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一波找毕设的艰苦历程

    按照老师的意思应该是说要做穿戴式设备这方面相关的。。于是我从5月份就开始了苦逼的独自一人找毕设方向一事。

    一开始就是乖乖的找穿戴设备这一方面,发现无非就是心率、体温、血氧饱和度、血压这几个。然后大概花费了两周的时间研究血压这方面,主要是因为血压这一块论文挺多的,但是我发现大家貌似已经做的挺好的了,于是放弃(大家都在做的主要原因我觉得是存在这样一个数据库,所以大家都在花式跑算法啥的)

    这不是放弃了嘛,然后进入大概一周的迷茫期,这一周找的东西就很花式了。大概有这些:次声、打鼾检测、假肢、关于外部环境的检测、外骨骼、心电、颈椎检测矫正、疲劳检测。

  1. 做次声和颈椎啥的主要是老师的几次不走心的指点,结果次声没发现任何可以为个人身体所用的地方,倒是大家都在讨论次声的危害还有怎么通过次声检测地震,溜了,颈椎坐姿纠正这个就更扯了,14年左右国外就已经出了这方面的产品了然后97年国内就有人相关的论文了,这怎么玩,溜了。
  2. 然后打鼾这个又太小了,没得做。
  3. 假肢啊外骨骼啊这个倒是挺有前途的挺有用的,在我看来,可是实验室没基础啊,而且老师也不赞同。
  4. 外部环境监测就是我自己走投无路想出来的,就是什么智能口罩啊之类的,感觉也没什么用。
  5. 心电这个我不感兴趣
  6. 疲劳检测也是已经做的很好很花式了,比如驾驶疲劳检测这一项,大家有人用视频图像检测的,就是拿一个摄像头对着驾驶员。也有穿戴设备检测的。最骚的是记录车的相关信息从而检测驾驶员是否疲劳的,这个真的是让我屎尿不及啊。

    然后我也是没法了,又回到了身体上的量的检测上来了,毕竟这个比较符合老师的心意嘛。然后我想到了三高这样一个东西,血压血糖血脂啊。这三个量怎么说。想做血糖的无创测量,这个方向倒是让当时无知的我激动了好一会儿,还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了方向呢。结果看了两周的外国大佬的文献,发现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有传感器啊!!!!!大家都说自己在电极上涂葡萄糖氧化酶来检测的,这让我怎么玩。。遂放弃就这样大概就到了6月中旬了吧。

    到这时我大概明白了一个道理,穿戴式设备这东西我们正常人是不会需要的,谁会没事干往自己身上挂什么东西测量什么量啊,这不是没事儿找罪受嘛???于是我开始找残疾人这方面需要的方向。

    比如盲人吧,他们看不见路肯定需要相应的穿戴辅助设备吧,令人绝望的是一查已经有一家厉害的创业公司做出了这样一个眼镜,能避障啊能认字啊,各种无敌,然后我本身就对图像这个没什么兴趣,于是也就没打算继续研究盲人的这方面了。(对了,突然想到DJI都已经能让无人机智能识别障碍避障了,那当然也能让盲人这样啊)

    然后前两天想着聋哑人他们听不见应该需要什么东西来把听觉信息转化为振动文字这些的把,这个还有待考证。

    再就是今天7/5我开始认命了,我只想做一些微小的工作混个毕业而已,我找工作和这些多变也没什么关系,我硬是要在实验室开宗立派有什么必要呢?所以有这么一个方向就是在测量心率、体温、血氧饱和度时能不能使他们的鲁棒性更强呢?比如不能光在那坐着不动测量,我戴着这样一个测量的设备然后我跑啊跳啊也能测的很准,仿佛我做这个事情也算是有些工作量有些创新吧。就这样吧

    经过这两个月的看论文找方向,我已经从一开始那个只看外国nature论文想做一些微小贡献的热血小伙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只想在实验室有限的基础上稍微混一混做一些些进步的菜鸡了。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