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int能表示的数的范围_linux中,进程ID只是一个整数,为何内核却能根据ID获得进程资源...

前面几节较为详细的讨论了 linux 内核中的“链表”和“队列”数据类型,本节再来说说中的映射(idr)机制。

8f2483ae3aa575767fa9fb8947e69b61.png

先来说说映射适合用于解决什么问题

linux 系统中的许多资源都用整数 ID 标识,例如进程 PID,文件描述符 ID 等等。使用一个整数标识资源的确非常简洁,但是一个整数能够记录表达的信息太有限了,所以整数 ID 的背后常常都有一个结构体与之对应,例如每个进程 ID 都对应着一个巨大的 task_struct 结构体记录着进程的资源。

7c5f9a6bfd787b87baccbb2c03574214.png

那么,整数 ID 该如何与结构体对应起来呢?这个问题可以简化为如何将两个整数对应起来。因为只要能根据整数 ID 找到结构体的地址就可以了,而结构体的地址也是一个整数。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就需要选择一个数据结构。如果使用数组进行索引,一旦 ID 很大,那数组也必须得很大,这样会占据大量的内存空间,所以数组显然是不合适的。而如果使用链表进行索引,则又会有查找效率问题,毕竟链表只能线性遍历查找。

映射就非常适合解决这样的问题。

什么是映射?

映射其实就是将要保存的数值(例如结构体指针)与另一个数关联起来,所谓的“另一个数”常常被称作“键值”。映射一般至少要支持三个模块:

  • add(key, value),增加映射
  • remove(key),删除映射
  • value = lookup(key),根据键查找数值
a1ce75ff08b998843c48cc00798b584d.png

这么看来,“哈希表”就是一种映射,不过也不是所有映射都需要通过“哈希表”才能实现,映射也可以通过自平衡二叉树(之后的文章会介绍二叉树)实现。

虽然“键值映射”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但是大多情况下都默认是借助自平衡二叉树实现的。

linux 内核是怎样设计和实现“映射”的?

linux 内核实现映射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将指针与一个唯一标识数(UID)对应起来。为此,linux 内核不仅实现了映射的三个标准模块外,还提供了自动产生 UID 的模块。这么看来,内核实现的映射更像是一种“定制化”的,而不是通用的映射。

先来看看 linux 内核中用于实现映射的数据结构,请看如下C语言代码:

- 50 struct idr_layer { | 51 unsigned long bitmap; /* A zero bit means "space here" */| 52 struct idr_layer *ary[1<
1ea981ed93bbb3f2a69dac7777365ae6.png

idr_layer 结构很像一个链表,IDR_BITS 和平台相关,在 BITS_PER_LONG == 32 的平台上,IDR_BITS 等于 5,在 BITS_PER_LONG == 64 的平台上,IDR_BITS 等于 6。

也就是说,1<

这么看来,idr_layer 结构体可用下图表示:

fd0c99fc5facc26d255c37e3b83b45f1.png

初始化一个 idr(映射)

初始化一个 idr 非常简单,调用 idr_init() 函数即可,它的C语言代码如下,请看:

void idr_init(struct idr *idp){  memset(idp, 0, sizeof(struct idr)); spin_lock_init(&idp->lock);} 

idr_init() 函数只是将 idr 清零,并初始化锁而已,所以在调用 idr_init() 函数之前,需要静态定义或者动态分配一个 idr,例如:

struct idr myidr;idr_init(myidr);

分配一个新的 UID

建立好一个新的 idr 后,就可以分配新的 UID 了。这一步 linux 内核是通过 idr_pre_get() 和 idr_get_new() 两个函数完成的。idr_pre_get() 函数的C语言代码如下:

 105 int idr_pre_get(struct idr *idp, gfp_t gfp_mask)- 106 { |- 107 while (idp->id_free_cnt < IDR_FREE_MAX) {|| 108 struct idr_layer *new;|| 109 new = kmem_cache_alloc(idr_layer_cache, gfp_mask);|| 110 if (new == NULL)|| 111 return (0);|| 112 free_layer(idp, new);|| 113 }| 114 return 1;| 115 }
4a28dc8dc9fe00ab96b9b75d5433961b.png

idr_pre_get() 函数的核心就是 free_layer() 函数。这里可以看出,即使是 linux 内核的源代码,命名也有可能是不太合适的。 free_layer() 函数并不是如字面意思“释放 idr”,而是将新分配的 new 连接到 idr 的 id_free 成员上,请看:

 61 static void free_layer(struct idr *idp, struct idr_layer *p)- 62 { | 63 unsigned long flags;| 64 | 65 /* | 66 * Depends on the return element being zeroed.| 67 */| 68 spin_lock_irqsave(&idp->lock, flags);| 69 __free_layer(idp, p);| 70 spin_unlock_irqrestore(&idp->lock, flags);| 71 } 
ec2b43f43200383fec35050ae2cc864f.png

idr_pre_get() 函数执行完毕后,得到的数据结构如下图:

ec2e7bca985fdd3f503aeb52e60c10ed.png

idr_pre_get() 就是实际执行获取 UID 的函数了,它的C语言代码如下,请看:

 306 int idr_get_new(struct idr *idp, void *ptr, int *id)- 307 { | 308 int rv;| 309 | 310 rv = idr_get_new_above_int(idp, ptr, 0);| 311 /*| 312 * This is a cheap hack until the IDR code can be fixed to| 313 * return proper error values.| 314 */|- 315 if (rv < 0) {|| 316 if (rv == -1)|| 317 return -EAGAIN;|| 318 else /* Will be -3 */|| 319 return -ENOSPC;|| 320 }| 321 *id = rv;| 322 return 0;| 323 }

核心是 idr_get_new_above_int() 函数,继续跟踪:

 236 static int idr_get_new_above_int(struct idr *idp, void *ptr, int starting_id)- 237 { | 238 struct idr_layer *pa[MAX_LEVEL];| 239 int id; | 240 | 241 id = idr_get_empty_slot(idp, starting_id, pa);|- 242 if (id >= 0) {|| 243 /*|| 244 * Successfully found an empty slot. Install the user|| 245 * pointer and mark the slot full.|| 246 */|| 247 pa[0]->ary[id & IDR_MASK] = (struct idr_layer *)ptr;|| 248 pa[0]->count++;|| 249 idr_mark_full(pa, id);|| 250 }| 251 | 252 return id;| 253 }

发现实际负责申请 UID 的动作由 idr_get_empty_slot() 函数完成,它的C语言代码如下:

60bae894e7f37271d0b5ff28014afb36.png

到这里就非常清楚了, int idr_get_new(struct idr* idp, void* ptr, int* id) 函数执行成功后,将获得一个新的 UID,它会被映射到 ptr,并通过指针参数 id 返回,以后想查询 ptr 指向的地址,只需要知道 UID 就行了。

通过 UID 查找指针地址

根据 UID 查找其对应的指针地址就简单许多了,只需调用 idr_find() 函数即可,它的 C语言代码如下:

 464 void *idr_find(struct idr *idp, int id)- 465 { | 466 int n;| 467 struct idr_layer *p; | 468 | 469 n = idp->layers * IDR_BITS;| 470 p = idp->top;| 471 | 472 /* Mask off upper bits we don't use for the search. */| 473 id &= MAX_ID_MASK; | 474 | 475 if (id >= (1 << n))| 476 return NULL;| 477 |- 478 while (n > 0 && p) {|| 479 n -= IDR_BITS;|| 480 p = p->ary[(id >> n) & IDR_MASK];|| 481 }| 482 return((void *)p);| 483 }
0891beb86a0fa8486a3538efa33dad9f.png

可以看出 idr_find() 函数执行成功后,会返回 id 关联的指针地址,如果执行失败,则会返回 NULL。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应尽量避免将空指针 NULL 与 UID 映射,否则调用 idr_find() 函数时将无法区分是成功还是失败。

570d2fde8e8a7f6ada5bcf9ca529c4e7.png

到这里,我们就对 linux 内核中的映射有所了解了,其他相关代码的分析(例如删除一个UID映射 idr_remove()函数)也是类似的,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实际上,linux 内核关于 idr 的设计与实现还是有一定的复杂度的,这里仅仅只是粗略的先留个大体印象,更详细的讨论以后再介绍了。)

欢迎在评论区一起讨论,质疑。文章都是手打原创(本文部分参考linux内核原理和设计),每天最浅显的介绍C语言、linux等嵌入式开发,喜欢我的文章就关注一波吧,可以看到最新更新和之前的文章哦。

表情包
插入表情
评论将由博主筛选后显示,对所有人可见 | 还能输入1000个字符
©️2020 CSDN 皮肤主题: 数字20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