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凉宫春日的忧郁第六章

600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延续昨日的纸条风格,我的鞋柜里今天又被放了一封信。搞什么鬼啊,最近是流行把信放到鞋柜里啊,不过,这次的感觉很不一样。这次并不是对折、又不记名的纸片,那封类似由少女漫画月刊附赠的信封背面清楚地写了名字。字体十分端正,只要我的眼睛没有问题,绝对会知道上面写什么。

    朝比奈实玖瑠。

    我迅速将信封放进运动外套口袋,然后冲到男子厕所里拆信,发现信封里一张印着微笑图案的便条纸上,写了几个字。

    午休时间,我在社团教室等你。实玖瑠b昨天才遇到那种事,使我的人生观、世界觐以及现实感,都像高空飞行特技似地36。度腾空旋转。

    我可不想再遇到那种威胁生命的危机了。

    但我又不能不去,因为这次可是朝比奈约我的耶!虽然没有证据可以断定这封信是朝比奈亲手写的,但我可是一点都不怀疑,因为她本来就像会拐弯抹角做这种事的人,而且手中握着笔、兴高采烈地在这种可爱信纸上写字的模样,实在非常地适合她。如果是午休时间,长门应该也会在社团教室里,要是发生什么事,她应该会出手救我。

    请不要说我窝囊,再怎么说。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男生而已。

    第四节下课,我便在下课时间不停用意味深长的眼光望着我的谷口、拿着便当邀我一起吃饭的国木田、开口要我跟她去教师办公室调查朝仓搬家真相的春日等人的围攻下,连便当也没带就冲出教室,快步走向社团教室。

    才不过五月而已,不过照射在身上的阳光已经充满夏天的热气,太阳就像个特大号的木炭,开心地把它的能量往地球投射。要是真的进入夏天,日本不就成了天然的蒸气烤箱了,才走几步略而已,汗水就浸湿了内裤的松紧带。

    不到一二分鲈,我已经站在文艺社的教室门口。我先敲了敲门。

    只有一名长发女性轻靠在面向中庭的窗户旁。她身上穿了件白色的罩衫和一条黑色的迷你窄裙,脚上套着访客专用的拖鞋。

    对方一看到我,脸上便露出喜悦的表情向我走来,然后握住我的手说。。

    「阿虚::好久不见了。」

    她不足朝比奈,伹却跟朝比奈很像,像到会让人误以为就是她本人。事实上,我也以为她就是朝比奈。

    不过,她真的不是朝比奈。我的朝比奈个子没这么高部也不可能一天成长三分之一。

    眼前这个拉着我的手微笑的人,不管怎么看年纪都像气质完全不同。但她为何长得跟朝比奈如此像呢L。=闹问::」

    我突然灵光一闪。

    脸也没有这么成熟,罩衫底下的胸十乡岁,和感觉像国中生的朝比奈「你是朝比亲::的姊姊吧,」

    对方觉得奇怪似地笑瞇了眼睛,肩膀不停抖动。连笑容也这么像。

    「呵呵,我就是我啊!」她说。

    「我就是朝比亲实玖瑠。只不过,我是从更未来的时空过来的。::我一直好想见你一面呢。L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蠢。的确,来自未来的朝比奈这个说法我比较能接受。这么标緻的一个美人正站在我的眼前,让我心想原来长大后的她竟然是这么漂亮。再加上她长高了,也更性感了。但还真想不到她竟然会漂亮到这个程度。

    「啊。你遗是不相信吧,」

    一身秘书打扮的朝比奈有点调皮地说着。

    「那给你看个证据吧!」

    话一说完,她立刻动手解起衬衫的纽釦。当解开第二颗钮釦时,便将露出来的胸部展现给一脸震惊的我看。

    「你看,我这里有颗星形的痣吧L。这可不是黏上去的喔!耍不要摸摸看b。」

    她的左胸口的确有颗星形的痣,彷彿那片雪白肌肤上一个引人注目的焦点,看起来相当有魅力。

    「这下你相信了吧b。」

    「奇怪?要不足你说过找有这颗痣,我自己也下会发现。一朝比奈疑惑地微倾着头,紧接着她双眼圆睁,脸颊迅速泛红。

    「啊::讨厌啦,我刚刚::啊,对了!这时候还没::哇啊罩衫领口遗敞开着的朝比奈,双手捧着脸颊直摇头。

    「我搞错了::对不起!请忘了刚刚发生的事!」

    怎么办L。」

    这很难吧!对了,你遗是先把釦子扣上吧!我都不知眼睛该往哪里摆了。

    「知道了,我就先相信你吧!现在的我对什么事都很容易相信。」

    「什么bal「没事,我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

    依旧捧着红通通的双颊、年龄不详的朝比奈发现到我盯着她的视线后,连忙将釦子扣奸。

    调整好坐姿后,乾咳了一声。

    「你真的相信身处这个时间平面的我是来自未来吗r。」

    r00然。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就是说有两个朝比奈来到这个世界啰,」

    「是的,过去的我::对我来说,现在正在教室里跟同学一起吃便当的就是过去的我。」

    「那个朝比奈知道你来这里吗r。」

    「不知道,毕竟她是我的过去。」

    原来如此。

    「因为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所以才硬要求上级让我来到这个时空。对了,我先请长门同学离开了。」

    如果是长门,就算见到这个朝比奈,大概连眼睛也不会眨一下吧!

