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国际计算与应用数学杂志( IJCAM)!已有多个国家数学会主席等投稿。可搜索IJCAM

 

http://xiaocao810910.blog.163.com/blog/static/58047886200812013019528/

 

欢迎关注国际计算与应用数学杂志( IJCAM)!已有多个国家数学会主席等投稿。可搜索IJCAM

第三届全国组合与图论大会(2008)华东师大主办,  组委会主任是(华罗庚的硕士, 组合矩阵) , 副主任是(博导,拓扑图论)和( 博导, 他和国外的合作全都找哈密顿图权威.  束院长曾高度评价我的论文)

哈密顿图是有一个多世纪悠久历史的非常不容易的世纪难题,  如此,  省政协委员以三个“十分”来概括。迄今为止,  我们和美国几个权威大师的合作已取得超越多个“诺贝尔奖”得主等大师工作的重大发展

为此,  北京大学状元说我读研三年夜以继日奋斗。确实,  我一年级就解决荫度、色数、生成树等国内外权威解决不了的猜想问题(这些问题有难度,如下面说之前荫度猜想只证明两个图类,而尚有成千个图类)、也解决组合矩阵论等国内权威的最伟大工作。既能完成艰巨工作,  做数学的就想如朱熹平挑战庞加莱猜想   

特别是,我的成果得到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第24届国际数学家大会主席”吴文俊院士推荐发表。华师大仅2个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之一的我的导师评价为“国际领先或先进水平” ‘国内能搞这么全面的专家是少有的’ “突出贡献”

正如广东省SCI数学论文最多的专家所言的“自豪”,及因是琼南第一个研究生且把国际水平的图论的哈密顿图的(在图论还做图色数、图荫度、图的连通性、生成树等,在组合数学也做组合矩阵等)和化学能量生物计算及我的导师-华师大2个国家突出贡献专家、4个省突出贡献专家之一说在极值集合论以惊人的简洁方式证明被认为是复杂和难度大的猜想等20多年青春燃烧在山区,如此成为琼大唯一一个70岁以下的省突出贡献专家。特别是美国科学院第一个外籍院士提出的“非常不容易”的哈密顿圈,已越来越“重要”,如授予哈密顿圈大师国家最高奖和给予的四个半项目都是百万元及其以上的。对只需要笔和纸的数学,特别是老气横秋的院士也坦然直面放弃,给予年轻人这样的资助是罕见的。可惜的是现在才搞“国民经济心脏”-集成电路设计的图论方法有点迟(如其中说到“2大晶圆厂皆全力抢攻汽车芯片年逾100亿美元商机”),但若不与国内外的芯片合作中心合作可能只限于做应用理论,只有学习别人的先进技术,才比别人更有综合优势。不过在哈密顿圈,及更高级的哈连通、泛圈、点泛圈、泛连通,已久不见这里最后及法、英、德、日和美各学派等在主流又非常不容易的一般图特别是两条攀登主道-度型和邻域并型有突破,可能我们和WVUEU这方面领先世界一步,不过虽世界各国仍一直牵挂着“艰巨而重要”的一般图但因艰巨不得不同时也在百年前已树立的各类特殊图不断攀登和突破做得逐渐形成学派

我校被教育部批准筹备本科大学时全校仅21篇重点大学报论文,说明山区条件太艰难,非常不容易(如筹备本科前,这里每个老师都从没有得到一分钱校内外经费,且每个系每年只有一个外出参会或进修的名额),而学术环境基础又是能否升为本科大学的最主要标准,这是为什么呢?如美国排名第4的加州理工学院才仅有1千多学生和2百多老师,但人家的本科毕业生也比我们的值钱得多,这是因人家学术水平得到普遍承认。而学术荒废到不如专科的大学,你虽比加州理工学院的师生多十倍,但比人家值钱吗?所以,就是强调山区条件差,也应有和专科大学相当的学术吧,就是做不到专科水平,也应尽力吧。因此,这是本科不决定于规模,而是国际化的师资和合作(我们就尝试更多国际化,如和美国西密执根大学数学系等合办的《国际计算与应用数学杂志》既有本学科在美国大学中排名第一的研究所所长任编委和投稿,也有美国数学会副主席任编委和投稿等,我们的审稿专家也是国际级的),本人九十年代也就已是国外本领域权威的《离散数学》和我国最权威的《中国科学》的特邀审稿人é象我国应用数学国家级重点学科的新疆大学传奇领军人物孟院长说他审过的杂志都还没有《中国科学》?(国家级重点学科是我国的该学科中心,如我们历史悠久的母校数学学院专家一大堆也仅刚评上省级重点学科,又如合并后的海南大学也才仅有1个国家级重点学科),该重点大学的领军人物孟院长也做图论,条件差的边远地区更不容易!如2003年教育部批准琼州大学筹备本科大学前因专科大学不需要科研如此我研究生毕业后来琼大十年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经费!毕业后分来报到的路费一分钱也没有报销的依据,可想这里条件ù  。现在想来也好笑的是我当时确实竟问过海南的院士和著名博士导师,他们都说没有审过《中国科学》和国外SCI杂志的稿。当然,那是海南刚建省的特殊年代的事,我想现在海南条件已较以前好得多、有经费去跟国内外权威紧密合作的已多,许多著名领域已领导世界,因此相信海南已有相当多专家被邀为《中国科学》的审稿人。确实,九十年代以前,西方国家总体上存在不承认我国在国际重要学科地位的思想和倾向,他们仍带有文化大革命后遗症的眼光、以中国普遍落后的眼光看中国,其实是不愿失去已习惯的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也不相信我们对稿件要求的国际水平的理解和审稿的科学态度。因此,九十年代以前确是不容易,除非他们不得不求你。九十年代末,我也曾打电话问中国邻域并第一人宋增民理事长,问哈密顿图的邻域并那里做得最好?见他只说一人:“海南的赵克文”。当时我只以学生身份向他讨教还没有报我的名,听后我那承受得了,要知道很多重点大学及中科院都有许多鼎鼎有名的权威、博士导师都在搞哈密顿图的邻域并特别是他本人做为主要开拓者贡献确实突出,只好找借口赶紧逃遁。虽然我读研时在首届研究生学术大会上得到“校长等领导竟站起来为我鼓掌”但整体学术还不足以至此。关于“升本”虽评审局只立一标准“建立适当的学术环境”!即升本科主要基于“学术”,因此,为升本科做出了特别的和突出的贡献!!但琼大今后发展应考虑规模如我们居于人口众多的内地和东南亚中心枢纽学生规模应2-3万。海南仅有4个本科大学且1984年来社会大发展的23年海南竟没有得到升格一个本科大学,如此,升本科有突出的历史意义!

