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别墅

这是一个真实事件。
    
    1920年夏天,杨格(荣格)应X医师之邀,前往伦敦讲学。X医师为了进地主之谊,特别在乡间租了一幢别墅。当杨格开始讲课的第一个星期五晚上,两人抵达该别墅,杨格发现它是附近最迷人的古老农舍。X医师说可以租到这间别墅纯属运气,因为附近的夏季别墅早已被租赁一空,只剩下这幢,而且价格出奇的低廉。
    X医师从邻村找来一位煮饭的女仆,这位女仆有一位女友,下午会自动来帮忙。该别墅是一幢两层楼,有很多房间,呈L型的建筑物,一楼有一间通往花园的温室,以及客厅、厨房、餐厅等。从温室有一道通往二楼的回廊,杨格的卧室就在二楼,房间相当大,几乎占了边厢的前半部。房内的东西两向都有窗户,北边则有壁炉,床是摆在门后的左方,右边是衣橱和书桌,壁炉的对面则有一个很大很古老的橱柜,房内散置着几张椅子。走廊的两边各有一排卧室,供X医师及其他来访的客人使用。
    在别墅的第一晚,因为前几天工作劳累的关系,杨格很快就进入酣甜的梦乡。第二天,他和X医师四处游玩,晚上,觉得疲倦,在十一点就上床,但却一直睡不好,昏昏沉沉半睡半醒的,而且肢体几乎变得麻木,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因为身体不听使唤,动弹不得。然后,他闻到一股窒闷的、难受的,但又说不出是什么的气味,他以为自己在睡前忘了打开窗户,所以勉强起身,点了一根蜡烛,发现两边的窗口都开着,凉风徐来,里面夹杂着丝丝的花香,刚才的怪味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杨格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直到他瞥见东边窗口外黎明前的第一道白光后,才陷入深沉的睡眠中,醒来已是早上九点。
    星期天晚上,杨格告诉X医师说他昨夜睡得很不好,X医师建议他喝瓶啤酒。在喝完啤酒后,杨格回到卧房,但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他还是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两边的窗户都开着,空气本来很新鲜,但大概过了半个钟头,就变得恶劣难闻,开始时是令人窒闷的气味,最后则变得令人恶心。杨格在心里思索它到底是什么气味,但却想不出个所以然,他唯一想到的是那可能是一种“病”的气味。突然之间,他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位罹患开放性癌症(即癌症暴躁于外)的老妇人。不错,以前进入这位老妇人的房间时,闻到的就是这种气味。
    
