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中国黑客的激情年代:中国黑客谱系(转)-读历史,新认识,谢谢共享.

中国最早黑客组织红客联盟解散称因激情已去

 一个时代的终结终需要一个符号。2004年最后一天,中国红客联盟(HUC)发起人lion关闭了这个曾经聚集了国内最多黑客爱好者的网站。这在网上激起了一波怀旧潮,一篇名为告别中国黑客的激情年代的帖子成为春节后网络上的热门转帖。中国的大部分网民(超过一半是在2002年以后才接触网络)第一次听说从1998年到2001年发生的6次中外黑客大战,他们中的一个说:就因为晚生了两年,我竟然没有赶上那么多事情。

  黑客们的反应与大众正好相反。听到红盟解散的消息后,一个叫大鹰的黑客说,那群小孩儿长大了。

  从1994年中国邮电部对普通客户开放网络服务算起,中国的网龄已过10岁,中国黑客的年龄还要更长久些。1993年,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院建设了一个试验性质的网络,开通不久,一名欧洲黑客发现了这个陌生的地址并闯进来,成为中国第一个黑客案例。

  1996年,为数不多的中国人开始尝试建立BBS。这一年,英国17岁的女中学生莱安诺·拉斯特凭想象写出的《骇客帝国》,成为那一年的畅销书,hacker这个词传入中国,被译为黑客。次年,中国最老牌的黑客组织绿色兵团成立,黑客从此有了自己的江湖。

  真正的黑客追求的是技术,极少人懂得他们世界的语言。1998年,一件意外的事件使中国黑客浮了上来。当年5月,印度尼西亚发生排华事件,直到8月,一部分相关的图片和报道才通过互联网传到了中国,一群愤怒的黑客决定对向印尼网站发起攻击。这次攻击引起了网民的关注和赞许,为次年的中美黑客大战打下良好基础。

  1999年5月8日美国误炸中国驻南使馆后,中国网民向白宫投掷了大量的垃圾邮件阻塞网路,并成功图改了部分美国军方网页。在这次行动中,一位黑客赋予了这个群体新的颜色--象征着革命的红色,还发明一个对应的英文单词honker,意为爱国的黑客。

1999年正是网络泡沫年,黑客在这阵势不可挡的浪潮中不可避免地泛起了泡沫,一群技术刚刚起步的黑客开始建设自己的黑客网站。从1999年到2000 年,中国黑客联盟、中国鹰派、中国红客联盟等一大批黑客网站兴起,带来了黑客普及教育。不仅年轻人急于赶上这股浪潮,家长们也格外的支持,一位家长对参加中美黑客大战的儿子说:学了这么多年电脑,也该到报效祖国的时候了。

  但并非每个人都为这种现象而高兴,当你企图用文化去解构技术,它也许会发展成科学,也许会发展成巫术。老牌黑客alert7说。

  黑客大战催生了一大批新生代黑客,也使他们从一开始就陷入浮躁和急于炫耀的陷阱,新生代不甘于默默无闻地摸索黑客技术,而是把技术当作玩具。当一批小孩使用木马冰河盗取QQ号码并觉得好玩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前辈冰河从未攻击过别人的电脑。

  若干次黑客大战后,无论黑客还是公众都开始反思这一行动的积极作用与副作用,到2002年,这股浪潮开始消退,就像lion在他的告别留言里说的那样:激情早已不在。此后几年,尽管各种黑客组织此起彼伏,但大型的黑客大战再没有发生过,而黑客这个原本隐秘的江湖,出于商业的需要,正在驶向浮华和炫耀的水面,绝大部分老牌黑客组织已经转变成了商业机构,黑客也摇身一变为网络安全专家。在网民心里留下深刻印象的红盟网站,在正式关闭前,已经多次关版,陷入名存实亡的境地。

  红盟解散后,有人问:红盟倒了,还有新的黑客站出来吗?这根本不是问题,尽管黑客文化在逐渐由大众回归小众,但伴随着中国外交摩擦而发生的小规模黑客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们回过头来反思黑客江湖的浮躁,我们无法忘记1999年那个愤怒的夏天,当看到白宫网站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时,心里忍不住浮动的快意。
 人物篇万涛 黑客教父

  (马昌博)


   在万涛口中,柳传志不是柳总而是老柳。他挺平易近人的,那时侯经常跟他一起吃饭。

  那时侯是1992年,万涛还是个大四的学生,在北方交通大学学会计,同时在中关村给联想打工。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昔日的老柳早已如日中天,成为中国企业界的泰山北斗,而老柳眼中的小万也成为了中国黑客中的大哥老鹰,中国鹰派联盟的灵魂人物。

  病毒这东西挺好

  第一次有这想法的时候,万涛上大三。那时他就把心思都用在了机房:每天早上8点进去,晚上10点出来。一杯水,两个苹果,一坐就是一天,不去吃饭,因为回去就没机位了。

  当时病毒刚开始流行,万涛碰到了一个叫大麻的病毒。当时很兴奋,觉得病毒这东西挺好,很短小的程序,却能造成很大的破坏。

  学会计的万涛觉得自己想要胜过那些计算机科班生,只能找一个取巧的手段,病毒显然是最佳选择,有种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想了就干,不久第一个类似java的病毒就弄出来了。这个小病毒造成的效果是学校整个公共机房的瘫痪,无计可施的老师最后竟然找到万涛帮忙。自己制造的病毒自己当然清楚,杀毒成功后,万涛成了机房的座上宾,获得了免费上机的权利。

  三个月后,万涛在父母的单位发现了自己制造的的病毒,而父母的单位在南昌。

  万涛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广东铁路集团。做不来会计的他给就集团做了一套财务软件,这套软件单位一直用了十年。不过他觉得这个铁饭碗的日子实在枯燥,1995年的一天,万涛在报纸上看到普华会计事务所招聘,就直接应聘到普华做审计去了。

  按时上下班的日子让他头疼,1996年万涛辞职出来做了一个自由程序员。此后的万涛做了一个网络技术公司,但公司不景气,他就到南易科技公司做了首席安全顾问,一直到现在。

刺刀带着思想

  万涛说自己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论者,他不知疲倦地呼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黑客文化,并不讳言中国黑客的民族主义情结。他说,要想营造中国的黑客文化,就不可避免地需要吸纳一些非技术因素。

  1997年纪念抗日战争爆发60周年的时候,万涛参与攻击了日本官方站点。此后诸如1998年针对印尼,1999年针对美国,2000年初针对日本的行动他都参加了。2001年陈水扁发表就职演说后,万涛组织大陆黑客发动反台独战役,在水莲会的主页上贴上了五星红旗。

  也是在这期间,一个叫白浪的网友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中国或许需要鹰派,很多网友以为是网名叫中国鹰派的万涛发的帖子,随后纷纷跟贴,要求成立一个鹰派组织。万涛也以中国鹰派的名义参与了讨论,并于5月21日发表了《班门弄斧:中国鹰派点评阿扁演讲》的文章。于是从此,中国鹰派以一声有力的呼喊、带着一种庄严和责任诞生了!

  万涛在鹰派联盟的章程中倡导一种健康的黑客文化,努力让黑客们以建设者的身份回到现实,而不仅仅是破坏。我相信,我们联盟所怀抱的信念,是一种勇于承担责任和积极进取的信念,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既然为鹰,就必须有鹰的傲气和自尊。

  因为总喜欢谈黑客的责任,万涛被一些崇尚技术的黑客说成是以娱乐化手段领导大众黑客,但万涛依然用布道者的热情去阐述自己的思想,一直有两种声音在交锋,一种是唯技术论,一种是红客精神。

  他甚至雄心勃勃的要搞大众网络技术培训,黑客技术就是刺刀,可以用来保卫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言论阵地,但是仅仅有刺刀没有思想是不行的。他说,我们要像拿破仑的军队,刺刀要带上思想。说这话的时候,万涛的口气就象一个牧师。

  这个已经33岁的黑客写了首《中国鹰派联盟网主题歌》:我们是中国的鹰派,我们要做民族的精英,所有正义的人民给了我们力量和勇气,我们会永远战斗不息。

  他称自己的伙伴为同志,他的鹰盟网上有社稷民情、思想争鸣等栏目,最近推荐的图书是《思潮--中国新左派及其影响》。
周帅 江湖十年间

  (马昌博)

  这个27岁的年轻人,留平头,戴眼镜,一身黑衣,目光冷峻,很契合他的网名Coldface(冷面)。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他的网络身份:一个黑客,一个中国黑客。

  我上高中的时候做黑客就差点被抓起来。周帅说。在江苏东台中学上高三时,周帅因为三番五次黑临县一个政府网站的聊天室而被电子跟踪,气急败坏的公安人员声称要抓他。那是1996年,周帅还未满18岁。

  从1995年开始上网,到成为中国最早的黑客组织绿色兵团的重要后续成员,十年间,作为中国第二代黑客的周帅跟随中国黑客的节拍潮起潮落。

  大一的年轻助教

  周帅上高二时接触到电脑和网络,开始只是玩游戏,其后开始钻研技术。上了高三后,周帅理所当然把学习放到第二位,白天逃课,晚上逃自习,在网上去各个站点学习交流,学习一个叫Coolfire的黑客写的黑客技术教材。周帅网络技术突飞猛进,而学习成绩只有历史和英语还可以,其它的都是一塌糊涂,险些过不了高中会考。

