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纪念—1893.12.26

展开阅读全文

开裆裤时代==>追忆,缅怀

02-24

开裆裤时代==>追忆,缅怀rnrnrn我是一个善于总结的人,我将我的一生划分为三个时代:开裆裤时代(过去进行时)、西服时代(现在进行时)、拐杖时代(将来进行时)。我还是一个怀旧的人,我常常想起童年岁月里那一条条五颜六色的开裆裤以及它们的主人。rnrn开裆裤时代之1证据rnrnrn我的开裆裤时代是属于农村的。rn我四岁参加工作,主要负责我家那头老牛的温饱。小时候因为法律意识淡薄,不知道父亲这是雇佣童工行为,所以无怨无悔地为他们家干了整整六年。一直干到十岁,因为老牛的逝世,我的工作才因为原材料的短缺不得不终止。rn村子里像我这样的童工多如牛毛,基本上都担任放牛这一工种。每天村里rn人都会看到一群穿开裆裤的家伙趾高气扬地骑着牛往大山深入走去。rn在我们这个牧童大家庭里,年纪最大的孙富贵同志已经整整七岁,就读于rn我们老王村小学(本村最高学府)一年级,作为这个集体里学历最高的人,我们常常rn被他作弄。他经常以一副知识分子的姿态在伙伴们的面前卖弄,特别是在我心仪的马rn六妹面前朗诵“春天到了,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这样优美的句子时,马六妹那陶醉rn的眼神弄得我的心像鬼抠似的。而孙富贵还故意用那种夹生的普通话很煽情地朗rn诵,为了报复他,我趁他不在的时候多次向小伙伴们透露孙富贵的尿炕史。rn一个天高气爽的日子,我们将牛撵上坡后,孙富贵又开始给我的梦中情人马六妹朗诵“一加一等于二,二加二等于四,三加三等于六……”这样高深莫测的学问,我当时就火了,骂孙富贵是“拉尿狗”,孙富贵当场就和我动了武,他的威猛令我吃惊,他的拳头使我在马六妹的面前把脸丢得精光,最后我边哭边骂他是“小私儿”。孙富贵也不理我,只是用一块小石头在另外一块重约三十斤的石头上写了一行字,他还哈哈地笑着告诉大家他写的是:“赵腊狗是孙富贵的幺儿(儿子)”。听着小伙伴们哈哈的笑声,我心如刀绞。rn我想了很多报复孙富贵的方法,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他骂我的话告诉父亲,然后我的父亲就会去告诉他的父亲,最后的结果是:孙富贵被他老爹痛扁一顿。最好是打断这个混蛋的一条腿,因为马六妹绝对不会喜欢一个瘸子的。我这样想。但是,空口无凭,得有证据啊!rn就这样,当夕阳西下,伙伴们消失在山梁上后,我才把套牛的绳子绑在腰上,费尽吃奶的力气去搬写着辱骂我的语言的那块石头,我一定要把证据弄回家去给父亲看。虽然石头很重,但一想到孙富贵被他老爹痛打的场景,我的浑身就充满了力量……rn在天已经黑尽的时候,历尽种种艰难困苦后,我终于抱着“证据”出现在了家门口,父亲看着我一脸的泥和渗着血的手掌后惊讶地问我:“我们家又不修房子你搬石头回家干什么?”我当即就哭了,将案情简单地向父亲作了汇报,但是我省去了我喜欢马六妹这一细节。父亲对我的遭遇表示出了极大的同情,并端来油灯仔细对“证据”进行了勘察,勘察完后父亲很严肃地表示,虽然我保护和搬运证据的精神值得肯rn定,但我提供的证据可能不能作为马富贵被痛扁的直接证据,我慌忙问父亲为什么,父亲作出了如下解释:rn一、石头在我艰辛而痛苦的搬运过程中已经变得模糊不清;rn二、马富贵在骂人语言创作中,将受害者“赵腊狗”的名字写成了“照拿勾”;rn三、最后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整句骂人话语的关键词“幺儿”,被文化水平低劣的孙富贵写成了“么儿”。rn鉴于以上三点,父亲很明白地告诉我,恐怕孙富贵还是要继续逍遥法外了。我闻言“哇”的一声就哭开了,同时向父亲表达了作为一个受害者的最后心声:“我要读书”……rn开裆裤时代之2想说吃肉也不是件容易的事rnrn小时候,我们一群穿开裆裤的孩子们有三盼:一盼过年;二盼村子里有人婚嫁;三盼寨子里有老人去世。因为这些日子是我们改善生活的唯一途径。特别是谁家有老人过世,就要杀个大肥猪,让寨子里的乡亲放开肚皮整个够。rn那年春天,村子里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老人去世了,大伙的嘴里都淡出了鸟来(李逵语)。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已经躺在床上哼哼的张二娃的爷爷身上。据张二娃介绍,他爷爷估计也没几天活头了。所以,我们每天把牛赶上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张二娃你爷爷死了吗。张二娃一副很对不起我们的样子摇着头,大家都很失望地叹息着,张二娃却比我们乐观多了,此时他总是拍着我们的肩很肯定地安慰我们:“放rn心吧,没几天活头了,这几天连话都说不了了,我保证他活不过月底。”此时我们仿佛看见了正冒着热气的大块大块的油得发亮的大肥肉……rn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我们正在山上偷刘东升家玉米烧来吃的时候,只见黄招财屁颠屁颠地跑上坡来,边跑边喊:“好消息,好消息,张二娃的爷爷断气了!”