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晚黄牛能坑多少昧心钱?


公众号后台回复“图书“,了解更多号主新书内容

     作者:星星的你

     来源:挖数

先声明一下,我不是黄牛,因为要帮外地朋友挂号,因而跟黄牛有过几次交锋,得知了他们合伙“作案”的一些套路。写下来不是让大家照葫芦画瓢去赚昧心钱,而是让大家多个心眼,别让黄牛给坑惨了。

交代一下背景:我在北京打工谋生,让我帮忙挂号的这位朋友在南方某省会城市安居乐业。她孩子两三年前就被当地医院诊断为多动症,开着药在吃。我这朋友呢,不太确定当地医院的诊断是否靠谱,这药到底是要一直吃还是咋整。于是,她就想着来北京的一家精神专科医院,也是全国最有名的精神科医院找专家给再细瞧瞧。

说实话,我觉得当地医院也不错,既然看了医生就好好听医生的该咋地就咋地,真没必要来北京折腾。但她总放心不下,觉得可能不太需要吃药,偶尔还给孩子停药。我一想,这不来一趟,她心里总不会踏实,这药吃吃停停的对孩子也不好。前年当她又一次说起这事儿的时候,我就决定留意一下,想着给她孩子挂个号,不过当时我就是在网上倒腾,在114上一直没给挂上号。

2020年疫情来了,跨省就医太不方便,这一拖就拖到了今年春节后。她孩子九岁多了,读三年级不太跟得上趟了,火烧眉毛的她就下决心一定要来北京给瞧瞧。我心想在114上就没挂到过号,每次都是秒光。于是我就决定去医院走一趟,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好在医院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我去医院门诊大厅问了问,原来医院在支付宝和114上同时放号,不过医院挂号窗口和咨询前台说支付宝更容易挂到,而且没有现场挂号,“都在网上挂”。

打探到消息后,我便发动朋友一起帮忙在支付宝上挂号。由于儿童门诊的专家比较少,且每周只有三天坐诊,接下来一个半月我们都没有挂到专家号,号源总是秒光。而且不光专家号挂不到,儿童门诊的普通号也挂不到。时间就这么来到了清明假期,突然有一天医院在支付宝上的生活号弹出消息,说因为系统维护,清明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4月6号)的号源全部在当天由挂号窗口现场放出。

由于此前网上都是提前两天放号,我跟朋友说的是,我先挂到号了她再来北京,但一直没有在网上抢到号。不过,这次偶然现场放号,而且刚好有两个专家一个上午一个下午坐诊,这意味着只要排队排得足够早,就一定能挂到号。但是前提条件是,她必须提早带着孩子来北京候着,当天挂号当天瞧。于是,朋友提前一天来到北京,住在医院附近的宾馆。由于她要照顾孩子,且人生地不熟,排队的责任就落在了我身上。我心想,她们来这么一趟不容易,我一定要帮她们挂到号。于是,在放号的前一天,我又一次来到医院打探情况。

前面说了这么多,而且都是念念碎,只是想说明,每一个来医院看病的病人和家属都不容易。但是,有一些渣渣就盯上了这群原本就不幸的人。他们就是黄牛。

我是放号前一天下午到医院的,在大门口我跟保安打听第二天现场排号的事情,保安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我,不想说啥。我问在哪里排队,保安就随手一指,我问多早来能挂上号,保安只说七点开医院大门,七点半开挂号大厅的门,准时放号,接着就不吭声了。这时候,一直站在保安室外面抽烟的一位黑胖男子搭腔了:你现在站着门口开始排,肯定能挂上号。

我一看这家伙的神情,心想他应该是黄牛,可能有门路。其实,来医院探路之前,我和朋友也有心理准备,如果实在挂不到号,也只能找黄牛。说话间,我看保安这边没有太多信息提供,便跟那个黑胖男子对了个眼。他看我看过去,便忙不迭地说,“来来来,你先把车挪一下,咱慢慢谈。你停车的那里有摄像头,拍了就是3分200块。”我心想,好家伙,黄牛还仗义了?