  高考自然名落孙山,而周帅借父亲的关系到苏州大学去委培,专业是计算机工程。发现学校的教材已经落伍了,没我高中学的多。因为技术好,大一时周帅当了一个学期的助教--给同班同学教授计算机基本知识。上午老师教,下午辅导员就叫我再给同学开课,我跟他们也没什么隔阂,讲上45分钟,然后让他们提问半个小时。半年的助教生涯让周帅很有成就感,提起时都透着得意。

  这是周帅大学最辉煌的一段时间,一年之后,周帅再度扬名学校--迷于做黑客的他除了计算机和英语之外的其它课程都要重修。处于劝退境地的周帅决定跑路 --他从学校不辞而别,大二第一学期成了他的最高学历。

黑客前辈

  当时正是网吧流行的时候,周帅说学校周围的网吧几乎都是我给装起来的。南京某报社要招聘网管,因为没有这个职位,就以记者的名义把周帅招进了报社。

  此时,周帅已经成为中国第一代黑客组织绿色兵团的重要成员之一,自从一年前加入绿色兵团,通过不断黑外国网站练手,Coldface已经积累了相当的名气。周帅后来成为绿色兵团分站网络力量站站长。1999年,网络泡沫兴起的时候,绿色兵团酝酿商业化,并在当年7月成立了上海绿盟计算机网络安全技术有限公司。此时在报社无所事事的周帅也被网络安全技术商业化的前景所鼓舞,在1999年底组织了一个盛大的网友假面舞会后,离开了报社,纵身下海。

  他先是在北京一家公司做网管,然后出来单干,和另外一个人合办公司,对方出资,周帅技术入股。公司一开始还算赚钱,不久资金就出了问题,很快倒闭。

  此后的周帅变的神秘起来,他只肯说自己前年底才回到老家江苏盐城,现在自己做了一个工作室,凭自己的江湖名声接活,主要是给人做网络方面的项目。记者查到了周帅的网站,是一个叫亚洲情报中心的站点,上面有致力于提供战略咨询,市场顾问,科技情报的字样。因为不是注册用户,记者无法了解更多情况。

  已是黑客界前辈的周帅手下有一大群黑客出身的技术人员,著名的黑客组织红客联盟的创始人lion就曾在他手下做过职员。

  绿色兵团的创始人Goodwell 说周帅脾气比较大,但是为组织做过很多事情,纯ORG(组织)的强烈拥护者。但同样是著名黑客的大鹰却对记者说周帅就是一个商人。

  周帅的QQ形象是一个拿冲锋枪的蒙面人,名字仍就是Coldface,做了十年黑客,周帅对它的热爱,似乎依然不改。
艾奇伟(大鹰) 我不是一个纯粹的黑客

  (李梓)

  中国没有真正的黑客。大鹰说。

  你自己也不算吗?

  不算,真正的黑客绝不会进入一家网络安全公司,更不会接受媒体采访。

  在广安门的一家咖啡馆,大鹰携女朋友翩翩而来,一时给人一种错觉:黑客是一个挺时髦的群体。他的好友,另一位黑客病毒纠正了这种错觉:他是我们这伙人里最时髦的一个,大部分的人都像我这样。

  1978年出生的大鹰已经习惯于把那些只比他晚出生两年,却晚了一个年代的同道称为小孩儿。在网络上一度激起万千网络青年热血沸腾的中美黑客大战,被他称为小孩儿之间的战争。

  在专业黑客网站安全焦点上,有他原创的帖子,教导别人:要做黑客,一定要掌握一种汇编语言。大鹰精通Linux系统内核,但因为从来没有做过专职的程序员,他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纯粹的黑客。

  当他不追求纯粹的时候,他叫艾奇伟,身份是北京中航嘉信计算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技术副总经理。

  黑客=网络安全人员

  中国所有的黑客都在都在网络安全公司里,因此中国已经没有黑客了。大鹰说。事实的确如此,在中航嘉信这间不大的公司里,集合了大鹰、冰河、病毒等6名中国一流黑客转型成的高级网络安全人员。其他著名的黑客,挤在上海和深圳的几间网络安全公司里。

  中国的网络安全行业刚刚起步,资本对这个行业的盈利周期要求过快,导致大量的公司经营不到一年就被抽资,也造成行业内人员流动过快,江湖的狭小和快速流动让这些黑客们常常不期而遇。两年前,有人号召大鹰去上海,因为冰河在这儿。没等他拿定主意,那间公司关门了,冰河和他在北京成为同事。

大鹰目前正在参与制定cnfan.net" target="_blank">中国网络安全标准,这是公司参与的一个项目。所有的人都以为防火墙就是网络安全,但这个标准告诉人们防火墙只是5 个安全等级中的一个。在顶级黑客的眼里,世界上惟一安全的防护是物理隔断,而现在中国的许多服务器无异于门户敞开。网络安全公司的业务才刚刚兴起,盛大网络去年请了专门的网络安全公司来确保网站安全,政府也是网络安全公司的重要客户。

  我从不参与小孩子的战争

  中美黑客大战你参加了吗?

  没有,我们团队的所有人都没有参加。中国用的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种方法,上去几万人,把别人的通道堵死,一个真正的黑客根本不屑于采用这种方法。如果真正爱国,应该把技术学得更加扎实,把我们自己的网络建设得更加安全。


  与其他许多黑客的故事雷同的是,大鹰在大学时也是一个挂科大王。因为兴趣爱好广泛,常常逃课去玩,差一点被学校劝退。大三时,他想到了一个挽回尊严的方法:我要学到学校教不出的东西,让他们另眼看我。他挪用了家里给的学费,去学习linux,经过几年的钻研后成为这方面的专家。

  尽管毕业于南航计算机系,他却把自己归为半路出家的一类人,他为此很后悔:系统教育永远是不可替代的,我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听课,今天的网络安全业,已经到了那些接受了系统教育的一代来淘汰我们的时候了 。

  肯定有那样的黑客

  大鹰有诸多的爱好,比如足球。黑客必须是对技术有兴趣的人,就像足球一样,只有像马拉多纳那样真正喜欢这项运动的人才能成为球王。大鹰打破了许多关于黑客的成见,他不抽烟,有一个感情稳定的女朋友,还有一群关系牢固的伙伴,这个团队中的所有人都以追逐技术为乐。他们之间约定,大家尽管在公司的位置不同,但报酬应当相等,以团队的名义取得的股份则平均分配。他们共同的遥远梦想是将来有一个股权属于自己的公司,等运作得很好了,就把公司经营交给职业经理人,自己仍然转回去做一个网络安全工程师,专心地研究技术问题。商业只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壳,对技术的追求才是黑客的核心。

  有一个非技术性问题大鹰一直不愿意松口:我们根本不能算真正的黑客,我们只能被称为网络安全人员。

  那么,真正的黑客是什么样呢?

  他应当躲在人们视线所不及的地方,从事着与网络安全完全无关的工作,把对网络安全的研究当作一种消遣。

  那么,你认识这样的黑客吗?

  我想这世界肯定有这样的人,只是我们不认识。
林林(冰雪封情) 奔四一代
  (马昌博)


  因为黑客技术而成为桂林电子工业学院的特招生,连林林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2002年,第二次参加高考的林林被桂林工院的光信息与科学专业录取。早就喜欢计算机的林林肯定是受不了这种专业的,于是就给校长写了份材料要求转到计算机系。材料上附了他在高中时发表的一系列黑客技术文章,和自己做的一个精美的网页。

  校长也是学计算机出身,见到林林的材料非常高兴,说计算机系很多年没有专业特长生了,这个人不学计算机太可惜。有了校长的话,林林破例转到了热门的计算机工程系。作为中国的第四代黑客,林林一开始就感受到了黑客技术带给他的实惠。

  同学,把我写谦虚点,'老鹰'是我大哥。这个小字辈叮嘱说。他的网名叫冰雪封情。

  邪恶八进制

  中国黑客的大联盟时代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将是更为精练的小组模式。23岁的黑客林林说。林林领导的黑客组织叫邪恶八进制安全小组,简称EST。在它的网站首页上有一句口号:打造专业黑客组织。我们要提出中国第四代黑客最锐利的新思想。

  林林强调说邪恶八进制不会参与无聊的黑客攻击,他给自己订的准则是永远不参加以政治、商业或者其他经济利益为目的的任何渗透和攻击。

  林林第一次接触网络技术就是为了清除病毒而不是攻击别人。那是在他上高一的时候,刚买的电脑中了一个简单的病毒,恼火的林林开始研究解决方法,开始接触黑客技术。

他经常在晚上偷偷起来上网,第二天父亲一查历史记录就能知道他又熬夜了。受了惩罚之后,林林开始研究怎么清除上网记录,好骗过父亲。这个简单的动力驱使他迅速成为了网络技术发烧友。

  成为黑客是在2001年。因为中美撞机事件两国黑客彼此攻击不断,对1998年的黑客大战有些印象的林林重新燃起对黑客的崇拜,而且此时自己的技术不是很菜了。正好中国黑客联盟要成立华北站,招募斑竹,林林就试着去申请,当时还邮寄了详细的材料和身份证复印件,非常虔诚,现在看来当个斑竹算什么啊。

