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萌专栏

无穷小微积分倡导者--北大教授

开源智囊团

 

518日,IDG的“新闻服务”发表一条消息,题为“中国要求开源社区给予忠告”(China calls on Open-source community for advice)。文章的这个标题,我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别扭。看了文章内容,我才明白是什么意思。根据文章的内容,不如直接说成是“中国建立开源智囊团”,更为确切一些。

文章说,中国正在希望国际开源社区的高级成员帮助它规划formulate )促进开源软件发展的政策思路。文章指出,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一个有政府背景的产业集团,建立了开源智囊团。该智囊团19名海外著名的开源领导人组成,以便为更好地开展国际合作构建框架Framework)。用我们的话来说,这个开源智囊团的使命是:1,为我国开源软件的发展出主意;2,在我国开源软件(社区)与国际开源社区之间,搭建合作桥梁。这一举措,有什么意义呢?

中国发展开源软件事业,要不要得到国际开源社区的帮助?这是一个非常根本的问题要,还是不要?要求“给予忠告”,还是不要求“给予忠告”?这里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思路”。要求国际开源社区帮助我们,这是第一种思路不要求国际开源社区帮助我们,这是第二种思路。当前,这两种思路都是客观存在的,而且,相互斗争非常激烈。你相信不?请看以下实例。

麒麟操作系统,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麒麟是不是“完全独立自主”研发的?你敢于拿出来,请“国际开源智囊团”鉴别一下吗?持第一种思路者,答曰:;而持第二种思路者,答曰:不行。何故?他们说:“家事不可外扬”。难道麒麟用了FreeBSD,这是“家事”?麒麟开发团队,你们是怎么看待FreeBSD的?FreeBSDLicense(许可条款)是怎么说的?代码你可用,权利我保留。“权利我保留”是指:你用了我的代码,必须说明我的存在。麒麟开发团队和该项目的评议专家组,对待FreeBSD的态度,诚实吗?麒麟开发,用去78,000万元人民币,你们是有责任的。

“红旗Linux”被说成是“受知识产权保护”的软件产品,不得到厂商的书面许可,不得复制、修改和分发。这是什么道理?你只要打开“红旗Linux”的核心代码文件,哪一个程序文件里面没有“This is free software”的版权说明?谁说自由软件是要“知识版权保护”的?自由软件是版权软件,但是,它不是商业软件;自由软件遵守GPL规则,提供给人们自由使用,而不论出于什么目的。为什么把“红旗Linux”搞成商业软件?能不能请“国际开源智囊团”来评说一番?把“红旗Linux”搞成商业软件,难道也是“家事”?在中国,GPL规则,到底还灵不灵?

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组建“开源智囊团”是一项非常有远见的重大举措。今年7月,“开源智囊团”成员汇聚北京,这在世界开源运动历史上,都是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到时候,对于麒麟和红旗,这对难兄难弟,肯定有个说法的。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开源
上一篇ASP的真实价值
下一篇开源的价值与创新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我的智囊团源码修改版

2010年08月30日 2.23MB 下载

我的智囊团项目代码二

2008年06月30日 8.34MB 下载

我的智囊团ssh架构pdf

2009年04月03日 3.03MB 下载

我的智囊团

2013年02月26日 238KB 下载

李兴华我的智囊团项目代码

2009年08月08日 5MB 下载

SSH (我的智囊团)文档

2008年07月04日 3.03MB 下载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