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深爱我的男子,在平淡的交往中,热情缓失,冷却了我的心渐行渐远,斯文沉稳的他,让我在现实家常里懂得平静。

  他是我爱恋的男子,在暧昧交错之下,激情澎湃,冲击着我的情越陷越深。热烈浪漫的他,让我在平淡生活中寻求刺激。

  我贪婪地停靠在两个男子的爱情中,前方迷雾笼罩,散不尽的浓雾,剪不断的情丝,抛不开的留恋,舍不得的温柔,放不下的浪漫,理不清的情愫。


 

 

柔情恋念,散不尽的情惑迷雾


  我神情茫然地穿梭在家里、学校、街头,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快乐、悲伤;惊喜、平淡;慌乱、失措;错综复杂的情绪犹如一团散不去的迷雾,迷惑了我的双眼,迷失了路的方向,我努力寻找它的出口,始终还是败给了自己的三心二意。


【壹】风平浪静,生活缺少一种激情。

  我躲入浴室,坐在地板上,背靠着房门,紧握在手里的手机无声地震动,激荡起我内心的狂喜,我知道一定是他发来的信息,在还没看清信息内容时便听见敲门声,紧随着另一个低哑声音地传入:“雅诗,你在里面吗?出来吃晚饭了。”

  隐忍的紧张在心底猛然一晃:为什么他就不是他呢?

  我从房间走出,身前系着围巾的杨默对我说,“雅诗,我做了你最爱吃的‘滑蛋鲜虾仁’,快坐下来尝尝。”
  在桌前坐定后,饭菜被我送进嘴里囫囵嚼着,“好吃吗?”杨默满是期许的眼神。
  “好吃,你烧的饭菜最好吃了。”我漫不经心将饭菜往嘴里送,却表现出很美味的样子。他淡淡一笑就像灯光一样平常、温暖。

  杨默,我好友的哥哥,是我交往了两年多的男朋友,他煮得一手好菜,我在他家吃饭看到做饭的都是他,每次好友自豪地向我炫耀她哥哥是难得一见的“煮夫”时,不会烧菜做饭的我自然向他投去羡慕的眼神,并且直夸他的厨艺很赞。不知何时,杨默的斯文与勤快让我产生了喜欢的幻觉。在他家阳台上,他轻声约我去游玩时,我爽快地答应了。那种感觉,像心湖里的小船缓缓地淌过,轻波微浪,却又是那么的水到渠成。再后来,我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女朋友。

  杨默是个细心的男朋友,会体贴入微地在休息天煮上一大桌我喜欢的饭菜,满足地看我吃光。一定会在下雨天到学校接我下班,他知道我宁愿淋雨也不要撑伞的坏习惯。朋友们嫉妒我有这么一个号称“最佳老公人选”的男朋友。也对!一般男人有的坏习惯:抽烟、喝酒、×××他统统不会,不必担心他会随意花天酒地,最主要的是他不需要你管就会主动将一切打点妥当。而过于安定的他竟然与上网、K歌、玩网络游戏甚至是看电影这些“80后”爱玩爱闹的事情一律绝缘。久而久之,本性开朗的我开始疑虑:难道正是这般沉静的恋爱方式冷落了激情,索然无味压制了我?


【贰】阳光灿烂,笑容让我沉醉其中。

  每学年结束后,学校常会有教师调动,当然就有一些熟悉教师离校,增进全新的师资力量。我抱着刚拿到的教科书走在办公室走廊,听着同事们讨论这学年学校新进的几位老师,恰巧迎面走来了教导主任。

  “陶老师,这是新来的计算机教师,宋老师。”胖胖的教导主任叫住了我,和蔼地向我介绍着站在他身边的陌生男子。
  “你好!”男子主动向我打招呼
  我起抬头,那个爽朗的微笑映入眼前,我颇为惊讶,迟迟地回声,“呃……你好!”