  林林目前想的是两件事,一个是找一个固定的服务器。曾经有一些相关部门说要提供服务器,都是这个厅那个厅的,林林都拒绝了。我们就是想搞技术,政治这东西一参与了就很难全身而退。与老鹰不同,林林这一代黑客没有那么多热情。

  另一个则是邪恶八进制的合法化。这是个要命的问题,我们已经在公安局备案了,就是怕那一天国家一整顿黑客站点你再想备案就来不及了。

  挂的几乎没有学位证

  林林说自己记性挺好,但正经学业却不怎么样。高中复读了一年才考上桂林工院,而现在上大三了,已经挂了24个学分,学校规定挂到25个学分就没有学位证。

  主要是跟老师关系不好,有些老师教的太烂了,我看不上他,而且在脸上就能表现出来,这样老师当然不让你过。电子商务课林林几乎每节必逃,这个是开卷考试,就这老师硬让我挂了。

  林林的父亲认为儿子这种特长生,不可能什么都学的很好,兴趣才是他们最拿手的。而且他认为林林现在从事的是一项事业,为了国家和世界的网络安全。

  林林谈过5次恋爱,4个是通过网络认识的。最刻骨铭心的是一个叫鱼的姑娘,中南大学医学院的学生。鱼在一个论坛上问了个问题,林林给回答了,后来就打电话联系,再后来鱼就从长沙到桂林和他见面,俩人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林林说,这是他惟一一个真正接触到的女朋友。

  林林不抽烟不酗酒,他说作为一个技术人员,思维的清醒是最重要的。在个人网站上,他如此介绍自己:冰血封情,男的,182公分,很菜,且丑,偶尔有些三八,没了。真没了。
绿色兵团 标本的兴衰
  (马昌博)


  这是一个被众多黑客称做黄埔军校的中国最早的电脑黑客组织。

  它曾一度辉煌鼎盛,注册成员据说达到3000人,高手云集;它曾黑掉国外站点无数,和网易数次发生冲突,声势浩大。直到现在,活跃的众多黑客高手都曾是它的成员或徒子徒孙。

  它叫绿色兵团,1997年由一个叫Goodwill的黑客组建。2000年10月绿色兵团突然分裂,原因至今扑朔迷离。作为中国第一代黑客组织,绿色兵团的兴衰也被看做中国黑客组织发展的标本。

  聚义

  1997年,上海黑客Goodwill在境外某网站申请了一处免费空间并在国内做了镜像站点,用来黑客之间的交流,起名为绿色兵团。这个中国第一个黑客组织在短期内迅速壮大,上海、北京、石家庄等地均有其主要成员。同时,随着他们黑客攻击规模的增加,其影响力也在网民中大增。

  以Goodwill为首,包括Rocky、Dspman(HeHe)、Solo、LittleFish(小鱼儿)的5个人成为他们的核心成员,而其他的诸如谢朝霞、彭哥、PP(彭泉)、天行(陈伟山)、冰河(黄鑫)、小榕等第一代黑客的顶级高手也都加入其中。

  1999年1月23日,绿色兵团在上海延安东路128弄6号(星空网吧)召开第一次年会。当时网络泡沫正盛,网络安全被认为是就要兴起的庞大市场,绿色兵团的顶级黑客们掌握的黑客攻击技术换个名字就可以用来防御,变成网络安全技术。

这时候,绿色兵团原成员周帅口中的说客出现了,他叫沈继业,一个据说是从事资本运做的北京人。他奔赴上海,说服了Goodwill等核心成员,将绿色兵团进行商业化运作,随后绿色兵团转轨并拥有了自己的网络安全公司:上海绿盟计算机网络安全技术有限公司。

  分裂

  2000年3月,绿色兵团与中联公司合作投资,并在北京招募成员注册了北京中联绿盟信息技术公司。同年7月,北京绿盟与上海绿盟因内部原因合作破裂,北京公司启用新域名nsfocus.com。

  据说双方冲突非常激烈,彼此亦对对方不断进行黑客攻击。8月底,北京绿盟向法院起诉上海绿盟,上海绿盟败诉,不久作价30万左右将公司包括域名 isbase.com转让给北京绿盟,人员解散。北京绿盟随后将isbase.com域名停用。

  关于分裂原因,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说北京绿盟早已开始在进行成熟的商业运作,而上海绿盟的绿色兵团成员则依旧不放弃自己自由自在的的黑客生涯,在当时的网上对话及声明中可以看出,他们想做中国第一个非赢利性网络安全组织,所以和以沈继业为首的资本力量产生了纠纷,最后资本力量获胜。

  另一个版本则是因为利益纠葛:Goodwill等核心成员认为自己是绿色兵团的创立者,所以应该拿比较多的分成,而沈继业则认为既然组织已经商业化,那就应该按照公司的规则,让资本说话。主要是因为个人利益。现在还是北京中联绿盟老总的沈继业接受《时代人物周报》采访时说,他说因为Goodwill私心太重,但是网络上名声的大小,不能作为公司中商业角色的标准。而周帅也说是因为利益纠葛,事后大家说,这次分裂Goodwill也应该负一部分责任。

  此后的绿色兵团几经周折,最后终于连站点也不复存在,成员也各自散去。据周帅说,现在的绿色兵团依然存在,但只是一个松散的学术联盟。

  不管如何,中国第一代黑客组织的商业化尝试就以绿色兵团的分裂甚至消失结束了,而在它身后,黑客组织商业化的大潮依旧滚滚而来。

黑客从良 黑白两道

  (马昌博)


  凡事都有黑白两条路可走,黑客组织商业化也是如此。周帅说。

  周帅所说的白是指利用自身掌握的黑客技术,做网络安全服务。艾奇伟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比如'木马'程序,黑客用来攻击,就是'木马病毒',而转成网络安全名词,就叫'远程控制系统'。

  而黑的道路,则稍微有点打擦边球,说白了就是做商业间谍。利用自己的黑客技术,获取商业情报。

  商业间谍

  周帅的工作室现在从事的是白道,主要给公司做安全系统项目。但是他有一个叫亚洲情报中心的网站,周帅说,这个只是在试验。这个网站有中英两个版本,它的中文网页上介绍说:亚洲情报中心,成立于2000年,是亚洲地区领先的情报类赢利机构......亚洲情报中心拥有完善的情报系统和高效的专业团队,我们帮助政府解决即时危机,我们扶植企业成长。

  其实商业间谍在国外是个有很长历史的行业,只是在中国还没有成型。周帅认为,做商业间谍利润巨大,不过投入也很大,你要有好的设备和资金,请网络高手的费用也很高,还要有很神通的通讯网络。关键是中国的信用制度没有建立起来,客户怕你偷别人的同时也偷自己,而且要不要签合同,签了是否合法?

  而万涛则认为商业情报不一定是偷。重要的是分析能力,而不仅仅是技术。他举例说国外一个相关组织曾出过一个鹰派联盟的评估报告,提供给美国政府做决策用。他们其实就是从各个论坛上找我们的帖子和发言,然后分析出一个结果。

  如果仅仅是'黑'的话你就不能大张旗鼓的做,没办法市场化和正规化,去获取外国的情报还可以,但是国内公司,恐怕不行。万涛说。

匪转兵

  事实上,用白的手法去商业化是大多数黑客组织转型的道路,绿色兵团转型成了中联绿盟,而现在的中国黑客联盟根本上就是一个商业站点。

  艾奇伟所在的中航嘉信公司正在从事国家网络安全标准的制定,这是一个由公安部牵头、相关部委和企业参加的项目。

  万涛所在的鹰派联盟也在酝酿商业化,不过他强调说不是鹰派联盟的商业化,而是鹰派联盟衍生出来的鹰缘网的商业化,去和其他培训机构甚至学校合作做大众化的网络技术培训。

  周帅认为黑客组织商业化以后要做好两个层面的服务:一个是有形的,中国老板大多不懂技术,你要让他看见东西,很小的主板你最好给他用山一样的箱子装。然后就加上无形的配套服务,保证产品真的起作用。

  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是黑客组织商业化以后怎么洗清自己的出身,中联绿盟就碰到过这种困惑。前两天我们拿一个国家级网络安全基金的时候就有专家这么说,'他们就是一群黑客。'人家说的并不是褒义的。沈继业说。网络专家许榕生也表达了同样的忧虑。

  另外关键的一点则是资本和技术的恰当结合,我们走了很多的弯路,钱没赚到,但是看清楚了一点,就是纯技术肯定是做不出来的,必须有一个人去做这种管理、推广和资本层面的东西。艾奇伟说。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吧。
黑客文化 转瞬即逝的激情

  (李梓)


  第一个把hacker翻译成黑客的人是一个天才,这个词汇的翻译融合音译和意译的意境,黑显示了黑客们的隐秘性及其手法,而客暗示了黑客们的不请自来,同时又在宣扬一种文化的诞生。

  在网上扔石头

  黑客是cnfan.net" target="_blank">中国网络第一个被定义为客的群体,从此,凡属于与中国某种网络新事物相关的群体都被以客为后缀命名,比如闪客、博客。客现象的出现带动了中国人对网络的热情。

  黑客们都认为,他们从不主动恶意地攻击别人,除非在遭到攻击时。这一特点在6次中外黑客大战中展现无疑。历次中国黑客发动大规模攻击都是事出有因,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在攻击时仅以修改页面表达抗议为主。

  在根本意义上,网络黑客所采取的手段和大学生对美国大使馆扔石头和墨水瓶没有什么两样,那只是一种宣泄的手段,追求的不是攻击性。中国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教授闵大洪说。