    身为一名心理学家,杨格认为这是一种“嗅幻觉”,但他想不透此时的嗅幻觉和那位老妇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最后,他昏昏沉沉的,无法再想下去。但突然之间,又听到滴水的声音。他以为自己忘了关水龙头,但这个房间里根本就没有水龙头,是不是雨声?但天气很好,外面不可能下雨。那滴水声似乎很规则,约每两秒钟滴一声。杨格又以为是古老橱柜里积水,于是勉力起床,点了一根蜡烛,打开橱柜查看,结果好好的,地板上没有水迹,天花板也没有漏水,窗外万里无雨。但滴水声还是不停地响着,杨格可以确认那声音是来自离古老橱柜约一尺半的地板上,但那上面什么也没有,他伸出手去摸摸看,突然之间,滴水声消失了,此后亦不再出现。如此折腾了半夜,直到凌晨三点,天边出现第一道曙光时,他才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杨格对此感到极度懊恼,但他并未向X医师提起此事。下一个周末,在经过一个礼拜的忙碌工作后,他几乎已不再想起上礼拜的不愉快经验,但夜里上床时,还是发生同样的事,而且这次又多了另一种情况:墙壁上有刷刷声,角落里有沙沙声,而古老的家具则嘎嘎作响,屋内弥漫着一股怪异的不安气氛。他点燃蜡烛,所有的声音立刻消失,但一吹熄蜡烛,那些声音及令人恶心的气味就又出现。杨格觉得这是自己的听幻觉和嗅幻觉,但奇怪的是,到凌晨三点,当东方出现鱼肚白的时候,一切就又恢复了正常。
    次晚,杨格喝了一瓶啤酒。但情况依然。令他不解的是,他讲课时在伦敦一向睡得很好,为什么周末到这个宁静的乡村别墅度假却反而不得安宁?这幢别墅的屋主他也认识,并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他内心可说毫无牵挂,但为什么会一再出现这些幻觉呢?第二天早上,他问其他在此过夜的人,大家都说睡得很好,什么声音也没听见。
    第三晚情况更糟。杨格听到很大的敲击声,而且可以感觉到在黑暗中,有一只像狗一般大的动物在房内惊惶地跑来跑去。但像以前一样,在凌晨三点时,一切就又恢复了正常。
    下一个周末,情况越演越烈,那角落里的沙沙声变成喧闹声,像暴风一样呼呼作响。而敲击声则好似有人在门外用铁锤敲打砖块的闷声。
    第四个周末,杨格终于忍不住,向X医师透露这幢别墅可能闹鬼,房租才会那样出奇的低廉。X医师当然是不相信地付诸一笑。杨格也注意到,那两个来帮佣的女孩,总是在日落以前就匆匆离去,从不在此多做逗留。杨格开玩笑地向那个煮饭的女孩说,她们一定是害怕这些男人,所以在入夜前就赶快离开了。但她却笑着说对绅士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杨格追问:“那么是什么原因呢?”女孩回答说:“你不知道吗?因为这间屋子闹鬼,没有人敢住,所以租金才会那么便宜!”但这位女佣并未说明闹鬼的传言是怎么来的。不过,另一个女孩则坚称她所说的都是真的。
    
    第五个周末,杨格要求X医师给他换个房间。在新的房间里,杨格于入睡时还是照样听到那沙沙声、家具的嘎嘎声及敲击声,他躺在床上,觉得某种东西正在靠近他,于是张开眼睛,赫然发现他的枕头边,有一个老妇人的头,正张大着右眼在凝视他,而她的左半边脸则从眼睛以下均付之阙如。杨格吓得从床上跳起来,连忙点亮一根蜡烛,老妇人的头消失了。但杨格已不敢到床上睡,而在一张躺椅上度过剩下的夜晚。
    第二天,他又搬到另一个房间,此后即睡得很好,不再发生前述的闹鬼事件。
    最后,杨格告诉X医师说,他确信这幢别墅会闹鬼。但X医师只是带着怀疑的微笑不敢苟同,这种态度激惹了杨格。于是杨格表示他的健康已因这些经验而受损,他不想再住在这里,并向X医师挑衅,如果他不相信的话,可以一个人到那间闹鬼的房间睡睡看。X医师接受杨格的挑衅,并答应他会将他的见闻忠实地向杨格报告。
    第二天早上,杨格就离开了。10天后,他接到X医师寄来的一封信。X医师说,他在别墅单独过了一夜,晚上非常宁静,但他并没有到二楼那间闹鬼的卧室睡觉,因为他认为这幢别墅果真闹鬼的话,那么鬼会在有人的任何地方出现,所以他带着帆布床睡在一楼的温室里,而且还随身带着一把枪。当夜,出奇的宁静,当他快要睡着时,突然听到通往二楼的回廊上有脚步声,他立刻起床扭亮温室里的灯,打开通往回廊的门,但什么东西也没有。他耸耸肩,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又躺到床上。但没多久,脚步声又沙沙作响,令他感到极不安宁的是他发现温室通往回廊的门居然没有锁,他搬了一张大椅子挡在门后,再度回到床上。不久,又听到脚步声,那脚步声从回廊的另一端传来,然后在门后戛然而止,挡住门的椅子跟着沙沙作响,似乎有人在门的另一边推。X医师不敢再睡在温室里,他将床搬到温室外的花园里,才安稳地睡了一觉。他向杨格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再诱使他在温室里睡一个晚上,他已提前退掉那幢别墅的租约。
    不久后,杨格又从X医师处听说,那幢别墅的主人已将别墅拆掉,因为它卖不出去,又没人要租。
    
    
    摘自王溢嘉《前世今生的迷与惑》

©️2020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