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美谈到大陆,四大天坑的孩子们为什么无处可去?《全集》

作者:云天

(北美篇)

经过这几天的写作之后,越来越多感同身受的小伙伴找到了我。随着了解的深入,我越来意识到之前的标题显得非常的不妥了,就算是纯粹为了自黑也不妥,所以我准备终止那个系列的写作,开始另起炉灶。之前和我类似的经历的同学们顶多是落差比较大,摔得比较惨。但是更真实的情况是,我往现在我站的这个平台往下一看,画面是各种惨状,千姿百态,横尸遍野,一望无际。特别是当我昨天听说了一位同学的真实事迹,我只能开始陷入沉默。他说他已经生物读博五年,最后老板把他的文章夺了去,一作写了他自己老婆名字,发了一篇science,目前他正面临着没有足够的文章毕业的处境。他的师兄出头去老板那里闹,最后的结果是自己学位证被扣了。他的同窗舍友早就患上了严重抑郁尝试过自杀。而且他听说他们学校去年走了三个同学,没见一家媒体报导。。。

所以我现在没有太大的意愿去了解更多真相了,就像看恐怖片我已经大概猜到马上要看到啥画面了一样。这种事情多看多听了之后我也会变得抑郁(事实上现在已经开始有点了),所以你主动想要告诉我可以倾听,但是我不太可能想要主动去了解了。

所以这篇写作纯粹是给某些还没有完全看清形势的孩子们提个醒,这种孩子诸如:楼主啊,我觉得你很牛逼,凭你的经历,肯定可以去985211高校当个教授吧。或者去个世界500强外企混几年,一开始可能也就二三十万,但是经过几年打拼,肯定六七十万妥妥的,甚至年薪百万不是梦!你要知道行行出状元,越老越吃香啊!这和我爸那时候知道我毕业想回国之后的想法简直一毛一样:只见他当年如同范进中举般兴奋地跟我说,儿啊,我上网查了,我听说了我们国家有个千人计划,待遇特别丰厚,你申请一个肯定没问题,你赶紧去吧!!!

上次的更新时间线已经到了去年夏天了,后面的事情我就开始非线性描述了,这些事情超出了我之前25年对本行业认知的总和。如果一个人确实是在成长的话,每过一个阶段你都会觉得以前的自己是个SB,但是去年到现在这段时间里这种事情发生的频率特别高,几乎每个月我都会觉得上个月的自己就完全是个SB。以下,完全是来自我个人真实的经历,也结合了周围人的事例,混杂了我一些个人的判断,无意挑战任何人对现状的认知。如果你不同意或者有更好的观点请也请撰一篇文@我,我会看的。但是不要在我的评论区里面胡乱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了谢谢。

以下是正文,分为美国篇和国内篇,先谈前者。


上次说到因为毕业提早了太久我没有时间充分考虑毕业的问题。所以在答辩完以后我才开始考虑这些问题,慌乱是肯定的,但是远没有达到绝望的程度,甚至一度以为工作肯定是有的,只是好坏的问题,坚持下去H1B绿卡美国梦啊,啥都会有的。现在对那个时候的自己只能说一句,你还是too young啊!

我一毕业就开始求医问药打听各路神仙,的确得到了一些信息,但是那个时候我的对这些信息的判断,开始了一系列错误归因,浪费了太多时间从一个小坑跳到另一个小坑里,而完全不知道这些坑其实都是四大天坑内部的坑中坑。比如下面这个事情:

之前的学长兼校友H,本科国内TOP5,有机功底深厚,对高分子那套东西比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还记得那一年我正在为qualify考试而犯愁,因为我对不感兴趣的东西啥也看不进去。他当时寄宿在我们家,全部家当似乎就只有一床棉被和床垫还有几本书。有一个晚上,在沃尔玛最便宜的那种落地灯昏暗的灯光下,他亲自指导我高分子物理和化学亲切的身影我依稀记得。比如聊到瑞利散射的时候,他仅凭口述就把推导公式的过程复述了一遍,和我这种行业混子简直是云泥之别。另外由于实验能力突出又是过柱能手,早就攒好够毕业的文章开始边帮实验室打杂边找工作了。但是,就是这种知识和技巧已经是特别突出的人,找断断续续找了一年工作,不知道投了多少份简历之后,连一个电话面试都没有接到,更不用说onsite了(现场面试邀请)。

我当时听了这个故事是这么想的,肯定是H简历写得不行,被机器全筛掉了。亦或是他没有找到对口的企业,完全无视了Job Description一通乱投,否则显然不可能是这种结局啊!然而,我毕竟是too young,后来得知我的另外一个找到工作的学长已经帮他改过简历了,但是有用吗?没有用。最根本的原因是,经过了这么多年背道而驰的发展,产业界和学术界已经不再仅仅是一条鸿沟了,而已经是马里亚纳海沟了。H所拥有的那些过柱合成技能,或者他导师以前引以为傲的高分子艺术,比个接个支链啊,做个星形或者环形的高分子啊,在产业界的人看来就是What thefxxk。又有谁care你的高分子基础课程学的怎么样呢?因为连最后面试的人你的人都不一定清楚这些知识。这方面的相关的东西,前人说了太多,我就不展开描述了。

人是要面子的生物,所以很少会有人把自己的失败的经历跟不熟的人说,但是这种经验往往比成功人士的鸡汤有用一万倍。我就遇到了另外一位学长,他是高分子工程系的,这下和工业界总不存在太大的鸿沟了吧?我是在一次聚会上遇到的他,想跟他请教一下找工作的经验。一开始他什么都不肯说,后来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终于道出了实情,那时候他的OPT已经快到期了,也就意味着他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就要被迫回国了。他说他已经投了上千封简历但是还是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有几次的onsite但是每次都是到最后时刻被人拒绝,他也为此感到很苦恼。所以最近的手头上的一件事情就是和上海BASF在沟通,能给20几万就准备妥协了。我当时就感到诧异,我投十几封简历就累的要死,还要写Cover Letter啊,你上千封是咋做到的,是不是无脑海投的?他说,不是啊,遇到感兴趣的岗位我也会customize简历啊,但是真正对口或者待遇不错的岗位真的少,时间一久发现这样不行,所以后来,就把其他能投或者不能投的岗位都投了,所以加起来会有上千封,但是结果也只能是这样。

我当时听了这个故事是这么想的,不可能,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因为我比他厉害,厉害在哪里呢?呃呃呃呃呃呃呃,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我英语比较6,创业培训的时候我能还是和人家CEO谈笑风生的呀。或者说,我的经历比较丰富,我的项目做的好,我的文章影响因子高,我曾经有个大新闻。或者说,我脑子比他活,我擅长社交,我去找校友,找导师,找各种前辈给我内推,总会有什么是成立的吧,天无绝人之路对吧。