  闵大洪的主要研究对象是互联网,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完整地保存整个网页信息。2005年1月,许多网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却看到了lion关于关闭红盟的通告,并在他的网络专栏上发布了名为《告别中国黑客的激情时代》的长文,在他的一本新的著作里,这将成为书的一章,作为中国互联网的一段历史而被记载。

  在1998年以前,中国发生的历次大事件中,国外所能听到的只有中国官方的声音,而在印尼排华潮后,中国网民用自己的行动,将自己的声音直接传达到他们想传达的对象面前。闵大洪说。

脚本小孩的成长

  1998年的牛刀小试为1999年的第一次中美黑客大战埋下伏笔。1999年美军误炸中国驻南使馆后,一大批网民开始思考要行动起来,大量只懂简单电脑知识的网民自学了一点黑客常识后便参与到了黑客大战中来(他们被蔑称为脚本小孩),中国的人海战术正式形成。

  黑客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进入的行业,每一名黑客都有一段残酷的青春,绝大部分人对计算机汇编语言产生兴趣的年代都在中学或者大学一二年级,随后,他们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基础学习,从而迈进黑客进阶之路,绝大部分的人难以逾越这个挑战而选择放弃。黑客也是一个只有年轻人才能从事的行业,中国黑客中那些自称老人的老一辈黑客炅洳还?0岁,而新生一代也许还不到20岁。

  以文化或者爱国的名义,在1999年前后,一大批脚本小孩挑战黑客的进入门槛。那个时候,黑客技术就像今天的blog一样流行,中国城市街头的书摊上,到处可见匆忙印刷出来的黑客入门,五花八门的黑客杂志匆匆出炉。中国的网民听到关于黑客的传说,也许就是在这个时候。2005年,一名从事IT业的读者听说本报正在做关于黑客的专题,立刻问:lion是其中最黑的吗?

  当2000年lion和其他几位好友建设中国红客联盟,他仅仅有22岁和一年多一点的网龄,其他的朋友不比他年长。凭借对黑客技术的向往,lion在随后的几年努力学习并成长为一名成熟的黑客。在最近几年的新生代里,像lion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伴随黑客大战而来的是新生一代对自身价值的定义和认识,中国鹰派的发起人老鹰留在美国白宫网站上的公开信,成为具有宣告性质的发言:我们的下一代,已经在肯德基、麦当劳中长大。但有趣的是,正当我们的前辈们为此忧心忡忡的时候,把他们敲醒的却往往还是你们自己。

回归之路

  当这些小孩儿慢慢成长,并即将进入骇客的境界时,前辈们的忧虑就变成了他们所要面对的现实。新生的这一代极具表现欲望,他们往往在对黑客技术一知半解的时候,就已经开设自己的网站,建造自己的组织,出于这种冲动,他们可能不顾及老一辈所遵从的自律条款,挑起更多的攻击。此时他们在技术上仅仅是入门级,但已经足以威胁其他对黑客技术一无所知的普通网络用户。

  在多次经历黑客大战后,大部分的人开始停下脚步反思,关于黑客文化的讨论逐渐回归到道德层面上来。在2001年第二次中美黑客大战中,混乱的局面已经不是组织者所能控制,当双方开始攻击时,其他国家的黑客也纷纷参战,支持中方或者美方,而来自欧洲的黑客干脆不顾任何立场,不管中国或者美国的网站,只要有漏洞就进行攻击,导致网络战争总是只有失败方,没有胜利方。

   2002年4 月,中国互联网协会公告制止有组织的攻击行为。此后,大规模有组织的攻击远离了中国互联网世界,但某种意义上这并不是通告起了作用,而是一个成熟了的群体的选择。现在的网络四通八达,网络所反映出来的民间声音已经能够轻松发散到世界各地,网民已经有了新的通道可以发泄他们的怒火。网络的信息更新日新月异,关于6次黑客大战的报道,看上去就像一个世纪之前的传说。

  但黑客伴随着政治事件的攻击并没有停止过,网络上不时可以看到零星的消息。大规模作战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是精英小组单兵作战的时代。一个叫林林的新生代黑客说。

  2004年,黑客文化受到了新的冲击,在上海破获了黑客连环敲诈案,黑客不再是一个掌握了技术的想炫耀的年轻人的单纯代号。在这样的背景下,lion 解散红盟,和他当初成立红盟,并炫耀它的红色一样,具有符号性质的意义。

  他们本来只是一个小众的群体,因为偶然的原因而走上大众的舞台,当激情过后,他们开始思考,于是黑客文化重新回到小众。闵大洪说。

  当激情消退,理性的思维回潮,中国黑客由文化符号回归技术。也许,这次是他应该走的道路。但那个激情四溢的年代,依然令人难以忘怀。
黑客人物面对面:孤独剑客采访记
作者: 孤独剑客 来源: 剑客网站 日期: 2006-8-6 9:14
出自:《黑客X档案》第3期(2002年7月)

《黑客人物面对面:孤独剑客采访记》

网络世界,风起云涌,黑客人物,几多沉浮。本栏目深入中国黑客圈,追踪采访黑客风云人物,让我们切入到黑客世界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感受黑客的观点,体味黑客的生活。

醉里挑灯看剑,梦里吹雨听风。

仗剑独走天涯,试问谁与争锋?

这是孤独剑客网站上的自我介绍,一幅疾走江湖的孤独侠客形象浮现在脑海中。

    本期特别采访,曾经联合爱国安全仁人志士在2000年把中国国旗插上日本无数政府网站的侠义黑客—孤独剑客!


Zero:孤独剑客,你好,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吗?

孤独剑客:好的!我出生于地处黄河古道的中原大地,家乡因发现“中华第一龙”而拥有“中华龙乡”之美称,大学学的是机械设计专业,后来对计算机一见钟情就走上自学之路,并逐渐爱上了具有挑战性的网络安全技术。大学期间曾担任校计算机协会会长和校学生会主席,毕业后在国家研究所从事单片机和PLC开发,后来到深圳、广州和上海等信息安全公司负责技术工作,现今,在世界著名的网络安全公司中国公司做高级安全顾问。

Zero:您是什么开始进入黑客这个领域的?

孤独剑客:确切的说,应该是95年开始接触信息安全的,但那时候主要是研究计算机病毒技术,几个月后我的作品就进入了无数台电脑,现在想来对当时自己的轻狂无知行为感到愧疚。

Zero:在黑客这个领域里,你是一个孤独的行者吗?喜欢和其他黑客同类交流吗?

孤独剑客:孤独不等于封闭,我经常与朋友们进行技术交流,但我更喜欢自己思考和解决问题。

Zero:你对你既是安全人员又是黑客这样的双重的身份,感到矛盾吗?在什么状况下你是一名黑客?在什么状况下你又是一名安全专家呢?你最喜欢哪一种身份呢?

孤独剑客:我认为这并不矛盾,捍卫祖国尊严是每个中国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任何有损于祖国利益的行为我都会尽力制止并打击。当然,每当我听说国内网络系统遭受黑客攻击的时候,作为一名安全人员,我就感到很痛心,下决心要用自己的技术和经验来保护国内脆弱的网络,至于说到更喜欢哪一种身份,在黑客概念被扭曲的今天,我自然更喜欢后者。

Zero:作为黑客,你曾经参加过几次著名的黑客事件,也是几次事件内幕的熟知者,最让你觉得有成就感的是哪一件事呢?你能再给我们简单回顾一下这些事件吗?

孤独剑客:发生在2000年初的中日网络大战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当时我和badboy等仁人志士组织了“中国极右翼抗日联盟”民间爱国组织,联合国内安全技术高手,和广大国内网民一起通过网络真正意义上打击了日本的嚣张气焰,在众多日本政府网站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和奏响的义勇军进行曲就是明证,那次网络战中年轻的中国网民们所表现的高昂的民族意识和爱国热忱是前所未有的。

Zero:中国的网络安全经过几次黑客事件过后,虽然有些进步,但依然让人担忧,你能对中国网络的安全现状谈谈你的看法吗?目前中国安全现在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孤独剑客:对于国内的网络安全现状我认为喜忧掺半,喜的是国家开始重视网络安全,设立安全预算,培育安全人才;忧的是很多青少年盲目崇拜被歪曲的黑客,停留在工具的使用上,整天忙于偷窃密码、炸弹攻击和黑网站,而不知道去系统的学习,更不知道这是犯罪。当前从我国的安全技术发展来看,我认为我国网络安全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不拥有对安全技术的控制权,不仅是现在,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会一直如此。

Zero:你从事安全工作有几年了吧,你觉得对于一个安全技术人员来说,什么是最重要?这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而优秀的安全人员呢?中国的安全人才缺口有多大?

孤独剑客:职业道德!这是由其特殊性决定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个丧失职业道德的安全技术人员所能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丝毫不亚于一枚原子弹的爆发。就我的经验而言,我认为有较宽的知识面、雄厚的技术实力、有社会责任感和严肃的职业道德才能算是一名好的安全人员。从我国目前3000多万网民人数来看,占1% 的是安全技术人员绝对不算为过,也应该有30万,遗憾的是目前国内尚不足万人。

Zero:黑客知识不是系统的,也不是专业的,它是很有特色的一种技术,你如何评价黑客知识?

