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过火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遵循 CC 4.0 by-sa 版权协议,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blog.csdn.net/weixin_41430396/article/details/80314330
“我说老伯,这东西可能是玉石吗?明明就是普通的石头,五块钱,你不卖就算了。”张均蹲在火车站外面的地摊前,手里拿着一个核桃大小的石珠,正与练摊的老伯讨价还价。
这石珠虽然表面粗糙,但是一面黑一面白,猛一看像个眼珠子似的,正因为看上了这一点,张均才要买下它玩。


练摊老伯看了那石珠一眼,心说这不是我前天在荒山上捡到的破石头吗?居然也有人买!


他心中一喜,却便装作肉痛的样子,道:“哎呀,你这个小青年,砍价这么狠。罢了,五块就五块,这是咱的头一炮生意,便宜你好啦。”


一看老伯答应得这么容易,张均反而有点后悔了,越看越觉得手中的石球只是块破石头,说不定就是块普通鹅卵石,一毛钱不值。


“唉,算了,五块钱而已,就算是块石头也没什么。”张均心中这样想着,便爽快地给了钱,拿了石珠离开。


张均今年二十二岁,已经大学毕业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他虽然到处投简历,但都如石沉大海,一点回音也无。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心情很是烦闷。


就在前几天,他突然接到一通电话,电话是大学同学叶倩打来的,邀请他参加第一次同学聚会。


这叶倩是当年的班花,毕业后就嫁给了班上的一个名叫陈富生的官二代。


说起来,张均与这二人之间还有一段恩怨纠葛,对方叫他参加同学聚会,未尝不是一种炫耀。


只是,他是个执拗性格的人,明知此去可能不愉快,却偏要答应下来。


张均带着简单的行礼,登上了火车。


由于那叶倩愿意报销来回的火车票,所以他毫不客气地买了一张九百多块钱的高级软卧票。对他来说,能宰陈富生一刀,绝对让人愉快。


这种高级软卧,一个房间只有两张卧铺,空间较大,颇为舒服。张均来的时候,对面的卧铺空着,只他一人。


他便放好行礼,稍一整理铺盖,便躺下来休息。


火车启动,随着车厢有规律的晃动,张均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看到一尊丈八高大的金身佛陀盘坐虚空,向他微笑颔首。


再之后,那佛陀左眼突然射出一缕金光,打入他的眉心。这时,张均感觉脑袋一阵刺痛,突然就大叫一声,醒转过来。


睁开眼后,张均感觉双眼一阵酸涩刺痛,他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喃喃道:“见鬼了,怎么迷了眼睛。”


揉了几下眼,酸涩刺痛的感觉渐渐消失,他正准备再躺下,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张均眼前一亮,进来的是一名靓丽时尚的年轻女孩。


女孩二十多岁,上身穿了一件红色的小西装,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下面则是一条OL包臀短裙,再配上黑色的丝袜和高跟鞋,整个人显得非常时尚。


女孩无疑是位大美女,鼻梁很直,眼睛很媚,肌肤白而细腻,前凸后翘,一下子就将张均的目光给吸引了。


女孩对着张均微微一笑,在对面卧铺坐下。


张均强行将自己的目光从美女身上移开,也报之一笑。不过,他没坚持多久,又鬼使神差地偷眼瞄了过去。


由于这个时候,美女正在放置行礼,并没有注意这边,所以他这次看得非常大胆,注意力非常集中。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双眼一阵温热,若有人注意他的双眼,就会看到淡淡的金光一闪而过。


随即他就发现美女身上的衣服消失了,心头猛吃了一惊,不禁“啊”得一声。


美女闻声,不由转过身来。她这一转身,立即给出一个正面的大特写,让他鼻血差点就流出来。


张均猛吸一口冷气,双眼瞪得像铃铛似的。


“竟然可以看到!”


美女注意到,张均居然在盯着自己的下边看,不禁皱起柳眉,展露出一丝凛然之色。


张均这么一受刺激,眼中的美女立刻又都恢复原貌,美女还是穿着小西装,不再是之前的模样。


他一脸震惊,心中叫道:“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是我眼花了?”


不过,他随即就否定了这个判断,真实的感觉告诉他,一切所见并非幻觉!


