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5G+人工智能=互联网新时代

VR

2018年最亮眼的电影当属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指导的《头号玩家》,不仅在场面上给足了视觉冲击,而且构造了一个宏大的虚拟世界,电影的核心就是VR。

扎克伯格豪赌未来5-10年内人类将进入VR时代,但是实事求是的讲,到目前为止VR技术还是遇到了很大挑战。我自己也使用过多种VR设备,像笨重而昂贵的VR头盔、商场30元一次的VR体验格子屋、小米免费的配合手机一起用的VR眼镜,这些给我的客户体验并不是很好。原因有以下几点:

1 硬件设备价格昂贵

体验最好的VR头盔价格在几万元,这个价格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着实太高了!你可能会问,一部苹果手机卖到上万元可以接受,为什么VR设备你就不能接受呢?因为手机是必需品,每天十几个小时要与我捆绑在一起的,而VR并不是必需品,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拿出几万块钱为一个每天1-2小时使用的设备去买单。

如果能把设备价格降低到5K以内,将会有更多的像我这样的用户去购买和使用它。

2 设备笨重

头盔由于需要做各种图像处理、运算、缓存等,所以装载了各种复杂的硬件,这使得头盔的重量超过了我们颈椎的舒适度,如果体验几分钟勉强可以接受,但是如果看一个2-3小时的VR电影那么真心开始担心我们的颈椎健康了。更何况很多VR设备带着一根长长的线,这也限制了我们的行动力。

3 延时和刷新频率引起晕眩

限制于目前网络条件和内容提供技术,我们在使用VR时会因为延时和刷新频率不足引起眩晕感,例如当我们突然转头看向另一个方向,视频流要通过网络传送到设备,设备再去处理视频流,视频流本身还有刷新频率的问题,这一些列的操作后可能几百毫秒过去了,这与我们在现实世界中的体验完全不一样,从而让大脑感到不适从而引起眩晕。

VR起步的分辨率要在8K,带宽200M,延时20ms;推荐带宽300M,延时7ms。

4 交互性太低

目前的VR游戏在操作上让人哭笑不得,要么通过两个手柄,要么通过摆头晃动等传感,要么通过屏幕正中心的光标锻炼我们的“斗鸡眼“,总之我们在VR的输入上确实需要新的通道,否则VR的应用只能停留在看电影上。

 

以上罗列了VR目前面临的种种困境,但是峰回路转,后面两种技术的兴起将为VR的应用扫清很多技术上的障碍。我相信扎哥的眼光,VR在外来几年将会腾飞。

 

5G

我曾经是一个经历过3G、4G时代的通讯行业的从业者,一开始对5G的理解存在误区。每一代通讯技术的发展都会通过网络传播算法和硬件技术的革新为用户提高更高效的移动网络。1G采用频分多址(FDMA),只能提供模拟语音业务;2G主要采用时分多址(TDMA),可提供数字语音和低速数据业务;3G以码分多址(CDMA)为技术特征,用户峰值速率达到2Mbps至数10Mbps,可以支持多媒体数据业务;4G以正交频分多址(OFDMA)技术为核心,用户峰值速率可达100Mbps至1Gbps,能够支持各种移动宽带数据业务。这些是通信算法上的革新,配套的硬件设备也在不断进化着:bts、nodeB、enodeB…,所以我起初对5G的理解就是通过更优秀的算法,借助gNodeb的设备将4G网络提高了几十倍而已。

 

网络带宽的提高只是5G能力的一部分,5G更大的野心是利用移动边缘计算(MEC, Mobile EdgeComputing)改变4G系统中网络与业务分离的状态,将业务平台下沉到网络边缘,为移动用户就近提供业务计算数据缓存能力,实现网络从接入管道向信息化服务使能平台的关键跨越。简单说就是为物联网提供了一整套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案。

 

计算和缓存能力的加入,使终端与终端直接业务数据的交互通道变得更短,大大降低了客户端的延时,节省了上层网络的带宽,而且更大的意义在于可以把终端一部分的计算和缓存功能直接丢给5G网络去处理,分担了终端设备的硬件压力。

 

此刻我们回头再去看VR目前的几个缺点,感觉5G就是为VR而打造的!