不过仍感叹山区的难和慢,比如我读研究生一年级时的1991年取得的多项国际领先成果都要到1999年才得发表在《哈尔滨师大学报》等,而落后我们6年才做出而且是不及我的这篇论文中份量最小的第3部分的论文,2000年都得发表在各数学系必订购的权威数学杂志,这样就得到更多专家和博硕士认识和推崇(其实,1993年回海南后,我的此论文已被《海南大学学报》定于1994年第4期发表,但因没有经费,发表费就出不了而做罢)。很多问题常无奈如国家科技部部长万钢教授“出差也没有科研经费,但他硬是坚持了下来”。我们山区更是一年仅有一个出差名额,如此我分来山区十几年,出差从来都没有一分钱经费。就因没有经费,使许多工作无法进行,如1991年8月前已完成的荫度猜想和完备色数问题的两篇论文,就遇到重重困难。如对前者,其时权威们仅证明“外平面图和2-临界图”时猜想成立,而这相对于整个猜想,可说是仅沧海一粟,但他们就得发表在权威数学杂志,而我当时就已完全证明这猜想,它的重要性在摘要中也说了,但因没有经费来走访权威进行沟通,那对如此复杂和长的证明,要通过审稿多少得担些风险,凭什么为你担风险。记得从事此问题的权威-中科院王建方教授当时把电话打到我住的那栋研究生楼,使我很吃惊,虽我知道他在图论界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后跟着他的领域做(我知道他一直是中国运筹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又如谢,力同和刘,桂真的博士闫,桂英都推荐跟他做博士后。闫也已是中科院数学院科研处长、人事处长兼院长助理),但当时我也还做许多重要领域,且每个领域也都已解决一些关键猜想,所以尚没有最终确定主攻领域,就从没有和他联系过。另外,我们的研究生楼有好多栋,也不是集中住,要找到也得费些工夫。他在电话里说要到香港讲学,想回来时顺便到我校,请我帮他预订回北京的飞机票。可惜的是我没有完成此任务,使得他无法到广州,从而失去向他请教的机会。因此,到2002年才得荫度猜想的论文发表在黑龙江大学学报(虽已完全解决这猜想,这学报只发表一部分。我敢说,除了我们这篇,目前国际最好的进展仍停留在他们1991年发表的结果。记得一年级末我的导师、华师大仅2个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之一的柳柏濂教授叫我和包括早已是计算机博士导师的李,乔良等二、三年级的师兄一个不漏地全到他的家里,只见他一整个上午拿着这篇论文训我的几个师兄,这是我读研三年中难得一见的我导师训人,就这一次了。我的导师史无前例这样做,可能是因在我之前,几个如雷贯耳的权威只证明两个图类猜想成立,而相对于这两类图,可说还有成千个图类没有解决,而我竟能完全证明这个荫度猜想对所有图都成立);又如完备色数问题,也是因没有经费使得1994年《数学研究与评论》把我的论文的页数从9页减少到仅1页,这可是二个世纪来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有色数不唯一类的成果,解决权威们悬而未决的疑问。