我挪完车后刚把朋友孩子的情况跟他说完,他说这儿童门诊的号不好挂,想要号的话,就今天可以提前找我预定。嘿,还能预定。我说那得多少钱?儿童门诊专家杨**800块,是服务费,挂号的钱您再额外出。我心想,这也太贵了。能便宜点吗?黄牛抽了一口烟,慢悠悠地说,儿童专家号不好挂,都是这个价。说完他就眼望天。太贵了,我说考虑考虑。黄牛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说要号的话就打电话,最晚明天早晨,不然就没了。我接过名片,就开动车了。

黄牛给的名片

在车上,我和朋友商量,这个服务费也太贵了,心理预期最多500块,没想到居然要800。合计了一下,我跟她说,我明天三点来排,如果前面人多感觉挂不到号的话,就找黄牛,如果人不多,那就自己挂号。商量妥了之后,我就早早吃完饭躺下睡觉,为早起排队蓄力。

一夜梦不断,魑魅魍魉不断出现。两点一刻的闹钟还没响,我就醒了,简单抹了一把脸,我就出门。到医院附近的时候我看了下手表,刚好三点钟。医院的大门关着,门外有一小溜人排队。我小跑着来到队伍最后,数了数前面,一共有6个人。我心下稍安,就给朋友发信息,说只有六七个人,应该能挂到专家号,让她在好好睡一会,天亮了再过来。朋友估计也是一夜没睡,我马上就收到信息,她说希望可以上午和下午的专家都挂上,上午做检查,如果检查结果出来的慢,下午的专家也能瞧。

4月初的北京白天还好,凌晨真的是挺冷。我坐在从家里带来的小板凳上,开始打盹,前面的六个人也都静默不语。迷迷糊糊坐在小凳子上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看了看手表,才过了二十分钟。太难熬了。我开始观察前面的几个人。最头上的两个人把自己用帽子围巾过得严严实实,头碰头在窃窃私语。第三个人在刷手机,第四个人在打游戏,是个小伙子,第五个人是个老爹爹,坐在纸板上,第六个是个中年男子,在刷短视频,声音老大。

决定攀谈打发一下时间。我就问前面的大叔是给谁挂号。没想到这一问就打开了大叔的话匣子。大叔是浙江台州人,他24岁的女儿厌弃工作,从杭州开始走遍全国,大叔一路追到江西,追到甘肃,追到陕西,直到北京密云才寻到女儿。听他的描述,女儿应该是有抑郁症,于是就准备把她带到医院来看看。

大叔两点就到了,他说他前面的这位老爹爹是帮人挂号,我当时心想这钱也挣得不容易,后来才知道到我还是太年轻。随后,我后面又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来排队了。五点左右,排队人数已超过二十人。我跟大叔说了一句,用小凳子占位,然后去旁边麦当劳买了份早餐,回来的时候发现前面的大叔不见了,换成了一位大婶。我说大婶你别插队啊,没想到大婶说我丈夫刚刚在这里。原来是夫妻,大婶倾诉欲比较强,把她丈夫跟我说过的事情,又跟我讲了一遍。只不过这一次,她夹杂着对丈夫的恨,孩子小时候还是好好的,就是因为丈夫脾气太差,经常发脾气打人,孩子才不愿意归家,变得话越来越少,人越来越消沉。她说她们前一阵也来排过队,不过那时候现场挂不到号,碰到黄牛,说300块服务费可以帮他们挂号。我跟她描述了一下我昨天碰到的人,她说是同一个人。聊着聊着,大叔又回来了,原来是去上厕所,大叔出现在视线之前,大婶早已闭上了嘴。在我和大叔夫妇聊天这一段时间,前面排队的人仿佛石化了一般,也不动也不说话。

终于熬到了六点,鼻涕都冻出来了,排队的人也有二三十米了。这时候,有骑着电动车自行车的人开始来到大门口喊保安开门,伸缩大门吱呀打开,骑车的人陆陆续续进去,人群骚动起来,后面的人不停的张望,门口也有点堵。保安说这是医院的内勤,人进去后,大门又吱吱呀呀地关上了。