孤独剑客:我思想中的黑客知识是,对系统和网络技术的高度洗练、对系统和网络问题的深度探究、对系统和网络缺漏的根本解决,很难想象一个不会编程,不懂系统网络原理的人能够成就一名安全技术人员,而要掌握这些是需要不少基础东西的,比如:英语、数学和物理等,遗憾的是,不少人对此很不重视,尤其是英语。

Zero:你最擅长的黑客技术是什么?在什么情况下你会拔剑出鞘呢?

孤独剑客:我喜欢用联系的观点去考虑问题,在世界上最著名的ISS扫描器里面有一种技术叫SmartScan,我想是一种很好的体现,在我的印象中思维要高于技术。如果非要问什么时候会拔剑出鞘的话,我的回答是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我都会挺身而出。

Zero:现在很多青少年对于黑客很崇拜,对黑客技术很热衷,作为一个资深的黑客,如何引导青少年的正确看待“黑客”?

孤独剑客:我想青少年朋友应该首先要把基础东西学扎实,精通两种以上编程语言,尤其是asm和c,熟练掌握系统和网络知识,深入研究安全技术和安全产品,运用自己的技术来保护我们的网络系统,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做一个受人尊敬的“黑客”,而不是一名被唾骂的罪犯。

Zero:你如何定义黑客这个术语呢?

孤独剑客:尽管在国内黑客一词已经几乎被解释成了破坏者,可按照我的理解,我认为黑客应该是有较强的程序编制能力、掌握全面的系统和网络知识、能够运用自己的技能和经验不断地发现和解决网络系统中存在的问题,为此而受到世人的尊重和热爱,进而推动网络不断向前发展的技术人员。

Zero:黑客文化和安全文化是近年来开始提出的一种新的网络文化,请问我们该如何理解黑客文化和安全文化,它们包含了哪些元素?

孤独剑客:对文化我研究不多,但我认为黑客文化应该包含“共享、探索、沟通、道德”,安全文化应包含“策略、贯彻、管理、监督”。

Zero:喜欢寻找系统的漏洞吗?都发现过哪些漏洞?最精通的操作系统是什么?

孤独剑客:任何安全技术人员都会因发现漏洞而自豪,当然我也不例外,但安全技术也是有分工的,有安全研究人员和安全咨询人员等,前者侧重于对系统和网络安全问题的探索,后者则侧重于提供最佳的安全解决方案,实际上我属于后者,所以对于NT和Unix系统的安全管理与维护是我比较熟悉的领域。

Zero:当你发现某个网站有安全漏洞时,你会怎么处理呢?

孤独剑客:一般来说,我会设法找到网管的Email信箱,然后发一封指明其系统存在安全漏洞的匿名信件,当然同时会附上我建议的解决方法。

Zero:黑客技术是不是更多只能用到对于系统的检测上面?但不全面?

孤独剑客:我想在系统加固和监控上,黑客技术也大有用武之地,因为一个善于实施攻击的人更懂得自己该如何防守。

Zero:黑客技术和系统的网络安全管理技术是不是互补的?

孤独剑客:事物总是在矛盾中进步发展的,所以说这是肯定的。

Zero:很多次黑客事件都是在祖国的尊严受到挑战的时候发生的,同时也诞生了“红客”这一称谓,中国红客的爱国主义情结也是中国独有的黑客特色,你对中国红客怎么看?

孤独剑客:仔细来追究的话,会发现“红客”一词源于2000年初的中日网络大战,当时我们中国极右翼抗日联盟联想到中国的红军,认为红色是正义的体现,而我们做的是网络抗日,所以我们修改了代表网络技术高超的黑客一词,称在那次大战中我国的网络战士为“红客”,一方面体现了对安全技术的追求,另一方面表现了我们代表的是正义。

Zero:据报道,中国的黑客活动频繁度在世界上位居前列,你觉得这个现象正常吗,现在的中国黑客和国外黑客技术差距,你如何评价?

孤独剑客:我感觉我国媒体的炒做能力在不断的得到提升,就像我国足球刚进世界杯就幻想已经是十六强了一样,事实上,我认为我国黑客与外国黑客的差距更像足球上我国和巴西。

Zero:中国黑客对于中国网络安全的发展起了较大的推动作用,你如何评价它?

孤独剑客:我认为我国黑客最突出的贡献是使得国人增强了网络安全意识,无论是政府、企业还是教育部门的动作都能说明这一点,但我们要走的路却还很漫长,就好像我国足球一样,尽管离大力神杯还很遥远,毕竟我们已经开始接触世界杯了。

Zero:前段时间,广东省长对黑客人才发出了邀请,以求共建网络安全。可以看出,黑客作为一种特殊的人才,开始受到政府部门的重视,你如何评价这件事?

孤独剑客: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这表明安全技术人才的价值终于得到了政府的认可,至于能否成为现实,让我们拭目以待。

Zero:你网站上公布了部分你开发的黑客工具,比如IPHacker、WinShell、PassDump等,想来很多网友都用过这些软件。我想问的是你最精通的语言是什么?对于一个黑客编程初学者来说,该如何怎么起步呢?

孤独剑客:应该说我最擅长的就是asm和c语言了,它们优异的特性无论是在单片机、DOS、Windows还是Unix平台上始终都能发挥的淋漓尽致。我个人认为这两种语言非常适合作系统和网络级的低层开发,并且具有多平台支持的优点,建议初学者好好掌握。

Zero:“孤独剑客”这个网站是你自己在维护呢,还是相关公司在托管,有发现过被攻击的情况吗?如果有,如何回应这些攻击?

孤独剑客:服务器是托管的,我是通过远程控制软件进行维护的。事实上,我的服务器系统经受了无数次的攻击,当然其中包含我特意邀请一些朋友进行的友情测试,这一年多以来的实践表明,服务器的安全是有保证的,除网络升级等因素外,它始终保持稳定运行中。我也曾根据监控系统的记录反追过一些攻击者,发现大多是漫游的网络蠕虫和因好奇而进行尝试攻击的安全爱好者。

Zero:目前出现了一些所谓的商业黑客,通过对网站的入侵,然后进行带有商业目的的敲诈,这些行为都背离了黑客精神的初衷,你觉得一个黑客应该遵循一个什么样的道德标准呢?

孤独剑客:事实上,黑客也仅仅是一个称号,是在特定阶段赋予的,就好比有些优秀警察有的最后却变成了罪犯一样,我们难道还叫他优秀警察吗?不容否认,黑客对网络是那么的了解,以致往往可在网络中自由驰骋,意识薄弱的人难免会无法抵挡利益的诱惑而铤而走险,我认为作为一名技术高超的安全人员,要严格遵守职业道德,利用自己的技术和能力,为社会做出贡献,绝大多数完全是可以实现自己价值的,而无须冒天下之大不韪。

Zero:除了网络有些什么样的业余爱好?喜欢看足球吗?对中国队在世界杯的表现怎么看?

孤独剑客:爬山、健身、听音乐等都是我喜欢的,也相当爱看足球,但还算不上球迷,对于我国队员在世界杯上的表现,总体来说我是比较满意的,队员们表现出了顽强的拼搏精神,从比赛结果我们也认识到了和世界著名球队存在的差距,希望球员们能够面向未来,苦练本领,精诚团结,将来用好成绩来回报关心和爱护他们的全国人民和广大球迷朋友。

Zero:每天都与看似枯燥的数据打交道,你觉得有一天你会厌倦吗,如果大胆猜想一下,离开安全这个行业,你会去从事什么工作呢?

孤独剑客:我想会的!假如真要离开安全行业的话,我更乐于从事像Discovery节目中的工作人员那样和大自然亲密接触,那将是多么的令人向往,但这可能只是一个美丽的梦想。

Zero:我们的读者如何联系你呢?

孤独剑客:既可以访问我的个人网站http://www.janker.org/,也可以发Email到janker@371.net,当前有QQ的朋友也可以在线和我交流,我的号码是5385757。
黑客故事——采访小榕
本期特别采访:小榕

    他,流光、溯雪、乱刀等黑客/安全作品的开发者,他的名字可以说载入了中国黑客/安全发展史中辉煌的一页。他的软件相当普及,一次,通过非正常手段进入一台机器,赫然发现机器主人的桌面上摆着“流光”……。对很多黑客爱好者来说,流光就象Winamp、Winzip等常用工具一样,已经成为电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他的“小榕软件实验室” ,在“关于小榕”的栏目里,他这样写到:无论在现实或是网络中,我都是孤独的……

    Zero:小榕,你好,关于你的介绍我们很多读者在网上已经读过许多,更多的读者是通过你的作品知道你的,但是关于你的东西都是比较琐碎的,所以,我们还是先请你介绍一下自己吧?

    小榕:我是一个程序员,人很普通。

    Zero:你是什么时候涉入黑客或是安全这个领域的呢?或者说是什么东西触发了你对这个领域的兴趣?

    小榕:我初次进入这个领域是1996年,从我开始使用Cernet(中国教育科研网)开始。因为当时上网的费用非常高,例如发E-mail每K要收一毛钱,所以就开始尝试去Crack别人的帐号。

    因为我的专业是软件,所以我具有较好的程序设计能力,这对于我后来开发一系列的软件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Zero:最初是怎么想到开发流光这个产品的?