可能是太激动了,黄招财是抄近路来给组织报告好消息的,所以露在开裆裤外的小鸡鸡被茅草划得血痕斑斑,就像村里小学老师上体育课时吹的那个红色的哨子。“太好了,昨天晚上好多乌鸦叫个不停,我就知道张二娃的爷爷要蹬腿儿了。” 孙富贵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发表着令人兴奋的演讲。看见我还拿着手里的玉米啃,孙富贵当即就教训我马上就有肉吃了还抱着玉米啃个球。于是我们扔掉玉米棒子,欢呼着向张二娃家雀跃而去。rn张二娃的爷爷的确死了,躺在神龛下,脸用白纸蒙着,老人家死得很认真。在张二娃家院子边上,宰猪的工作已经拉开序幕,肥猪已经和二娃的爷爷一样十分真实地死去了,死得我们心花怒放,死得我们群情激昂。二娃一家都悲痛地号哭,我们则兴奋地一会儿看看猪,一会儿看看死去的老人,生怕这已经死去的两者中有一位会冷不丁翘起来。但是直到肥猪完全被肢解后我们害怕的事件都没有发生后,大家才长长地舒了口气。那时候我们一年常规的吃肉只有两次,一次是过年,再就是鬼节,因为鬼节要用肉来祭祀死去的老人。如果赶上有人去世能吃上肉,无疑属于意外的惊喜,和今天买奖券中了五百万的感受基本相同。张二娃他爷爷给我们带来的惊喜我们都十分感激,所以孙富贵领着我们到老人的遗体前给老人家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以此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磕头时大家还念念有词:“张爷爷,谢谢你死了,我们能吃肉都是因为你死了,你死得好……”rn吃饭的时候,一个寨子里的孩子就有三四桌,大家都围坐在桌子旁,手里捏着筷子屏声静气地等待着肉的到来。肉上来的那一瞬间,无数支筷子似离弦之箭,以超过四百公里的时速向着目标呼啸而去,就一眨眼的工夫,盘子里就只剩下几棵葱节孤独地躺着,孩子们则抹着嘴角的残留物抖擞着精神等待下一个目标的出现。rn还有更恶劣的,当肉驾临的一瞬间,人高马大的孙富贵就伸头往盘子里“啪”的一声吐口唾沫,那些向盘子进发的筷子就会刹那间在半空中凝固,然后姓孙的就端着满满一盘子肉扬长而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享受。愤怒到极点的我们决定采取以恶制恶,以暴制暴的方式对这家伙进行无情的打击。肉端上来后,当他“啪”地吐完唾沫得意万分的时候,伙伴们都朝着盘子“啪”“啪”“啪”……孙富贵立即面如死灰,然后哇哇大哭,悲伤的程度远远超过他爷爷去世。rn饱吃一顿肥肉后,夜晚和父母亲一起回到家,带着一身的肉香味道躺在床上时,就听见父母在隔壁议论,父亲总是责怪母亲:“你看你家这根儿,像牢里放出来的,好像几辈子没得肉吃过的样子,简直是丢老子的脸。”母亲则说:“其实,我们这些半年没闻到肉味的大人何尝不是如此,只是没有孩子们那样表现得真实而已!”然后隔壁传来两声长长的叹息……rn明天我得起个大早,因为据二娃透露,他家的大肥猪今天才消灭了一半……rnrn 开裆裤时代之3把我的工作还给我rnrn 七岁的那年,我的开裆裤终于在陪伴我六年之后光荣退休了,同时父亲告诉我:“你无职无业地瞎混了七年,现在你应该到学校去了。”rn 黄昏的时候,父亲给我带回来一个黄色的帆布书包,把书包递给我的时候,父亲又再一次诡诈地发问:“你想读书吗?”我几乎没有思索就回答:“我想放牛。”父亲闻言后居然很大方地赏给了我一个宽阔无边的巴掌,眼冒金星的同时我在想,放牛这项工作我已经干了整整四年,怎么说也算是熟练工了,要安排新的工作也得先和当事人商量一下啊!再说也用不着打人啊!rn 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背着书包,牵着父亲的手踏上了新的工作岗位。走进学校,父亲把我领到一个老师的跟前,父亲对他的态度好得要命,我指着老师眼睛上的一个古怪的东西问父亲那是什么,父亲还没有回答老师就已经开口了:“要注意保护眼睛啊,眼睛可是心灵的窗户哦!”父亲慌忙接过老师的话开始巴结:“对对对,你看,老师都给窗户安上了玻璃,防风防沙,安全保险。”后来我知道了那玩意儿叫眼镜。rn 走进教室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套在我们家老牛脑袋上的那条绳子。我想,有些东西我必须问明白。于是就有了我和老师的以下对话:rn我:为什么要读书?rn 老师:因为要学文化。rn 我:为什么要学文化?rn 老师:长大了好为人民服务。rn 我:为什么要为人民服务?rn 老师:因为你就是人民啊!rn 我:那就是我自己为自己服务!rn 老师:……rn 我:书怎么个读法?rn 老师:一个星期上六天课,星期天休息。rn 我:啊!能不能星期天上课,其他时间休息?rn 老师:这是国家规定的!rn 我:你能不能去和国家商量一下?rn 老师:……rn 放学回到家,父亲问我学习情况,我告诉了父亲:“工时太长,工休太短”,并由此得出最后的结论:“读书不如放牛。”于是父亲宽厚的巴掌再次抚摩了我的小脸。rn星期天,和小伙伴们在放牛场上再次相遇,大家对读书的声讨空前热烈,都纷纷表示读书不如放牛,并扬言要向家长提出重新回到放牛这一工作岗位。rn那一夜,我们山村的上空久久地飘荡着孩子们被痛扁后发出的嚎叫声。rn 于是,我开始了我漫长的读书生涯。rnrnrn 论坛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