人群恢复了平静,但我一看我前面,情况不对了。我记得前面是六个人,现在咋乌压压一片人了呢。我数了数,总共有十一个人了。除了大叔旁边多了他妻子之外,第五个老爹爹的旁边多了一个中年男子,之前一直睡在地上,我还以为是流浪汉,没想到也是排队的,看来也是200块代排位。第四个穿黄色衣服的小伙子旁边多了一男一女,也是中年人,之前没见过。第三个人旁边也多了一个生面孔,是个光头白净胖子。第一个人第二个人还是原来的人。

我一下懵了,这是怎么回事。正疑惑时,昨天看到的那个黑脸胖子又出现了。他就站在大门另一头冷眼看着队伍。我火不打一处来,心想,这前面多出来的这些人,除了台州这对夫妻之外,其他人肯定有毛病。于是,我大声对着前面一群人喊,谁他妈插队的滚后面去吗,这里都是排队一晚上的啊。周围的人都愣愣地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又提高声调说,我三点就来了,前面只有六个人,现在多了五六个人,除了这位大婶,其他都是怎么回事啊。别他妈不要脸啊,排队了!

这时候,那个白皮光头新面孔回过头说,怎么啦,家里还不能有两人生病啊,我正想这是什么意思时,黄衣服小伙子旁新出现的中年妇女说,就是啊,咱们三人是一家人,没谁插队。周围的人都很疑惑地看着我们,这时黑脸胖子走过来,对前面那几个人说,都好好排队啊,别插队啊。我看那神情,绝对是一伙的,随后他又跟白脸光头交头接耳了几秒。

大概是认出我来了,黑脸胖子对我说,你要不服气就报警,你报警吧。我火顿时窜了起来,指着他骂,你一大老爷们当黄牛,挣这个昧心钱有意思吗。那黑脸胖子不屑地看着我,就一直重复地说,你要不服气就报警。这时候,后面一位穿冲锋衣的年轻人走上来说,怎么回事有人插队吗?我们这在后面都排了几个钟头了,谁他妈插队?我就指着前面的队伍说,之前6个人,现在11个人。黑脸胖子不知道啥时候走到队尾去了,台州大叔也用眼睛示意我,别说了,要不然可能会吃亏。我心想,这前面也没多几个人,应该能挂上号。

接下来队伍一直风平浪静,七点大门打开后,队伍依次再流调登记,然后就是等着七点半,安检之后进挂号大厅。终于七点半到了,带包的需要将包过安检机,我前面的大叔大婶带了包等机器吐包的同时,我就走到了他们前面。安检处离挂号窗口有二三十米左右的距离,前面的那九个人竟然超挂号窗口飞奔而去。

总共有三个挂号窗口开着,等我来到窗口时,左边一个排了三个人,右边一个排了四个人,中间一个排了两个人,我选了中间那一个窗口。没想到啊没想到,前面这两个人真是慢,先是向窗口内的护士咨询挂什么号,一分钟,接下来确定挂号了就开始付钱,由于窗口挂号只收现金,两人从兜里掏出来的是一大摞一元纸币,专家挂号费是60元,两人就慢慢地数了六十张,递进窗口,然后收费的护士又是一张张地数。

我听见旁边两个窗口哗啦啦地打印挂号条的声音,心里那个鸡。两分半钟后,终于轮到我,我以最快的速度说出了两个专家的名字,同时递进去早已准备好的120块挂号费,挂号条终于出来,一位专家是上午第九号,一位专家是下午第十三号。谢天谢地,完成了任务,一夜队没白排。

我挂到的号

朋友也到了,我把挂号单给她后就准备去上班。在医院大门口,黑脸胖子还在那抽着烟,看到我走出来,讪笑着说,挂到号了吗,没挂到我这儿有号。我看了他一眼,没回应他就走了。下午四点半我约朋友吃饭,没想到她说医生按照号单顺序看病,她还没看到医生。她是倒数第二个,马上就到她了。