就如左边说的,我校康老师去跟随学习的吕,和国外SCI杂志的主编常有交流合作,吕在简介中说曾去过这个德国人的大学。如此,有我校康老师在琼大升本科前的唯一一篇国外论文的第五期的12篇论文中主编等四人每人发2篇。因许多复杂问题的审稿确实非常困难,一些几乎是寸步难行,那为保险起见,当然只有用相熟的人的稿件了?!这说明在科学上也是自助不如人助,说明交流相当重要,那没有经费交流就只能自叹如上面“荫度猜想”拖了十年后都难得发表。我深知这点,因我九十年代就已是海南最先的国外SCI杂志稿件专家,看看我的工作就知道我应是整体和一般图的各个方面都处于哈密顿图国际最前沿的专家了,但要把一篇哈密顿图最前沿的稿件审完,那可不容易。我想其它学科的许多审稿人也同样是看杂志和作者等而定,至于丘成桐院士说的“学术界的霸权垄断现象”可能存在于部分人中,但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更恰当,如果没有此现象,倒而奇怪,对部分人来说有资源就用多用,送给不能很好用或错用的人,倒也是问题。不过,对我而言,想到许多审稿人不顾辛劳地审我的稿,那我应不管审稿要多少个月甚至更多时间,我都应尽可能审完,审不完的就退回编辑部。因我本人的某些稿件曾被审稿人把关不严而我又没有很好的核对,让它随便发表,如此使我这个哈密頓問題国际权威留下了遗憾的文章

现因经济活动进入数学王国, 则既有象北京状元放弃香港大学56万奖学金, 选择北京大学数学系等的年少一代;也有业余数学界所谓“杨翁恋”的夫妻档.没有见此“杨翁恋”在学术杂志及美国《数学评论》有论文, 却宣布攻克哥德巴赫猜想. 在自家里宣布就够了怎跑到海南,论文都没发表,就闭嘴吧,何必呢?这样的态度对得起我导师帮你吗?我的导师钟集先生帮助你就应好好做, “感谢汤慕忠院长推荐到华南师范大学请钟集导师对“正反一次筛”定理公式的证明进行审核和修改”的最好感谢是请先坐得十、二十年冷板凳, 没有做出什么提人家的名会引起误解(我导师八十多岁了,毕业后我给他的信除了问候,绝不提其它要求。最下面有更多哥迷)

事情总有一些决定性的机缘,做哈密顿图的主因好象是读研时西弗吉尼亚大学研究生院院长赖,虹建教授来开哈密顿图专题讲座而直接接触国际最前沿,现在也得美国第九名大学学术委员会Gould主席等合作多篇论文(看左边,见Gould是一个非常利害的奇人,其中这篇论文竟被尹教授的每一篇论文都引用!不可思议!这篇论文只是在美国小镇卡拉马祖举办的一个组合图论会议论文集收录的一篇论文,而且美国《数学评论》只收录不评论,就是说评论员认为不重要或不熟悉,一般是不重视,因若不熟悉你可以推荐一些国内外同行评论员给美国《数学评论》,它觉得有必要常可在几年内还评论它。我大概看了一下,这可能是Gould被《数学评论》收录的一百余篇论文中唯一没有评论的论文!可没有人能想到的怪事还在后头,它被尹教授慧眼识珠,让使闪闪发光。尹教授十几年来特别是近几年的工作一直居这方面国际最前沿,尹教授不因这篇论文被冷落而不引用它,我粗看尹教授在这领域的每一篇所能看到的国外论文都见引用这篇论文!更不难看到有一半以上中文论文把这篇论文放在参考文献第一篇!如、)

可能因我们和国际权威合作,巴基斯坦国王科技学院院长刚向我推荐他的学生到我们大学读硕士

Dear Dr Kewen

Hope you would be fine. I am forwarding a letter from one of my students Mr Aqeel Khan Abbasi who has applied for MSC Money, Banking and Finance ( student number M00160666) in your university. I am the Dean academics of Imperi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Islamabad (affiliated with University of Peshawar) ,.…

S. T. Naqvi           此巴国院长的信箱是syedtauseefs@hotmail.com有机会的可和他联系,他必回信

他在第2封信中说想了解和送更多学生到我们大学Now, I will keep sending my students to your unuversity. I will be highly obliged if you can send me some info regarding your university: which can be conveyed to the students.

