早要开车赶来上班。对于IT民工来说,在哪个国家都是一样的苦!

Mountain View的Park Place Apartment

  Park Place的环境很好,两个人共享一个单元房,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厨房里锅碗瓢盆俱全,同时提供洗衣机电冰箱。院子里有一只大花猫,每天都悠哉悠哉地蹲在花坛里晒太阳,我一叫她就喵喵地跑过来,围着我的腿蹭,这猫竟然懂中文!我走她也走,最后跟着我爬了三层楼,进了客厅。这家伙还不认生!我连忙招待客人,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给她倒了一碗,话说这美国猫生活质量就是高,估计早中晚三餐都是牛排加烤肉,所以一见牛奶是脱脂的就根本没热情,象征性地舔了两口就一边洗脸去了。过了几天,我特地从旁边的中餐馆里给她打包了一些黑椒牛肉,这家伙竟然闻了两下扭头就走了。从那以后,我就发誓再以不给它找吃的了!!!

Casa De Amigos Mobile Park的Management Office

  美国人也不是家家都住Town House,尤其在这个危机的年头。我在Sunnyvale City发现了一个叫Casa De Amigos Mobile Park的地方。开车进来,一个圆形的大院子,围着中央的草坪建了一大圈房子。每家都装修得很朴素干净,还有车库。我以为是到了个高档居民区,哪知和一位来自德国的大婶一聊才知道,这里算是美国的“小产权房”。所谓Mobile Park,就是有一个Management Office买了这一大片地,圈起来,通好水电修好路,然后把一个一个的“房位”租出去。租客可以在“房位”上建自己的家,或者干脆搞辆房车来停在上面也没问题,反正就算落户了。如此一来,房子是自己的,地皮不是(其实中国的商品房都是如此),不晓得Management Office哪天不高兴不租了,房客们该怎么办。不过这位大婶倒是很乐天,说这就是她们的生活方式,我赶紧奉承了一句,“Yes, I think this way is really nice!”

Casa De Amigos园景,家家独门独户

  Park Place旁边有个星巴克,去那里吃早饭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比较喜欢Cheese Danish,非常香。一个中杯黑咖啡,外加这样一个Danish,只要4美元左右,比在国内还便宜!莫非国内的面包是这边烤好运过去的?

Mountain View Castro St上的星巴克

  加州是华人聚居地,所以中餐馆很多,味道还算正宗。最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中餐馆里有中文菜单,服务员也都讲中文,实属大不易。只不过他们普遍对中文不敏感,你喊“服务员”,多半没人理,你喊“Hello”,他就听见了。考虑到每天耳濡目染在鸟语里,也不宜对他们要求太高。星巴克所在的Castro St上就有若干这样的中餐馆,那都是我解决晚饭的地方。

Mountain View最繁华的Castro St

  话说这条Castro St号称是Mountain View Downtown,乍一看还不如门头沟繁华呢。不过这就是老美的风格,仔仔细细地逛,街两边还是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店铺,以及数不完的咖啡馆在等着你掏钱包的。

自驾车

  在美国没有汽车,就像在中国没有腿一样,所以从飞机上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租个腿来。中国的驾照可以直接在加州糊弄警察,没驾照的话可以用身份证碰碰运气,这点真是爽!
  据资深级出差工程师Zu同学介绍,美国的司机都特别笨,如果拉到海驾考试,全都不及格,如果拉到北京开车,不出一百米全得撞树上。正因为如此,在美国开车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态:
  1.这里全是自动档汽车,老美太笨了,根本开不了手动档。不但档位是自动的,连车灯开关都是auto!理论上,设成auto之后,晚上灯亮白天灯灭。但事实上,机器都有不灵光的时候,于是大白天你也可以见到一辆又一辆点着前大灯的汽车在路上跑来跑去。
  2.很多路口都设有STOP标志,交规上说,这个叫“停车让行”,其实国内也有,红底上面一个大大的“停”字,但似乎从来就没人停过。但在美国,情况就不同了,老美笨,反应慢,所以遇到STOP标志,全都乖乖停下来,四处张望,确保安全了才敢向前开,即使右转弯也是如此。最夸张的是,这种停车再启动是严格按顺序的,先停下来的车先启动。所以,如果4辆车从不同的方向抵达一个有STOP标志的十字路口,那么先停下来的车先走,你不走别人绝不敢走。对此我十分诧异,脑袋如此笨的老美,眼神倒真不错,谁先谁后怎么能看得这么清楚呢!
  3.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行人,建议不要随便在路边站着不动,尤其在设有STOP标志的路口。司机们会以为你要过马路,离10米远就停下来等着;结果你还不体谅人家,就站那儿看风景,岂不是很不人道!这种事情我干过两回,后来就学聪明了,看见路中间有车停住不动,就连忙反省,是不是自己站得太靠边了?!
  4.在国内我非常习惯按喇叭,超车的时候也要按下喇叭提醒前面的司机。但在这里极少有人按喇叭,如果有人朝你按喇叭,肯定是你犯下大错了,不是抢行了,就是轧线了。我到Mountain View的前两天被人按了3次喇叭,搞得心惊肉跳,现在一听喇叭就抓狂,我又哪错了我又哪错了?!

