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的中年危机?


在南山科技园,几乎没有程序员不知道欧建新之死。

出生于湖南省邵阳武冈市一个农村家庭的欧建新,前半生一直努力通过自我奋斗改变命运。1994 年,他高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走出了老家的那个小山村。

毕业后,欧建新进入株洲的一家研究所,到 2001 年,他辞职南下深圳,进入华为公司工作了 8 年。后来,他又考入南开大学的硕士,在 2011 年,进入中兴通讯旗下子公司——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工作至今。

欧建新在深圳定居,结婚生子,也购置了房产和私家车,是老家人称道的榜样,直到他突然被公司劝退。


据他的妻子描述,2017 年 12 月初,欧建新的直接领导王某某找他谈话,期间流露出劝退的意思。欧建新向公司提出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能否内部调换岗位,王某某回复说,上面领导已经决定的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对此,中兴网信公司品牌部一位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公司是按照正常的人事流程和劳动制度在执行,对员工进行劝退也属于企业正常事宜。公司目前没有大规模裁员计划。

2017 年 12 月 10 日 10 时左右,欧建新从公司北面 26 层坠亡。深圳南山警方经现场勘察,初步排除他杀。

没有人知道他为何走上这条绝望之路。但他的死却在舆论场中生发出“程序员中年危机”的命题讨论。

640?wx_fmt=png

追悼会上,欧建新的同学送来花篮。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23 岁吧,网络上就流传说 30 岁以后的程序员没人要。我们到了 30 岁的时候,就变成 35 岁程序员没人要。我现在快 35 岁了,发现公司里面 40 多岁的程序员还是一大把啊。”人到中年的程序员连平认为“中年危机”的说法很可疑。

傍晚六点,刚下班的他把奔驰停在了路边,随后走进一家咖啡馆。他的胸前还挂着公司的工作牌。这个 34 岁的工程师不仅没有发福,而且身材保持得相当好。一头利落的短发配上瘦削的面庞,看上去格外精神。

连平是一家知名芯片设计公司的工程师和项目主管,属于公司中层。十年前他通过校招来到深圳。那时,跟多数年轻的程序员一样,住的是握手楼,吃的是快餐,一条牛仔裤穿六七年,裤脚磨出了毛剪掉继续穿。

他也经历过做梦都在加班的日子。

有次他所在的团队为了一个项目连续 30 天加班,一天晚上他和同事正在网上沟通 bug,聊着聊着同事就没了影,怎么也不回复他。两个小时后,同事发来消息,“刚上厕所晕倒了”,然后继续讨论 bug。

连平说,没有加过班的程序员不是一个“合格”的程序员。但当年龄慢慢上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吃不消这么折腾,“公司里年过 30 的都开始注意健身,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程序员的中年危机吧”。

640?wx_fmt=png

凌晨一点,一家互联网公司大楼里依旧灯火通明。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但他认为,30 岁的程序员加班加不过 20 岁的,这是必然的,也没什么好焦虑的。真正能称得上危机的,一个是自我价值的提升,一个是现实的压力。几年前,连平和妻子离异,他归结,忙碌的工作和不规律的作息是原因之一。

连平自己是程序员出身,但他对管理项目更有兴趣,更喜欢和人沟通,所以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他就跳了出去。当然在他的身边,也有人不愿跳。

“有些人的性格就适合当程序员,他的兴趣就是解 bug 写代码。你跟他讲晋升他理解不了,让他管项目也不行。我们公司也很多这种人,技术大牛。但是有一个问题,如果出现紧急情况他就得顶上去,他的作息时间永远在波动。”

在连平看来,程序员的天花板由许多因素决定,“性格、学历、工作年限、人脉、公司人员架构、机遇……”还有关键一点,你的脚步能不能跟上行业更新的速度?

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表示,互联网和通信行业最大的特点就是技术日新月异,产品在不停地更新迭代。如果你不更新自己的技能,你不拥抱新的技术,那你就会被淘汰。

“现在拼得好厉害,(编程)语言出现得太快了。Python 的出现,让我们觉得没有突破的可能性了。百度的无人驾驶都是跟它相关的,AI 算法都需要这个东西写。”说这段话的时候,印小龙的脸上充满了焦虑,语气里满是不安。

或许对于年轻人来说,还有时间、精力去学习新的东西,但当你有了家庭,有了孩子,进一步深造就是很大的挑战。

640?wx_fmt=png

午休时间,一家公司楼下有员工正在阅读。 澎湃新闻记者 沈文迪 图

连平有一个六岁的女儿,每天他都会在女儿的拥抱中醒来,送她上学后自己再去公司。最忙碌的时候要数周末。

“一到周末就是各种培训班,我女儿学英语,你要花很多心思挑哪个培训机构好,好的不一定离家近,所以每次都要开车半个多小时开到培训机构。上完之后,得马上找地方吃午饭。下午又得赶场,在另外一个区学音乐。学完之后回家,还得复习当天的英语。第二天上午再上英语课,下午要带她去游乐场。晚上回来,周末就结束了。”

他说身边的同事也是一样,周末就是全深圳乱窜,不是在坐地铁、公交,反正都是在去培训机构的路上。“与其说是程序员的中年危机,不如说是中产阶层恐慌。担心自己的孩子以后比不过别人,维持不住中产的地位。”

连平说,有了家庭和孩子,加上房贷和车贷后,他“不敢倒下”,好在经过十年的打拼,他已经没有房贷的顾虑。

在他看来,程序员工资高,根本原因是这个行业值钱,但反过来,当行业有一天不景气了,风口的风没那么大了,风口上的人们该怎么办?


2013 年,一位工作了十年的员工辞职离开通信行业后,在论坛陆续更新了一万八千多字,回忆他在行业里的种种过往,“通信行业外表风光,沾了高科技的光,不少家长都愿意送子女去学习。实际上,在 2000 年前后的移动通信浪潮的风光过后,就逐步开始走下坡路。”

这位资深通信人分析,通信相比于互联网,人员流动性差,可选择的余地小。“高度垄断的行业,高新技术集中,专利多,研发周期长,注定是属于大公司之间的游戏。”此外,知识易贬值,技术淘汰快,“2G、3G、4G 彼此之间用到的技术都不一样。可能等到 5G 出来,用到的技术又不一样。”

这篇叫《通信十年》的文章在当时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


----------------------------------------------------------------------------------------------------------------------------------------------------------------------------------------------------------------------------------------------------------------------------------------------------------------------------------------------------------------------------------------------------------------------------------------------------------------------------------------------------------------------------------------------------------------------------------------------------------------------------------------------------------------------------------------------------------------------------------------------------------------------------------------------------------------------------------------------------------------------------------------------------------------------------------------------------------------------------------------------------------------------------------------------------------------------------------------------------------------------------------------------------------------------------------------------------------------


阅读更多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