  我就这样认识了宋清泽,这个在开学第一天就坐在我办公桌对面的男子。他最常与我讨论计算机课程的教学进度、教学质量或是教学方法等各类问题。他正在与我款款谈起最新教学思路,我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住于他身上。高高瘦瘦的他并不是特别的帅气,却能给人一种清新爽朗的感觉,谈吐风趣、笑起来胜似灿烂阳光,让我觉得很舒服。想到此,忽然间心跳若狂,慌忙低下头,装作一边听他讲话,一边备课。第一次,这般狂烈地心跳加速。


【叁】生日快乐,惊喜与感动撞击我的心。

  同教一门计算机,我与宋清泽接触交流的话题理所当然的多了。我发现他对计算机有着独具一格的教学方式。我是用最基本的Power Point软件制作教学提纲,他却是用Flash软件制作,通过动画更加生动形象地表达了每节课的知识重点,还大大增加了学生对计算机理论知识的学习乐趣。汤臣倍健而且,他热衷于计算机Flash动画制作,这也恰好弥补了我在动画制作这方面的缺陷。

  我越来越觉得我俩的沟通实在是太好了,一如什么都合得来,一种难以言表的心灵相通穿接起我们的默契。他是个热情周到的人,不仅帮我解决Flash动画制作的某些难点与疑点,还常常针对教学问题帮我出谋划策。还会在特殊的日子给我意外的惊喜。

  那天下午下课铃响后,突然学生集体起立大声说,“陶老师,生日快乐!”
  我惊讶地站在讲台前,冲口而出,“你们怎么知道的?”
  学生默契地看向后门,不知何时已站在后门口的宋清泽,捧着一束鲜花走向我,“生日快乐!”
  “谢谢!谢谢大家!”我激动地热泪盈眶。
  他乐悠悠地说,“不要太感动,这花是这些学生送的,我只是帮忙送货转交。”

  我是感动了,而且还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差点要当着学生的面流泪了。我从来没有收过这么大束的鲜花,事实上,除了在大学时追求我的男生给我送过鲜花,我已经好久没收过花了。杨默,是不会给我买花的男朋友,在情人节或是我生日这么特殊的日子里也不曾给我送过礼物,何况是鲜花?

 

 

 

【肆】深不可测,眼神迷惑了我

  走出教室,转而走向办公室的一路上,我眉开眼笑地捧着鲜花,用余光轻瞟走在身旁的宋清泽,他脸上微扬的唇角好像透过空气传递给我暖洋洋的幸福。

  “雅诗,收到这么感人的生日祝福后,你应该对我有所表示吧?”他嬉皮笑脸地说。
  我故作不懂地问,“啊?我应该向你表示什么呢?”。
  “这个生日惊喜是我和学生一起密谋很久了,你至少得请我吃顿美味的生日大餐以表谢意吧?”
  他黑黝的眼中透出些许期盼的神情,我止住笑意,黯然地说,“今晚不行,我还有事!”我晚上会有什么事?因为杨默晚上会来我家陪我过生日?因为周围的人对我和杨默的关系了然于心?还是这双期盼的眼神让我害怕就此深陷?
  “那改天再说,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耸耸肩膀看似无所谓的样子。

  “宋老师,雅诗是有男朋友的人,在今晚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当然要和男朋友一起浪漫约会,你可不能与她太亲近,小心她男朋友吃醋。”办公室里响起同事的调侃声。
  我本想开口解释,宋清泽已快我一步,划清了我们的界限,“她有男朋友应该与我无关吧?我又不想对她怎样!”

  他是在为我辩白,看到他脸色微变,沉着脸快步走出办公室,在开门转身时,回过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夹杂着太多的情绪与欲言又止的错觉,是我太敏感了吗?