1 硬件设备价格昂贵

设备的昂贵与其硬件成本有关,一旦分担出计算和缓存能力,将这部分交给5G去处理,便可以降低VR设备的价格。

2 设备笨重

同理,硬件减少后设备会更轻便,拥有优秀的5G网络后长长的辫子也可以不要了,完全通过无线来使用。

3 延时和刷新频率引起晕眩

同理,5G网络带宽更大,便可以传输更大码率更高频的视频资源;5G网络的延时更低,可以提高VR的观影体验。

4 交互性太低

这一点虽然5G不能解决,但是可以交给下面这一技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关于人工智能的原理和部分算法,本人前面的博客中有系统的讲解过,这里只是分享下google关于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应用。

1 环境保护

人工智能已运用在打击海洋非法捕捞上面,因为不同的船只行驶的航线和轨迹是不同的,采集大量轨迹后配合GPS定位就可以预判出哪些船只在进行非法捕捞,通过AI手段来保护环境。

2 探险

在一些人类无法到达的地方,例如深海、天坑、山洞、外太空等领域,通过训练可以使机器人达到70%以上的成功率,虽然这个成功率不算高,但是对于探险方向已经足够了,毕竟比直接用人类失败的代价要低得多。

3 NBA视频剪辑

AI自己可以在进球的时间点前后推移一段时间采集出所有进球前后的视频流,然后根据对比选择它认为比较精彩的几个球,拼接成集锦。

4 地质灾害预警

地震预警、海啸预警、泥石流预警等,这个比较好理解。

 

我曾经向谷歌亚太区视频解决方案总监游智先生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人工智能说到底都是概率的问题,我们可以通过算法和技术手段将概率提高到99%,再后续就是精度的问题,我们再从99.9%提高到99.99%,即便有一天提高到了100%,我们也不敢保证我们使用的训练数据是没有问题的。我不反对人工智能,我是人工智能的拥护者,我支持人工智能在视频、环保、探险等领域的使用,但是对人工智能在医疗和自动驾驶领域的大规模应用持保守态度。虽然我相信自动驾驶成熟后,地球上70亿人口每天死在机器手上的人数比死在人类手上的人数少得多,但是作为人类的我可以接受为人类的愚蠢买单,而不接受为机器的错算买单。

 

游智先生这么回答我:在美国自动驾驶领域已经出现过很严重的车祸,美国国会也就这起事件展开激烈的争执,国会的结论是,不会因为一个新技术在发展期出现的问题而放弃它,我们坚信自动驾驶在未来肯定会比人工驾驶安全的多(如果放在英国可能是另一个结论吧,老美骨子里具备这种创新和冒险精神)。至于死在机器手上还是人类手上,这是个伦理问题,游智先生也很难选择,但是他提出机器是可控的,人类司机可能因为精神问题变成疯子,可以在马路上疯狂杀人,机器永远不会。

 

游智先生的回答在可控性这一环节提醒了我,但没有完全说服我,只能说服了70%吧。我回家后把同样的问题拿来跟我老婆探讨,我老婆一句话就把我点醒了。任何新技术发展的动力都是为了追逐利益,起步阶段需要大量的资本,而汽车行业有钱有资本有追逐利益的驱动也有与人工智能很好的切入点,所以现在各大科技巨头们在人工智能领域都在追逐无人驾驶这个制高点,这是个经济问题,并不是伦理问题。听完她的解释,我只能说:老婆,请受我一拜。

 

我们再回头看VR“交互性太低”这个缺点,人工智能应该可以给我们满意的答案,通过语音识别、手势视频、肢体语言时别等可以丰富我们与VR的交互。

 

流媒体

作为一个流媒体行业的从业人员,还需要关心下自己的饭碗,流媒体行业在未来何去何从呢?

