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手到专家的的几个阶段

德雷福斯模型–读《程序员的思维修炼:开发认知潜能的九堂课》

背景

早在20世纪70年代,德雷福斯兄弟(休伯特和斯图尔特)就开始研究人类如何获取和掌握技能。
他们的研究表明,从新手到专家要经历巨大的变化。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不只是”知道更多”或者获得了技术,而且还在如何认识世界,如何解决问题以及如何形成使用的思维模型等方面体验到根本性的区别。人们获取新技术的方式发生了变化,影响(促进或阻碍)人们工作业绩的外部因素也发生了变化。

不同于对整个人进行划分的其他模型或评估体系,德雷福斯模型具体针对每项技能。换言之,这是一个情境模型,而不是个性或能力模型。

阶段1:新手

由定义可知,新手在该技能领域经验很少或者根本没有经验。这里提到的经验,指的是通过实施这项技术促进了思维的改变。举个反例,可能一个开发人员声称拥有十年的经验,但实际上只是一年的经验重复了九次,那么这就不算是经验。

新手非常在乎他们能否成功。没有太多经验指导他们,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对是错。新手不是特别想要学习,他们只是想实现一个立竿见影的目标。他们不知道如何应付错误,所以出错的时候,他们非常容易慌乱。

但是,如果给新手提供与情境无关的规则去参照,他们就会变得能干起来。也就是说,需要这种形式的规则:”当X发生时,执行Y。”换言之,需要一份指令清单。

类似于上面这种乏味却固定的规则可以衡量新手的能力。当然,新手所面临的问题是,对于某种情境,不知道哪条规则是最相关的。当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时,他们就会不知所措。

规则只能让你启程,不会让你走得更远。

阶段2:高级新手

一旦经过新手的历练,人们开始以高级新手的角度看待问题。高级新手能够开始多多少少地摆脱固定的规则。他们可以独自尝试任务,但仍难以解决问题。

他们想要快速获取信息。

高级新手能够根据过去的经验,逐步在正确的情境中采纳建议,但比较吃力。同时,他们能够开始形成一些总体原则,但不是”全貌”。他们没有全面的理解,而且的确不想有。如果你试图把一个更大的情境强加给高级新手,他们可能会认为该情境与那些原则不相关而忽略掉。

阶段3:胜任者

在第三阶段,从业者现在能够建立问题域的概念模型,并有效地使用它们。他们可以独立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并开始考虑如何解决新的问题–那些他们之前没有遇到的问题。他们开始寻求和运用专家的意见,并有效利用。

与更高水平者追随下意识反应不同,胜任者会探寻和解决问题,他们的工作更多是基于谨慎的计划和过去的经验。如果没有更多的经验,在解决问题时,他们将难以确定关注哪些细节。

你可能会看到,处于这一水平的人通常被认为”有主动性”和”足智多谋”。他们往往在团队中发挥领导作用(无论是否有正式的头衔) 。他们是团队里的好人,既可以指导新手,也不会经常骚扰专家。

在软件开发领域,我们达到了这个水平,但是即使在这一水平,人们仍然无法按照我们希望的方式来应用敏捷方法–大家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反思和自我纠正。

阶段四:精通者

精通水平的从业者需要全局思维。他们将围绕这个技术,寻找并想了解更大的概念框架。对于过于简单化的信息,他们会非常沮丧。

但是,在德雷福斯模型中,处于精通水平的从业人员有一项重大突破:他们能够纠正以往不好的工作表现。他们会反思以前是如何做的,并修改其做法,期望下一次表现得更好。到这个阶段,自我改进才会出现。

同时,他们会学习他人的经验。作为精通者,他能够阅读案例研究,倾听有关失败项目的流言蜚语,观察别人怎么做,从故事中认真学习,即使他没有亲自参与。

伴随向他人学习的能力而来的,是理解和运用格言经验之谈(maxim)的能力,这些经验之谈犹如谚言或格言,是可以应用于当前情境的基本原理 。经验之谈不是指令清单,它们必须在一定的情境下使用。

举例来说,一个众所周知的极限编程方法的经验之谈是”测试一切可能出错的东西”。

对于新手来说,这只是一个指令清单。测试什么?是所有的setter和getter方法,还只是打印语句?他们最终会测试所有无关的东西。

但是,处于精通水平的人员知道什么地方有可能出错,或者更确切地说,什么地方非常有可能出错。他们具有经验和判断力,能够理解这句格言在情境中意味着什么。事实证明,理解情境是成为专家的关键。

精通者有足够的经验,他们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如果没有发生又需要改变什么。他们非常明确哪些计划需要取消,而应该采取什么行动。

同样,处于精通水平的人可以有效地运用软件模式,但是这不是较低技能水平所必须掌握的。

现在我们已经到达了一个层次。精通者可以充分利用思考和反馈,这些都是敏捷方法的核心。相对早期阶段,这是一次巨大的飞跃。处于精通阶段的人更像是初级专家,而不是高级胜任者。

阶段5:专家

专家是各个领域知识和信息的主要来源。他们总是不断地寻找更好的方法和方式去做事。他们有丰富的经验,可以在恰当的情境中选取和应用这些经验。他们著书、写文章、做巡回演讲。他们是当代的巫师。

根据统计,专家的数量很少,大概占总人数的1%~5%。

专家根据直觉工作,而不需要理由。这带来一些非常有趣的影响,并提出了一些重大问题–到底什么是直觉?

虽然专家们非常有直觉–这一点对我们其他人来说非常神奇,他们可能会对如何得到结论完全说不清楚。他们的确不知道,只是”觉得是正确的”。

专家知道哪些是无关紧要的细节,哪些是非常重要的细节。也许不是有意识的,但是专家知道应该关注哪些细节,可以放心地忽略哪些细节。专家非常擅长做有针对性的特征匹配。

阅读更多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