    小榕:最初开发流光这个东西,并没有想到会做成今天这个样子,最初的版本仅仅具有POP3/FTP的暴力破解功能,随着网络的发展,不断地加入新功能,才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本来打算到流光2.5的时候就不再继续下去了,后来是由于用的人很多,所以才会促使我继续写下去。

    Zero:“小榕软件实验室”是你一个人负责还是由几个人组成的团队?

    小榕:我一个人。

    Zero:当初开发流光的时候,想到过自己的作品影响面这么广吗?你的作品现在这么普及,你是怎么想的,有没有担心过自己的作品带来负面影响?

    小榕:我没有想到影响会这么广,至于说到负面的影响,我想这个问题取决于怎么来看了。同样的工具在网络中也有,只不过没有像流光这样高度集成的而已。

    Zero:你一般如何测试你软件的入侵部分呢?

    小榕:首先是在内网测试,然后散发一些测试的版本给我熟悉的朋友帮我测试,这样我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发现问题。一个人的思维如果已经成为了模式,那么要改变是很困难的,有一些软件的缺陷是需要靠大家的测试来发现的。

    Zero:未来的目标是什么?对自己的未来一直都很明确吗,有没有过彷徨和迷茫?在有困难的时候您是怎么克服的?

    小榕:不断努力,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会告诉自己,如果现在就放弃了,那么就太没有责任心了, 这样下去终究会一事无成的。

    Zero:对使用你软件的朋友有什么忠告吗?

    小榕: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对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

    Zero:你觉得你的性格叛逆吗?如果有,这样的性格给你带来了什么,又让你失去了什么?

    小榕:前几年可能是,但是现在已经比较平和了,这样的性格给我带来的就是一种坚持不懈的精神和一点灵感。

    如果说失去了什么,我失去了现实的世界。

    Zero:目前你的日常安全工作主要是些什么?

    小榕:开发软件,研究一些安全方面的技术,渗透测试。

    Zero:你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的安全问题是什么?中国安全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小榕:对安全的意识,安全不仅仅在于主机或者操作系统,在更大程度上在于意识。有很多的管理人员对安全的意识淡漠,还有更多的人虽然也很注意安全问题,但是缺乏相关的知识和技术。安全不是一个单纯的技术问题,它和管理、教育、制度等有很大关系。

    Zero: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安全人员?

    小榕:敏锐的嗅觉+不懈的努力。

    Zero:作为一个想进入黑客/安全这个门的朋友来说,应该注意从哪些方面来锻炼自己,提升自己?

    小榕:我觉得应该从一些基本的事情开始做起,例如关于对网络协议的深入了解等,而不是仅仅拘泥于对某个漏洞或者某个工具的使用。安全的技术发展很快,从技术上来说你不可能熟知所有的细节,但是熟知基础知识是了解这些细节的前提。

    Zero:对去年来发生的中美黑客大战有什么看法?

    小榕:每个人都需要喧泄,只不过是方法不同而已。

    Zero:现在很多年轻人对“黑客”很崇拜,对“黑客”技术很喜爱,你有什么忠告吗?

    小榕:黑客不是一种职业,而是一种精神。

    Zero:我看到你的“关于小榕”栏目里说,“如果有人破坏了这个美好。你就将……Assault!”在生活中与人相处,你觉得自己偏执吗?假设会有这种情况,在工作中,对方是你的竞争对手,在生活,大家是朋友,你如何看待友情和工作的关系?

    小榕:我不觉得我偏执,在大多数情况我非常易于相处。人是需要工作的,但是也不能没有友情。

    Zero: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重要,你网上说“无论在网络还是现实中,我都很孤独”,你的孤独源于你的性格还是你的工作性质?为什么?

    小榕:来源于性格,为什么?孤独是一种感觉。

    Zero:你希望你的小孩未来涉入安全/黑客领域吗?

    小榕:我还没有想过 :-)

    Zero:就安全这一块而言,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小榕:成为安全领域的专家。

    Zero:对不同的人而言,会在不同的阶段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发展方向奠定基础,比如中学阶段、大学阶段、工作阶段等,你是在什么阶段为自己的未来发展奠定了基础?为什么?

    小榕:应该是在大学阶段开始有了初步的想法,但是不是很明确。在我工作以后,有大量的时间来进行程序的设计,我觉得这一阶段为我以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Zero:你下一个准备编写的黑客/安全软件是什么?

    小榕:继续升级流光,目前暂定的版本为5.会有加入很多新的功能,使这个扫描工具更加完善和全面。

    另外溯雪也会由升级的版本出来,这个版本会有大量的新功能加入,不再单单是一个暴力破解的工具。

    Zero:目前你所开发出的产品中,对那个比较满意?为什么?

    小榕:没有一个特别满意的,在某一个阶段,可能会对某一个软件比较满意,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软件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最满意的产品,是我的下一个产品。

    Zero:你如何定义个人事业的成功标准?

    小榕:成功包含的意义很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算是一种成功。

    Zero:在开发程序过程中调试是比较繁琐的一项工作,你对于自己开发的软件持什么态度,准备到一定的时候开始收费注册呢,还是继续作为个人爱好做下去?

    小榕:调试的确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但是把这件工作看作是在修饰一件艺术品,就会觉得其实调试也并不是毫无乐趣。

    近一段时间内都还没有注册收费的想法。

    Zero:平时的业余爱好是什么?

    小榕:玩PS2,钓鱼、喝酒。

    Zero:我们的读者如何联系你呢?

 

小榕
小榕

网名:小榕

性别:男

年纪:31

婚姻:已婚

资力:中国CAD/CAM协会会员,高级程序员

格言:无论在现实或是网络中,我都是孤独的……

黑客原则:不能仇视社会,不能给别人制造麻烦,不能给别人带来损失。有人对黑客这样评价:黑客是一种不断研究不断探索的境界。

============================================================

无可否认,小榕永远是中国黑客/安全界的骄傲!

小榕,1972年出生,据小榕自己说,他从小就是一个调皮的家伙,看看他的自我介绍:

小学三年级因倒卖指南针(我一毛钱买进,一块钱卖出),被学校警告。

小学六年级给同班女同学写情书,未果。

初一曾经在夜里披着草席爬进公厕(男厕),把一个正在出恭的老头吓得失足……

初二第一次约女同学看电影《斯巴达克斯》,中途被告知“恐怖”,女同学提前退场,我一个人坚持看完了电影。

初二加入了中国篆刻家协会。

初三因为拆自行车零件(别人的)被派出所护送回家。

高一和小混混一块寻衅滋事被街道派出所传唤一次,也是在那个时候学会了吸烟。

进入了一所树没草高、男比女多的工科大学。

大一上学期高等数学上册补考一次。

大一下学期高等数学上册再补考一次。

大一下学期普通物理补考一次。

毕业前普通物理再补考一次。

加入了中国CAD/CAM协会。

最后以“排名30名,本班共31人”(《毕业推荐书》上的原话)的成绩毕业。

1996年第一次上网。

1997年春节第一次破解了别人的账号

1997年夏天和别人打架,脸上留下了永远的痕迹

1998年通过了高级程序员水平考试

1999年开始写扫描/破解类软件

至今还在哭泣……

===========================================================

呵呵,不管怎么说,小榕无庸质疑是国内目前的顶级黑客,他开发的流光软件是众多小“黑客”必用的软件之一。

父亲(已去世)是大学教授的小榕,对黑客的道德观认识得很清楚:黑客像美国西部开发时的牛仔,没有法律的约束,但却有自己的做事准则。黑客要有道德底线,小榕的三条做黑客原则:不能仇视社会,不能给别人制造麻烦,不能给别人带来损失。有人对黑客这样评价:黑客是一种不断研究不断探索的境界。

小榕的工具是因为一个扫描工具。"流光"许多接触过黑客工具的无一不知道小榕的。

小榕说,“通往电脑的道路不只一条,就看你怎么走”。 “只要我敲键盘的速度足够快,可以一天黑掉100个网站”小榕曾经在一个月里进入1000家网站,并找出其中的漏洞。小榕的名字在网上非常响亮,这倒不是因为他黑过谁,而是因为他发布了许多杀伤力巨大而又及易上手Hack工具。小榕轻易不出刀,他只负责提供刀具。

呵呵,但不管怎么说,小榕无庸质疑的是国内目前的顶级黑客,他开发的流光软件是众多小“黑客”必用的软件之一。

父亲(已去世)是大学教授的小榕,对黑客的道德观认识得很清楚:黑客像美国西部开发时的牛仔,没有法律的约束,但却有自己的做事准则。黑客要有道德底线,小榕的三条做黑客原则:不能仇视社会,不能给别人制造麻烦,不能给别人带来损失。有人对黑客这样评价:黑客是一种不断研究不断探索的境界。

**备注**:大家还记得美国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吧?一些爱国人士不堪屈辱,便引起了中美在互联网上的“红黑大战”,红方也就是我方,带头大哥就是小榕!!
中国黑客组织与人物完全档案
著名黑客组织
  先介绍零三年之前的组织。
  安全焦点
  http://www.xfocus.net/
  1999年8月26日由xundi创立,创始人还有quack和casper。后来 stardust,isno,glacier,alert7,benjurry,blackhole,eyas,flashsky,funnywei,refdom,tombkeeper,watercloud,wollf 等人也加入了近来。站点主页风格一向是很简单。而该组织目前已经成为国内最权威的信息安全站点,也是最接近世界的一个国内组织。
  目前国内一些技术性比较强的文章都由作者亲自提交到该网站,而国内一些知名的技术属一属二的高手都会去这里的论坛。讨论技术的氛围还可以。而且一些网络安全公司也关注这里的论坛。现在流行的著名扫描工具x-scan的作者就是该组织的成员。
  从2002年开始,每年都举办一次信息安全峰会,吸引了国内外众多知名网络安全专家关注参加。会议涉及众多领域,备受关注。创造了良好的学术交流氛围。在此祝愿这个组织越走越好。
  
