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sp, ;  有两个多月没回我妈那里了,这段来也很少和妈妈电话联络了,今天和妈妈打电话时,我并没和妈妈说什么时候回,其实我打算下个星期就回的,只是忘记说了。末了,女儿和妈妈说话时,我听见了妈妈在说,过星期的时候就和你妈妈来姥姥家,姥姥想你们了!听到此话时,我的鼻子酸酸的!可能是妈妈真的想我们了,我从来还没听到妈妈这么说过,往往都是妈妈说,天气太冷了,没什么事,你们就别回来了,其实,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妈妈在内心里还是很多么的期待我们的到来……只有面对外孙女时,妈妈才说出了她的真心话,所以我决定提前了行程……
    公共汽车驶出了市区,我如饥似渴地隔着玻璃窗放眼于远处的田野和村庄,看到那些向后疾驰而过的一棵棵树木和那一行行整齐的刚刚吐出新绿的麦苗,都感到是那么的亲切,从小在乡村长大的我没看到什么比看到这些而亲切了,我很用心的去感受它们因季节不同或因自身发展而带来的不同的景色或景致, ,大自然总是以它神奇的魔力带给我们不同的四季美好和斑斓的色彩,从而有了我对田野和村庄有了那么美好和深刻的记忆,此时此刻,我看到了那么弱小和排列有秩并且充满了勃勃生机的麦苗,我在思考着这土地和种子的神奇,这又将是一次生命的轮回……
    我的家乡坐落在邙山脚下的,邙山在家的北面, ,而家的南面距三四公里便是中国佛教的发源地中国第一古刹白马寺。
    和每次回家时的感觉一样,吃过午饭后,总想到邙山上走走看看,却感受一下大自然的空旷和找回一下儿时的感觉!
    冬天的邙山其实是荒草一片,那些瓦黑的荆棘象一排排士兵一样终年不变的在守护这片阵地。这里当然是不会有小桥流水人家的浪漫和别致,但老树枯藤乌鸦却来的真真切切,说心里话,真的很羡慕这里的乌鸦,这里没有任何的污染和人类对它们恶意的***,它们可以在这片净土上尽情的享受生命带给她们的美好!看,远处那几只乌鸦是那么闲适的穿梭与树与地面之间,或树与树之间,时而停留时而飞走,自由的让人慕有心生……
    君每年只有只有春节的时候才去我们家一次,记得以前我曾让他和我一起到山上走走,他却丢给我一句,荒山野岭,荒草湖泊的有什么看的,或许在外人开来,也只能是这样的感觉,他们看到的只是事物的表层,可能只有在这里从小长大的人才能更能看懂这邙山的意义吧!
    邙山又叫北邙,横卧于洛阳北侧,为崤山支脉,东西绵横190余公里,海拔250米左右。邙山是洛阳北面的天然屏障,也是古代军事上的战略要地。唐朝诗人张籍诗云:“人居朝市未解愁,请君暂向北邙游。”“邙山晚眺”被誉为洛阳八景(龙门山色,马寺钟声,天津晓月,洛铺秋风,铜驼暮雨,金谷春晴,邙山晚眺,平泉朝游)之一。自古有“生在苏杭,死葬北邙”的谚语,为我国的历史名山之一,白居易诗“北邙冢墓高巍峨”,这些足以让世人感知邙山自身的魅力,但从小在这山脚下长大的我读懂了邙山更多更深刻的意义,或者说邙山对我来说有着更为深刻的感情,在它的身上留有我太多美好的童年回忆!