所以,轮到我自己去找的时候,其实我心里已经有点B数能猜到可能遇到的情况了,但是还是遭到了暴击!我首先去找了一些已经找到工作的学长求指教,把简历大修了三遍,已经完全看不出任何原来的样子了。然后去学校的career center让nativeamerican帮我改,那个刚进本科法学院的美国妹子竟然跟我说你的简历完美无缺,你的经历简直优秀的一塌糊涂,你一定能找到工作的!然后我回家,仔细研究了一遍国外HR常用的筛简历软件,然后注册各种找工作平台,交$把自己变成vip,把简历传上去。对于感兴趣的岗位,每次都认真看JD,凑一堆可有可无的经历往关键字上面靠,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生怕自己过不了简历关。然后。。。我就等。。。

我大概前后投出去40封简历,几乎每一份内容和cover letter都不一样,并且绞尽脑汁和jb做了最大程度的match,但是这40封已经把我累到绝望了。我等到的是什么呢?nothing!一个电话也没有!不,有一个电话,是一个本地的保险公司打来的,我根本没有投他们家的简历,而是他们在招聘平台上看到我的简历显示我就住在公司附近所以给我打来让我去卖保险。怀着绝望的心情我就去了那个保险公司应聘了,毫不例外的,刚进门一股浓浓的传销气息喷了我一脸,一进大堂大家似乎在开party,旁边布置了各种气球,还有吃喝,上面有导师有学员,一片欢乐的海洋。然后我们新来的几个人被安排到小房间接收美国式的传销洗脑,一个感觉像是汽修厂的白人大叔开始跟我们聊保险业的种种好处,如何能快速致富,他们今年刚来这个州就已经赚了多少多少,下面的计划是跑到其他州再开三个headquarter。你要做的工作就是跟着我们去跑客户,我们一开始就带你,但是后面就要靠你自己了,主要的客户就是美国家庭特别是中老年群体。然后培训完了之后拉我进大厅,让大家认识新人,介绍我的时候像大家来了一句,大家注意看,这个是刚毕业的博士生,chemistry genius,然后一群黑的白的大叔大妈就像是去动物园看到了猴子一样开始啧啧称奇。。。

当然投了这么多简历之后我开始注意到了其他的一些因素。比如正儿八经的公司都有自己的网站,自己的招聘系统,在那个系统里面你可以没有cover letter但是你必须要回答以下问题。你现在是啥身份,你是不是美国公民,你有没有绿卡,你是不是在OPT期间。每次要回答这种问题的我的内心都很抗拒。在这种大公司官网许多次石沉大海之后,我甚至患上了被迫害妄想症怀疑他们直接设置了if语句,就是如果你回答自己没绿卡,是个学生还在opt,然后还要求公司帮你H1B,他就直接把你简历给无视了,无良一点的甚至还会秒回拒信,之前有学长已经经历过了。那个时候我只是怀疑,直到后来我有了如下经历我就彻底服气了。

网投不行那就来现场的呗,我要用我的的经历和人格魅力当场征服HR!于是我就报名参加了隔壁某著名高校的招聘会。那所学校曾经是各种诺贝尔奖的摇篮,在这里办的工程类招聘肯定会吸引到大批人才和企业关注吧!结果,跑去一看,半天的活动是在听某企业家吹牛皮,然后下午才是招聘会,一共来了九家单位,而现场一共有上百人,以中国人和印度人居多。每家企业的摊位只有一到两名人员负责照顾,但是前面却排了一长串的人等着投纸质的简历。好吧,既然来都来了,还是要保持乐观啊!HR一定会发现我这个人才的,我一定要把握好跟他们face to face的机会!事实上我的确做的不错,和其中的一两位还聊了五分钟以上,有很多人,我注意到HR看到他们简历的瞬间就丧失了耐心,然后结局也是尬聊十秒匆匆了事。但是我做的比别人好那么一丢丢就有卵用了吗,后来被证明为一无所获。我和其中一位比较实诚的美国白人大叔多聊了几句,他直言不讳地告诉了我真相,他说啊,自从特朗普登台啊,大家都很怕政策变动,一变动呢,H1B就难搞,成本就上升,而且政策上说了,hireamericanpeople,我们也不能不配合啊,所以呢,在收到你们简历之后呢,我们会把有绿卡和没绿卡的分成两叠,先从有绿卡的这一叠里面寻找匹配的人才,实在找不到再从另外一叠里面找。哦不对,当然我们不会先找不认识的人,我们会先面试我们自己员工的亲戚朋友之类的。不过小伙子你要注意啊,我最近观察到公司里那两叠简历,没有绿卡的那一叠已经比有绿卡的一叠高太多了。。。

所以,我逐渐开始明白了绿卡的重要性,简直是太重要了。如何获得绿卡的问题已经超出了四大天坑的范围,哪天心情好了我再慢慢说吧。简单来说一下我对绿卡重要性的理解,就比如说100分为满分吧,然后80分你就及格了,用人单位就可以雇佣你了。在我too young的时候我觉得绿卡的重要性是+10分或者+15分,撑死不可能能高于20分了。但事实上,我现在的感觉是至少要+50分。知道了这个你就会去想办法搞绿卡,然后就回到了那个经典故事:小明没有剪刀,所以从超市里买了把剪刀,剪刀是被纸板和塑料包裹起来的,背后赫然写着,请用一把剪刀剪开包装以获得你的剪刀。小红要去找工作了,用人单位告诉你,你必须要有绿卡才能找到工作,然后美国国安局告诉你你必须要有工作才能申请绿卡(不准确,但是一般人的情况就是这样)。算了算了,这个问题太复杂了,我还是思考一下晚上我到底是吃汉堡王还是麦当劳吧。

吃完,终于我又坐回到了电脑前,开始思考我的人生会啥会变成这副D样呢?我终于开始领悟到一些事实了,特别是,我终于开始打开知乎了,发现自己的经历为什么和前辈们这么像呢?特别是,我看到了北美计算机行业的招聘岗位和四大天坑岗位的对比之后我就开始计算,根据计算机前辈们的表述,平均投20封简历能拿到一个onsite邀请的平均水平,再结合行业间岗位数1:15的事实,也就是我投300封简历能平均拿到一个onsite。那么是个人他总得积累点onsite经验吧,平均三个onsite拿到一个offer应该不过分把。那么这么一算,我需要投900封优秀的简历,我应该能找到工作了(估计可能不准确,但是大差不差)。所以你现在完成了40/900,在做到之前不要哭,一定要坚持下去,为了American Dream!!!咦,我怎么突然觉得,这种类似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你想起来了吗我的朋友们,在比惨(二)里面,科研女神是如何教育我们的?年轻人啊,就要多去尝试,你搞研究才一两年怎么行呢,不要老想着搞个大新闻,要多去投简历。。。

当然,你非得留在美国,上天是真的不会绝你的路的。你可以参考北美金融硕士们的办法,从领英的一度关系开始逢人就跪,然后二度,三度,四度一个个去cold message,把学长,学姐,本科校友,研究生校友,你的老板和老板的各种亲戚朋友们,系里的其他教授以及他们的亲戚朋友们,都跪一遍,诉说一下你悲惨的遭遇,总有一天他们不感动,上苍也会被你感动帮你安排一个工作的。