通用公司(GM)的Pontiac Grand Prix

  我租的车,是一辆Pontiac Grand Prix,我只是和租车老板说我们共有4个人,想找个宽敞点的,他就选了这个,貌似有3.8的排量!一脚油门踩下去,脖子都快被扭断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推背感”吧!美国车都是这种风格,在公路边站几分钟,就会觉得街上跑的全是坦克!但正因为这种风格,搞得现在美国三大汽车巨头全要破产了,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扛到这篇游记发布的时候。

  由于第一回来,还租了GPS,谁知这玩意并不总是靠谱。尤其在美国。同名的街道到处都是,稍不留神就被GPS带到阴沟里去了。话说某日我想去Zu同学介绍的一家中餐馆,记得那条街叫Wolfe什么来着,于是在GPS上搜Wolfe,第一个结果就是Wolfe Ave,很高兴地把它设成目的地,出发!结果GPS带着我在Interstate 280上狂奔了半个小时,怎么还没到呢?而且方向也不对,好像要一直开到旧金山去了!连忙停车检查,发现我要找的其实是Wolfe Rd,而第一个结果是Wolfe Ave,一个是Road一个是Avenue,差了十万八千里!后来才知道,除了Ave和Rd,老美对街名的“后缀”还有Fwy,Hwy,Wy,Dr,Blvd,St,Expy等等等等。方圆几公里之内,很可能有同样叫California的St,Ave,Blvd和Rd,能不能分得清楚就看人品了。
  好吧,我认了!掉头回来又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看到Wolfe Rd出口,但GPS上竟然指示仍需要往前开,难道有近路?我很听话,接着又开了将近10英里,才发现GPS已经死机多时了!吐血!

 

硅谷掠影

计算机历史博物馆

Mountain View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

  著名的硅谷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就位于Shoreline Blvd与101 Fwy的交汇路口,很好找,参观免票,但只在中午12:00至下午4:00之间开放。博物馆里有三样东西最值得一看(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

计算机历史博物馆里展出的人类第一台机械计算机

  首先,进大门右手边,有个暴大的像织布机似的东西,名字叫“差分机2号”。它可以完成31位精度的运算并将结果打印到纸上,因此被公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计算机。设计者Charles Babbages(19世纪英国的数学家,计算机先驱)一辈子都在琢磨这台机器,虽然英国政府给了大笔的资助,但他一直到死也没有把自己设计的机器鼓捣出来。

人类第一台机械计算机的局部细节

  直到2008年3月,人们才把在图纸上呆了150多年的人类第一台计算机造出来,这家伙有8000个零件,重5吨,工作人员要拿着图纸调试半个多小时才能让它运转起来。

IBM的深蓝计算机

  第二,IBM的深蓝计算机,它是代表大型机时代的一个符号,也掀起了机器到底能不能战胜人类智慧的一次大讨论。不过,如今的IBM倒是低调了很多,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潜心搞他的SOA,搞他的Business Solution,再也不这么硬件了!

Google的第一台商用服务器

  第三,Google的第一台商用服务器,和深蓝一比,这东西简直就跟废品回收站里捡来的一样,但它却开创了另一个便宜又高效的云计算时代。我倒是想,啥时候Google抽一个数据中心出来,也和国际象棋大师们下一盘,会是谁赢呢?

硅谷诸豪强

微软在Mountain View的办公楼

  Microsoft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硅谷公司,他的老窝在北部的西雅图,所以在硅谷的势力也比较有限。从地图上看,微软在湾区倒是有不少office,但都连不成片,不成气候。计算机博物馆旁边刚好有一幢楼顶着Microsoft的招牌,我就照了张相,也算对这个软件恐龙参拜了一下。我一直觉得,每个公司的建筑都渗透着这个公司的特质,看微软这个呆头呆脑的写字楼,就大概知道微软的性格了,这性格要何年何月才能在互联网产业中混出头啊?!

Yahoo在Sunnyvale的办公大楼

  Yahoo!就不一样了,Sunnyvale City的First Ave被Yahoo!的办公楼塞得满满当当。每幢楼都是同样的紫色风格,杨致远的办公室在哪幢楼里呢?我想走近些拍照,不料冲出来一个保安,说这是“private property”,不让拍,愣生生把我赶走了!

Google的中心花园兼露天餐厅

  GooglePlex就像一个大公园,非常漂亮,每座楼都不高,但风格别致。到处皆有免费自行车,骑车参观整个园区是个不错的选择。办公楼里的花哨程度就不用说了,低调低调……

Google在Mountain View的办公大楼

Google办公室内部

 

斯坦福大学

  斯坦福大学由前加州州长Leland Stanford和其夫人联合创立,以纪念他们不到16岁就因伤寒而死的独子,“The children of California shall be our children”,当年的铁路大亨就是抱着这个初衷,投巨资建立了新学校。学校的整体规划和建筑设计由著名的景观设计师Frederick Law Olmsted担纲,并且完完整整地保留到了今天。因此,逛斯坦福的时候你会发现,这里的视觉风格是如此统一,漫长的100年没有带来任何风格方面的参差不齐,时间仿佛在这些黄色石头建筑中凝固了。

Stanford Bookstore,经营各种图书、纪念品

  整个校园里唯一有点商业气息的便是Stanford Bookstore,说是书店,但里面也卖服装卖纪念品。我在旧金山市区找卖地图的书店,找得要死要活也找不到,谁想到这里就有,而且各种版本一应俱全。各种各样印有Stanford标志的纪念品更是把我看得眼花缭乱,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早些发现这个宝地。

Stanford Old Union,斯坦福里的经典百年建筑

  书店对面是Stanford Old Union,相当于国内高校的校友会、学生活动中心这种性质,里面设有小礼堂、餐厅、图书室等等。Old Union兴建于20世纪初,缘于时任美国总统Herbert Hoover的提议。总统提议的项目肯定马虎不得,所以Old Union从设计到建设都绝非普通学生活动中心那样粗制滥造,一眼看去倒像是海景度假别墅似的精致。