  中国红客联盟(以解散)
  http://www.cnhonker.com/
  借这个机会要说明一下,只有这个红客联盟才配的上是真正的红客联盟,并不是因为他申请了什么专利,而是在大家的眼中,只有他才只真正的红客联盟。
  这个组织是由lion在2000年12月组建的。曾再2001年带领众多会员参与中美黑客大战,而名震“江湖”。不过这个时代早已逝去,激情的往事也跟着逝去,留给人们的只有回忆。在2005年的最后一天,lion在主页上宣布正式解散。或许很多人难以理解吧。不过这也自有人家的道理。现在外面有N个红盟,我不屑于去关注他们。在此祝福lion,bkbll等人。对sharpwinner我就懒的说什么了。
  
  中国鹰派
  http://www.chinawill.com/
  与红客联盟一样,都是2000年末创立,并且在2001年参与了中美黑客大战。站长万涛也是早期的绿色兵团成员。并且也参与了在2000年前的几次网络战争。至尽这个组织依然没有倒下。近几年中并没有什么大的事件发生。所以很多人对他都已经没有了什么印象。希望他们越走越好。
  
  邪恶八进制
  http://www.eviloctal.com/
  2002年由冰血封情创立,当时是以小组模式运营的,而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为一个30多人的信息安全团队。主页做的很简单,但论坛内容非常丰富,涉及领域众多,在下经常去那里下载学术资料,论坛管理的是我所见过的论坛中最好的。而且讨论氛围也很不错。鄙人与那里的几个核心成员有所接触,都是比较热心的,而且技术都是比较强的。祝愿这个组织越办越好。我对这个团队的发展充满期望。
  
  幻影旅团
  http://www.ph4nt0m.org/
  2001年创立,发展到现在组织成员已经达到20人,近期组织推出了WIKI平台(http://www.secwiki.com/),内容涉及无线网络,病毒与反病毒,以及黑客技术等众多领域。所有的朋友都可以到那里去涂鸦。2002年开放了论坛,目前论坛的技术讨论氛围还是可以的,而且热心人也是很多的。相信这个组织也能走下去。
  
  白细胞(whitecell)
  http://www.whitecell.org/
  2001年创立的一个纯技术交流站点。当时核心成员有sinister,无花果等人,都是国内著名的高手。在2002年后就关闭了,而最近它由回来了。主页与论坛依然都很简单。希望这次回归会带给大家新的气象。
  
  中华安全网
  http://www.safechina.net/
  2001年4月创立,经过了几次改版后,队伍也发展的比较大,我所熟悉的有yellow,Phoenix等人。到现在,这个网站还在改版中,不过论坛依然开放,在这里还是有讨论空间的。组织内的人技术也都是不错的。希望这次改版后会有大的变化:)。
  
  第八军团
  2000年左右由陈三公子组织成立,后经过多次改版。成为了一个VIP制的站点,资源收集量还是不错的。鄙人经常去那里找代理服务器,更新的速度还是可以的。论坛里讨论气氛不是很热烈。希望今后发展的会更好。
  
  
  
  来说说这两年成立的黑客组织
  BCT
  http://www.cnbct.org/
  2004年底成立的一个专门挖掘脚本漏洞的组织。已经发展了一年了。在下与H4K_B4N,fpx到是有些接触。感觉这个组织是不错的,虽然没有做什么影响力大的事情,但是这种默默研究技术的精神还是值得发扬的,与那些招摇的比,要好多了。网站上收集了一些漏洞资料,这点到是做的比较好。希望继续努力,发展的越来越好。
  
  火狐技术联盟
  http://www.wrsky.com/
  2004年建立的一个组织,致力于破解软件的组织。对于他们组织现在很有争议,也曾经一度遭受到猛烈的拒绝服务攻击,造成网站瘫痪长大数月,到现在是一个论坛系统。对于这个组织,到目前为止还是有争议。希望能早日平息。
  
  黑客技术
  http://www.hackart.org/
  2003年成立的组织,之前使用的是乔客的整站程序,后来就关闭了。也是最近重开的站点,使用的是论坛系统,在下与那里的版主风般的男人和 Jambalaya 是好朋友。他们的技术还是不错的。现在论坛人气虽然不怎么高,但显然是老站重开,知道的人还不多,希望日后可以恢复元气,继续发展下去。
  
  
  国内三大商业黑客站点。
  黑客基地
  http://www.hackbase.com/
  2003年成立。站长龙哥。
  
  黑鹰基地
  http://www.3800cc.com/
  由米特创立的商业黑客站点。
  
  华夏黑客同盟
  http://www.77169.com/
  2004年由怪狗创立的站点。
  
  其实黑客组织多的数不胜数,我也只是举几个著名的而已。
  下面来说说人物吧,现在的黑客越来越多,我重点介绍那些专著于系统与漏洞的高手,当然他们对入侵也是有所造诣的。注意,这并不是排名,不是第一个就是最厉害,而最后一个是这里面技术最差的,如果这样想就错了。
  因为有时候想着费劲所以就进入一下牛人的BLOG以及一些论坛去看,这样就可以容易记起来,知道写谁。
  先从这里找http://www.0x557.org/~kkqq/ 然后在从安全焦点的文章和论坛里还有绿盟去找。
  
  
  alert7
  QQ:415451
  email:alert7@xfocus.org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12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曾经在补天的。精通linux操作系统,对于linux下的漏洞很有研究。
  
  baozi(fatb)
  QQ:48448355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3
  对windows与linux下的入侵很精通。
  
  CoolQ
  QQ:49462335
  http://coolq.blogdriver.com/coolq/index.html
  email:qufuping@ercist.iscas.ac.cn
  我也是在安全焦点05年的峰会上认识的他,是中科院软件研究所的学生,对于linux非常有研究。在最后一期的Phrack杂志上有他的文章《Hacking Grub for fun and profit》也是在这期杂志中发表文章的三位中国人之一。另外著作还有《ways to hide files in ext2/3 filesystem》
  
  bkbll(dumplogin)
  email:bkbll@cnhonker.com
  http://blog.0x557.org/dumplogin/
  原中国红客联盟核心成员,与lion曾经一起参加过中美黑客大战。对windows与linux都很有研究。著作有《POSIX子系统权限提升漏洞的分析》
  
  flashsky
  QQ:16202253
  email:flashsky@xfocus.org
  http://www.qjclub.net/blog/user1/497/index.html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上的缓冲区溢出,当年就是他一连公布了微软的N个漏洞,微软就此还谴责过安全焦点。现就职于启明星辰。
  
  Flier Lu
  email:flier@nsfocus.com
  http://flier_lu.blogcn.com/
  绿盟的高手,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著作有《MS.Net CLR扩展PE结构分》《自动验证 Windows NT 系统服务描述表》《CLR 中代码访问安全检测实现原理》等等。
  
  funnywei
  QQ:25044885
  email:funnywei@xfocus.org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28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熟悉windows操作系统。著作有《WindowsXpSp2溢出保护》
  
  glacier
  QQ:1937435
  email:glacier@xfocus.org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15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精通windows编程,网络编程,delphi等等。是冰河木马以及著名扫描软件x-scan的作者。
  
  icbm
  email:icbm@0x557.org
  http://blog.0x557.org/icbm/
  精通linux操作系统内核以及漏洞。就职于启明星辰。翻译过文章《Building ptrace injecting shellcodes》是《浅析Linux内核漏洞》的作者。
  
  killer
  QQ:6362602
  email:killer@xfocus.org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2
  安全焦点灌水区版主。精通逆向工程,程序破解。
  
  pjf
  QQ:85863144
  http://pjf.blogcn.com/
  著名的检测工具icesword(冰刃)的作者。很多程序员以及编写rootkit的高手以绕过它的检测工具为目标。熟悉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
  
  refdom
  email:refdom@xfocus.org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11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反垃圾邮件技术解析》的作者。似乎曾经是红客联盟的人。
  
  stardust
  QQ:6269692
  email:stardust@xfocus.org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7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熟悉linux,精通IDS。著作有《从漏洞及攻击分析到NIDS规则设计》《Bro NIDS的规则》《Snort 2.x数据区搜索规则选项的改进》《Bro NIDS的安装与配置》
  
  sunwear
  QQ:47347
  email:shellcoder@163.com
  http://blog.csdn.net/sunwear/
  邪恶八进制核心成员。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著作有《利用NTLDR进入RING0的方法及MGF病毒技术分析笔记》《浅析本机API》《智能ABC输入法溢出分析》
  
  swan
  email:swan@xfocus.org
  http://blog.0x557.org/swan/
  对缓冲区溢出漏洞很有研究。最近的ms05051 Microsoft Windows DTC 漏洞的exploit作者就是他。
  
  tombkeeper
  QQ:644909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9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著作有〈用Bochs调试NTLDR〉〈修改Windows SMB相关服务的默认端口〉等等。在焦点峰会上见到过他,很帅。
  
  watercloud
  http://blog.xfocus.net/index.php?blogId=6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精通windows,linux操作系统。著作有〈手工打造微型Win32可执行文件〉〈溢出利用程序和编程语言大杂烩〉〈RSA 算法基础->实践〉
  
  zwell
  email:suei8423@163.com
  http://blog.donews.com/zwell
  NB联盟核心成员。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著作有〈安全稳定的实现进线程监控〉〈一种新的穿透防火墙的数据传输技术〉
  
  zzzevazzz
  QQ:49322630
  http://zzzevazzz.bokee.com/index.html
  幻影旅团核心成员。原灰色轨迹的人。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著作有〈Do All in Cmd Shell〉〈无驱动执行ring0代码〉等等。
  
