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岁的程序员:第15章,1对1视频

  对直播产品的研究,程强是花了苦功夫的,但是听完郭云之前的劝阻,知道自己要脱颖而出,必须要有一些特色。功夫花得多了,不免一些很小众的产品也能进入他的视线。一天晚上,他打开了一个几天前就研究过的直播APP,想再看看有什么新玩法。突然发现里面的内容似乎和几天前看到的不一样了。首页中女主播的自拍照异常惊艳暴露,似乎在散发着一种曼陀罗式的芬芳牵引着程强每一根冲动的神经,他点了进去,忽然眼前一亮,顿时感到血脉偾张。此时的场景,他似乎只能在一些夜总会里才会看到。直播间里礼物刷得火热,女主播做的事情也更加的奔放和具有挑逗性,她承诺只要观众刷更多的礼物,就敢做更加疯狂的举动。程强正在等着别人把礼物刷上去,自己能坐个顺风车,可就在这时突然被系统踢了出来,提示他试用期已经结束,想继续观看需要充值会员。这给程强很大的启发,他本来就是一个生性浪荡之人,一些线下的会所他几乎也是熟客,不然也不会接触到那么多女艺人,就连戚小姐也是在某一次的交易中认识的。他其实一开始就想利用自己的这些资源做线上的交易,但这明显是不合规的,这个他很清楚。所以一直用着这些资源做一些不那么露骨的事情,但他发现真的很难。最近投资人催他催得紧,之前排行榜赚的钱还不够垫付这半年多发放的工资,于是他心动了,他想试一试。似乎这也是最后的机会了。想到这里,他点下了充值按钮,进入刚刚的直播间,刚好赶上精彩的一幕。

  第二天,程强同时叫来郭云和陈超:

  “如果在直播里面按时收费怎么样?”

  “这个好像没有这么做的。”,郭云回忆之前做过的直播项目和看过的直播APP:“一般都是通过送礼物收费。”,郭云又想了想说:“如果用户肯付费,那当然好,我们的流量费用都由用户承担了。”

  “对啊对啊。”,程强也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点,连连赞同。

  “这个收费的时间点不好把握,主播在里面直播的时候,你不确定当时她在做什么。如果一个付费用户突然进来后,发现主播在为另一个付费用户唱歌跳舞,那肯定会觉得自己花的钱很冤。”,陈超补充道:“就比如说用户是进来点歌的,然后听主播唱歌。如果有一个用户刚点完歌,其他的用户就只能陪着这个用户一起听主播唱,很可能其他用户并不想让主播唱这首歌,结果还要为她付费,这就会造成一些问题。”

  “嗯,对,除非能做成主播只给这个用户唱歌,做成1对1的模式,而不是现在直播的1对N的模式。”,郭云分析说。

  “可以啊,我们就做成1对1的模式。”,程强说。

  “你是说想做成那种像视频聊天的效果?”,郭云马上确认。

  “对啊。”,程强给了肯定的答复。

  “嗯……这倒是可以,就像打电话一样,由主叫方付电话费,被叫方免费。”,郭云找到了一个类比的例子:“那这样看来,更像是一个IM服务中的一个功能,而不是一种直播了。”

  “还有个好处,就是如果用户有一些非法的行为,因为不是直播,影响范围不广,只能算是用户的个人行为,平台可以把责任推给用户。”,陈超似乎又找到了一个优点。

  “不会有什么非法的行为啦,都是我们可控的女艺人,就是在里面唱歌啦、跳舞啦,就跟现在很多直播平台一样。”,程强连忙摆手说。

  郭云其实一直都不是很理解那些在直播平台送礼物的用户,他尝试过努力去理解他们,甚至在当初做直播平台的时候强制自己送过一些小礼物,但是送完后他就后悔了,觉得这个钱还不如去买点儿吃的喝的,甚至充到手机游戏里面弄点好装备也比这个值。钱花出去后,只是简单地听一个素不相识、带着一副美颜面具的女人说声“谢谢”,或者给你唱个小曲儿、跳个小舞有啥意思呢,唱歌跳舞网上大把视频,还是免费的。最后,他只能安慰自己:“我可能不是目标用户吧。”。但是他不否认这些目标用户的存在,于是也就没再说什么。

  新的项目方向就算定好了,首页显示在线的女艺人、1对1付费视频通话、有送礼功能、有消息系统、有女艺人提现功能。

  ”都已经按时付费了,还要送礼物啊?“,郭云觉得不可思议。

  ”对啊,成总要求的,他觉得有必要。“,陈超又把这事推给了程强。

  “这个通话费用怎么算啊?”,郭云接着问。

  “成总的意思,3块钱1分钟,也就是对应3个钻石1分钟。”

  郭云眼睛上翻,看着天花板,心想着:“我反正不会花这个钱……”,然后又问:

  “还有个提现功能?怎么提?”