关于我省科技奖,这几年几乎年年都设特等奖一等奖,但那怕二等奖也很少给予数学项目。科技奖的标准是什么?值得思考!可参照我国以“范定理”而名垂青史的哈密顿图世界权威最后说“即使是同一领域不同的项目有时也很难比较”,如国家队的哈密顿图博士点(其艰难性如它的论文都不多,而化学生物一年就有百篇的;重要性如获国家奖,而“中国诺贝尔奖”落选),数学知名期刊也比其它学科少很多,某些学科却“10年500篇,有的干脆就一天一篇”,(象我们这篇刚被国外数学杂志审稿人评价为“非常有兴趣”的论文仅审稿就从1月-7月)。象哈密顿图已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跋涉,容易攀登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其进展已非常不容易,如此即使是世界级的大师泰斗,不论你多么聪明利害都好,面对的下一个问题猜想都永远是相关学科的全世界的专家经过多年仍不能解决的,就是想做点进展都非常不容易,如我的每一篇论文都是超越最权威大师的成果,每一步都需要超越才行,你做就知道每一个推理的曲折卓绝、绞尽脑汁会让你刻骨铭心,因此即使我读研究生时的1991年左右已居于国际前沿,有些工作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而且十八年来一直都全身心地奋斗,也不过如此。因此,不要强人所难、强事所难,否则,只会事与愿违。哈密顿图的难如这里两个权威说“非常不容易”(它的不容易是也可从比较中得出的,如我研究生一年级暑假的八月份内就证明两个色数和荫度猜想集合论和组合矩阵论也是花很少时间就解决等。而研究生二年级时赖,虹建教授来做报告起,我十六年来几乎全部时间都用在哈密顿图,从时间上讲收获却至少少20倍),但它却具有重大历史意义以及广泛而重要的应用价值如哈密顿图是其三个重要学科之一而得定2005年是哈密顿年; 现国际数学联盟主席是哈密顿图权威; 现在,琼州大学赵克文和美国权威等合作改进耶鲁大学Ore院士等大师权威的代表性结果已在“哈密顿图”居世界领先。赵克文在另一个重大领域的工作发表在1902年创刊而且每年只限发表全世界25篇论文的杂志(如此,琼州大学建校至今获得的三项省级及其以上科技奖中两项较前的赵克文的。山区也难,如文科至今获得的几项省社会科学成果奖中,在学校网的学校概况中看到排名较前的两项《海南史》和曾宪勇书记等的《黎族教育史》只获得编著奖。在应用上,赵克文和陈德钦的成果被计算机30本核心期刊中排名第5的《计算机科学》录用。此杂志不是很了解,但在稿件查询见我校有多个博士的物理系曹阳、傅军和李刚给它投稿,计算机系刘萍、苏静和石玉强主任也投稿(这几年几乎全包办计算机系的核心论文的石玉强书记在教授评审中得票数列全省第一,他也是计算机系惟一一个教授,但他在《计算机科学》的3篇论文都是增刊,可见也不易,如在稿件查询看到和琼大计算机系刘萍合作的华中师范大学计算机系主任肖德宝教授的七篇论文都登记为“未录用”。当然一些“未录用”的好论文还是有弹性的)。《计算机科学》名言正宗地概括学科但尚列第五可我们和张福金的论文的竟也是琼州大学相关系至今发表论文中的计算机类最高级别杂志论文,可见应多引进人才)

基于三亚日益国际化和居于亚太的中心枢纽,琼州大学升格为本科大学后部分师生的意见是定名为“华南学院或华南科技学院”(随着中国的强大,东南亚各国许多师生都有意到中国进修读书,而其气候地理最接近的地区是三亚。国内稀有地区有如此的区域优势。还有人建议把“图论”定为计算机系的专业课(我给琼州大学数学专业和计算机专业开过的课是《高等代数》《运筹学》《离散数学》等基础课。因此,计算机专业是否应开《图论》还有待探讨,但因北京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和许多大学计算机学院硕博士每个专业都考《图论》,也有清华大学等许多大学的计算机系很多专业都考《组合数学》,其应用也越来越很广泛,如这里为有趣的其一。关于校名,看左边见三亚近年已一直位居我国受关注城市的前列。因此,三亚已不仅是海南、中国的三亚、也是世界的三亚。三亚的人口比科技水平很高的南太平洋岛国-新西兰首都还多出1/5,它内紧靠大陆各省、外和东南亚紧密相通(马来西亚高教部翁诗杰部长曾期望我省的大学多和他们互动,以吸引周边国家的学生),即处于中日韩和亚太地区的中心枢纽,可成为亚洲的一个中心。全球随着信息、科技和经济等中心向亚洲转移,三亚可能会成为世界中心之一。儋州因地理所限的不是也‘华南热带农业大学’,其英文名“South China”会让国外好理解也利于国际交流和合作。

下面是几个权威专家关于哈密顿图学科在应用发展等方面的一些建议

我国计算机与信息领域的第一个重大国际合作项目-国际系统芯片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权威洪教授给我的信

洪教授正在做VLSI芯片布图规划等涉及图论应用的领域(此领域较受重视,如1985-1990年的经费是2千万元。要知道1985年我们当时刚工作时的工资是45元,而现在好专业的毕业生的工资不是40多或4百多元而是4多千元。那当时资助2千万,现在对此项目应资助多少才可行,可见此方向有可为)

南航大原经管学院院长宁教授的来信:

“…在研究堵塞流的理论中,经过近十年的努力,找到了一种在任意给定的一般图中构造哈密顿图的方法,…”

宁教授因其国际权威性如此现在竟得准予指导30个博士生之众,他在《堵塞流理论及其应用》的第140页说:“一般图中哈密顿圈的构造问题,一直是图论中的难题之一,按照Cook的计算复杂性理论,它的解决又涉及21世纪数学的七大难题之一(NP是否等于P)”。在美国波士顿金融家克雷(Landon T.Clay)于1998年出资数亿美元成立的“Clay数学研究所”,见该所网发布2000年该所设立的每题奖励百万美元的七大数学难题之首的P对NP问题,此问题提出者Cook(库克)是哈佛大学数学博士,导师是王浩教授Cook曾获计算机“诺贝尔奖”、美国两院院士等。