Hoover Tower,斯坦福里的地标

  毕业于斯坦福的Hoover总统对母校的贡献不只这些,由于他的努力,像Hoover Institution这样的研究中心在斯坦福安家落户了。校园里最高的地标建筑就叫Hoover Tower,它是为庆祝斯坦福建校50周年而建,塔下面特别设立了一个展室用来介绍Hoover总统的生平及业绩。我心想,有一个加州州长兼铁路大亨投资,有一个美国总统鼎力支持,斯坦福想不成为世界名校都难啊。

Nathan Cummings Art Building里的行为艺术录像

  学校里的主图书馆是要刷卡进门的,且贴了不准拍照的告示。除此以外,还有不少小规模的图书室、艺术馆,对游客的限制相对就宽松得多,比如这个Nathan Cummings Art Building就随便进。进门是个艺术展厅,陈列着学生们的作品。比较雷人的是墙上挂着的平板电视,里面某位老兄貌似在搞行为艺术。他举起右手食指,再用左手举起一把刀,再用刀在右手食指上划一个口子,再把血抹到自己脸上……呆了,这是要表现啥呢?学校迫害他?

Nathan Cummings Art Building里的图书室

  艺术馆有自己的一个图书室,我问金发MM管理员能不能照相,金发MM说她要请示一下,两分钟之后她转回来和我说没问题,但不要照到学生。我环顾四周,这里哪有学生嘛!这是我一直很奇怪的,为什么斯坦福里这么安静!很少见到成群结队的学生,单个骑车、跑步的倒是见了几个,难道学生们都创业去了?

Stanford Main Quad的长廊

  斯坦福里最值得一看的当然是Main Quad以及建在它最南角的Memorial Church,从Hoover Tower向西走两分钟就到。来到这里,仿佛进入了霍格沃兹魔法学校,宽阔的广场,一眼看不到头的长廊,还有庄重神秘的大教堂。

Stanford Memorial Church的穹顶

  仅在20世纪,旧金山就发生过两次大地震,虽然Memorial Church扛住了,但也经受了很大的破坏。最严重的破坏是对钟楼和外墙上那些精美的马赛克。1989年大地震之后,教堂整整关闭了4年以进行修复,修复无疑是很成功的,现在在教堂内外均看不出地震破坏的痕迹了。愿圣父圣子能保佑这座宏伟美丽的建筑。

气势恢宏的Stanford Memorial Church,巨大的管风琴

  Memorial Church只在工作日的白天向游人开放,没门票,但只能在一层参观。教堂的二层安装了一架巨大的管风琴,我刚刚支好三脚架,一位神父模样的老人便开始弹奏风琴。此时教堂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他弹的还不是通常那种很舒缓的圣歌,而是贝多芬风格的那种曲子,相当激越。我毫无思想准备,半分钟不到就完全被震傻了。管风琴这东西相当神奇,它并非一件独立存在可以搬来搬去的乐器,它只为一座建筑而生,生来便和这座建筑融为一体。所以,我根本分不清哪是教堂哪是管风琴,整座教堂就是一架巨大的管风琴。海浪一般的旋律在回响,圣父圣子注视之下的我就感觉血往上涌、满脸发烫,从教堂出来半个小时后仍然觉得那旋律在我胸中冲来冲去,神的力量啊!

Stanford Memorial Church夜景

  另外一点小小的经验,Memorial Church是坐南朝北的,很多教堂都是这么设计,为的是阳光能透过彩色玻璃窗直接照在教堂最里头的十字架上。如此一来想拍教堂的正面就相当有难度了,白天的话注定是个大逆光。但是,太阳落山以后就不一样了,很多教堂都有夜景灯光,Memorial Church也不例外,灯光照耀下,教堂正面的巨幅壁画如同飘浮在夜空之中,效果太炫了!

 

感恩节

  说起感恩节就想起印第安人,当年白人移民来到北美大陆,挨饿受冻,是印第安人救了他们,于是才有了感恩节。但回过头来,这些白人的后代吃饱了穿暖了,立马就把印第安人杀了个精光,所以我一直觉得感恩节相当的不厚道。当然,时至今日,感恩节已经没有太多印第安色彩了,反倒成了老美的购物节。据说感恩节到圣诞节这一个月,美国零售业销售额能占到全年的1/3,可见这个月里老美有多疯狂。所有的疯狂都从感恩节的次日开始,这一天叫Black Friday(感恩节是每年11月的第4个周四)。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我猜是因为周五这天一大早,所有人都要摸着黑冲到商场排队买便宜货,这种行为有个非常形象的说法,叫Early Bird。在Mountain View当Early Bird,最著名的去处是由101 Fwy向南将近50英里的Gilgory,这里有个暴大的批发市场,叫Gilroy Premium Outlets。该市场的特色是Factory Outlets,即厂家直销,所以比起其它商店自然便宜不少。听说去年感恩节当天晚上,奔来Gilgory的汽车把101 Fwy都堵死了,还上了新闻!

Fox 35新闻频道派驻Gilgory的转播车

  我既然不想被堵在路上,就得早点出发。晚上9:00刚过我就开车出去了,一路听着某个音乐台对Sarah McLachlan的电话访谈,还有Sarah唱的圣诞歌,将近1个小时后顺利抵达。话说此时很多店铺还没开门(注:Black Friday时店铺是从晚上12:00开始营业的),但已经有人开始排队了,Fox 35新闻频道还派来了转播车,支起高高的天线,这阵势相当隆重啊!