听到这话,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意识到我差一点没有排到号。回想起早晨插队的人,挂号窗口在我前面慢慢数钱的人,以及旁边窗口飞快吐出的挂号单,我明白这就是一个团伙。他们先组织几个人排队,然后占领挂号窗口,昨天提前预定了号的客户他们今天一早帮忙挂,此外还可以把紧缺的专家号挂完,随后奇货可居地等着挂不到号的人来找他们需求帮助。由于这家医院挂号只需要提供患者的身份证号即可,黄牛拿着囤积的号去挂号窗口退号的同时,直接给目标客户挂上号即可。这是现场挂号的操作,至于黄牛在网上挂号的时候如何操作,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简单算了一下,当天两个儿童专家坐诊,每个人是14个号,我挂的两个号一个是9号,一个是13号,这意味着我前面那九个人至少抢走了8+12=20个专家号。这 “服务费”一共就是20*800=16000。这还只是儿童门诊专家的服务费,还不包括成人门诊的专家号。一个晚上,十个人,就能昧到黑心钱一万六,分账肯定有不少,但黑脸胖子绝对占大头。此外,在没有儿童专家出诊的时候,虽然成人门诊服务费低一些(300块),但是也够黄牛倒腾了。

有人可能会问了,他们这号一定能卖出去吗?当我走出医院的时候,我看到队伍已经从挂号大厅排到街上,长度超过一百米,他们神色各异,面容忧愁,大部分人笼着手、缩着脖子在寒风中等着初升的太阳光照到身上。他们中肯定有人挂不到号而求助于黄牛,黄牛也绝不会亏本——如果没人找他们要号,他们退掉号即可,完全是无本买卖。

权威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精神障碍患病率总体呈上升趋势,精神障碍患病总人数过亿。

目前,国内尚缺乏全国性儿童和少年精神障碍患病率的调查数据,但区域性调查结果显示,近年来,我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患病率正呈逐年增高趋势。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期焦虑抑郁问题的青少年占比千分之六,现在增加了十倍甚至十几倍。而又一项针对北京地区6183名中小学生的抽样调查也显示,其心理障碍患病率达15.43%,基本与发达国家心理障碍患病率持平。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和共青团中央国际联络部此前发布的《中国青年发展报告》也显示,中国17岁以下儿童青少年中,约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困扰。而全国各地专门从事儿童精神科工作的医生不足500人。于是,全国最好的精神科医院永远是一号难求。

我不敢说医院的保安和挂号员跟黄牛是否认识,也不敢推断他们是否熟知彼此,更不敢妄测他们是否有勾连。以我三次来医院的经历,三次与黑脸胖子的交锋来看,这群黄牛肯定不是独舞。

文章来自读者投稿

◆ ◆ ◆  ◆ ◆麟哥新书已经在当当上架了,我写了本书:《拿下Offer-数据分析师求职面试指南》,目前当当正在举行活动,大家可以用相当于原价5折的预购价格购买,还是非常划算的:


数据森麟公众号的交流群已经建立,许多小伙伴已经加入其中,感谢大家的支持。大家可以在群里交流关于数据分析&数据挖掘的相关内容,还没有加入的小伙伴可以扫描下方管理员二维码,进群前一定要关注公众号奥,关注后让管理员帮忙拉进群,期待大家的加入。
管理员二维码:
猜你喜欢
● 卧槽!原来爬取B站弹幕这么简单● 厉害了!麟哥新书登顶京东销量排行榜!● 笑死人不偿命的知乎沙雕问题排行榜
● 用Python扒出B站那些“惊为天人”的阿婆主!● 你相信逛B站也能学编程吗
  • 0
    点赞
  • 0
    收藏
    觉得还不错? 一键收藏
  • 0
    评论

“相关推荐”对你有帮助么?

  • 非常没帮助
  • 没帮助
  • 一般
  • 有帮助
  • 非常有帮助
提交
评论
添加红包

请填写红包祝福语或标题

红包个数最小为10个

红包金额最低5元

当前余额3.43前往充值 >
需支付:10.00
成就一亿技术人!
领取后你会自动成为博主和红包主的粉丝 规则
hope_wisdom
发出的红包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