    此时的邙山如果说是荒草湖泊,一片荒凉以外,那么眼前的这片蓝天却能让你爽心爽肺,那么明净的蓝,蓝的让你望眼欲穿,蓝的让人流连忘返,那朵朵白云轻盈地洒满了整个上空,此刻我感觉到的似乎不是白云,而是白色的花儿开满了整个蓝天!其实儿时对这样的蓝天是没有这么深刻的印象的,因为天天看到的都是这样的蓝,如果久居城市,习惯了灰色天空的人,看到这样的蓝天和白云,眼睛才会留露出异样的光!真的想站的高些再高些,伸开双臂来拥抱这份难得的湛蓝和洁白……我想不管我们的内心有多少的不快和烦恼,当你看到这片蓝和这片白,你的内心都会释然很多,那由衷的微笑就会在你脸上荡漾开了……我站在邙山之巅,看着山下这寂静的小山村和山上这崎岖的羊肠小道,似乎又听到了童年银铃般的笑声和欢快奔跑的身影……
    邙山上,有大大小小的土包,就是历代帝王将相,达官显贵的墓地,这,就是邙山的古墓群。在我们这片大大小小又二三十个,离我们这边最近最大的这个,是我们儿时来的次数最都的一个,冢上除了高高矮矮的荆棘以外还有很多的野草野花, ,我们能叫出名堂或者熟悉的有蒲公英和野菊花还有小蒜等等!其实这里的冢对于我们小屁孩子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墓地,而是果园和乐园!春天的时候我们会约上几个小伙伴来到冢上挖小蒜,尽管通往冢上的小路崎岖陡峭,几乎是直线型的角度,小路窄的几乎过不下我们的小身子,因为周围布满了荆棘,我们还要小心翼翼的避开荆棘的刺移开荆棘,从而能够给自己打开过去的通道,有时还要冒着被刺伤的可能,但这些却难挡我们对寻找小蒜的好奇和渴望,因为我们拿木棒艰难挖出的小蒜,妈妈会拿来做我们爱吃的糊涂面条,味道极其的鲜美!白色的小蒜放到嘴里绵绵的,那翠绿的细细的茎叶有一种独特的清香,闻到那种气息你的口水就能垂涎三尺!挖出的小蒜,除了能给我们味觉上带来美的享受之外,我们会更加懂得和珍惜任何果实的来之不易!我想这是现在在城里享用再多和再好的美味食品也换不来的感受吧,所以有了我们为了要孩子懂的珍惜,任我们再怎么苦口婆心,但他们还依然不会搞懂的原因吧!
    在刚刚初春的时候,除了挖小蒜, ,我们就是踏遍满山寻找那些刚刚破土而出散发着嫩紫光泽的毛芽尖了,每当我们发现一个,我们便会迫不及待的用我们的小手将它拔掉,然后一层一层的把皮拨开,里面会露出洁白的类似收缩着的羽毛状的东西,我们把它放入嘴中,柔软绵甜,清香怡人,一股春天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也许是我儿时的最爱吧……
    待到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开遍的时候,放眼望去,金黄一片,或点缀在那葱绿的麦田间,层层的梯田将这些景致错落有致的区分开来,等你站在山的最高处,当你向远方眺望的时候,我想,你感受的不仅仅是油菜花和麦苗, ,而是一幅让人流连忘返的独特的邙山春的风景画!
&nbsp, ;   在几场夏雨的冲刷过好后,整个邙山清新无比,我们会在七月七雨水再次降临的时候,披着雨衣,拿这小瓶和小罐,到山上捉天牛螂,下雨时的邙山的路是很不好走的,如果你走在正路上时,是满路的泥巴,很快的功夫就会把你的脚给沾上一层厚厚的泥巴,就连抬脚就是一件很难的事了,如果走在溜边的草地上时,草地很滑的,加之是很陡峭的山路,真的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是这些困难也挡不住我们捉天牛螂的****,因为每年就这么一次。当我们带着满身的雨水和泥巴和满瓶满罐的天牛螂回到家时,已是狼狈不堪,有时也会得到妈妈的一顿训斥和责怪!不过炒熟的美味很快就让我们忘记了刚经历过的一切困难和不快!当雨过天晴的时候,我们在山上流连的时候,偶尔也会看到几只形单影只的天牛螂在草地上徘徊,这时看到这些和看到成群的天牛螂时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会对它们起怜悯之心,有时真的怀疑捉它们变成美味的人是我们吗?在盛夏的一片葱绿中,我们有时会看到一只野兔从眼前疾驰而过,我们也真想把它给逮住,抱起它,抚摸着它温顺的皮毛,想象着自己就像月亮上的嫦娥一样抱个玉兔,美滋滋的!然而,兔子的机敏和快捷,那容的我们半点的思考,我们只有目送它消失的份了!山上,不仅有野兔还有刺猬,我们看着这满身都是刺的东西,在思考这个小东西怎么会长一身刺的同时也从心底感谢着整个邙山给于我们的新奇和美好!