  小榕
  http://www.netxeyes.org/
  流光,乱刀,溺雪及命令行SQL注入工具的作者。中国第二代黑客。
  
  lion
  QQ:21509
  email:lion@cnhonker.com
  http://www.cnhonker.com/
  原中国红客联盟站长,对缓冲区溢出很有研究。精通linux.windows.
  
  isno
  QQ:1070681
  email:isno@xfocus.org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精通缓冲区溢出漏洞。webdav溢出程序的作者。写过IDQ,IDA漏洞溢出的分析等等。
  
  sinister
  QQ:3350124
  email:sinister@whitecell.org
  白细胞成员。精通windows内核,AIX。著作有〈NT 内核的进程调度分析笔记〉〈NT 下动态切换进程分析笔记〉〈AIX 内核的虚拟文件系统框架〉〈AIX 内核的文件操作流程〉
  
  袁哥
  email:yuange@nsfocus.com
  现就职于中联绿盟公司。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以及漏洞利用。
  
  warning3
  email:warning3@nsfocus.com
  msn:warning3@hotmail.com
  精通linux unix内核及漏洞。现就职于中联绿盟公司。著作有〈Heap/BSS 溢出机理分析〉
  
  SoBeIt
  QQ:27324838
  email:kinvis@hotmail.com
  精通windows编程以及系统内核还有溢出。著作有《Windows内核调试器原理浅析》,《挂钩Windows API》等等翻译过《在NT系列操作系统里让自己“消失”》
  
  xhacker
  QQ:66680800
  精通渗透入侵以及脚本入侵。著作有〈详述虚拟网站的权限突破及防范〉,〈如何利用黑客技术跟踪并分析一名目标人物〉
  
  eyas
  QQ:320236
  email:eyas@xfocus.org
  安全焦点核心成员,熟悉windows操作系统,windows编程。著作有《NT平台拨号连接密码恢复原理》,《WS_FTP FTPD STAT命令远程溢出分析》
  
  孤独剑客
  QQ:5385757
  email:Janker@Hackbase.Com
  http://www.janker.org/
  精通编程。以及入侵技术。winshell的作者。中国第二代黑客。
  
  sunx
  QQ:239670
  http://www.sunx.org/
  对溢出有研究,写过IDA漏洞和printer漏洞的溢出程序。精通汇编。著作很多。
  
  analysist
  QQ:20116789
  精通数据库与脚本入侵。早年对跨站脚本以及很多脚本漏洞很有研究。著作有《跨站脚本执行漏洞详解》,《BBS2000和BBS3000所存在的安全隐患》
  
  Frankie
  http://cnns.net/
  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与linux。中国第一代黑客。
  
  rootshell(fzk)
  QQ:1734398
  http://www.ns-one.com/
  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熟悉缓冲区溢出漏洞。老一代的黑客。著作有〈最近发现的一个Distributed File System服务远程溢出问题〉。
  
  PP
  QQ:82928
  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名言:如果想飞得高,就该把地平线忘掉。
  
  tianxing
  OICQ:911189
  网站:http://www.tianxing.org/
  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与漏洞利用。RPC漏洞利用程序以及网络刺客,网络卫兵的作者。
  
  grip2
  QQ:1007270
  精通linux操作系统。著作有〈一个Linux病毒原型分析〉
  
  san
  QQ:56941
  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linux。而且对windows CE很有研究。phrack最后一期的杂志中,刊登过他的文章。
  
  hume
  QQ:8709369
  精通汇编以及windows操作系统。著作有《SEH in ASM 的研究》
  
  backend
  email:backend@antionline.org
  精通linux操作系统。翻译过很多文章,是绿盟的高手。不过已经几年没见在网络上游走了。到是现实中偶尔看到他。
  
  Adam
  QQ:15898
  email:adam@nsfocus.com
  绿盟的高手,windows安全版版主。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
  
  ipxodi
  QQ:16175535
  email:ipxodi@nsfocus.com
  很长时间没看见他了。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缓冲区溢出。著作有〈window系统下的堆栈溢出〉〈Windows 2000缓冲区溢出入门〉。这些文章都是造福了很多后辈的。
  
  zer9
  QQ:573369
  email:zer9@21cn.com
  也是很长时间没见到了。早期写过不少文章和工具。也是老一辈的革命家。
  
  whg
  QQ:312016
  email:whg0001@163.com
  http://www.cnasm.com/
  不知道算不算白细胞的成员,呵呵。病毒高手。精通汇编。写过不少软件,例如lan下sniff QQ的工具以及sniff工具等等,可以到他的主页上去看。
  
  lg_wu
  email:lgwu2000@sina.com
  在绿盟论坛和安全焦点都见过,对linux精通的很。技术不一般的说。
  
  wowocock
  QQ:37803144
  精通windows操作系统内核,汇编。在驱动开发网以及cvc 轻描淡写见过,技术不一般。著作很多,但是见到的很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的文章没人转!
  
  baiyuanfan
  QQ:51449276
  这小子在峰会上给我的印象很深。在技术上很下工夫。对windows也算有研究了。著作当然是byshell了。
  
  vxk
  QQ:355852911
  汇编技术很硬,精通windows内核。经常在cvc论坛看到他。
  
  冰血封情
  QQ:124839278
  邪恶八进制的创始人。中国第四代黑客。感觉这个人很不错。对他的组织比较认可。技术上面还可以。
  
  Polymorphours(shadow3)
  QQ:120974745
  白细胞成员。以前叫shadow3.好象换名字了。熟悉windows操作系统,以及缓冲区溢出。著作有〈MS05-010许可证记录服务漏洞允许执行代码的分析〉〈Media Player 8.0 vulnerability〉等等。
  
  e4gle
  QQ:1949479
  白细胞成员。老一代的黑客。精通linux系统内核以及病毒技术,缓冲区溢出。著作有〈程序攻击原理〉〈Unix系统病毒概述〉〈高级缓冲溢出的使用〉
  
  bingle
  QQ:45671342
  很早就认识的一个兄弟了。著作不少,很多都很实用。
  
  wollf
  QQ:228095
  glacier的老婆。一定不能让他知道我是谁,要不我就死定了。她是黑客 ;) 美女黑客!
  
  goodwell
  中国早期著名黑客组织-绿色兵团 创始人之一。
  
  yellow
  QQ:12398890
  中华安全网核心成员。熟悉缓冲区溢出与windows编程。
  
  江海客
  QQ:741534
  曾经参加某个会议的时候见过他,聊的还可以,后来在焦点峰会时又碰了面。此人是反病毒方面的高手。
  
  icmb
  启明星辰linux方面的高手。对于漏洞方面很有研究。不带眼睛更漂亮……
黑客六次网络大战

  1998年 5月,印度尼西亚发生排华事件。8月7日 ,世界各地华人同步举行抗议示威。刚学会蹒跚走步的中国黑客们决定声援此次行动并对向印尼网站攻击。中国黑客的攻击引起印尼政府强烈反应,将中国民间黑客的行为指责为中国政府的怂恿。

  1999年5月8日,当广大网友陆续获得中国使馆被炸后,5月9日 ,一个名为中国黑客紧急会议中心的临时组织应运而生。后来,白宫发言人表示,电子邮件的数量庞大使得白宫网站不堪负荷而关闭,这是白宫网站第一次因为大量电子邮件而造成故障。

  1999 年7月9日,李登辉抛出两国论,导致两岸局势紧张。在大陆黑客的攻击中,台湾行政院、国安局、新闻局、监察院、国民大会等网站均被攻克。

  2000年1月21日,日本最高法院判决东史郎见证大屠杀的诉讼败诉;1月23日,日本右翼势力在大阪国际和平中心集会,公然否定南京大屠杀。中国黑客明确提出要进行一场网上的新抗日战争,被篡改的日本网页上出现如不肯正视历史真相的日本人是亚洲之耻等文字。

  从2001年2月开始,三菱车事件、日航事件、教科书事件、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等严重影响了中日关系。中国黑客持续地对日本网站进行了攻击。2001 年前5个月,日本出现 650 起网站被黑事件。

  2001年4月1日南海撞机后,中美两国的黑客相互攻击。5月8日又逢中国使馆被炸两周年,中国黑客打响了大规模的第六次卫国网络战。真正被攻破的美国网站到5月7日为止有1600 多个,其中主要的网站(包括政府和军方的网站)有 900 多个。而中国被攻破的网站有 1100 多个,主要网站有 600 多个。(摘自闵大洪《告别中国黑客的激情年代》)

转载于:https://www.cnblogs.com/songjianpin/archive/2012/04/14/2447536.html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表情包
插入表情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速评一下”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