    了:。你知道长门的真正身份吗L。」

    「对不起,我无可奉告。啊,我已经奸久没讲这句话了。」

    「我前几天才刚听过而已。」

    也对。朝比奈轻轻地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并吐了一下舌头。这的确是朝比奈会做的动作。

    然而,她的表情却突然正经起来。

    「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因此我就长话短说了。」

    要说什么就尽管说吧!

    「你知道白雪公主吗?」

    我望着身高没什么太大变化的朝比奈。她那对黑色的眼瞳看起来有些湿润。

    一没错,就是白雪公主的故事,L「我昨天才刚遇到一个大麻烦呢。」

    「不是那样的,是更严重;:的事。详细情况我无法向你说明,到时凉宫春日应该也会在你身边。」

    春曰?也会在我身边?你是说我会和她一起卷进麻烦的事件里吗?什么时候b。地点呢L。了:。或许凉宫同学并不觉得那是件麻烦::但对你及我们全体晅百,都是件相当棘手的事。」

    「详细情形::你不能告诉我吧?」

    「对不起,我只能给你提示而已。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成熟的朝比奈一脸歉然欲泣的模样。没错,朝比奈的确常露出这种表情。

    「你是指白雪公主的故事吗7」

    「没错。」

    「我会记得的。」

    见我点头后,朝比奈表示她遗有一点时间,於是便以怀念的表情环视了一下社团教室,还珍惜似地摸了摸吊在衣架上的女侍服。

    「以前常穿这套衣服呢!不过,「现在也很像在假扮粉领族。」

    「呵呵,我又不能穿制服进来。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现在绝对不敢穿。」

    所以只好扮成老师了。」

    「对了,春日遗曾让你穿过什么衣服r。」

    「不告诉你,因为很丢人。更何况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不是吗F。」

    穿着拖鞋的朝比奈来到我面前。我发现她眼睛异样的湿润,脸颊也有点红。

    「那我就先走啰!」

    箱T百又止的朝比奈正视着我。看着她好像在渴求什么似地颤抖的嘴唇,心想或许该来个亲吻的我伸手打算抱住她的肩膀时,却被她躲开了。

    朝比奈轻轻一个扭身!!

    「最后还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请你不要跟我太亲近。」

    她用有如钤虫叹息般微弱的声音说道。

    我急忙出声叫住往入口处跑的朝比奈。

    轻拨了一下卷发的朝比奈转过身。露出媚惑众人的笑容说「无可奉告。」

    门就这么阙上了。就算我现在追出去,也於事无补。

    哇,真没想到朝比奈长大后会变得那么漂亮。接着了什么呀L。「好久不见了」,这句话只代表着一个意思,到我了。

    「对了,就是这样。」

    因为身为未来人的朝比奈回到了属於她的不远时空在这个时空与我重逢。

    ,我突然想起一开始的第一那就是朝比奈已经有好长一句话。她说段时间没见之后经过了奸几年的时间,她才在现对她而言,到底经过多久了?从她成长的模样看来,大概是五年::或三年吧!因为女孩子只要高中毕业后,就会有很明显的变化。像我表姊就是这样,高中毕业前一直都是个不起眼的秀才型女生,没想到一上大学后就立刻从丑丑的蛹,羽化成美丽的蝴蝶。可是,这么一来我就更搞不懂现在的朝此奈到底是几岁。我可不认为她真的是十七岁喔!

    肚子好饿喔,回教室吧!

    就在此时,长门有希便顶着那张有如被冷冻保存般毫无变化的冷漠脸庞走了进来。不过她今天没有戴眼镜,目光就这么赤裸裸地投射在我身上。

    「唷,你刚刚有没有跟一个长得很像朝比奈的人擦身而过?」

    我半开玩笑地说着。,「我早上就见过朝比奈实玖瑠的异时间同位体了。」

    长门静悄悄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把书本放在桌上摊开。

    「现在已经不在了,她已经从这时间消失了。」

    「你该不会也能做时间移动吧r。还有那个资讯什么体的。」

    「我不会。不过,时间移动并没有那么困难,只是现在的地球人还没发现原理罢了。时问就跟空间一样,要移动是非常简单的。」

    「能不能敦我一下。」

    「那是无法用语言说明的概念,而且就算我说了,你也听不懂。

    「没办法。」

    跟这种木头人讲话感觉满没意思的「长门,昨天谢谢你了。」

    只见她木然的表情稍稍动了一下。

    於是我便决定回教室。现在应该遗有时间吃饭吧「用不着道谢。朝仓凉子的异常行为是我的责任,是我管理不当。」

    她的浏海微微晃动。

    该不会是在向我低头行礼吧?