感恩节之夜,Coach专卖店前的长队

  Gilroy Outlets分四个区,我挨个转了一圈,发现A区的Coach专卖店前最为火爆。距午夜还有两个小时,Coach门前已经排起了500米的长队,而且不停有人一路小跑冲过来,补到队尾。我就听见一个黑人MM边跑边说,“Oh my God! See the fucking Coach!”爱之越深恨之越切,此情此景我算是领教了。

搬来躺椅,盖着毛毯在Coach门前排队的美国大婶们

  老美排队比较休闲,和国内春运买火车票完全是两个状态,人人都笑逐颜开喜行于色的。可能他们一年只排这一次,中国人是天天要排队,所以感受不同。想想感恩节对美国人来讲也相当于中国人的春节,竟然用这么自虐的手段来庆祝节日,可见平时的生活真是太乏味了。
  我对Coach没有任何的欲望,就支着三脚架照相,边照边看热闹。队伍里有个亚裔的男孩跳过来看我的相机,聊了一小会,感觉他对相机比对Coach要有兴趣得多。
  我问他,“Why so many people like Coach?”
  “I don't know, girls like it. My wife is here, so I...”然后耸耸肩膀。
  他老婆是个金发美女,站在不远处冲着我们笑。唉,美国就是女人驱动型经济啊!

  12:30,我驾车离开了Gilgory,重回101 Fwy,传说中的交通堵塞已经出现,对面方向车道里堵了将近1英里,耀眼的车灯连成了一条细细长长的珍珠项链,美国人民的节日到来了!

旧金山

  在Mountain View这个村里盘踞了数日之后,我终于可以开车去旧金山啦,进城喽!

San Jose开往旧金山的Caltrain

  当然,开车并非进城的唯一方式,在旧金山找停车位也是一件苦差事。如果不像我这么懒,可以选择坐火车。负责连接整个湾区的火车叫Caltrain,每日在旧金山和San Jose之间往返数趟,所有车次都严格按时刻表运行,非常便于提前安排行程。车站一个工作人员也没有,全部自动化,典型的老美作风!

Downtown,金融区和码头

  101 Fwy是我的生命线,跟着它向南能去Gilgory,向北便到了旧金山。旧金山是个半岛,三面环海,湿咸的海风滋润着市区里的每一条街道。这里的地势很像放大十倍的厦门鼓浪屿,不只是面积放大,坡度也放大。最让人抓狂的莫过于这里的坡路,真不是一般的坡,足足有45度,个别地方陡得连我这种“老司机”都紧张。自动档的汽车挂D档停在坡上肯定会向后溜,所以等红灯的时候,大家都彼此离得远远的。夸张的是,在这种陡坡的路边也设有停车位,顺向停也就算了,还有与路边成直角的车位,所有的汽车都整整齐齐地斜挂在路面上,跟科幻电影似的。

旧金山市的街道,汽车全都斜挂在路边

  闹市附近的停车位相当难找,而且都收费,无论是专门的车库还是路边的咪表,均贵得吐血不止。离开一段距离的话能发现绿色牌子的免费2小时车位,2小时内能不能开走,就全凭自觉了。California St上最好的免费车位就在Grace Cathedral旁边,Cathedral里还有免费的公厕,这个资源太得天独厚了!

Grace Cathedral和Cable Car是旧金山的标志

  Grace Cathedral是一座圣公会教堂(Episcopal Church)。16世纪马丁·路德领导的宗教革命将德意志从罗马教皇的剥削中拯救了出来,产生了路德教,或者称为新教。而在英国,过分激进的路德教不能被君主所接受,便慢慢妥协转换成为了相对温和的圣公会教,即英国国教。当英国人征服美洲时,宗教信仰被一并带来,圣公会教成了美洲天主教的主教派。和新教沾边的派系都主张简化宗教仪式,所以Grace Cathedral足够威严,但并不像传统天主教堂那么华丽。不过对我来说,它已经足够华丽了~

旧金山宏伟庄严的Grace Cathedral

  走进Grace Cathedral便能看到极具特色的迷宫格地板,据说如果沿着迷宫的路线一直走,就能进入冥想状态,说不定圣父圣子也会出现在你面前。但在我这种相当不和谐的无神论者看来,那无非就是绕晕了么!

旧金山 Grace Cathedral彩色玻璃窗的局部细节

  教堂彩色玻璃窗的花纹太过精细,以至用肉眼根本分辨不清。好在我有小小白,拍回来仔细研究。把原图放成1:1比例,很多当时无从领略的美丽便会一一浮现出来。在五颜六色的图案中,隐藏着多少为人熟知抑或不知的故事?这些故事中,又隐藏着多少无上的神谕呢?

 

 

 Grace Cathedral所在的位置叫Nob Hill,与唐人街比邻,差不多就是Downtown的最高处。站在路口,一眼望出去,能看到蔚蓝的大海,以及海边的高楼,平视的话,差不多就是高楼的20层左右!!

旧金山Downtown的Transamerica Pyramid

  沿California St向东,走过几个街区能看到Downtown最帅的一座建筑,Transamerica Pyramid。即使夹在一大片摩天高楼之中,这座金字塔也显得卓尔不群,堪称金融区这片最值得一看的景点。

旧金山唐人街里的中药铺子生意兴隆

  Transamerica Pyramid俯视之下,就是乱嘈嘈的华人社区。说它乱嘈嘈一点没有自轻自贱的意思,相反还很令人愉悦。刚刚还是金融白领飞来飞去,突然就变成了菜市场、中药铺子,中国人在哪儿的生活习惯都一样。这种乱嘈嘈在钢筋混凝土筑成的旧金山显得如此亲切而富于生活感,把我的思绪一下子从不着边际的摩天大楼拉回到今天的午饭该怎么解决这个现实问题上来了。