 

短视频的冲击

2018年抖音快手的兴起把传统流媒体又划分为“短视频”和“长视频”两大阵营,虽然短视频目前存在内容监管困难等问题,但作为一个新兴事物能对传统格局带来那么大冲击,我们不得不去正视它。抛开资本的运作不说,短视频为何可以发展的如此迅速?

1 流媒体互动时代来临

传统的流媒体是单向的,我有什么你选什么,我播什么你看什么;而短视频平台每个人都是内容的制造者,是以人为本、以我为中心的个人价值的体现。

2 碎片化时间的利用

一集电视剧几十分钟,一集综艺一个多小时,一个电影两个多小时,这些大块的时间段与生活压力下用户不富裕的休闲时间是矛盾的,就拿我自己来说,如果想去看一个电影或者刷几集网剧,可能需要提前4-5天开始规划,把各种计划提前安排好才能挤压出这种大块的时间出来。但是短视频不一样,它利用的是碎片化的时间,等公交、排队、饭后散步、甚至上厕所都可以被利用起来,这是长视频不具备的优势。

 

电视用户向移动用户流失

还是拿我自己来说吧,我每周看电视的时间不会超过3小时,我们在上海租的房子也没有安装电视机,我的家人们除开爷爷奶奶那些80岁以上的老人还保持着看电视的习惯外,剩下的能玩手机就不会去看电视。

这就是现状,手机已经慢慢在替代电视的功能,我们之所以有时偶尔愿意回头看一眼电视,很大的原因是手机屏幕太小了,看电影之类的不是很舒服。可悲的是,折叠屏手机已悄悄向我们走来,它到来之日可能就是电视灭亡之时了。

 

我的高中班长,也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家里一定要装一部固话,虽然没有用,但是有固话才叫一个家。我的老婆也对我说过,家里要装一部电视,就算不看,有电视家才是完整的。这可能是我们70后、80后的一种情怀吧,明知道没什么用,甚至是一种浪费,但是我们总放不下心里在乎的那个东西。在未来,我们能否通过技术手段把手机和电视结合起来,让亲人们回家之后回归到属于家的那块大屏,而不是形同陌路的盯着自己的小屏呢?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挣扎,一旦我们这一代做不到,后面将会越来越难了,因为我们80后是这块大屏的最后一代守护者(无奈和哽咽)。

 

 

互联网未来的方向

2018年互联网领域接连传来了各种负面的消息,这个冬天有点冷,估计很多人都不能过个好年了。那么互联网是不是强弩之末了呢?我觉得现在才是回归理性后的真正开始!

互联网这几年只干了一件事:培养用户习惯。BAT废了这么大力气,砸钱把我们的脖子按在水缸里对着水底的怪我告诉我们,这就是互联网。回想下如果没有他们,我们怎么会看到和接受水底的这个怪物,人类天生对陌生的东西保持距离,而BAT们通过利益诱导我们离这个怪物越来越近,最终与它融合在一起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说他们聪明也好,卑鄙也罢,总之,他们成功了,他们是时代的缔造者。

 

互联网的高速公路将一切碎片化,不仅将时间碎片化,也把人群碎片化,人群碎片化的结果就是个性化,像“精准营销”就是利用人群碎片化,向他们投放“窄告”,互联网发展到极致应该是to point,传统广告的占有率将被窄告慢慢替代。

 

“认准谁是我的核心用户,为其提供稳定、超预期的服务“这是合鲸资本的芮斌先生讲的一句话,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同意的直拍大腿。通过稳定的服务,把自己的核心用户保持住,再通过超预期的服务把别人的用户吸附过来,不正是互联网社会的生存之道么。所以,你的核心用户是谁?如何提供超预期的服务?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