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互联网大烩-中美两地用户增长差异20181125

4137261-f8b0253199cdbe93.png


曲卉《硅谷增长黑客实战笔记》

美国增长发展趋势

美国互联网公司,增长团队正在替代市场营销团队

美国的产品经理具备比较强的商业sense,产品包含运营的工作,但是国内产品对需求负责,不管运营的指标;

美国增长团队模式

团队模式:敏捷开发模式

核心人物:增长产品经理

配置:技术开发、设计师、数据分析师

Doris,前支付宝北美市场运营负责人

国内增长团队模式

   1、产品团队下的增长团队

   注册

   活跃

   留存

  2、 市场团队下的增长团队

市场资源:市场负责推广拉新;

运营资源:运营团队负责转化;

产品资源:产品团队支持运营需求;

3、运营团队下的增长团队

运营驱动增长:用户运营转为用户增长;

游击队式的增长团队

背着增长KPI,却没有市场、产品、运营资源的支持,备受诟病;

偏重单次活动、推广、营销;

增长思维的区别

1、流量红利阶段,流量思维

寻找流量洼地,流量红利背后其实是用户好奇心

流量的快速裂变;

2、流量红利消失阶段,运营转化思维

流量质量的把控;

流量的运营转化留存效果,对GMV负责;

数据分析对增长的支持

如果把业务问题转化为数据分析的问题;

用数据分析解决增长的问题;

中美两地用户人群性质的区别

1、互联网进程影响用户使用习惯

中国的PC互联网普及程度低,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反超美国;

很多下沉用户没有经过充分的PC互联网时代,直接跨越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因此下沉流量红利中的用户对产品操作的要求更加极简、傻瓜、白痴;

2、用户特定属性决定用户需求

中国的国情更加复杂,用户圈层更加多元化

用户消费心理跟美国非常大的区别,懂用户消费心理非常有助于运营和增长;

3、流量红利影响增长模式

用户红利:美国很早就没有了互联网的用户红利,而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红利近几年刚刚进入结束期;

数据红利:美国APP之间的数据开发程度非常高,而中国未来几年会有更多的数据红利被释放;

增长模式

用户红利时代,用户增长裂变第一位;

数据红利时代,数据支撑精准推荐、个性化定制、精细化运营,从而驱动增长;


个人思考

一、组织结构的变化

传统的组织结构

产品;

技术;

运营;

市场;

未来增长组织结构

项目制:虚拟项目组,开拓、试错;

业务制:快速发展、成熟业务模式下的拓展;

敏捷开发制;

区别

传统组织结构仅仅能够适用于“成熟的业务模式”,拓新能力、自我迭代能力、颠覆式创新能力、适应市场跨境打劫的能力非常弱;

新的增长组织结构,能够统筹公司资源,快速组成小组,快速试错、迭代创新;

企业发展生命周期的眼光来看增长,前期试错验证阶段不需要非常系统的组织结构,快速验证后再设置增长模式;

二、增长思维

系统增长思维

增长并不是单次营销活动,而是系统增长模型,稳定可持续的业务增长点;

增长并不是孤立的流量拉新,而是配合市场、运营、产品的整个业务流程价值赋能;

增长价值

战术层面,增长为核心业务提供增长驱动力,打造低成本获客模式;

战略层面,增长为企业的资源整合、品牌传播、产品等赋能,借助社交传播的方式提高行业效率;

4137261-b1ad7d50c9c620a5.png
4137261-e16e8ec58797d8a4.png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