旧金山唐人街里的建筑

  历史上华人社区的扩张受到来自市政府的强大阻挠,比如1870年就曾出台过一个旨在严格控制华人住房和工作的法案。1906年大地震引起的火灾烧毁了唐人街,市政府便策划把华人从这一地区驱赶出去以发展房地产,好在这一计划最终在全体华人的强烈抵制之下流产了。至今,唐人街仍安然无恙地呆在最繁华的金融区隔壁,但想继续横向发展却几乎不可能,于是只好在高度上想办法。在这里能见到很多造型诡异的楼房,那其实都不是一个时代建起来的。祭祀用的妈祖庙盖在了理发店和洗衣店的楼顶上,华人的生存智慧真是老美无法企及的了。

唐人街的潮州会馆,老爷子们欣然同意我拍照一张

  凡有华人的地方,必有麻将,尤其这种老社区里居住的大爷大妈,让他们去和山姆大叔喝咖啡是万万行不通的,唯有国粹麻将。我有幸跟着一位白发老爷爷爬上了一家食品店的二楼,二楼有三个门,均为麻将室。闭上眼睛听一听,那再熟悉不过的哗啦哗啦声,这是在美国?

通住渔人码头的Cable Car有轨电车

  California St上最有意思的是一种有轨电车,叫Cable Car。它们响着铃铛驶来驶去。凡是铺铁轨的地方,都传出锵锵锵的响声,这是电车行驶时与铁轨磨擦发出的声音。这个动静可不一般,能传相当远,即使附近根本没有电车驶过,整个街区也都能听到,搞得旧金山Downtown就像个大铁匠铺似的。

渔人码头附近的敞篷观光巴士

  除了Cable Car,这种敞篷的观光巴士也是游客的上上选。我还见到出租双人电动车的,有点像大号的卡丁车,车上配备GPS。租一辆开着满街乱窜,着实可以把坐在坦克里的老美司机吓得心惊肉跳。在旧金山旅游,如果对自己的小腿肌肉没有120%的信心,还是要尽量依赖这种有动力的交通工具,在几英里长的45度斜坡上爬上爬下实在是过于自虐了!

渔人码头附近到处都是海鸥

  顺着Cache Car的铁轨向北冲下山去,这就到海边了。这里有一处非常有名的景点,叫Fisherman's Wharf,其实就是在旧金山湾岸边摆几艘老帆船,5美刀一张票,可以逐个登船参观。美国的景点也像国内一样乱嘈嘈的,纸杯塑料袋满地扔,不过这里的海鸥胆子非常大,根本不怕人,不但在人群头上飞,还大摇大摆地站在汽车的顶上,像清华大学里的猫一样!!

渔人码头附近的卖艺人

  除此之外,便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纪念品商店、食品店、快餐店、杂货市场、露天咖啡吧,等等等等。游客接踵摩肩,卖唱的街头艺人兴高彩烈。谁说Fisherman's Wharf是码头?它分明是个大自由市场嘛。

渔人码头附近画肖像挣钱的艺人

 

 

到Fisherman's Wharf的半路,会途经Lombard St,强烈建议在此跳下Cable Car,去寻找另一处旧金山奇观。不知道此处有没有特别的英文名,华人习惯称之为“九曲花街”。花街是一条下坡的单行道,因为坡度太大,所以没有修成直线,而是拐了无数个弯。富有浪漫情怀的市民与市政府在此种植了大量的花木,临街的Town House们也全部用花花草草妆扮起来。于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马路变成了旧金山市的著名旅游景点。

九曲花街上,游人兴致勃勃地开车拐来拐去

  你看那兴致勃勃开着车从山坡上转下来的,全部都是游客,本地人才没有闲心在这里绕圈玩呢!相当不幸的是,秋冬季节加州的太阳高度不够,即使中午的阳光也不能照亮整条花街,我前前后后不同时间开车跑过去3次,都逃不过一大片房屋的阴影。莫非一定要等夏天才能拍到最漂亮的花街?看来我得继续琢磨一个出差的理由了:)

在渔人码头远眺恶魔岛

  站在海边,对面便是鼎鼎大名的恶魔岛,英文的大名叫Alcatraz Island,俗称The Rock。不知道有多少电影是以这座岛为背景拍摄的,最有名的当数尼古拉斯·凯奇演的《石破天惊》了吧,这部片子的英文名字就叫The Rock。是谁想出在The Rock上建监狱的呢?我觉得此君可真够不厚道的,那些犯人关在铁牢里,每天看着对岸灯红酒绿的旧金山,这不是逼着他们越狱么!

金门大桥和金门公园

在Fort Point看金门大桥

  对于曾经关在恶魔岛上的犯人来说,他们看的最多的应该不是市区,而是全长2700多米的金门大桥。它横跨在金门海峡之上,连接了旧金山市与北边的Marin County。开车从南向北通过大桥是免费的,从北向南的话需要收6美金。

Fort Point和金门大桥的合影

  观赏金门大桥有两个最佳地点,其一为旧金山市东北部的Fort Point,这里是大桥南端的起始点,Presidio National Park的最北边,临近以精品店著称的Marina Blvd。我本以为在如此高端的地方找停车位难比登天,但到了Fort Point才发现,这里停车位众多,且全是免费的,且有配套的免费厕所!旧金山政府真是太赞了!!如果想同时免费洗车的话,建议把车停在通往Fort Point的海岸边,风大的时候,浪头笔直地砸在岸边的礁石上,简直就是天然的海水淋浴场。

Fort Point海滩边的小姑娘

  Presidio海滩是两类人的天堂,一类是小孩子,一类是抓螃蟹的。小孩子们可以无忧无虑地在此玩水、玩沙,尽享童年的快乐,同时顺便成为我的拍摄目标。但事事不尽然都如意,某次我正全神贯注地瞄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她妈妈突然冲过来,横眉冷对地警告我不许拍她的女儿,不然她就要报警了!老天啊,我长得很像色魔么?