文章的最后,我真的不想再自黑了,你们大家看的也已经感到厌倦了。所以有一天,我的领悟终于感动了上苍,通过一个微信群我加到了一个昵称为北美内推小王子的人,他跟我说他可以帮我找内推机会,是国外知名药企,你进去之后就可以至少一年5W刀起,虽然你有可能是个一年的零时工,但是总比你一个人美帝瞎JB试强吧。然后我一口答应,眼泪汪汪,差点认爹喊娘。聊天即将结束的时候,最后他跟我来了一句,你这样,先给我卡上打两千刀我明天就给你好消息。

我望着我卡里仅剩下的两千刀,摸了摸我脑子里还剩下的东西,默默地买了张回国的机票。

(国内篇上集)

看到有小伙伴私信我说啊,楼主啊,我觉得你过去这九年的干的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过去这几天写的这几篇文章了。我回了他一句,你说的太对了,我真的是猜到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啊。不过我最初的梦想算是实现了,woyaofanature嘛,劝退一人胜发七篇nature,怎么说现在我都发了百八十篇了。我如果哪天吃不上饭,我就去找教职了,凭着这么多篇nature,分分钟直升院士,简直美滋滋啊。就刚刚,又有猎头找到我了,已经是第三个了,我在招聘网站上都没改自己离职你们怎么还找我,几乎千篇一律,她们说现在有一家大公司需要有人去R&D,你离职了没,考虑一下?我回复了一句,抱歉啊,我已经不做R&D了,要做的话,月薪5W吧。猎头(内心):mmp啊,又遇到个SB。我把截图分享给小伙伴看了一下,他问我要是猎头说5W可以你干不干。。。额,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谢谢。。。

哎呀好累,由于这两天伏案写作时间过长,我的身体已经出现了被掏空了的迹象。不过我还是留了一手,大家请参考封面图中所示,只要998!生物质石墨烯带回家!纳尼?生物质?我这个石墨烯专家我都解释不了啥叫生物质石墨烯,居然结合了生物和材料两大二十一世纪科学最新研究成果,简直D炸天啊,大家快去买吧!

穿上了高大上内裤我终于可以使用我的三个肾开始写作了,简直是棒棒哒!

以下是正文:>


在毕业之前几个月老板就对我说,XXX啊,恭喜你毕业,虽然之前发生了一些风波,为师觉得你有点可惜了,但是凭你之前的经历,回国保底40W一年吧,你也不要太难过了。这一番话无疑是给我吃了颗定心丸的,所以我一直没感觉到有什么压力,但自从上次和那个找不到工作要去BASF的学长聊过之后之后,我就觉得事情开始不妙了,所以我得找救命稻草呀。当然我这么天资聪颖的人:),老早就开始意识到内推的重要性了,我就努力开始托关系找人,终于联系到了已经去年毕业回国已在上海某知名外企工作的直系学姐。

学姐真的是个大好人啊!我和她差不多也只是萍水相逢,都没打过几声招呼,她就非常nice的告诉了我很多事情。谈到工作环境啊,内容啊,认识的人啊之类的。但是谈到工资的时候,她说话的速度就慢了下来。她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算的,招我的时候是20W啊,但是我每个月工资到手也就1W出头。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就问她现在个税五险一金咋会这么高?她说,可能号称的20W是其他所有福利都算进去了,她也没整明白。然后我就问她那个厂在哪呢,她说在闵行,快到奉贤了,我又一想,靠,我XXX努力了那么多年,恍恍惚惚十年过去,兜兜转转大半个地球,最后又要回奉贤和我大伊卡斯特帝国理工为邻了,人生简直是妙不可言啊。然后我就问了她,那地方附近租金应该挺便宜的吧,她说,是不贵,也就3000-4000,但是房子根本买不起,因为均价都过5W了。WTF?那种曾经是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已经五万了嘛!!!我一年的薪水已经买不起闵行的厕所了吗???学姐安慰我说,不过附近有地铁可以到通到市中心,大概要三四十分钟,虽然我工作了之后就没有去过几次。哎呀,不过你知足吧,现在的确有岗位空缺,我们需要一个负责高分子相关产品的人,我内推你的话你就非常有机会了。想当年啊,我没有人内推我,一个人从老家过来坐了三次来回的高铁,现场面了三轮才拿到这个位置的,累到意识模糊,现在就算打死我也不可能再来一遍了,你就好好努力吧。嗯,接着,我给你转个名片,这个是负责招聘的项目经理大佬,我去跟人事打个招呼,你先跟他聊两句吧。

然后我跪谢了学姐一通然后联系上了这个大佬,大佬说,美国时间明天晚上我给你电话简单面一下吧,之前是面过一些人,但是都不合适,虽然你是XXX的学弟,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放水,就简单问一下一些基本高分子应用方面的问题,你简单准备下,不要太紧张。

然后我就慌了啊,高分子有啥应用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呢?对了,我是科学系出身的啊,工程类这么low的东西这辈子都不可能学的。要不,我跟你聊一下Flory-Huggins那一套理论吧,我学的可好啦。大佬,我毕业的时候可是在Flory的书房答辩的,简直是这一套理论的正统传人,世界上别无分店了。当然你喜欢搞应用是吧,我可以给你安利石墨烯全家桶啊,他们每个都有一大堆应用,什么碳纳米管,富勒烯啊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可以改变世界。你识得唔识得啊。什么?你说这个不是高分子是吧,没关系啊。大佬,你可能有所不知啊,加入石墨烯的高分子啥性能都没改变,但是售价就翻了好几倍了啊,我们一起这么搞,分分钟人生巅峰啊。

所以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就自信满满的拨通了电话。大佬是一个刚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为了不要把事情搞得那么严肃,他还和我捞起了家常。他自我介绍到,他是国内高分子排名第一的那个学校毕业的本硕博,没错,不用怀疑,就是比高分子四大老二学校之上高那么一丢丢的公认高分子第一学校出来的。他说,小伙子啊,我也是过来了有一阵了,我想你也听学姐说过待遇方面的事情了,我就实话实说吧,我对现在我自己的待遇都感到给的有点低了,但是没有啥办法。你既然是全球高分子排名第一的学校出来的,以后的发展应该比我好,那么我先问你个简单的问题吧:我们最近遇到了一个难题是关于XXX塑料的,你听说过吧,你跟我说说你提高这种高分子材料XXX性能的strategy是啥吧。然后我就一脸懵逼,这个XXX塑料是啥?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大佬:什么,你连这个都没听说过,啊,原来你不是工程系的,你学姐咋没跟我说呢,好吧,我再换个简单的,比如我们的客户是做管道方面的,他们需要我们能研发一种高分子材料来堵漏,你觉得应该用什么材料合适,分子设计方面有什么strategy没有。我一听就说,哎呀老铁,你总算问对人了,你知道我们实验室的大大小小的水泵水管,哪个我没修过,我们经常用一款白色的胶带,我也不知道谁买的,就是软软滑滑的那种,配合螺帽缠紧了之后滴水不漏,压根不需要从头研发了啊,至于名字嘛,我想想哦。此处大约沉默了一分钟。。。噢噢噢噢,我想起来了,叫Teflon,大佬你识得唔识得啊?大佬:。。。额,那我们的面试就到这里为止吧,你回国之后我们可以再联系,随即挂断了电话。

