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不着的EDA 如何卡住了脖子

周老师在贸易战之始深夜撰文《清华周祖成教授: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培养的思考跟呼吁》,痛心疾首地回顾了我国EDA 软件发展历程,两年过去了,国产EDA 在数字实现领域依旧一片死寂,吆喝声此起彼伏,骗子摩拳擦掌,可未见一颗种子破土而出。

自美中贸易战开战以来,半导体行业多个领域被全民普及了几次,EDA 也被屡屡提及,现在几乎都形成了条件反射,一旦同时提及国产芯片跟EDA 就会不由得摸摸脖子,卡,好卡!

为什么卡?

思维模式,巨贪和珅有了钱之后先盖房子,恨不得把全世界能搬得动够得着的宝贝都放进恭王府,看得见摸得着,踏实;现世的大老虎小苍蝇贪了钱之后除了购置房产,包养小三,还喜欢把钱铺在床底放在冰箱,看得见摸得着,踏实;我国也曾数次出台半导体产业扶持政策,大部分钱用于建厂,能不能生产,良率是多少,都可以先放一边,房子有了看得见摸得着,踏实。这都是思维模式的体现,狗头军师大手一挥,起高楼建大厂,看得见摸得着,手指划过水淋淋,嗯,18岁!< 一个笑话,某领导到某牛逼司莅临指导,摆拍了一圈后很是失望地问道:怎么没看到帕拉丁!>

人才,EDA 看着是软件公司,其实不是,不是会编程就能玩得转的,EDA 每一个看似简单的操作背后都可能需要极其复杂的算法支撑,譬如,cell delay 的计算,老驴在EDA 混了这么多年,都没搞清楚具体的计算模型长什么样,仿真也好拟合也罢,扒开衣裳总该有个具体的计算过程,不论什么模型,总该有个具体的公式才是,但就是不知道,也曾多次尝试向研发讨教,也多次被拒绝,原因有二:太复杂,告诉你也不一定理解;是核心,是机密,无权限知道。EDA 公司的研发,大部分都是博士,不止是编程大牛,还是算法大牛,即便如此,每个人也只负责工具中的某一个点,要把点连成线,把线盘成面,需要更牛逼的架构师,目前世上活着的顶级架构师绝对不超过三位数。我国缺既懂算法又会编程的牛逼博士吗?没有牛逼的顶级架构师吗?不缺!有!但都在BAT, 试问,如果同时拿了BAT 跟EDA 的offer, 你会犹豫吗?需要选择吗?BAT 996 的福报它不香吗?!

投入回报,单看市值,EDA 三巨头CSM,不算嫁入豪门的M,以昨晚C 跟S 的股价计算<历史新高>,C 的市值是238.54 亿美金,S 的市值是 243.40 亿美金,两者加起来都不及拼多多的755.56 亿美金。试问,如果你是投资人,是愿意花三年时间去做一个拼多多还是花三十年时间去做一个EDA 公司?

产业生态,EDA 跟工艺和设计强相关,左要抱Foundry 的大腿,右要抱Design house 的大腿,因为既要跟着工艺跑,又需要用户的信任去验证,尤其是如今新工艺,动辄千万美金的投片费用,可不是儿戏跟情谊。三巨头是抱着Foundry 的大腿逐步跟进的,试问,Foundry 是否会把大腿支给一个没有积累的新公司去抱?试问,有哪家Design house 愿意去尝试一个新公司的新工具?赔钱事小,丧失市场时机可是会要命的!

知识产权意识知识产权意识的淡薄导致了任何『软体』形态的商品都只见开花不见果,且不说EDA 就是office 软件,有多少公司或个人会购买正版?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你辛辛苦苦花了三年或十年种出了一个果园,今天猴子来顺个桃,明天狐狸来摘个李,大后天拆迁办来写个字儿画个圈,你的权益得不到任何保障,你还会继续再种吗?

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请问国产EDA 的出路在哪里?眯着眼睛说,我们有很多钱,可是把钱都给了蒋干,干!能干出什么?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是可以靠喊口号干起来的,比如流氓斗殴!而有些事,靠口号是没有半点用的,比如国产EDA!如何能成,给比BAT 更多的钱,把牛逼的博士架构聚集起来,花十年或更多时间,跟自己的Foundry 和设计公司绑起来,不为赢利不为市场,或许可成!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应支付0元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支付成功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