旧金山市规定,在简易码头上捕鱼抓螃蟹不需要执照

  在加州捕鱼抓虾是要有执照的,从事此行当的门槛颇高。但在Fort Point这里有一段伸向海里的木制码头,在这上面钓鱼不用执照,所以入秋之后,此处便成了抓螃蟹的贪吃一族的天堂。当然,不要执照不意味着可以乱抓,沙滩上立着警示牌,告诉你哪种螃蟹可以抓哪种不可以,配以图片说明,要求十分严格。

刚刚抓到的大螃蟹,好肥!

  当地人抓螃蟹是用一种铁丝加鱼网做成的圆兜,中间用铁丝绑些鲜肉做饵。(据说螃蟹最喜欢吃鸡腿!)使劲扔到海里去,时不时捞出来瞅瞅,运气好的话,里面就蹲着一只又肥又胖的横行将军。我在码头上转了一圈,惊异地发现在此抓螃蟹的全是亚洲人,多半是中国和韩国的。估计老美即使抓到螃蟹也不知道怎么烹调,于是干脆不蹚这道浑水了。

顺着Fort Point公园的小山路,可以爬到金门大桥上

  在Fort Point一侧看大桥,多半情况是仰视,上午来光线比较好。顺着阳光普照的公园小路可以爬到大桥上,只要不开汽车上桥都不收费,行人、自行车在大桥东、西两侧分开走,安排得非常合理。

 

站在金门大桥中间远眺旧金山市区

  不开车能走到桥中间已经很不赖了,想要走到海峡另一侧的最佳观景点,那就必须要求吃饱饭,且有吃饱了没事干的精神!当然,老美之中这样的达人很多,所以在海岸边的盘山公路上能经常见到和汽车比赛的跑步者。

在Marin County一侧的山上俯览金门大桥

  闲话少说,开车过了海峡之后,右手边第二个出口出去左转,从高速下面钻过去靠右,便是上山的小道了。这里叫Golden Gate Recreation Area,有啥Recreation的设施我没发现,拍照片倒是一流。沿着小路开上山,一路都能看到金门大桥伟岸的身姿。高度不断上升,景致不停地变幻,究竟选哪一处停车就看个人爱好了。我选了山最高处的停车位(说是停车位,其实就是路边的沙石隔离带,一路都有),站在这里,金门大桥和远处旧金山市区能恰到好处地收在取景框中。

金门大桥和旧金山市区的夜景

  我等啊等啊,等到太阳落山月亮爬出来,等到大桥亮灯,终于拍了几张夜景。旧金山十二月份太阳一落山立马冷得和北京一样,差点把我冻成老年痴呆。
  翻过老年痴呆山头,广袤无垠的太平洋便在眼前展开。仔细琢磨一下,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太平洋,大洋另一边便是中国。太阳西垂,但在中国它却是刚刚爬出地平线不久。如果太阳是面圆镜子,我正好可以看见还赖在被窝里睡懒觉的小松鼠大人。

站在Point Bonita Light House旁俯视太平洋

  如果你有幸走到了这里,且时间是周六或周日或周一的12:30PM到3:30PM之间,那么别犹豫,马上去拜访Point Bonita Light House!(我就晚了1小时!!)灯塔就建在金门海峡的出海口,在大洋里飘泊了许久的海轮见到这盏明灯,便知道要到旧金山了。附近的海滩是海豹生孩子的地方,严禁人类涉足;小路两边的植被也受保护,不能像公园里的草坪一样随便踩。

旧金山金门公园里休闲的老少爷们们

  话说老美公园的草坪真是随便踩的,我一开始还有点下不去脚,但在金门公园里见到一个金发MM有路不走,专门踩着草坪跑步,我就放心了!金门公园和金门大桥并不相邻,隔了3个大街区;与大桥相邻的是Presidio National Park,这点要牢记在心。对于旧金山市民来说,金门公园就是个暴大的运动场,跑步的、划船的、骑自行车的,我还见到打太极拳的。运动爽了,在树林边席草而坐,铺开席子野餐,真是人生一大乐事。虽然公园四周全是商业区和繁华街道,但只要走入树林的庇护区,立马安静,一阵阵负氧离子扑面而来,相当recreation!

旧金山金门公园里的Japanese Tea Garden

  金门公园里也有一些收费的景点,比如Japanese Tea Garden,比如MH de Young Memorial Museum,但我一个中国人大老远跑到美国来逛日本茶园,怎么想怎么别扭,还是不花这冤枉钱了!

小模特Leah

  正在我全神贯注拿着小小白扫街的时候,一位黑美女走过来打招呼。老天,不是又拍了她家孩子要叫警察了吧!哪知,黑美女是让我帮忙的。她叫Amanda,职业Fashion Designer/Stylist,今天带着一帮亲朋好友的小孩来公园里外拍自己设计的时装。不巧,相机坏了,然后,大概是我脖子吊着的小小白过于拉风,她在人群之中朝我直冲过来,欢天喜地地说她总算找到了“lifesaver”。以下便是若干孩子们的靓影,如果想看Amanda设计的其它奇形怪状的衣服,请访问她的Myspace站点

小模特Anaya

Amanda和她漂亮的模特们

 

 

Haight和Castro

  金门公园的东南方向,便是旧金山市区最具特色的两个地方,Haight和The Castro。无数精致如艺术馆一般的小店铺开在Haight St两边,陪伴它们的是无数精致如艺术品一般的维多利亚建筑。所以这里不仅是爱购物的女人们的天堂,也是爱拍照的男人们的天堂。

旧金山Haight St旁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建筑

  可以想象Haight St是西单商业街与798工厂的完美结合体,能同时满足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的需求。林林总总的小店铺中,最显眼的便是Piedmont Boutique,且不用管它是卖什么的,光看这个外墙装修就相当雷人。如果不知道Haight是什么,建议你开车满旧金山转悠,什么时候见到这两条腿,便可以大叫一声:“啊!这里就是Haight了!”