总的来说,哈密尔顿图在下面几个方面的应用已极大的促进这些学科的发展:哈密顿路径问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被证明是“NP完备”的,即难于找到一个有效算法。因此,挑战此著名问题是拓展许多算法的试金石,而算法是计算机科学的核心,如至今颁发的48个计算机诺贝尔奖-图灵奖中,搞算法的占16个,其它与算法密切的尚有一些(此外,至2002年止,我国前三批授予的五个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中就有吴文俊、王选和金怡濂三个是搞计算的,也与算法密切)。翻开每一本计算复杂性基础教材或专精著作,那一个阶段都少不了它,它在计算机互连网络、集成电路等方面也有重要应用;其它作用还有,第二、新型的非传统计算机的诞生;第三、管理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获奖成果和理论的大发展(如现带31个博士生的原管理学院院长等一直受国家重点资助他的研究工作);第四、博弈论在诺贝尔经济奖中多次扮演主角,而博弈论的部分核心理论与哈密顿图相关,设计最优博弈哈密顿图等将是解析博弈论的重要工具;第五、其应用和有关学科的交叉结合可望带来癌症等疾病及新材料等问题的新突破,等。因此,做为基础的关键的一般图理论就非常重要而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

原定的“1999Û2000世纪之交国际图论研讨会

数学教师首次步入国际数学盛会的最高殿堂

第三届全球华人数学家大会在香港举行。会议主席是丘成桐院士,包括琼州大学赵克文的大陆港台及部分外籍数学家的共一百余篇前瞻性高水平论文被邀请做报告(丘成桐院士所在的哈佛大学2007年度获得的捐赠资金增加了23%达到了349亿美元。穷学生可免交学费,也可聘到优秀教师。“美国名校设一亿美元奖学金鼓励中国研究生留学”。不少美国高校负责人均表示,他们注重申请者的科研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动手能力、青睐发表过优秀科研论文的学生

 

 

 

 

 

       我们五指山区仍是非常不容易,如今年全国4个模范教师之一在被聘为海南省唯一一所工科类国家级重点中专的老师时,他中专、专科文凭都没有,但他近二十年如一日,扎根在五指山区,2006年被认识后就相继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不易,象我1983年毕业后分到五指山中学起至今也已有23年,不过当时和文革前的北京大学毕业下放的同事比,我当时也很心安乐得,脏活累活多做也是应该的无怨无悔、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在山区,也许社会是不忘记的,如全省11个“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五指山就有2个,这里条件之差如我1993年虽才来这里,竟也是琼州大学现有的研究生中最先来琼州大学的研究生,大城市专科毕业的小学教师就占62%,而我研究生毕业分来时琼州大学教师专科毕业的也差不多,可见这里之艰难。如做为研究生时已取得许多国际先进水平的重大成果的本人,凭着年青的热忱毕业前我把国内外权威大师的评价等写给是著名专家的海南省领导,得到他交待某厅领导到广州时来华师大和我面谈,因他是一个成就卓著的非常著名的专家,就更深受他的影响。但来这里后,才切身感受到山区的不易。如我研究生毕业后来这里的前十年没有一分钱科研经费,去参加学术会议都成大问题,而看这里最后一段就知道我读研究生一年级时就去上海南京等参加学术会议。经费对一个人发展的重要性正如国家科技部部长万钢教授“出差也没有科研经费,但他硬是坚持了下来”,如此海南9市县无一高级人才也就不怪了。而象培养了吴文俊院士的交大等的博硕士研究生比本科生多(如我们数学系曾克扬老师的母校-西南大学数学系的硕士生都应聘当小学老师)、三亚也都引进北大、清华等硕博士的当今(虽然国家三部委将“对博士论文进行比较研究”与调查。象美国著名大学的学术委员会主席二十年才培养十几个博士,而我国的仅国内水平的教授一年就带三十多个甚至更多博士生),我们仍难要到学有专长的人才。特别是我们五指山市是全国唯一的国家级贫困市。现在海口、三亚新建的一些私立职业专科学校可能都比做为普通本科大学的琼州大学得到更好的发展(如琼台师专和海南经贸职业学院等前年还是中专,现却突然得到省政府为每个中专贴息贷款2至3亿元,而琼州大学为了尽快使其与教育部要求的普通本科大学的办学基础设施和条件相符,从2002年筹备本科起至今弄了几年钱才得3千万元左右!这是怎么回事?要知道琼州大学已是办了三十年大专与本科的大学、即已为琼南地区输送了近三十年的大学生,现也已是本科大学了。不论是按各国各个大学的发展历史规律总是循序渐进,或考虑到已有输送近三十年大学生的基础与辛劳,或为了尽快与教育部要求的普通本科大学的办学基础设施和条件相符,都不应与这些中专、私立学校有如此巨大的反差政策?是我们不敢直言本应该说的?这也是使省政府不费多少力就更得民心和得到载入史册的政绩(据说单就用地省和三亚市政府2002年本给琼州大学的三千亩新校区已转给私立院校,而新划的校区如今只得约三百亩,关于私营的海大三亚学院就有三千亩。看这里第6段见上面获得捐赠资金349亿美元的哈佛大学以及普林斯顿大学才二千亩左右,又如海南最早成立的公办大学-海南师范大学都要经历五十多年的发展到如今才得约845亩,而海大三亚学院只是一个附属的独立学院、也才刚成立且是私立的却一下就给三千亩。因此省政府本应以三千亩可一举二得    琼大可是海南二十三年才得升格为本科的唯一一个大学啊

 

 

 

 

       

 

 

 

 

 

 

 

 

       

 

 