“你不舒服吗?”突然,悦耳的声音响起。原来那位美女看到张均的表情一会儿震惊,一会儿疑惑,一会儿又纳闷,不由得好奇。


张均回过神来,口里“啊”了一声,连忙道:“没……没事。”


感觉张均之前应该不是故意盯着自己那个地方看,美女也就不再多想,点点头,继续收拾行礼。


张均胸口“怦怦”乱跳,心想:“如果刚才不是幻觉,我是不是还可以看到不穿衣服的美女呢?”想着,他忍不住又盯着美女看。


由于这次有了准备,所以张均清楚地看到,先是美女的外衣消失,接着连内衫也消失了,那随着车厢摇晃的波涛汹涌,少说也有D杯的规模。


能够偷窥美女漫妙的身体,让张均心中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他心跳得更快了。


“我居然可以透视!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被美女的火辣的身体刺激着,一边又被自己拥有的这种能力而震撼着,张均的心脏跳得更加剧烈。


而就在此时,他居然又感觉自己的目光再度深入,他便看到了美女的肌肉、骨骼,甚至五脏六腑,看到了血液的流动,心脏的跳动,肌肉的收缩。


这一幕较之前更加刺激,他又“啊”得一声,吃惊之下,便从这种透视的状态退出。


美女再度回过身,脸上微带疑惑,说:“你真的没事吗?”


张均干笑一声,道:“我真没事。”


美女摇摇头,她已经放好行礼,铺好了铺盖,这时坐了下来,打量了张均一眼,感觉眼前这个男生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容貌有几分秀气。


他身上的衣服,应该都是一二百元的地摊货,看来属于普通家庭出身。


看到美女打量自己,张均心中突然就有一种冲动,这样美妙的一个身体,若能被自己搂在怀里肆意蹂躏,那真是再好不过啊!


每个人,特别是男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阴暗龌龊的想法,只要这些想法不付诸于行动,那就不会对社会造成危害。现在的张均,也就是在内心中意淫一把,并不会真的这样做。
展开阅读全文

忍不住了,发发linux的牢骚!

05-15

这几天,从csdn上看到ubuntu让你的老旧机器重新跑起来的新闻,很是欣喜。我的机子可是足够老的了,mmx166,64M内存,1M显卡。我兴冲冲的下了Xubuntu6.06以及硬盘安装所需的initrd.gz 及vmlinuz,安装过程虽有波折,但经过摸索,总算安装成功了,可重新启动时,就是不能进入图形界面,急呵。回到 windows2000下看论坛里的办法,都试了,不管用。startx 也试了,说没有此命令,晕。还有说进入root用户,可整个安装过程也没提示创建root 用户呀,试着login in:root,可密码又不知是什么。至今还是在文本界面下。一头雾水,不知如何处理。忍不住想发发linux的牢骚: rn1、我是一个linux的推崇者,我喜欢它的自由开放,但它一次次伤我的心。我不是一个玩弄操作系统的发烧友,我不想在安装使用上这样麻烦,我只想linux能 像windows一样方便用户,同时又开放自由。我希望 linux 的开发者能放弃linux 是个专家专用的操作系统这个无谓的情结,这个情结最终会伤害 linux的发展,毕竟东西是要让人用的,不是玩的,而用户更多的是普通人群,只想多一个操作系统的选择。因此,方便、简单、稳定是占第一位的。 rn2、当年,我们接触 windows时,可没有这么多麻烦呀,只要看看,试试,就不知不觉的熟悉的windows,而 linux呢,好像看了不少资料(至少相对于 了解windows),可依旧在门外徘徊。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我们的资质太差,不适合用linux吗?晕,又回到那个"linux是专业人员使用的"狗屁情结上来了。如果按照这个标准的话,会安装并且会使用linux就是专家,这专家也太烂了吧。 rn3、不同的用户出于不同的目的选择linux,有的作文档,有的作家用电器,有的上网,我想真正愿意花大量时间精力来研究linux是如何作文档,如何实现用户上网,如何实现多媒体的,只有少数的linux开发人员及发烧友们。 rn4、linux的版本多如牛毛,据说全球有几百,上千个版本,有这个必要吗,用户只需要一个稳定的、高效的、自由的,简洁的linux,在每个桌面上开发的软件也不能在别的桌面平台使用,这更要命,有哪个硬件厂商愿意为每个linux都开发一个驱动程序,终于,到了最终用户手里,不是找不到主板驱动,就是找不到显卡驱动,再是声卡驱动,真的能找全驱动程序的机器想必真是好运气。这个问题在这两天出台的LSB3.1有了标准解决软件兼容性,可什么时候才真正能做到拿一个程序在任一台 linux机器上都可以运行呢? rn不说了,愈说愈来气,两个字,现在的linux还是太令人失望。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