旧金山Haight St边最具特色的小店Piedmont Boutique

  Haight最出名的当数嬉皮士和维多利亚建筑,虽然《Lonely Planet》用了半页的篇幅说明这些所谓“维多利亚”式建筑其实大多并非维多利亚女王时代所建,但如果严格地说Haight的建筑是Italianate,Stick,Queen Anne外加Edwardian风格的大杂烩,那就更没人听得懂了。所以,我们还是业余地维多利亚一下吧。

6 Painted Ladies,旧金山经典的维多利亚式建筑

  旧金山阳光宜人且雨水稀少,这为建造色彩艳丽的维多利亚房子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众多华彩之中,最有名气的当数Alamo Square东边的6 Painted Ladies,她们6个排一排,整齐地建造在旧金山特色的斜坡上,简直就是摆明了架势一定要上明信片似的。Painted Ladies对面,刚巧站着一个同样维多利亚的白人女孩,如此浓妆莫非是要拍Painted Girls写真集?

浓妆艳抹的少女与浓妆艳抹的Painted Ladies

  当然,6个Painted Ladies算不得最艳的,Haight St边的“艳女郎”随处可见,漫步于此,像是走在五颜六色的童话世界中,嗯,《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就是电影里的那种感觉。

  在中国忙着culture大革命的时候,大洋彼岸的美国人民也没闲着,嬉皮运动正在高潮中。The Papas & Mamas的一首California Dreamin,从加州的海滩一直唱到了王家卫的《重庆森林》,可见崇尚返璞归真的嬉皮精神直到今天依然是很多人心中的梦想。时间倒退50年,嬉皮士青年们就沐浴在这一片阳光街道中高喊着“Love & Peace”,毒品和做爱是每个人每一天的生活主题。而Jerry Garcia领衔的The Grateful Dead乐队则是青年的偶像。他们嗑着药,拎着吉它跳上舞台,动辄把一段和弦即兴发挥20分钟,台下的听众和台上的Jerry一样,在致幻剂的作用下悉数进入了异次元空间。那个疯狂的时代里,这片街道上弥漫的肯定不是咖啡的香气,而是大麻的味道。

Grateful Dead乐队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大一我刚刚学着上网的时候,曾经想在163邮箱里注册个jerrygarcia的用户名,但试来试去,加了各种123、321的后缀,都是“用户名已经被注册”,可见如我一样仰慕他老人家的人还不少!(同时,受此打击,我发誓要找一个互联网上绝无重复的ID,到处注册,于是便有了现如今诡异的purplexsu。)Jerry Garcia于1995年去了天堂,他们曾经战斗过的710 Ashbury St似乎到现在还空在那,没有任何的纪念与回顾,若不是710这个门牌号,你根本无法把它从一大片维多利亚中辨认出来。

彩虹旗是The Castro同性恋社区的标志

  Haight正南便是传说中的The Castro,这片地区之所以出名,缘自彩虹旗对它的特殊庇佑。彩虹旗是同性恋社区的标志,Castro的每条街道上都悬挂着无数这种漂亮的小旗子。彩虹之下,时不时能见到同性恋人们手拉手,悠然自得地走来走去。我鼓了半天勇气,还是没敢正面拍照,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要谨慎!

The Castro音像店里经营的同性恋色情电影

  无意中撞见一个音像店,走进去看看。进门的架子上摆的还都是Kung Fu Panda这样的大众影片;转过一道门,眼前豁然开朗,一百多平米的大厅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色情电影,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同性色情片,令我目瞪口呆!
  每年6月份最后一个周日,全城乃至全美国的的LGBT(Lesbian,Gay,Bisexual,Transsexual)会云集Castro,参加一年一度的同性恋大游行,总人数达几十万。我虽然从心里还是不太能接受这种取向,但对旧金山的开明与容忍依然相当敬佩,毕竟都是同样的人,理应得到平等的对待和尊重。

正要进站的F Line Streetcar 旧金山

  除了彩虹社区,Castro很有特点的F Line Streetcar也值得坐坐。不同颜色的电车去往不同的目的地,但每辆叮叮当当的老式电车都配备了方便残疾人的特殊设施。这些设施绝非北京地铁里那种摆设,凡有残疾人在等车,电车会提前停靠在为他们专设的特殊站台边,司机取出一块折叠式铁板,搭在车厢与站台之间,这样轮椅就能直接驶进车厢里。等这些工作搞定了,电车才会继续向前10米,停在普通站台上下旅客。

F Line Streetcar上均配备了方便残疾人的设施

  这位坐轮椅的大婶很有意思,等红灯过街的时候她就和我聊天,说我的小小白很nice,(在旧金山我碰见至少5个人主动和我搭讪说“nice lens”,还不包括大老远就朝我竖大拇指的,可见小小白真不是一般地拉风!)然后拿出一个小包包说她的相机是Fujifilm的。待电车开动,她还隔着车窗冲我挥手道别。这我不禁对她的生活充满了好奇,每天都是这样知足愉快的么?

