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是从哪里得到这些(非原创)想法的

Joel on Software

 

这些人是从哪里得到这些(非原创)想法的

by Joel Spolsky

Wednesday, April 19, 2000

原文链接  http://www.joelonsoftware.com/articles/fog0000000068.html

 

 

      也许我应该把这篇文章的题目改成"为什么我应该停止阅读Upaide杂志"。我确实试过停止,但是他们免费寄给我,而且我确实需要厕所阅读材料,因此我抓起了这本杂志而且我看到了有生以来看过的最荒谬的文章。实际上,Upside杂志到处都是荒谬的文章,但是这一篇是最令人厌恶的。

      这篇文章作者是Stephen James写的题目是"生存指南"。(Upside 2000 年3月)。据说,每个月James先生将会和我们分享"一些简单的从创业公司[他的]得到的经验[他的]"。

      这其中包含了极其有用的建议,这些建议你永远不能只靠自己弄明白,不要为办公室空间花费大量的钱和试着找一个好邻居使你不用在餐厅排队。如果你开始上网,James先生提醒我们,"滚出去...自己回家工作。"而且他指出你的租金永远不应该高于1.5美元每平方英尺。谢谢你,James先生!特别使我觉得奇怪的是你期待每个地方的租金都是一样的。可能你假设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在硅谷开办创业公司的。

      "想都不要想有免费的咖啡和饮料。当然,这些在微软都是免费提供的...但是谁会喜欢微软?"

      你在开玩笑吗?是不是Upside把4月的一期放到了5月?

      我猜James先生活在一个滑稽的世界,那里有数百万的程序员就是渴望在你的创业公司工作。当你是一个公司的创始人,你想要节俭;在你看来那些纯粹是浪费钱。好的。但是不要认为来你公司面试的候选人会有和你一样对公司有感情依恋;他们没有的。他们是在寻找有良好工作环境的地方。免费饮料是大部分高科技公司的标准福利啊,在这方面节俭就是给你的员工和潜在的员工一个信号,你并不想让这里成为有吸引力的工作场所。

      硅谷的每个人都在谈论Charlie,他是Google的美食烹饪家,曾经为Jerry Garcia工作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些食物是非常杰出的,即使按照Michelin的标准而仅仅不按照公司餐厅的标准。因为公司餐厅的食物如此好,人们不用出去吃。他们和同事一起吃饭,增进了交流。他们能在一个半小时内回来工作,使他们更具有生产力。他们还觉得Google关心他们,使他们更忠诚。

      同时,"扩建是一个糟糕的想法,"Stephen James告诉我们。"不要用墙分割你的空间-让这里公开...如果员工需要一个有门的办公司,让他们去法学院或Apple。"

      你猜怎么样?他们会去Apple!而且替换他们的任何一位也会花费大约50000美元在招募和训练上。我的一个朋友给他们的程序员提供了极好的私人办公室,而且是在美国房产最贵的地方,曼哈顿,租金大约每人每年花费6000美元。对于公司长期的发展来说并不算太多。

      更糟糕的是,James先生看来完全忽视给知识型工作者安静的私人的空间可以增加生产率。那本经典的软件管理书籍Peopleware证明这对生产率有极大是非常巨大的。(说句公道话,并不是只有James这么愚蠢。他这是反映山谷里人们普遍的想法。)

      我们都知道知识型工作者当"流畅"工作的时候效率最高,也就是通常说的"在状态",这时候他们全神贯注于工作而完全脱离周围的环境。他们失去了对时间的感觉,通过精神绝对的集中创造出了伟大的成果。这就是他们完成他们的富有创造性的工作。作家,程序员,科学家,甚至篮球球员都会告诉你他们正在状态中。

      麻烦的是让他们脱离状态是非常容易的。噪声,电话铃声,出去吃午饭,开车5分钟去星巴克买咖啡,和同事的打扰-特别是同事的打扰-都会使你脱离状态。如果由于同事的问你问题而打扰了你一分钟,这足够使你分心而让你需要一个半小时来恢复生产力,你生产力正处在严重的危机中。如果你在嘈杂的环境中,程序员身边还有销售人员对这电话吼叫,你的生产力会暴跌,因为知识型工作者一次次被打扰,而从来没有进入状态。

      对于程序员来说,特别困难。创造力要靠短期内一次性处理大量的小细节。任何打扰都会引起这些细节的丢失。当你要恢复工作,你会想不起来任何细节(像你正在使用的局部变量名,或你的搜索算法实现在哪里了?)

      这里有一些简单的计算。(有证据表明)如果我们打扰了一个程序员,即使只有一分钟,我们实际上浪费了他15分钟的生产力。比如说,这里有两个程序员Jeff和Mutt。Mutt想不起来Unicode版本的strcpy函数名。他可以花30秒自己查,或者去问Jeff,只需要花15秒。因为他就坐在Jeff旁边,他就去问Jeff。Jeff被转移了注意力,而失去了15分钟的生产力(为了节省Mutt 15秒)。

      现在我们把他们用墙和门分隔开。当Mutt想不起来那个函数名时,它可以自己查,这还是要花30秒,或者可以去问Jeff,现在要花45秒而且还要站起来(对程序员平均体能来说并不是简单的事情)。因此他自己查。因此现在Mutt损失了30秒的生产力,但是我们从Jeff身上节省了15分钟。

      不管怎么说,我全心期期待读这篇文章的大部分人说:"谁叫你看Upside的?你这是自作自受。"多么正确的话啊。但愿我是正确的。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