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和屁胡满贯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zblue78/article/details/566942
引用地址: http://www.xici.net/b157506/d33495094.htm [
    年关将近,各种年度十大XX纷纷出笼了。如果要评选一个十大关键词,我提议把实名制列进去。从银行储蓄,到高校bbs,现在信产部也要赶这个时髦。昨天报 纸上登了,手机马上要实名制,6个月之内就要完成。读完报纸我就开始嘀咕,我办个身份证折腾了3个月,向上头申请换台电脑,花了大半年,什么时候中国人办 事效率,都像推行实名制这样快该多好。
实名制是个好东西哇,希光李们都这么说的,银行搞了可以防止金融诈骗,网络搞了可以防止虚假信息,手机搞了更是兼有上面两种好处。希光李们还有 一个很硬气的底牌,这是国际惯例,大势所趋。本来挺美好的一件事情,他非要画蛇添足,加一个国际惯例,让我很不舒服。国际惯例,好大的招牌啊,胆小的人一 看到这四个字先懵了,仿佛他接下来就得和布什安南过招,还是先回家准备英语吧。其实甭心虚,他那是拉虎皮扯大旗,图的也就一个面子光。

    俗话说,龙生九子各不相同。犹太人生下来就割包皮,穆斯林朋友不吃猪肉,印度人嫌左手不干净,新加坡人到现在还有把人裤子扒了打屁股的爱好,这些玩意能成 为国际惯例吗,你不能说他们行得通我们就肯定也能行得通,要是医院把你刚出生的小子拉去割包皮,你肯定老大不乐意。所以说不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你得把他 们放在特定的历史和现实的各种环境下参考。可头头们就这么一拍脑袋,实名制,咱别跟着鼓噪,实名制好啊好啊就是好,咱这里跟人家不是一回事。

    首先一个区别就是,人家的实名制是建立在社会信用体系上的,咱们这里是建立在个人身分上面的,人家那叫身份证件,咱这里叫身份证,一字之差区别就大了。别 以为外国人也跟我们一样,生在纽约州就有个纽约州的身份证,走哪都变不了,现在就咱们伟大祖国和朝鲜还存在户籍制度。这反映在储蓄实名制上,人家有个社会 保险号,里面记录着他的信用状况,走到哪家银行一亮就成。而咱们这里,你花个300块钱做个假身份证,想坑谁坑谁。所以几年下来金融诈骗没见少,银行也不 是东西,它才没心情给你验证身份证的真假呢。所以储蓄实名制有等于没有,出了事还得你兜着,老百姓就是冤大头。另外人家储蓄实名制还有个最重要的功用,监 督官员有没有腐败,因为人家那里还有个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实名制一来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说头头们不是简单的拿来主义,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很重要啊同学 们。

    再说一个网络实名制,当时在高校推行的时候也是信誓旦旦的“大势所趋”,趋到现在还是只有中国和韩国两个哥俩好。中国现在什么都收税,除了吹牛。比如记者 跑过去采访,99个人骂城管,他只要采访到1个说城管好话的,他也能写成是“许多群众暴力抗法分子表示了愤慨”。国外也有网络实名,但那是另一个概念,就 像3721一样,你输个“江苏移动”,跳出来的就是“www.jsmcc.com”。你别把事情想得太天真,断章取义,偷梁换柱,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情我 见多了。比如前面那个信产部,315时大家嚷嚷着要取消固化月租费,王旭东出来手一挥:大家别吵,这是国际惯例。你要是较真翻翻资料:人家月租费是可选择 的交,交了以后送你一段时间的免费通话,这是一回事吗?网络实名制就是要一个作用杜绝虚假信息,可你鼓吹的人自己就在捣腾虚假信息,而且还什么事都没有, 那我得犯嘀咕了:敢情没这功能啊,那你那么积极推行干什么?国际互联网络的基本规则就是匿名发表,没听说美国人规定要这么发贴:布什,我问候你母亲——约 翰乔。在美国骂布什不算什么,可人家就是可以不实名;在中国骂什么算什么,可还要推行实名,这都什么事啊。不过头头们不在乎,户籍制度不也只有咱和朝鲜在 搞吗,农业特产税不也就只有咱和越南在收吗,义务教育不也只有咱在收费吗,金盾工程不也只有咱在张罗?虽万千人,吾往矣,做大事就得有气魄。

    最后说手机实名制,这里我又要敲打那个信产部,他要援引国际惯例啊,日本、韩国、泰国、美国都手机实名制了。我倒是很想问问他,是不是他高兴援引哪条就援 引哪条?比如手机双向收费,电信卡到期余额不退,固定电话月租费,打个国际长途444块4毛4,可着地球村你打听去,这是哪门子的国际惯例。不来钱的惯例 一个不进口,进口的就是给我们添乱的,存心气我们不是。人家不是杜绝商家向手机用户发垃圾广告,就是要控制网络犯罪,哪天你把那些sp该停的都停了,把街 头搞假身份证的扫扫干净再来整这个不迟啊。别像储蓄实名制一样,防君子不防小人啊。