    满山的荆棘树,在它们开出米×××小花的时候,我们便期待着果实成熟的一天,秋天的邙山,便是我们孩子们的果园了,不管是紫色的野葡萄,还是红色枸杞子,还有黑色的叫不出名堂的野果子,以及那些成熟的或正在成熟的小酸枣,不管是鲜艳的色泽,还是独特的口味,无时无刻不牵引着我们的视线, ,所以金秋的邙山便留下了我们在此忙碌穿梭的小背影……
    在秋风的荡漾下,淡紫或金黄的野菊花争相盛开了,有时我们会采一束,有时也会只摘几朵,然后会在小朋友面前变个小魔术,把几朵花放入掌心,然会双手合十,有模有样的闭上眼睛,说着,“变,变,变……”真的就会变出几只黑色的小昆虫。其实这些小昆虫本来就藏在菊花中的,只是被我们晃出来了而已!晃出数量的多少算是我们输赢的标准!这真的要看谁的运气好了,谁的花里藏的昆虫多,当然,也考验着我们的耐性,看谁能真的把里面的虫子全晃出来!
   &nbsp, ;在整个山上玩了一个下午的我们似乎还难尽兴,欢歌笑语散满了一路的我们还要在最下面那个最陡峭的山坡上来几次短跑冲刺,我们很享受那向下冲时惯性带来的刹不住脚的快感和刺激……
    我家在山上上去,再往北面有两块地,每次劳作的时候都要经过山上这条崎岖的山路。我记得小的时候,每当我们气喘嘘嘘爬过山的时候,我们会在山顶找一块空地歇息一下。我印像最深的便是,我会在冢的旁边找一块被雨水冲刷和山风刮的很干净的白色的小石子上坐下, ,在大冢的阴凉下,当一阵微风吹过,真的很舒服,当你有了如此近距离接触和安静思考的时候, ,你很难想象冢里埋葬的是什么身份,那个朝代的高官显贵,但你不的不对死亡有个大致的概念,那也许是我年幼时对死亡最简单和最初的想法吧:当我们死亡的时候都要埋到土地里。
   &nbsp, ;时隔二三十年后,我站在这里,也算是走完了人生的三分之一了路程,也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望着这莫大的高冢,对死亡和人生会有更新的认识和思考, ,头顶上的天空一样的纯净如兰,明媚清新,但脚下的土地里,埋葬了多少身份显赫或出身卑微的幽灵。如果说我站在这里,我的眼睛里还有一丝忧伤的话,我想这是我对那些已经离去的并埋葬在此我们村庄亲人的不舍!因为有着他们太多的音容笑貌深刻在我的记忆深处,如今,也只是一堆黄土在原地保持着它永远的沉默……其实我们那一个人终究其不是黄土尘埃一粒!诚然,和历史、宙相比,我们一个人的生命似乎等于零,但是,雪莱说的好,“同人生相比,帝王兴衰、王朝更迭又算的了什么?”我想,我们的人生也只能这样的辩证的来看,当你面对眼前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墓冢时,你会不由自主的对人生有着或深或浅的思考!我想这也可能是邙山赋予我们人类更深层意义的所在吧……
&nbsp, ;   如果说那节节攀高的洁白的芝麻花和那惟妙惟肖的稻草人扬起的长鞭都随风飘逝的话,那么此刻的荒山野岭,在一片荒草湖泊的遮掩下,却蕴藏着无数的生灵,它们将在来年的春天将整个邙山装扮的焕然一新, ,生机勃勃,这又是一次生命的轮回……
    我想,以后不管我走多远,远离多久,但邙山上空的那片蓝和那片白,以及邙山留给我的光与影,都将是我随时回眸的眼神,和纯净心灵的过滤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