会议信息:中国科学院将举办:图论与组合算法国际研讨会

图论、组合是教育部通过的前4门数学研究生教材中的2门;上面第11段也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生入学考试的三门课中就有《图论》《组合》;现在,新一届国际数学联盟中最重要的两个职位-主席和秘书长都是图论与组合专家,足见图论与组合在数学和计算机理论科学中日趋国际核心前沿。这次会议4个大会报告者是Bollobas、国际数学联盟副主席马志明院士、及两个正年届70岁的蔡,茂诚教授和王,建方教授(这届会议兼贺他俩70岁生日);2个部分报告者是Faudree校长和Gould主席;会前特邀做国际前沿系列讲座的是西弗吉尼亚大学研究生院院长赖,虹建教授。大会的程序委员会委员除了第一和第二届中国图论与组合学会的全部正副理事长以及南大、福大等的校长外、其余委员全都是海外最顶尖权威代表,因此,这是极具规模的国际前沿大会,邀请来做报告的三个国外专家:BollobasFaudree校长和Gould主席就有相当的代表性。它也是几年来本学科门类最齐全、涉及的应用前沿也最具活力的盛况空前的庆典(关于Bollobas,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南开大学陈永川副校长在第6段说“Bollobas教授靠一个人就成了全世界随机图论的领袖”)

关于哈密顿图在其发展中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的DNA计算机,也称分子计算机或生物计算机,专家们肯定它将在癌症等疾病的诊断与治疗及一些学科中大显身手,随着禽流感病毒的更大程度上的肆虐,它也用在这方面(我这里有哈密尔顿图专家殷志祥教授编写的《图与组合优化中的DNA计算》,国内研究时间不长,只有这几本有待丰富的书)。这学科萌芽于1994年,2002年它的开创者Adleman获得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图灵奖。这里附一些近期生物计算机方面的代表性成果:美国南加州大学数学与分子生物系Michael S. Waterman院士(他已初定出席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南开大学等主办的组合数学国际会议)的综述文章-《组合数学在分子生物学中的应用》,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的加州大学SD计算机系Pevzner教授等的欧拉路与DNA关系的成果(Pevzner教授已发表多篇图论组合数学与DNA关联的论文,该系有前美国数学会主席、现美国科学院五个实际执委之一的图论组合大师Ronald L. Graham院士等)。DNA计算机的一些基本性的相关工作还有成果A成果B成果C成果D成果E报道A报道B成果I成果II等。概况可看纽约时报。关于图论的哈密顿图问题在DNA计算等发展中的作用,也可看德国汉堡工业大学计算机系Zimmermann教授的论文《NP-完全图论问题中高性能DNA粘贴算法》,此文中强调“众所周知,图中圈与路问题是图论学科中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判别一个图是否是哈密尔顿图是一个困难的NP-完全问题,且具有广泛的应用背景,因而受到许多不同领域内学者的关注”。虽然一般图的哈密尔顿图问题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历史,但它主要还是随四、五十年代计算机等的产生和发展的需要才越发受到数学、计算机等不同领域内学者的关注

相关连接:这里搜集世界图论界各国同行专家在他们的网上可打印他们论文全文的网址(即他们的网上可阅读或下载他们的许多论文全文)  哈密尔顿图也是计算机算法及信息安全的试金石

      

最近,信息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第二届主任(第一届主任反而出任他的助手)、清华大学理学院院长、数学系主任、中科院研究生院常务院长、中国科技大学原常务副校长冯克勤教授在几个大学做一个特殊哈密顿图的报告“Hamilton Cycles Of The De Bruijn-Good Graph And Stream Keys In Cryptography ”(即“The De Bruijn-Good图的哈密尔顿圈和流钥密码学”。 De Bruijn图是由哈佛大学Schlumberger于1974年首先提出的,已有许多认识,并预测,它们将是做为下一代超级计算机网络替代超立方体网络)。这也是代数图论和密码学、信息安全密切结合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在此科技高度发展的时代,信息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就是被认为固若金汤的世界通行一些密码标准,因其一些签名算法已不安全。如HASH函数算法,它有一种类似于指纹的应用,曾一度被认为是非常安全的。现在已找到它的一些算法的“碰撞”,使两个文件可以产生相同的“指纹”。因此,尽快更换签名算法已是必然,但是选用什么样的算法,这需要密码研究人员达到共识。随着新的攻击方法的出现,必将提出新的设计准则,设计既要满足多条性质,但性质多又会导致指标之间的折衷问题的复杂。这就是专家们近来企求在组合算法-主要是哈密顿圈的困难的NP-完全算法方面寻求支援的原因之一,以求发现更安全更长寿命的算法。

海峡对岸的台湾清华大学校长离散数学专家刘炯朗院士的《组合数学引论》专著对组合数学在信息安全方面的作用也给予一定篇幅

组合算法的设计是一门艺术,需要高度的技巧和灵感。算法分析的任务是分析算法的优劣,主要是讨论算法的时间复杂性和空间复杂性。它的理论基础是组合分析,包括组合计数和枚举。计算复杂性理论,特别是NP完全性理论,与组合算法是紧密相关的。NP完全性概念的提出(NP-C=NPÇNP-h,PÌNP,但P=非确定多项式问题NP吗?就成为新千年猜想之首。“庞伽莱猜想”的证明被美国《科学》杂志列为2006年十大科学进展之首),正是为了刻画包括与哈密尔顿图密切的诸如旅行商问题及图着色问题、整数规划等组合问题的计算难度,使组合算法的研究有了更加清晰的框架,将组合算法的研究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费尔马大定理、四色猜想和哥德巴赫猜想号称世界近代三大数学难题(当然,这没有严格的说法,如此称呼也许是它们通俗易懂比较著名之故)

