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求助到获助,微博肺炎求助者等了多久? | Alfred数据室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这一个多月以来,相信大部分人都跟Alfred一样:早上打开手机的第一件事是看有关新冠肺炎的最新新闻,看今日有没有新增人数,新增了多少。眼看着确诊数据从一开始的几十例发展到现在的77780例,渐渐地数据在我们眼里就只是一串数字。

我们从数字中可以想象这次疫情有多么惨烈,从每天新闻报道里也可以得知它有多么惨烈,但是,如果我们通过数字仔细观察每一个新冠肺炎患者的经历,真实的惨烈程度总是可以超乎我们的认知。其中,微博“肺炎患者求助”超话上的求助者经历,便是这场疫情惨烈程度的一个缩影。

到底哪些人会在“微博超话”这个原本的追星聚集地来进行求助呢?他们是否都得到了帮助?从求助到获得帮助,他们都经历了什么,等了多久?

我们获取了微博“肺炎患者求助”超话上的1055条求助信息(时间节点:2020年2月20日23时),并且对这些求助的患者求助时的状况、是否得到救助、得到救助的时间等信息进行了进一步的数据整理,去掉重复数据后得到638条数据,来解答以上的问题。

一、哪些天求助的人最多?

从“肺炎患者求助”超话每日求助数中可以看到,2月4日到2月7日为这些患者集中在网上求助的时间,其中求助最多的是在2月5日。这个时间刚好跟全国新冠肺炎患者新增确诊的数据相吻合。

也就是说,这场疫情发展之迅猛,让很多人都始料未及,迅速增加的确诊和疑似病例,当然也让武汉的救助系统不堪重负。因此,这些2月4日到2月7日在微博上求助的人,普遍的诉求只有两个:争取确诊、争取入院治疗。为此,武汉于2月3日开始连夜建设三所方舱医院,用于收治确诊的轻症患者,并且于2月7日起征用部分高校学生宿舍作为集中隔离点。

二、哪些人在微博求助?

在疫情爆发了十多天之后,在全国的救助力量都投入到武汉之后,到底是哪些人会采用“微博”这个社交平台,并且在“微博超话”这个粉丝们用来追星的地方来进行求助呢?

我们对求助患者的年龄进行了统计,发现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占了绝大多数的比例(81.9%)。

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2月17日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基于44672例确诊病例,武汉市50岁以上的患者占比为66.1%。[1]

这个比例差说明,在微博上求助的人,更倾向于年龄大的患者。然而,年龄大的患者怎么会在微博超话上求助呢?我们对求助患者的信息进行统计,发现只有3.4%的求助信息是患者本人通过微博发出来的,有95.3%的求助信息都是别人代发的。从求助信息中的称谓可以看出来,代发的人,几乎都是小辈的孙子孙女、儿子女儿。

也就是说,这些老人因为信息不通畅、行动不方便等原因,只能由小辈帮忙发求助信息。

三、求助者多为重症患者,且带有基础疾病

他们在求助时的自身状况如何呢?我们从求助信息中提取出了这些求助者所描述的病症。

可以看到,“发烧”、“呼吸困难”、“咳嗽”、“乏力”、“胸闷”、“腹泻”、“呕吐”等都属于高频词汇,其中求助信息中出现“呼吸困难”症状的患者占了35.8%,有呼吸问题的患者占了48.2%(考虑到有些患者并没有清楚描述病情,原始数据比例可能更高)。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2月18日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可知,重症患者多在发病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2]

这说明微博上的这些求助者多是危重症患者。另外,从这些患者的求助信息中可知,有21.1%的患者还带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冠心病”、“肾衰竭”等基础疾病(同样,考虑到有些患者并没有清楚描述病情,原始数据比例可能更高)。

另外,根据我们对数据的统计,这些求助者97.5%都位于武汉市,其中50%的求助者已经确诊。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较为清晰地描述出他们的画像:位于武汉市的新冠肺炎中老年患者,多数已经出现“呼吸困难”等重症情况,有部分人还带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等基础疾病,由小辈的家属在微博超话上呼求确诊或者入院治疗的帮助。

四、他们等了多久?

由于疫情紧张的时候缺乏试剂盒,没有试剂盒就无法确诊,无法确诊就只能在家隔离。即使确诊了的人在“应收尽收”还未提出或者落实之前,也只能自行隔离。所以他们在微博上求确诊、求入院治疗。那么从他们开始察觉身体不适(发病),到经过一番寻求治疗之后在微博上求助,再到最终通过微博获得救助,这期间他们等了多久呢?

可以看到,1月24日以前患病的患者,经过一番寻求治疗之后等了超过2周的时间最后在微博上进行求助,而2月之后患病的患者,由于察觉到疫情的严重性,等了4天左右的时间后在微博上寻求帮助。平均每名患者从自行察觉患病,到经过一番寻求治疗之后在微博上求助,所花的时间是10.4天。

从在微博上求助,到最终获得帮助,他们又等了多久呢?

可以看到,微博上求助到获助的平均等待时间是2.79天。这个时间,很难下结论去决定它是短还是长。因为对于救治者来说,这个时间已经是拼劲全力争取的最短时间了,然而对于求助者来说,特别是对于这些已经到达危重症的中老年患者来说,再多一秒也是长的。

从之前的察觉患病到最终获救,总共平均的时间是13天。在这13天里,患者们以及患者的家人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样寻求治疗的过程,遇到了多少的碰壁最后才得到救助呢?几乎每份求助信息中的患者“病情描述”都可以告诉我们答案。我们把患者的描述制作成了词云图,里面的每一个字,都写满了沉重和无奈。

五、是否每位求助者都得到了帮助?

在微博上求助的效果怎么样呢?从转发效果上看,即使有40%的微博求助者,其微博的粉丝数都小于50人,甚至有21.4%的求助者是为了求助刚注册了微博的微博新人,仍然有57.2%的微博获得了超过10次以上的转发,有30%的微博获得了超过50次的转发。

另外可以从微博求助者粉丝数和微博转发数的散点图中看到,粉丝数跟转发数并没有明显的线性关系。也就是说,在微博超话中进行求助的信息,被热心的网友们无差别地帮助且转发了。

然而,最终这些求助者是否获取到了救助,才是求助的最终意义。根据我们的统计发现,只有26.5%的求助者最终在微博上反馈得到了救助(数据以求助者最终在微博上进行反馈为准,实际数据要比该数据高),其余的求助者发表求助信息之后便没有了进一步更新。

所以,并不是每一位微博求助者都幸运地得到了帮助。由于病情的发展,一部分患者在没有等到救助之前,便凋零了。

六、最后

以上便是这些微博求助者在微博上求助的经历。虽然通篇都是数字,然而对于为了整理求助数据仔细阅读了好几百人的求助信息的Alfred来说,这些数据背后的每一位求助者,都是这场疫情中的承受者,他们是每一位平凡普通的人,他们有的等来了救助,有的没有。

引用:

[1]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 [J/OL] . 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20,41 (2020-02-17).http://rs.yiigle.com/yufabiao/1181998.htm. DOI: 10.3760/cma.j.issn.0254-6450.2020.02.003.[网络预发表].

[2]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医政医管局. http://www.nhc.gov.cn/yzygj/s7653p/202002/8334a8326dd94d329df351d7da8aefc2/files/b218cfeb1bc54639af227f922bf6b817.pdf. 2020-02-18.

  • 0
    点赞
  • 0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2021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