后来我就去找学姐打探消息,学姐说,大佬对于你印象一般,可能你的确对高分子的工业应用不是很懂吧,你回国了再联系他吧。这个时候,我就多问了学姐一句,学姐,这公司说是世界五百强,其实待遇也不特别高,连大佬自己都这么说了,你为什么不跳坑呢。她说,不都是为了混个上海户口吗,海归博士第一份工作找到上海,蹲满六个月给你户口,别人想要还没有呢。我一听,原来如此,如同捡了个大漏,赶紧往自己大腿上一掐,大喊自己的名字三声,XXX,下次去现场面试的时候一定要跪舔啊,为了上海的户口,你还要啥节操呢。学姐,我对你简直感激不尽,如同再生父母,下次来上海我一定请你吃饭。。。(结果到现在我还没请,学姐我真的错了)

所以,既然是非线性叙事嘛,我就一口气先把故事说完。于是,我就回国了。我还在朋友圈发了消息说我回国了,但是默默蹲了一个月之后,我发现大佬没有任何想要鸟我邀请我去现场面试的迹象。然后,我就装作很可怜的样子说,大佬,你还记得我吗,我在美国的时候你面过我,我们当时聊的很投机的呀,现在我回来了,您啥时候邀请我去您厂子面试呢?可能是被我的无耻感动到了,他说,那你就来吧,我就让我们的人事安排一下。

那是一个小雨绵绵的下午啊,我屁颠屁颠开始倒起了地铁,坐着坐着车上的人开始慢慢的变少了,最后,居然几乎没有人了!这么空闲的上海地铁我也是第一次坐,下了地铁站,月台上一个人都没有,那时候你彻底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物理上存在于上海地区范围内。然后我穿着正装开始高德地图一看,靠,为什么还要走这么远的路,结果还在下雨也不能骑车了,哎呀,不行了,要迟到了,我居然提前这么早出发时间还是不够啊,开始跑吧,一路狂奔结果最后还是迟到了。不过还好,接我的人事部小女生居然长得有一点可爱,哎呀,这下我的面试更要好好努力了。。。

面试基本上顺水推舟地过完了,非常尴尬的是,期间至少有两次,大佬又开始问起了高分子化学的基本知识,当时我的心里戏是这样的:大佬你简直是我见过的最狂热的高分子爱好者了,但是你问的这些问题,你给我一本潘祖仁的高分子化学书我分分钟帮你翻出来在第几页,但是你现在要我说出来我显然是说不出来的,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背的书我怎么可能还记得内容啊!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石墨烯大法好啊!哎,算了算了,已经面成这样了,大佬肯定会看在我是学姐推荐过来的份上对我网开一面的。

出来之后的第一时间当然要去找辣么可爱的人事妹子聊天了。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居然是在法国留学读商管回来的,这么偏远的工厂的人事居然都要海归硕士才可以了吗,她说,不是,我只是在这边实习。哦哦,我说,那还好还好。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你的大佬刚有没偷偷告诉你他对我的印象?

这时候,外头原本的小雨已经变成了瓢泼大雨,她故意扯开话题,说道,我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植物了,你看外面那棵树啊,学名叫XXX,你知道不。我看了一眼,只见那棵树在狂风骤雨面前被虐的不行,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点可怜。我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还是问了她一句:你觉得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她突然回头,笑着跟我说:我觉得不太可能了,因为你这个岗位啊,已经招了有大半年了,期间陆陆续续来了快十个博士,但是老大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觉得没有合适的,这些人当中啊,不乏北大的,牛津毕业的博士生。我老大早就说了,他的原则是宁缺毋滥,反正这个岗位和这个部门也都是可有可无的,只是上面有没有这个意向要花这边钱而已。和其他人比,你毕业的这个学校我都没听说过,我估计你悬了。来吧,我送你把伞你赶紧走吧,已经下班了,我也要走了,我不想搞得自己天天加班。

我对妹子说了一句,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国内篇中集

天坑圈的奇闻异事层出不穷,比如前几天我提到的勇士变成恶龙的故事正在世界各地上演。具体的事例如下:有一位同学在国内知名土木学院读生物的master(为什么感觉怪怪的),告诉我现任老板本来是国内top2本科,哈麻普耶斯之一毕业的phd,苦读了八年毕业之后,终于拿到了现在的这个offer。所以第一年的时候,他深知天坑学生党的不易,每一个学生都个性化发展,哪个同学想转行的甚至带着转行。但是第二年之后,就直接化身万恶的资本家压榨劳动人民了,手底下的孩子们不光要做实验还要在他开的公司里当技术员。当然,他已经不光压榨学生,连自己跟了自己多年熬成婆的媳妇也开始压榨了。所以我说什么了?对于这种严重内卷的行业,盘子就这么大,就好比靠情怀招募了一百个一群小县城学霸去玩绝地求生,只有活到最后的两三个能分到这个大饼。好了,分完饼了,事情就结束了吗?呵呵你还是too young,你拿到饼的瞬间游戏规则就变了,你被告知还得再去招一百个小县城学霸继续同样的事情,否则你自己已经得到的饼也会被没收。在这种情况下你还会怜悯那些躺在地上快饿死的人给他们饼吃吗?相信我,你不会的,你只能把游戏继续下去。如果说普通的传销坑的是农民工,入世不深的娃子们,四大天坑坑的更多的是那些原本天资就不错,希望通过高考翻盘的小县城学霸了。这个从影响的程度上,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面。所以我必须毫无保留的揭露科研这条康庄大道的传销本质。

今天的主题,很凑巧,昨天继续看到杨叔 @弗兰克扬 评论区出现了一些无脑高潮逼,我的朋友圈里至少还有十二个,如同这样的:

https://pic4.zhimg.com/80/v2-92ff629ef2bfb371016c9ebff8c0b02b_hd.jpg

这帮人的典型特征呢,就是在媒体,各种微信公众号看了某些国产OLED的新闻,什么领导奠基,行业布局,X代产线投产啊,就开始屁颠屁颠跟着疯狂打call了,开始喊出一年超越LG三星,完爆棒子小日本之类的口号了,简直是一片喜大普奔的大跃进景象。所以在这篇文字当中,让我继续自己走向人生巅峰的故事,顺便讨论一下OLED产业盛况和研发人员美好前途的辩证关系。也许我这个搞了近十年柔性触控概念的失败者还没有什么资格指点业内的江山,所以请业界大佬撰文@我,我会看的。请注意黑体字部分,我仅仅是讨论两者之间的关系,关于行业前景什么不做任何评论和预测,请不要到时候就此写一个大新闻把我批判一番,谢谢。