【伍】靠近一点点,冲动失落的理智。

  不,不是我敏感。第二天宋清泽精神萎靡地出现在办公室,他开始变得有些沉默,不再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对我的态度明显改变了,我们的谈话不再热拢,与计算机教学有关的话题讨论也少了。汤臣倍健正品专卖平时喜欢对我问东问西,现在与我碰面也只是略带礼貌地一笑而过。

  这几个月的朝夕相处,我习惯每天睁开眼后就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急切,着急快点到学校,踏进学校后又迫切地寻找那张如阳光般温暖的灿烂笑容。然而,同事的那句戏言,让我们的关系变得有些尴尬。我变得很失落,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直视着低头备课的宋清泽,他的眼窝下还有深深的黑影,他睡得不好吗?会是因为我吗?我的心隐隐抽痛。

  这天是办公室同事照例聚餐的日子,美食入腹后大家闹着要去唱歌。办公室主任蔡老师将话筒拿过递给我说,“陶老师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歌后’,今天我们的第一首歌一定要让陶老师开唱啊!”在大家的起哄下,我柔声唱起了王心凌的《我会好好的》,包厢朦胧的灯光下,我清清楚楚地看见宋清泽若有所思地望着我,又是那种眼神,迷离着我的心如刀割,泪水无意地在眼眶中打转。

  一曲唱罢,在大家的叫好声中,我逞强地咧了一下嘴,放下话筒说要去洗手间。刚走出包厢,宋清泽拦在了我面前,低声叫道,“雅诗……”我控制不住地靠着他呜咽哭泣,走道上人来人往,旁人不解地向我们投好奇的目光。宋清泽给同事打去电话,说我不舒服,他先送我回家了。


【陆】我喜欢你,选择不定的选择。

  不一会儿,我们坐到了另一个小包厢里。宋清泽见我还在抽泣,一把将我揽入怀中,痛苦地低喃,“雅诗,你这个折磨人的家伙,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微微放开了,我眼中带泪疑惑地望着他,他直勾勾地注视我,一本正经地说,“我喜欢你!雅诗,我不管你有没有男朋友,从开学第一天见到你那一刻,我就被你深深地吸引住了。”
  “我也是喜欢你的。真的!”再也不想隐藏自己的心意了,我说出了真心话。
  我们彼此紧密相拥,他又为难道,“雅诗,我们怎么办呢?听说你的男朋友很好……”

  是啊!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应该怎么呢?

  我告诉家人,如果快速学好英语自己当上班主任需要及时了解班里学生情况不得已去住校。杨默对我深信不疑,帮我说服父母,让我顺利地住进学校。我与宋清泽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与杨默的碰面机会变得少之又少。每逢周末我回家陪父母时,他们总念叨着,前两天杨默又来帮他们做这忙那了。也只有在周末我才听到有关杨默的事或是见到他在我家厨房忙进忙出为我准备晚餐的身影。一想到,父母早就将杨默视为自己的女婿时,我的心窒息般的疼。

  我与宋清泽的恋情隐蔽在情雾之下,扑朔迷离、浩繁激情地持续一年了。杨默的温柔善良,宋清泽的情深意切,我选择不定。好多次,在鼓足勇气做出最后的选择时,他们的好、他们的情;他们的善良,他们的心意,无不击溃着我的勇敢。

 


 

  

  我清楚明白选择是我一个人的事,最终的选择我只能留取一个人。两个我最不愿意伤害的男子,无论伤了哪个我都不忍心。我自私地深陷在两个男子的深情厚爱里,残雾萦绕的世界,那颗驱逐不了的私心,那份放送不掉的私情,那些抛弃不开的私恋,那个寻找不到的方向,这段——逃脱不了的纠葛。三个人的爱情,我该何去何从?

 

 

※编者曰※:爱情里错误的三角关系,这即不等边又不等腰的三角形,让雅诗左右为难。这场三个人的感情戏剧中,事实早已证明,雅诗的心在一年前就倒向了宋清泽,又何必让杨默苦苦守在等候与欺骗中呢?爱本就应该公平些,一对一的心心相守这才是真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