惊世传奇--费尔马大定理   其终结者--怀尔斯北京纪行

费尔马大定理, 肇源于两千多年前, 挑战人类三个多世纪, 多次震惊全世界, 耗尽人类最杰出大脑的精力, 也让千千万万业余者痴迷。终于在我们这一代, 在1994年被安德鲁.约翰.怀尔斯 (Andrew John Wiles)攻克。古希腊的丢番图写过一本著名的“算术”, 经历中世纪的愚昧黑暗到文艺复兴的时候, “算术”的残本重新被发现研究。1637年,法国业余大数学家费尔马(Pierre de Fermat)在“算术”的关于勾股数问题的页边上,写下猜想: an+bn=cn是不可能的(这里n大于2;a,b,c,n都是非零整数)。此猜想后来就称为费尔马大定理,费尔马还写下千古谜案“我对此有绝妙的证明,但此页边太窄写不下”。是真是假?一般公认,他当时不可能有正确的证明。猜想提出后,经欧拉等数代天才努力,二百年间只解决了n=3, 4, 5, 7四种情形。1847年,库木尔创立“代数数论”这一现代重要学科, 对许多n(例如100以内)证明了费尔马大定理,是一次大飞跃。 历史上费尔马大定理高潮迭起,传奇不断。其惊人的魅力,曾在最后时刻挽救自杀青年于不死。他就是德国的沃尔夫斯克勒,他后来为费尔马大定理设悬赏十万马克(相当于现在160万美元多),期限1908—2007年。无数人耗尽心力,空留浩叹。最现代的电脑加数学技巧,验证了四百万以内的n, 但这对最终证明无济于事。1983年,德国的法尔廷斯证明了: 对任一固定的n, 最多只有有限多个a,b,c, 振动了世界, 获得菲尔兹奖。历史的新转机发生在1986年夏,贝克莱.瑞波特证明了:费尔马大定理包含在“谷山丰-志村五郎猜想”之中。童年就痴迷于此的怀尔斯,闻此立刻潜心于顶楼书房七年,曲折卓绝,汇集了20世纪数论所有的突破性成果。终于在1993年6月23日英国剑桥大学牛顿研究所的“世纪演讲”最后宣布证明了费尔马大定理。立刻震动世界,普天同庆。不幸的是,数月后逐渐发现此证明有漏洞,一时更成世界焦点。这个证明体系是千万个深奥数学推理连接着成千个最现代的定理、事实和计算所组成的千徊百折的逻辑网络,任何一环节的问题都会导致全功尽弃。怀尔斯绝境搏斗,毫无出路。1994年9月19日,星期一的早晨,怀尔斯在思维的闪电中突然找到了迷失的钥匙: 解答原来就在废墟中!他热泪夺眶而出。10月6日他把证明完稿送给爱妻娜妲作生日礼--去年今日他曾允而未果。娜妲和他结婚时正当艰苦的证明开始不久,多年来是他秘密工作的唯一共悲欢者。怀尔斯的历史性长文“模椭圆曲线和费尔马大定理”发表在美国《数学年刊》1995年第3期。1997年6月27日,怀尔斯获得沃尔夫斯克勒10万马克悬赏大奖。离截止期十年,圆了历史的梦!