以下是正文。


有人看了昨天我的故事就会说,学长啊,你自己没有把高分子基础知识打好所以才走向了失败,你如果那个时候好好学习就不会这样了。这样的人我只能祝福你,你要当天选之人我根本拦不住你,走好不送。

当我调查完上海户口和居住证的最大区别是可以让单身狗买房之后,我对死磕上海知名高分子外企系列也彻底失去了兴趣(因为我十年的薪水都买不起房),更不用说,国内的其他配方涂料公司了。这里,我就举一个例子,北京某防水材料的公司在宣传的时候会在自己公司的简介里面写,我们很厉害,我们和杜邦3M有合作一起搞配方。看到这种情况你需要反过来问自己,为什么杜邦3M的介绍里面从来没有写我和北京XX防水材料公司有过合作。如果你想明白的话你为什么不去杜邦3M公司应聘而去北京XX防水材料公司了应聘了?哎,类似的事情我就不说了,研发外包是一种病,真的会上瘾。

所以很显然,我去搞配方涂料这条路“被堵死”了之后我当然得断臂求生了,幸亏之前有过柔性触控、器件制作方面的经验,所以我很自然的跑去找相关产业了,然后我就发现了面板行业,特别是OLED这个巨量的招聘市场。事实上,我周围这一年出炉的phd们没有一个上手过这个东西,一线学术刊物上早就没有了OLED的踪影,那个已经是十年前研究的热点了。但是为什么有这么多招聘的岗位,我很想不明白,所以我就去一探究竟了。

很快,我就拿到了电话面试的机会,对方是整个行业公认的老大,当时还在美帝的我操起电话那一刻的手几乎是颤抖了,我天真的以为如果这次被录了之后我就上岸了,因为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全球第一高分子专业的光环,相当于半截身子入土了,那种焦灼和迫切的心情至今还在我的脑海里记忆犹新啊。

但是后一秒的情节是万万没想到啊!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类似于大学宿管大妈的声音从我的耳边开始响起来了!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她啥废话也没跟我说,就来了一句,你有没有做过OLED,你不要说那些没用的相关知识了,我问你有没有上手做过,什么?没有?那不好意思,我们帮你看看别的岗位好了。

被这样当场拒绝加调戏了一番之后我恼羞成怒。我虽然没有做过OLED,但是那singlet和triplet那一套我还是很懂的,band gap theory我学的可好了,甚至还辅修了高分子半导体的专业课,难道你能说这些相关知识已经一点用都没有吗?所以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我发了一封邮件给HR抗议,你们都给我找了什么SB面试官啊。为了证明真实性,我把原文贴在了这里:

“刚才我和您联系的面试官聊过了,但是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我虽然在国内找工作不久,大概也就两周左右,但是也算接触了不少公司和面试人员。然而,我并没有感受到贵公司招聘的一丝诚意,可以说是所有这些面试经历中最令人失望的。面试人员似乎没有任何耐心听你把话说完,也对技术层面所知甚少。虽然我的研究本不是主要以OLED为主,但是我认为我的研究至少有三个方面与OLED这块密切相关,但是面试官似乎只是搜索背景中是否带有OLED这个关键词,甚至连我的正式简历都没看就已经确信我不适合这个岗位。我知道XXX高素质人才很多,海外留学归来的博士毕业生也肯定不少,但是如此草率的面试经历我从未有过。我关注XXX有一段时间了,作为OLED的国内领军企业,我觉得XXX在人才招募方面可以做的更好。

很感谢您之前的来电,如果您有适合我的别的岗位请联系我,也祝您事业一路顺风,谢谢!”

HR很快回复了我:

“首先感谢您对于我们招牌团队的意见,我们也会不断改善和提高。

同时,我也希望跟你保持一个长期的联系。如果有其他的岗位,我也会帮您推荐。”

本以为这样就应该没有下文了,因为我很不知趣的把人家给喷了,人家当然不可能继续面我了,但是过了两周HR又发了我邮件重新安排了时间面试。

我当时乐的呀,我的人生终于要得救了啊,居然我把你们的招聘人员给喷了你们还要面我,肯定是充分认识到我是个人才了。哎呀,还是XXX公司好啊,店这么大还能听进我一个小人物的意见,有错必改,不愧是上头钦定的公司啊,我去那里工作了之后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么好的HR。。。

但是后一秒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啊!

这次,对面开了公放,来跟我隆重介绍了一番他们这次面试豪华的场面,这位是李博士,这位是张博士,这位是王博士。。。我们一堆博士来面你一个你吓尿了没有啊。呵呵,他们还真的太小看我了,凭着我在创业培训里面100个鬼佬CEO的经验,就算台下有马云爸爸我也不怵啊,我已经完全麻木了啊。面试主要还是围绕着OLED的相关经验来展开的,比如你现在了不了解OLED行业量产遇到的困境,良率上不去应该怎么改善啥的,我心里一万句mmp,我是应届毕业生,我又没有去过你们生产线我怎么知道你这些毛病咋整呢,要不要让我跟你复述一下小红去超市买剪刀的故事呢?然后我就把话题扯向我对于OLED这个东西的理解,基本原理,甚至我把发展历程也复述了一遍,他们这次很耐心地听了,但是没有人说话。最后带头的X博士问了我一句,看你的简历你对OFET也很了解,我们也在搞这个,想问问你对于这个东西的前景有什么看法。我想都没想就说,我已经跟学术界的大佬当面就此事交流过了,我的理解是三个字“一泡X”。听了这样的回答他们准备挂电话了,我赶紧叫住了他们,我问他们,你们刚刚所有人一起问我的都是专业问题,但却没有聊任何关于JD的事情,我想问一下你们这个岗位待遇如何,在哪里上班。然后X博士就开始了他的表演,他说,小伙子你不要急,暂时呢没有详细的JD,我们会根据你的能力帮你安排的,到时候HR会跟你联系的哦。。。嘀嘀嘀。。。

是啊,没有JD,所以这个岗位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的,所以你们干啥要来面我呢?我相信不用说,聪明的你也应该已经知道了。

但是那个时候宛如智障的我怎么可能领悟的到呢。我心里想是,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我这种人才你们不知道珍惜,你们一定会后悔的啊,我要去找行业老二,等我牛逼了跟你们对着干!然后没过多久,简直就像做梦一般,行业老二就找到了我,不过他们的HR就显得过分热情了。她火急火燎的,没有任何征兆的就打了我电话说你明天上午到XX厂子来面试吧,然后我就说,我明天下午还有别的面试要赶,我觉得根本不可能来得及跑两个地方,能不能改到后天以后,然后HR就说不行,因为我们领导只有明天上午有空。SHIT!我只好勉强答应了。

第二天上午我就出现在了昆山某工业园区里面,站在园区的路上一边一眼望不到头,另一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富士康。每个人脸上都毫无表情,然后我就想,望着来来往往的厂工和厂妹我陷入了沉默,我真的要来这种地方上班吗。跟着保安我进了一个很矮的研究所,似乎是上个世纪造的一样,然后我就进了一间非常狭窄的房间,四面是墙,没有窗户,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简直是活生生的interrogation room啊。然后就等啊等,为什么还没有人出现啊,我就随手拿起了旁边架子上的企业内部刊物看了起来,我翻开了第一页,里面写的不是一线研发人员的特写,也不是高大上设备仪器的特写,而是领导奠基的合影留念,然后我翻了好几本都是这样,我就无语了。在那种压抑的环境下待久了容易尿急,正在我准备去找厕所的时候,所谓的领导出现了。

我就彻底震精了!