    实名制有人说就是隐私和安全哪个重要的问题,其实这问题到国外也没解决好。比如这两年恐怖分子挺闹的,澳大利亚政府就想搞个身份证,呼吁大家为了反恐大 业,牺牲一点隐私换取安全。老百姓就不干了,跑到霍华德家门口害臊他:你们这帮孙子正经事不干,想搞国家恐怖是吧?少扯你娘的淡,没隐私哪来的安全,到现 在愣是没搞成。换在中国我得说,这个淡咱们更不能扯了,别到时候又没隐私又没安全,网络上的敏感词汇又开始跑到手机上来,你发之前还得先斟酌斟酌。不信我 跟你打赌,手机实名制后,那些买六合彩卖摇头丸的垃圾一个不少,谁要下注就跟贴吧,我坐庄。估计这里没人会下注,因为这道理只有猪才不懂。

    话说有一只猪和一只八哥上了一架飞机,空姐说了,咱这航班上实名制了,大家坐在哪号把名字报上来啊。八哥和猪在底下就辩论起来,八哥说实名制不好,猪说 好。八哥说我敢骂空姐你敢吗?然后开始破口大骂空姐,猪一看,悠喝,骂空姐挺好玩的啊,也跟着骂。空姐一生气,不是实名制吗,一查就把两个家伙抓现行了, 统统从飞机上丢了下去。空中八哥问这只猪:“sb,你以为想骂就骂啊?你会飞吗?”实名制是什么,就是把人都扒光了拿出来晾,人家外国人不在乎,你扒我约 翰乔,我还扒你克林顿,大不了大家一起裸奔,反正他们那裸奔就那么一回事。我们这里人太保守,把我扒光了我肯定害臊,万一头头们笑你臀部太瘦,阴毛太丑, 连那玩意都发育得不怎么样,我肯定要羞愧地想要引刀自宫;要想不被头头们笑,最好跑回家请老娘在前胸刻上“爱国”,在后背刻上“良民”,把眼球吸引到上半 身来。

    打麻将里最开心的就是做一把满贯牌,那种快感拿什么比呢,粗俗点说,做爱的高潮也不过如此。什么叫满贯呢?比如天胡,地胡,风一色,字一色,三元四喜十三 么,这些都有讲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搞成的。香港电影《钟无艳》里面有个挺搞笑的镜头,梅姑扮演的齐宣王有次拉了其他六国的元首来打麻将,那六国的傻瓜蛋 以前没见过这玩意,所以一切规矩由齐宣王说了算。别人要碰,齐宣王说这种情况下不能碰,别人要胡,齐宣王说这种情况下不能胡,轮到齐宣王成牌时,齐宣王发 话了,你们看看,这叫什么牌啊,万饼条顺子刻子,傻小子买年画一样一种。哥几个哪见过这阵势啊,抹着汗问,是不容易啊,这牌大吗?齐宣王桌子一拍:能不大 吗?屁胡满贯,给钱!不过后来齐宣王倒霉了,人家开始屁胡满贯,最后连老婆都输了。

    齐宣王打麻将玩的就是横规矩,可惜他的牌友们也不是吃素的,规矩大家都遵守。比如国际惯例不准搞倾销,不准农残超标,上市企业不准公布虚假财务报告,遇到 了这些国际惯例,中国还得乖乖地吃瘪。可齐宣王还有一种消遣方式,就是输钱之后把田将军晏丞相统统抓来再开庄,这把是屁胡满贯,下把是混一色满贯,再下把 是断幺满贯。他当然告诉你麻将就是这么规定的,反正你得陪他玩是吧,这叫窝里横。你要说齐宣王牌技臭,田将军们怎么也不能理解,咱们王上可是把把满贯,回 回通杀啊。

    从实名制扯到屁胡满贯看起来有点远,他们之间的联系就是名曰惯例,实则特例:民#主选举,言¥论自由,保障人!权,透明公开,到了齐宣王这里就是诈胡;一 裆独大,言◎论钳$制,恐怖监督,暗箱操作,到了齐宣王这里又成了满贯。这就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不能不陪他玩,你总不能让我把电脑砸了,把手机停了, 跑到周口店去茹毛饮血吧;但你要硬说屁胡是满贯,特例是通则,你不会认为我和那只猪一样蠢吧,你不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你知道什么是四大乐吗:民主说成扯 淡,自由说成添乱,绑架说成行善,屁胡说成满贯。
阅读更多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博主推荐

换一批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