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爸妈结婚四十周年纪念日

      今天是老爸66岁生日,也是爸妈结婚40周年纪念。

      四十年前,中越局势紧张,1979年中越边境冲突,实际上是以中美为一方、苏越为另一方在东亚的一场具有战略意义的角逐。1979年1月,老爸从东北某部队回乡探亲,与老妈结婚,婚后一周即接到部队发来电报,要求立即归队,当时老爸的身份是通信股参谋。放下饭碗立即去车站买票归队的爸爸,几天后寄回一把钥匙和一个箱子,箱子里是个人物品,随后进入中苏边境并失联。妈妈的同事圈里盛传地区医院某护士结婚才一周,丈夫就上前线打仗了。可想而知当时老妈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而我,也是在那时形成的,只是爸妈都不知道,老爸当时最后悔的事就是不应该和老妈结婚,如果不幸牺牲了,我妈就成了遗孀,而我也成了遗腹子。

4244882-5bbc313d636e4f16.jpg
爸妈结婚四十周年

      幸好当时北方部队去的是中苏边境,如果是南方部队,一定去了战况残酷的中越边境,并有不少牺牲。在此致敬越南自卫反击战中奋战在前线的老兵暨家属!老爸所在的部队任务为守卫大庆油田,如果当时苏联轰炸大庆,整个大庆将陷入一片火海。感谢神,我爸平安无事!


4244882-3a7a10b4e6e795e7.jpg
2017春节我带儿子来到大庆


4244882-f68ceefd8eebaad9.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4244882-8daf09adc5b3c797.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四十年风雨,感恩岁月,无悔相伴。


4244882-47abdf71d2e8ce77.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4244882-c7c0f60afb1f288a.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命如此,人生如此。生生不息,代代相传。有危难,有起伏,有阳光,有风雨。我是农民的后代,我是军人的女儿,我是父母的希望,我是儿子的依靠。找回我应有的率真和洒脱,踏实走好今天和明天的每一步。

展开阅读全文

[做Lotus的也别忘记跳水纪念日啊]写在跳水纪念日

06-19

公元前278年,独醒的屈原,不堪无边无际的举世昏醉,决意以身殉道,以死抗恶,投水自毙于汩罗江,也就是罗江的下游--现在那里叫做楚塘乡。他是受贬放逐而来的。他所忠诚报效的楚国,当时“良臣斥疏,百姓心离”容不下他。他只能回望郢都,长歌当哭,壮志难酬,悲慨问天。如果他不能救助这个世界的话,他至少可以拒绝这个世界。如果他不能容忍四周的叛卖和虚伪,他至少可以闭上眼睛。于是他最终选择了江底的暗寂,在那里安顿自己苦楚的心。 rnrn  他流放的路线经过辰阳、溆浦等地,最后沿湘江绕达罗地。其实,这是一个楚国贬臣最不应该到达的地方。罗人曾经被强大的楚国无情的驱杀,先一步流落到这里。当楚人被更强大的秦国所驱杀的时,屈原几乎沿着同样的路线,随后也漂泊至此。历史在重演,只是更改了角色。 rnrn  当过楚国左徒的屈原,主持过朝廷文案的屈原,当然熟知楚国的历史,熟知楚国对罗人的驱杀。我不知道他凄然登上罗江之岸时,见到似曾相识的面容,听到似曾相识的声音,身历似曾相识的民俗--这侥幸逃脱了楚人刀斧的一切,心理有何感想?我更难想象,当屈辱而贫弱的罗人,默默地按住刀柄,终于援以一箪一瓢之时,大臣的双手可曾有过颤抖? rnrn  历史没有记载这一切,历史疏漏这一切。 rnrn  我突然觉得,屈原选择这里作为长眠之地,很有可能有我们尚未知晓的复杂原因。罗地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他透看兴衰分合的荒诞。罗地是一剂猛药,可以让他大泻朝臣内心的矜持。江上冷冷的涛声,抽打着他的记忆,不仅仅是在考问他对楚国的怨,也在考问他对楚国的忠贞,拷问他一直珍视并且毕生为之奋斗的信念。此时的他,并非第一次受贬,应该具有对付落魄的足够经验和心理承受能力。他已经长旅蛮地日久,对流放途中的饥寒劳顿也应该习以为常不难担当。但他终于在汩罗江边消逝,留下空空的江岸。啊,一定是他的精神发生了某种根本性的动摇,使他对生命之外更大的生命感到惊惧,对历史之外更大的历史感到无可解脱的迷惘,于是他一脚踩空。 rnrn  屈原,以他临江的姿势,注释了愚昧与智慧,地狱与天堂,形而下的此刻和形而上的永恒。 论坛

[做Lotus的也别忘了跳水纪念日呀]写在跳水纪念日

05-31

写在跳水纪念日rn rnrn--------------------------------------------------------------------------------rn rn作者:最后一只妖怪    本文已经被阅读了 1132 次rn rn rn  公元前278年,独醒的屈原,不堪无边无际的举世昏醉,决意以身殉道,以死抗恶,投水自毙于汩罗江,也就是罗江的下游--现在那里叫做楚塘乡。他是受贬放逐而来的。他所忠诚报效的楚国,当时“良臣斥疏,百姓心离”容不下他。他只能回望郢都,长歌当哭,壮志难酬,悲慨问天。如果他不能救助这个世界的话,他至少可以拒绝这个世界。如果他不能容忍四周的叛卖和虚伪,他至少可以闭上眼睛。于是他最终选择了江底的暗寂,在那里安顿自己苦楚的心。 rnrn  他流放的路线经过辰阳、溆浦等地,最后沿湘江绕达罗地。其实,这是一个楚国贬臣最不应该到达的地方。罗人曾经被强大的楚国无情的驱杀,先一步流落到这里。当楚人被更强大的秦国所驱杀的时,屈原几乎沿着同样的路线,随后也漂泊至此。历史在重演,只是更改了角色。 rnrn  当过楚国左徒的屈原,主持过朝廷文案的屈原,当然熟知楚国的历史,熟知楚国对罗人的驱杀。我不知道他凄然登上罗江之岸时,见到似曾相识的面容,听到似曾相识的声音,身历似曾相识的民俗--这侥幸逃脱了楚人刀斧的一切,心理有何感想?我更难想象,当屈辱而贫弱的罗人,默默地按住刀柄,终于援以一箪一瓢之时,大臣的双手可曾有过颤抖? rnrn  历史没有记载这一切,历史疏漏这一切。 rnrn  我突然觉得,屈原选择这里作为长眠之地,很有可能有我们尚未知晓的复杂原因。罗地是一面镜子,可以让他透看兴衰分合的荒诞。罗地是一剂猛药,可以让他大泻朝臣内心的矜持。江上冷冷的涛声,抽打着他的记忆,不仅仅是在考问他对楚国的怨,也在考问他对楚国的忠贞,拷问他一直珍视并且毕生为之奋斗的信念。此时的他,并非第一次受贬,应该具有对付落魄的足够经验和心理承受能力。他已经长旅蛮地日久,对流放途中的饥寒劳顿也应该习以为常不难担当。但他终于在汩罗江边消逝,留下空空的江岸。啊,一定是他的精神发生了某种根本性的动摇,使他对生命之外更大的生命感到惊惧,对历史之外更大的历史感到无可解脱的迷惘,于是他一脚踩空。 rnrn  屈原,以他临江的姿势,注释了愚昧与智慧,地狱与天堂,形而下的此刻和形而上的永恒。rn rn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