推门进来四个穿着蓝色厂服的中年妇女一下子包围了我,我和每个人的直线距离都不到半米,似乎是刚刚从生产线上三班倒下来的。我弱弱地问了一下,领导在哪里,为首的那个女工就说,我就是来面试你的XXX,我已经有X年的工作经验了。尼玛,好吧,我也不知道该说啥了,我的尿意瞬间消失了。于是我就开始了自我介绍,全程没有人打断我发表任何言论,而是拿着我的简历到处传阅。然后开始聊重点了,她就来问我OLED的基本构造,然后我就描述了一下。她就说,你知道现在的阳极材料用的是啥吗?我说,应该是X吧。她说错,那已经是两三年前用的了。我心里一阵不爽,我又没下过厂子,鬼知道你们现在用什么呀。她就又开始问,那你知道现在产线上的良率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啥吗?我说不知道。然后四个人面面相觑,最后那个人说,比如蓝光发光材料亮度的半衰时间短你觉得应该怎么解决呢?我就安慰她说,这个嘛,没办法的,原理上肯定要比红光和绿光时间短的,你们也不能把锅甩到合成材料的供应商那里,人家也尽力了,至于你们这边要怎么解决呢?我也不知道,可能你们器件需要封装的更好一点,水氧阻隔那一套好好研究一下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关于JD什么的,一个字都没有提。

后来,我就没有投任何关于OLED方向的企业了,但是,我没有投,人家又想方设法找到了我。又是这家老二企业,只不过换了个HR,听说了我的遭遇之后,连连道歉,说,怎么样都不应该安排生产线工人给你面试,我帮你重新安排人给你面试好吧。然后,又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套路,出现了李博士,张博士和王博士跟你大聊OLED的光明未来了。

当第三次接到这家老二公司的第三个HR打来的电话之后,我已经出离了愤怒,那个HR还跟我说,你确定你不面了吗?这个可是业界大大有名的XXX公司,你不要觉得你现在是海归博士了就可以怎样了,我们这边一堆你这样的人。。。

我QNMD。

这段小故事我本来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我一般不发表个人观点,只是现象的搬运工,但是这里,我不说点什么,有些人还真的就理解不了。OLED是钦定的产业,怎么布局,发不发展那是国家战略层面上的问题,根本轮不到我这种屁民去考虑。我只考虑如火如荼的OLED产业和一线研发人员有多大的关系?就比如新材料行业的红利期和你有关系吗是一样的问题。因为很多人都没有看到研发的本质,本质是什么呢?比如我现在敲着键盘给大家提供内容,靠的是我脑子里的东西,而研发人员类比之下,只能是我使用的键盘和鼠标,牛逼一点的研发人员撑死了就是我的CPU了。没有了我,只有键盘鼠标CPU还能自动生成这些内容吗?我就点到这里为止吧。不过关于OLED我多说一句,三丧已经开始意识到某些问题开始搞microLED了,他们居然放弃OLED的光明未来,我私以为额,他们应该全是傻子吧,哈哈。

所以后来我就找到了我前任的老板,我老板直言不讳,说自己是个销售,需要一个懂点技术的人咨询咨询。不过还是要考一下我对行业的认知,他拿出了这篇文章封面的那张图问我有没有读过这篇大新闻,我说当然读过。然后他说,这家公司的老总是我同级的校友,上次我们还见面聊了一下。你觉得他们公司怎么样?

我说:“一泡X”。

“你被录取了!”

(国内篇下集)

前两天就有小伙伴找到我说,天哥啊你已经火了,你的帖子被人转载到了某论坛,现在已经是情感板块排名第一的热帖了(在这里不写出来我是不想给他们造流量)。我点进去一看,转贴者未经我同意转载了我的帖子,全文没有标明任何出处以及作者姓名。这种事情在那种下三滥论坛里面屡见不鲜,因为那里面的人仿佛一直活在上世纪90年代,至今没有任何知识产权意识。然后看留言,还真的有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把我批判一番,还有那种还在本科实验室搬砖的孩子完全是一片好心开始试图走上拯救学长的道路,洋洋洒洒一千多字,说学长啊,你吃不了科研搬砖的苦,又忍不下在老板和鬼佬面前低头的委屈,自己的心气又太高,你这样成功不了你根本怪不了谁。哈哈哈哈,别人觉得这种评论添堵但是我觉得是很好的娱乐节目啊。不过我第一时间就联系了转帖者强烈要求注明转载出处和作者姓名to make things right。其实我根本不在乎长期在这种论坛里混迹的人的言论,甚至还能给我知乎吸引点流量,我的故事,你随便看好了。但是今天一看他们要开始人肉我了,呵呵,你觉得我会怕你吗?你就算去叫上11g这样的人和我当面对质我也是不会怕你的。不过这种行为已经涉嫌违法,我已经第一时间通知了转贴者要求立刻删帖了。

以前,我也觉得知乎不如前两年了,很多大佬都离开了,但是我错就错在,大佬离开我们是因为已经人赢了,而不是因为知乎已经没有真知了。你如果往下一看国内的其他论坛的情况,我只能用昨天的三个字形容,“一泡X”。所以我从来没有,以后也不可能把我的文章发到朋友圈,微博或者类似Discuz建站水平的论坛里去。你真的不知道林子大了里面的变异生物能喷出什么样的言论来,不要去挑战别人的认知水平给自己添堵了。所以,我真的很喜欢知乎,至少这里目前代表了中国国内知识分子论坛里最先进的认知水平。以后我将继续毫不犹豫地,毫无保留地和大家并肩作战,与愚昧落后的保守派斗争到底!