  “用户对这个女艺人付费的钻石会1比1的转换成花瓣,女艺人通过花瓣兑换人民币,但是每次提现,平台会抽走30%作为手续费。”

  直播平台抽成比例一向很高,郭云觉得这个比例也符合市场环境。为了抵消苹果支付30%的费用,后台配置成在iPhone充值获取的钻石相对较少。

  做礼物特效也是一个费时费力的事情,周平刚来公司不久,就接下了这个重担,不仅要搞UI设计,还要设计礼物的动画。周平长得高大帅气,带着一副眼镜,似乎做UI设计的都特别会打扮自己,在他的左耳耳垂上,还嵌着一个黑色的耳钉,或许这就是一种个性吧。但是遇到程强,再多的个性也发挥不出来。

  ”这个效果做得太花哨了,不是我想要的,你再改一个版本吧。“,程强看了周平设计的一个礼物特效说道。

  ”成总,您要求啥样的呢,能具体说一下吗?“,周平很无奈又很礼貌地询问着,这已经是他设计的第3个版本了,但始终无法触碰到程强的点。

  ”我也说不清楚,你是专业做设计的,这个应该你自己想啊?“,程强只是觉得感觉不好,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好,所以也无法表达出来,但就是要改,有什么办法呢?

  ”好吧,成总,我再试试吧。“,周平只能这样回答。

  大概过了2个多小时,周平又提交了一版,程强站到他的旁边看着:

  ”嗯,比刚才好一点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差了一点什么……差了什么呢?……陈经理,过来一下!“

  程强把陈超也喊到了周平旁边:

  ”来,你看看这个,感觉怎么样?“

  陈超看完动画展示后说:

  ”还可以啊,不过我觉得之前的那个版本更好一些。“

  ”那个怎么行呢?……“,程强开始不自在地来回走动,像是憋着尿找不到厕所的样子,然后又装作很专业的样子不停地摸着下巴:

  ”行吧,你再把这个颜色搞得鲜艳一点,这个红色,弄得再明显一点,就可以了。“,程强用手指着周平的电脑屏幕。

  比划完后,程强就回到了他的小房间。陈超则低声在周平耳边说:

  ”越来越土了。“

  周平也瘪嘴笑着点点头。

  郭云找了一个大公司开发的IM SDK,自带1对1视频通话功能,大大减少了开发的工作量。加上团队之前培养了一定的默契,只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就开发完成了。随着项目逐渐进入测试阶段,办公室里常常会发出刺耳的啸叫。郭云知道那是一种自激振荡,小时候在操场上听教导主任讲话,每次开始前都会传出这样刺耳的声音。江婉婷测试的时候,习惯将两个手机都摆在桌前,用一个手机去拨打另一个手机的视频通话,当接听的那一刻,都会让周围的开发人员虎躯一震,脸上露出吃到了酸柠檬的表情。江婉婷慌忙把两个手机分开,双臂张开,一手一个手机,头不停地来回扭动观察着手机里的效果。何云理在一旁看着感觉好笑,也找到了一个献殷勤的机会:

  “来来来,我这个手机支架借你用下。”

  IM平台的SDK还提供了视频回放功能,当视频通话结束后,会自动生成两个mp4格式的回放文件。在陈超设计的后台管理系统里,有一个保存视频通话历史记录的需求,需要记录下通话双方的UID、通话开始时间、通话时长和两端的回放文件下载地址等信息。这个需求的初衷是为了审核女艺人的服务质量,同时防止女艺人在视频通话的过程中做出一些不雅的举动。通过查看历史记录的回放视频,可以针对性地对女艺人做出一些惩罚,甚至是封号。上线前,程强体验了一下整体的效果,难得的并没有提什么新的需求,唯一一条就是让郭云在后台管理系统里面,给每一条历史记录增加一个删除的按钮。郭云觉得奇怪,这个后台管理系统只有程强、陈超和他自己有权限查看,为啥要删除呢?郭云没问,但他凭借着以往的经验,就在历史记录的数据表里增加了一个“deleted”字段,只是实现了软删除。

~~本故事中涉及的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继续,第16章,双重担忧

返回第1章,从头开始看

目录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书香水墨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