 

Civic Center

正在办案的美国警察

  Haight和Castro的东面便是Civic Center,这里似乎是黑人聚居区,氛围明显不一样。我有幸见到一堆警察把几个人按在街边的墙上,说出那句经典的“你有权力保持沉默……”警察们对黄种人似乎没啥概念,我于是得以近距离观察一下美国警察的先进装备。离警察100米远,我又有幸见到两个人若无其事地在3秒钟之内完成毒品交易(这个没敢拍,不然怕是不能活着回国了)。

旧金山Civic Center Park广场上的历史雕塑

  除了这些,Civic Center Park里有很多流浪汉,发呆晒太阳的美女,耍单车的小帅哥,帮人找停车位挣小费的黑人青年,以及随便拉屎的鸟。这些鸟尤其喜欢站在历史人物铜像的头顶上,把本来很严肃很庄重的历史题材糟踏得滑稽不已。

菜市场里偷拍的游人

  Park路对面便是一个很有规模的杂货市场,卖菜的卖水果的卖针头线脑的,和中国的自由市场一样喧闹。市场就建在人行道上,没有任何分隔物把它圈出来。在北京,这种市场叫地摊,是城管大叔严打的重点对象;在旧金山,这种市场就成了市民和旅游者最喜欢的去处。

旧金山Civic Center Park广场上的City Hall

  市政府和地摊市场面对面,可见旧金山的政客们普遍想得开,每天工作在“贫民区”旁边也没有什么意见,也没谁提过什么议案,说咱把这片老房子都拆了,找个开发商重新建一条天街岂不是很有门面!
  有人说Civic Center附近很乱,在大街上走都觉得害怕。乱是有点乱,害怕我倒没感觉到,这边的黑人兄弟的确比较“外向”,胳膊腿总是不闲着,但也未表现出任何劫财劫色的趋势来。嗯,也许我这个人一眼看去就是既没财又没色的。

旧金山Civic Center Park广场上的黑人流浪汉

  Civic Center Park停车场里,一个黑人老哥拉着我聊天,好不容易聊到byebye了,他又把我叫住,问我要不要付给他钱给他拍照。老天啊,这哥们还真是直爽!我赶紧“No, thanks”,他就多无辜似的“Oh~~ be nice~~”这都哪跟哪啊!

  热爱阅读和艺术的人在Civic Center周围能找到不少好去处,比如Asian Art Museum,比如San Francisco Public Library Main Branch。但我初来乍到,走马观花倘嫌时间不够,逛博物馆图书馆这种深度旅游活动还是等下回吧。

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he Assumption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宗教情怀,我又一次被教堂吸引了,这回是离Civic Center两条街区的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he Assumption。教堂所在的社区叫Cathedral Hill,它正建在山顶最高处,5条大街的交汇口,造型相当独特,穹顶就像被捏起来的包子褶(神啊,我错了,想不出更贴切的比喻了),即使离得很远也一眼就能认出来。

Cathedral of Saint Mary大门上的浮雕

  教堂的地下室里正在举办一个小商品集市,门票5美金,交了钱,门口的老大妈会给你手上盖个章,就算是票了。像我这种逛一天商店也花不出去5美金的人当然不会进去了。爬上台阶走进教堂才是正路。

Cathedral of Saint Mary内部的巨大十字架

  进到教堂里我恍然大悟,那独特的外型设计原来是有寓意的。4条包子褶(我又错了)呈直角相交,接缝处全都是彩色玻璃窗。站在穹顶正下方,彩色玻璃窗便在头顶连接成一个巨大的十字架,不可不谓匠心独具的设计!

Cathedral of Saint Mary的管风琴

  与其他教堂不同,这个Saint Mary仿佛是各个旅行社安排线路的一站,我在里面呆了半个小时,前前后后来了3个团,其中两个是中国团。闪光灯兴高彩烈地亮成一个球,还有个MM一脸纯情地坐在椅子上做祈祷状让她男朋友拍照。唉,和我一样,没有信仰的人啊,就是对宗教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对于老美来说,这不过是生活中的一部分,像去银行里排队交电费一样稀松平常。

 

山姆大叔的生活

奥巴马的竞选广告到处都是

  宗教无疑是老美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宗教更激发热情的恐怕就是政治了。时值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的头像满天飞。且不说这位仁兄在Google上打了两百多万美金的广告,单是这种小贴纸就不知道发了多少,汽车屁股上,电线杆子上,花园栅栏上,以及很多路人的胸口上都贴了奥巴马的脑袋。由此看来,不论在哪个国家,搞牛皮癣小广告的方法都是如出一辙的!

放在街边的电视机,需要的话尽管拿走

  奥巴马当选是拜经济危机所赐,这场危机究竟让老美的生活改变了多少?没有对比就没有发言权。仅凭我粗粗一看,Gilgory里参加感恩节抢购的老美依旧踊跃,大街上依旧能看见崭新的电视机供路人挑选。电视机旁边的墙角里其实还有一个大纸箱,里面堆满了磁带和CD,箱子上贴着一张大白纸,“Free”!如果不是危机,难道满大街都是电视机?

人肉广告,美国最流行的街头广告模式

  其实,美国给我感触最深的并非高楼大厦,并非满街扔电视机,而是山姆大叔的“幸福感”。加油站的小伙会满脸笑容地和你打招呼,机场维持秩序的老头跳着舞帮助过往的乘客,租Apartment住的爸爸会领着孩子去打扫公共的草坪。即使是街头打广告牌这种苦差事,也不见此位大叔有什么怨气。我们何时曾在中国小老百姓脸上见到这么多的幸福?或者说,什么时候才能在中国小老百姓脸上见到这么多的幸福?这恐怕是那些西装革履出国考察的官们吃饱了玩爽了之后最应该想想的。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licheng/archive/2010/05/02/1726101.html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表情包
插入表情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2021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