四色猜想

   也许是因四色猜想属于图论,可也不知道这些业余爱好者怎知道我,使我收到的四色猜想的证明真不少,有海南本地的,也有外省的。3个星期前我还收到一个相当执迷的爱好者证明四色猜想的论文,其后每隔几天就收到他来一封信,他好象说他是湖南大学毕业的,已研究四色猜想二十多年(我可能记不准他说的大学名。因人家信任我,他的名和单位我就不能让别人知道,必竟已形成做这事的是无知的观念,除非你对问题的艰巨性有深刻的认识和已获得许多此领域行家的承认。因此,我认为有必要让他及其同道者长些经验,就在此说一点)。因他只是业余爱好者,我也不忍心使他对痴迷如此久的爱恋突然落空,就叫他先从最简单的学习起,让自已慢慢获得更多些认识。真同情这些业余爱好者。还有吓人的是这里竟有一个自称世界近代三大数学难题全都给出证明的。其它两个猜想的情况我知道得不多,但关于四色猜想,国内专门研究色图的专家若是也搞四色猜想的,都只求在某些特殊平面图的其中一小方面先求突破,国外敢做它的专家都是美国科学院第1个外籍院士哈密尔顿先生、以及这里参考文献第1篇的耶鲁大学Ore院士,还有哈佛大学Whitney院士和多伦多大学Tutte院士合作的四色问题论文只做简单情形,看这个四色猜想历史的网页倒数第6段及这里第2篇Whitney院士的博士导师美国数学会主席G. D. Birkhoff等为证明四色猜想引进了许多新技巧,其后,在美国数学会主席Veblen指导下以“四色问题”论文获得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学位并在麻省理工学院培养多个博士的富兰克林1922年证明25个国家以内猜想成立;1970年Ore院士和Stemple 证明35个国家以内猜想成立;1976年在JHU培养几个博士的Jean Mayer证明95个国家以内猜想成立(Mayer是Whitney院士的学生Olum的博士),当然国家可以设想为地区或其它,那要证明一百、一万、一亿以上呢!因此如此诸多杰出的大脑也只空留浩叹,就是到了最近也只得借助于计算机才得以证明(其证明它的参考文献的第1篇的第一作者是和赖,虹建教授合写纪念他导师文章的大师Robertson教授。四色猜想的证明因尚限于借助计算机,而数学证明需要的是人脑的逻辑推理。但迄今为止,还没有那个专家敢说人类什么时候能证明它,可偏偏就有许许多多无知的业余爱好者敢打敢拼。原因诸多,不排除有许多动机不纯者,但大多是无知者无畏,就象一个出生在海南州青海湖边的几岁小孩以为此湖就是这个地球上的大海一样,有什么难呢?走它几天不就把它走完吗,而游历四方的行家说,我都不知道还有多少大海没有见过。至于图论不同于许多数学学科的原因就在于它一般是升华于现实问题的理论,因此,在图论的各种问题和课题的研究和解决过程中,产生了许许多多与数学以及计算机等诸多学科密切的奇妙的数学思想和理论,大多对计算机等诸多学科有重要推动作用(可参考清华大学计算机国际IEEE院士给我的信)。在“四色问题”的研究过程中,就有不少新的数学理论随之产生,也发展了很多数学计算技巧,成为数学史上一系列新思维的起点。如将地图的着色问题化为图论问题,丰富了图论的内容。不仅如此,“四色问题”在有效地设计航空班机日程表,设计计算机的编码程序上都起到了推动作用)

   在世界近代三大数学难题中,上面的费尔马大定理已完全证明,四色猜想至今只通过借助计算机才得于证明,迄今为止,它的最好证明的第一作者是和赖,虹建教授合写纪念他导师文章的Robertson,其和普林斯顿大学Seymour等人在1996年给出该证明(就是这里参考文献的第1篇,1996年他们先在电子杂志给出一个概述性的证明。这里也有一个可参考网页,这里第八段说Robertson曾访问过我国南开大学陈永川副校长的组合中心

陈景润、哥迷--哥德巴赫猜想

哥德巴赫猜想简称(1,1),仍悬而未决。关于哥德巴赫猜想,当时仅是讲师、助教之类职称的陈景润、王元和潘承洞在短短几年内就取得领先世界的工作,可见年轻人敢于做事。1962年内潘承洞院士相继在《数学学报》发表(1,5)和在《山东大学学报》发表(1,4)即这里第五段的这两篇论文;1962年王元院士也证明(1,4)和(1,3)。关于(1,2),陈景润先生1966年在《科学通报》简略概述他已证明(1,2),但到1973年才在《中国科学》英文版发表详细的20页的On the representation of a larger even integer as the sum of a prime and the product of at most two primes一文证明(1,2)(他在《中国科学》中文版同年也发表“大偶数表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二个素数的乘积之和”。我有中文版没有英文版,当然1973年的东西很多大学都搞不到,也没有人专门要这东西,只是多年前顺手收为资料);P.M.Ross1975年在《伦敦数学会杂志》只用7页发表On Chen's Theorem that Each Large Even Number has the Form P1+p2 OR p1+p2 p3一文也证明(1,2)(他虽只用7页就证明,但若他引用的引理比陈景润先生的多,则那怕只用几行字证明,其方法也可能并不见得比陈先生的好,只表明你掌握得多些,而这个掌握多些显然大多数专家也不难做到。应象我的这些简单证明竟然惊人地全都没有引用一个引理,这是极罕见的。因为世界上缩短2、3倍不引用引理的论文都少见。随机找一篇或全找这些原证明和我的证明来看,就见这些论文的原作者的证明全都引用一些引理而我的证明这样短还全都没有引用一个引理如此是缩短十倍、几十倍、也有近百倍。当然,比我缩短更多的应该是有的,但他要很多学科几乎每一篇论文都做到,那就少见了。这才是真正的非常好的方法、才值得骄傲。当然,也许我们的这些学科都是美国科学院第一个外籍院士等正宗大师提出的,不象他们的只中学数学老师或业余数学家提出而一般人都知道而易闻名于世。确实,看似最简单而又不知道是否很难的,也许就趋之若骛而易非常著名。只用7页就证明(1,2)的Ross我知道得不多,他只发表过几篇论文)。而关于(1,1)一般公认还没有证明,但不少业余数学爱好者声称已证明,其中:在美国《数学评论》没有1篇论文的西安文理学院数学系杨资付副教授自称已证明哥德巴赫猜想;还有《中新网》报道曾是河南某市电视大学高等数学教师的侯绍胜先生也称已证明,而亲笔评价他证明的河南师范大学数学系贾周副教授在美国《数学评论》没有见贾有1篇论文,光明日报出版社却为了3万元竟出版他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这样断自已生意的事都敢做)等。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14 图论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