(华丽丽的分割线)

今天我们要讲的故事,是一系列悲伤的故事。他首先告诉了我们,正在实验室搬砖的你千万不要高估了你的小老板,二老板,大老板对于技术产业化的认知,开始听风就是雨,觉得自己未来的方向大有可为,亦或是你的技术即将改变世界。

其次,你会看到伪化生+纳米科研工作者在长期地洗瓶子,开反应,撸柱子,烧炉子,切硅片,装电池等一系列“专业的”实验搬砖训练之后,如何把自己基本数理知识全部丢光,开始裸奔,被人狠狠羞辱的的故事。

以下是正文。


今天是国内篇的最后一篇了,也算是这一系列的完结和巅峰部分了,所以我准备毫无保留的把想说的故事都说完。之前已经分别聊到了我已经自己把自己去外企,国企的路全给“堵死了”,毕竟那里面的人才有光明的未来啊。我这种真正的失败者,只能迫于生计去乡下私企里面给资本家压榨青春了。要接受这样的命运真的是令人难以相信啊,不过既然已经做好要去私企的觉悟了,我也得在矮子里拔高个啦。

不过,实话实说,打开招聘网站一看这样的工作机会真的不少,简直琳琅满目,任君挑选啊。凭着专业全球第一和石墨烯专家的background很快就有坐落于五道口的高科技企业找到了我,他们的高大上project把我这种老司机都吓尿了,新一代量子点XX仪!WTF!一听就知道是行业颠覆性技术有木有!当然我凭借我老司机的直觉,一秒钟以后马上认定这种浮夸的东西肯定是忽悠,肯定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民科炒作的概念。不过,他们的技术人员很快给我看了一篇他们的大新闻附上了nature的文章链接。我点进去一看,还真的是nature,所以我就开始调查了一番。原来这家公司的老板本科国内top2,后来postdoc去了MIT深造,nature是货真价实的,还是前两年刚发的,热乎着呢。你说像这种技术你都觉得落不了地你觉得还有啥能落地呢?

我当时就感觉发财的机会要来了,老铁啥都不说了,我们赶紧开搞吧,我工资都不要了只要给我点股份,我帮你分分钟上市IPO人生巅峰啊,尼玛快点把我收了吧。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去高大上的北京大有作为一番了。

你以为我就这样上钩了吗?naive!我毕竟是老司机啊,那个时候还没回国,我必须要先去找我老板问问这个技术的情况啊!然后我就抱着这篇nature去找我老板了,我问他您听说过量子点XX仪吗,老板一脸懵逼,问我,啥?你要开始搞这个了吗?量子点有啥已经工业化的产品了吗?我咋从来没听说过?我跟你说啊,你一定要小心,不要给人家骗了。你过来,文章我就不看了,我帮你看看这人。啥?原来之前在美国XXX大学做了一段时间AP才回国的,但是你可千万要看清楚了,这个AP的A和我这个AP的A不一样啊,他这个是临时工,几年之后就得走人,怪不得现在回国了。。。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所以,您觉得这个靠谱还是不靠谱啊?

老板说,你的前途只能你自己决定啊,反正我从业这么久还没听说过哪个量子点有靠谱的项目的,当然也可能你这个是个例外,其他的你得自己考虑清楚,为师也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然后我就回家准备和那边的技术大佬开始面试过招了,当然整个过程很平稳,他们觉得我还不错,所以换了好几个大佬都要和我聊,最后快要敲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问了我一个问题:

X博士啊,我们想请问你对于这个项目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就是对于技术产业化落地这件事的看法。

我想都没想我就说:我XXX来你们公司就是一定要把这个技术给落地了,否则我来你们公司干啥子咧,我宁可不要工资,只要基本的生活保障,事成了之后你们看着分我点的股份就成了。

X博士啊,我们觉得你的想法很好啊,但是你要知道产业化落地时很难的啊,你有没有考虑如果这个事情不成的话你也可以帮我老板做一些别的项目的,我们这边类似的项目还是蛮多的。

我当时就很纳闷,你咋搞都没搞就开始怂了呢,可能是你们在怀疑我的能力不行,好吧,我就给你们个痛快话吧。于是我就说:我坚持一定要把这个量子点XX仪给做出来,我干过一堆项目,受过一堆培训,我简直是做纳米材料的天选之人。在这个项目落地以前我是不会考虑别的项目的。

X博士啊,你的想法是不错,但是我总觉得和我们的理念有一些不符啊。

我就追问:那你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啥理念。

额,这个我们也很难解释。

啥,你快说啊,啥理念?

那边就不说话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经过这件事情我就得总结人生经验啊,总结出了啥子咧,很明显啊,这个量子点XX仪就是一泡X,他们公司早就发现这个东西做不出来了。以后公司里和量子点沾边的都不能去啊!其他好的公司肯定是有的,只是我还没找到!所以我还是赶紧看看别的公司吧!还有,绝对不能忘记啊,相信自己的老板绝对没有错啊,他对产业界太了解了啊!老人家眼睛一扫就知道这个项目能不能产业化落地了啊,简直太优秀了啊!

所以我很快就又联系上了另外一家公司,但是他们觉得在电话里面试完全说不清,所以邀请我回国之后去他们厂子里,和他们董事长当场面聊,这个部分我就放到故事结尾再提。首先,我得先处理毕业答辩的事情。

这个时候我就不得不介绍一下我们系的另一位J教授了,是我老板的好朋友。但是这个J教授和我老板的画风决然不同,经常对着他的学生就是f word或者stupid之类不觉于耳,而我老板从未直接在任何学生身上使用过类似词语,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俩学术上的共鸣(毕竟都是做合成的嘛)。不过非常不幸的是,我论文答辩的时候,他钦点了J教授作我的答辩委员会委员。我一想,这下大事不妙,因为据说J教授是出了名的挑刺儿教授,完全不给任何人面子,只要他觉得不对就会一怼到底,搞得全场尴尬。不过,还能咋办呢?只好硬着头皮准备RP了(RP是正式答辩之前的热身报告)。果然人是逃脱不了墨菲定律的,毫不意外地J教授和我在RP上怼得热火朝天。

J教授:我问你啊XXX,你前面的一个啥柔性触控的项目我不了解,但是你后面这个什么OFET的项目就是一坨屎,靠你这个XXX技术就要取代光刻机吗?你知道现在人家做半导体做到多少特征尺寸了吗?简直就是井底之蛙,naive!

我老板看我这个木头锤子完完全刚不住这一波攻势,忙给我打圆场,说道:哎呀,我们这个技术好就好在产量高,平均摊下来的产品成本就下去了,和传统技术比呢还是有优势的啊。

J教授听完之后似乎已经出离了愤怒,他说我在从事教职之前在Intel干了两年,你们现在在干嘛我会不知道?你知道现在人家的产能是多少吗,你整了多少天才整了这一个样品出来你们自己心里没有点B数吗?好吧,反正报告也结束了,我要去帮别人上课去了,再见!

J教授就当场离席了,留下我和老板还有一堆现场吃瓜群众在风中凌乱。

当然,那时候我坚信我老板对于产业化高瞻远瞩的视野(毕竟他识破了量子点的骗局啊),所以我是这么想的,J教授,你牛逼些啥,不就去Intel螺丝钉了两年吗,我老板怎么说都是发过nature和science的人,水平肯定不在你之下啊,直到有一天。。。

我去给J教授送我们的论文草稿求批示,他一把就叫住了我,让我拉上门,我感觉到大事即将不妙。。。果然,他说出了我整个学术生涯最令我震惊的一番话:

XXX啊,你的论文我是不会看的,我是说,我一个字都不会看,因为你根本不是一位真正的科学家(You are not a true scientist!)。你和你老板对于工业化应用啥也不懂,你们后面报告出来的技术完全就是狗屁不通(bullshit!)。你本人是我所见过最不要脸的人了。(You are the most shameless person I have ever seen!)(他竟然真的是这么说的:>)

我几乎没有说任何话就被这么一波高能直接带走了,话说到这份上我也不知道咋补救了。

这时候突然J教授反应过来啥了,开始补充道,你千万千万不要误解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啥也不懂,你老板则是不懂price,他还是很懂science的,你千万不要去你老板那里告状把我批判一番。我觉得你人呢,非常聪明(You areveryverysmart),所以你尽管放心,你遇到好人了,所以我是不会在答辩那天为难你的。

最后一句话终于让我松了口气,哈哈哈哈,我XXX要什么脸啊,还当什么科学家,能毕业就行了啊,你随便怎么喷我,我根本无所谓啊,哈哈哈哈。

J教授很快倒了霉,可能是因为喷了我的缘故。因为Trump上台,他依赖了多年的一个NSF funding今年突然没批下来,导致他没有足够的钱开phd工资了,于是他只好忍痛割爱把跟了自己一年的得意门生给开了。为了帮这个学生找出路,他居然找到我老板声泪俱下诉说并求他收下这个学生,但是最终不幸未果。

在最后的答辩会上,我当然又见到了J教授,他已经失去了不久前喷我那样意气风发的样子,摊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整个答辩过程非常顺利,全票通过,因为在场的五位教授都没有怎么关心我的答辩项目,而是脸色难看地聊起了特朗普,说着什么能源部已经砍掉了30%的经费之类我听不懂的话。答辩结束的第一时间,J教授就离席了,留下来一位80高龄的老教授拉住了我的手,他说少年啊,我觉得你研究的技术日后一定大有可为,我们来好好聊一下以后的发展吧。我感慨道,还是有人看的起我的技术的啊,来来来,教授啊,我跟你说啊。。。这个以后得这么搞。。。

不久后,我就回国了。

还记得那家老早就喊我去他们厂子里亲自己会见他们董事长的公司吗?一觉醒来我已经出现在某长三角的某县级市的产业园区里面准备面试了,华丽丽的美国梦简直恍如隔世。

一进厂门口,只见围了好大一块地,上面铺满了那种美国才能见到的绿油油的草皮。整个厂区是都是新造的,但是里面不见人影,只有两个保安在门口在玩手机。人事妹子就从一栋10层楼高的办公楼底部开始招呼我往那边走了。跟着她上了电梯,穿过办公区,随处可见年轻的人事和行政妹子,仿佛进了工业版的天上人间。(这可把我乐坏了!)在我填性格测试表的时候,人事妹子给我介绍起了他们的厂子的由来,他说这是不久前XX市政府全资投产的项目,一共两个亿分三年到账,还配给了XX公顷的建设用地。还有很多别的细节我都没怎么注意听,我只想见一见他们老板本人。很快,我就被邀请进了董事长的房间。

我不得不承认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豪华的董事长房间了,简直无法用言语描述。董事长是一个年过四十的中年男子,很早之前就phd毕业于美国中部某大学,后来在美国工业界混迹了很久才最终回国创业。我至今忘不了他那犀利的眼神,好像眼睛里长了一把刀一样。在聊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之后,他开始说到了重点:

我刚才听了你的报告提到了你之前的技术,很凑巧,我也是混这行的,你说说看你们这个样品的XX性能能做到多少?

我一脸懵逼,他说的XX性能我之前只是听别人提过,从来没有去考证过是干啥用的,因为发论文不需要去考证XX性能,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模板里套的。我只好开始编,凭着模糊的印象我就报了个数字5。

他满脸惊讶的跟我说,你知道行业上一般这个数字达到1以上就是完全的废品了,业界标准三丧都已经要求供应商做到0.5以下,否则直接免谈了,你们竟然才只能做到5,你和你的老板难道对这个一无所知吗?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当年J教授躺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样子,他的身上好像闪着光。

董事长接着说,那你想好要来我们公司干啥了吗?

我很困惑地说,你们公司不是有一堆项目吗?比如宣传手册上提到的这个,那个,还有那些个项目,我其实都可以考虑的呀。

然后他就笑了,他说,那些是我们公司的项目,我问的是你来我们公司干啥项目?

我说,我不知道啊,您觉得我之前那个项目行不行。

他又笑了,好吧,既然这样的话,说说看你的其他能力吧,除了做实验,数理化基础还在不?

我说,哎呀,你总算问对人了。这三门里我最厉害的就是物理了,那简直没话说啊。我高中在我们班物理是绝对的统治地位,物理老师都已经认准我这个“亲儿子”了,想当年我的物理模考啊,基本上都是第一个交卷的第一名,完全闭着眼睛的,最后要不是江苏高考愚蠢的等级制度,我觉得A+这种等第完全不足以形容我的优秀,我简直可以上天和清北的孩子刚正面,你信还是不信啊?

董事长说,那物理我来考考你吧,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哪方面学的好啊?

我说,声光电吧,随便你怎么来。

他说,这样吧,我就问问你声学吧,我之前是做这个的。啥叫横波,啥叫纵波,两者有啥区别,怎么样,这个算简单了吧?

我说,哎呀,这个我不要太熟悉哦。。。横波不就是,额,横着传播肯定是错误答案啊,等会儿,为什么我一点都想不起来呢,噢噢噢,我跟你说,横波呢,就是水波,纵波呢,就是地震波。不对不对,好像是反过来,地震波也是横波。。。额额额额额,突然有点乱啊。。。

我觉得X博士啊,今天的面试就到此结束吧,我们回头再告诉你结果吧。

谢谢董事长!

(本系列完)


系列的最后来一个彩蛋吧,大家可以测试一下自己的数理基础到底还在不在,请看我今天刚出炉的封面自拍哦,是一道谜题哈哈。注意这里其实没有化学的份哦,答案在文中可以找到。

最后的最后,还有一个刚刚出现的小彩蛋哈哈。作为刚刚成立的天坑勇士团团长,现在已经穷的快吃不上饭了,就有人问我现在准备以什么谋生啊,我就说,没办法啊,只能去路边贴膜了,如果贴膜养不活自己,那就只能去卖屁股了啊。于是就出现了如下对话:

https://pic3.zhimg.com/80/v2-55355dcaead1470588a581c2c872a7de_hd.jpg

弱弱的问一句同学们,你的数理基础还在吗?啊哈哈哈哈哈。。。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