    「你不戴眼镜果然比较好看。」

    她没有回答我。

    本来想迅速冲回教室吃便当的,没想到春日竞然站在敦室门口堵我,书我的吃饭计画落空。莫非是命中註定b。看来,我已渐渐修炼到看破红尘的境界了。

    已经在走廊上等很久的春日用不耐烦的口气骂道……

    「你是跑到哪里去了,我以为你会马上回来,连饭都没吃地在等你耶!」

    这听起来根本不像是真的在生气,反而比较像一个青梅竹马的女生为了掩饰尴尬而撒娇的感。

    「别杵在那里!跟我来!」

    春日用摔角的「关节技」紧扣我的手腕,将我拖到了昏暗的楼梯间。

    我肚子真的很饿耶!

    「我刚刚在教师办公室问了冈部,老师们奸像是到早上才知道朝仓要转学的事。听说是一太早有个自称是朝仓父亲的男人打电话来,说他们因为有急事要搬家。而且,你知道是搬到哪里吗r。加拿大耶!哪有这种事啊b。太诡异了吧!」

    「是吗C。一「然后,我就说自己是朝仓的奸朋友,想请老师告诉我她在加拿大的联络方式。」

    拜託,你根本没跟人家讲过什么话好吗r。「然后你知道怎样吗,老师竟然说不知道。一般搬家的话,不是都会留下住址吗7这其中定有问题。L「没有啦!」

    「然后我就顺便问了朝仓凉子搬家前的住址么。」

    准备等放学后过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气为什么,L春日气愤地拱起肩膀,然后有如准备喷火前的怪兽般澡深吸了一口气,再用足以传遍整条走廊的超大音量大喊!!

    「因为你也是sos团的:贝!L遵从春曰命令的我慌忙退场,接着再到社团教室告诉长门,今天我跟春日都不去参加社团活动,还交代她要是朝比奈跟古泉下了课有过来,再将这消息告诉他们。伹因为不知道这个沈默的外星人会搞出什么状况,为了保险起见,我遗是在社团教室里剩下的传单背面,用麦克笔写上「sOs团今天休会春日」,然后用图钉钉在门上。

    撇开古泉不谈,这么一来朝比奈就能省下换女侍服的时间了。

    拜这些事情所赐,还没吃东西的我,竟然在此时听到第五节上课的钟响,一直到下课的空儅薛司才它到扳。

    若说我从没做过跟女孩子肩并肩一起放学的这种宛如偶像剧般的梦,绝对是骗人的。虽然这个梦想现在正在实现中,但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b。「你刚才说了什么?」

    走在我左边,迈着大步,手里拿着便条纸的春曰问道。我自动把她的话转化为「你有什么不满吗?」

    「下,^Z有。一我们走下坡道,沿着私铁的铁轨走着。再往前一点就是光阳图车站了。

    心想就快到长门住的公寓了,没想到春曰果真朝那个方向走,然后在一楝熟悉的全新出售公寓前停了下来。

    「朝仓奸像住在这里的505室。」

    「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

    「不,没什么。对了,你准备怎么进去b。你看,连玄关的大门也上锁了。」

    我指着对讲机旁的数字锁说。

    开了门,狐疑地望了我们一下后就走掉了。春曰就趁大门还没关上前,用手挡着。

    这方法不太聪明。

    「快点过来!」

    我就这样被强拉进玄关,然后恰好搭上停在一楼的电梯。搭电梯时沈默地望着楼层显示是一种礼貌!!

    「那个朝仓啊::」

    不过春曰似乎不懂这种礼节。

    「还有许多奇怪的地方。她之前好像也不是念市内的国中。L这还用说。

    「我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她是从外县市的国中越区来念北高的。一定有问题!北高又不是什么升学名校,只是一所普通的县立高中而已。为何她要大费周章地来念这所学校b。」

    「下知道。一「不过家离学校这么近,而且还是住在分售型公寓,还不是租的。这里地点这么好,房价定很贵。难道她以前都从这里通车到外县市的国中上课b。」

    「都跟你说不知道了。」

    「看来,有必要调查朝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的。」

    电梯到了五楼,我们先是沈默地望了5。5室的大门片刻。原本应该有的门牌如今已被抽掉,显一歪逗是间空房。春曰轻扭了一下门把,但当然是打不开的。

    春日双手交叉在胸前,思考着该怎么进入屋内调查,而我则在一旁强忍着呵欠。这根本就是在浪费我的时间。

    「去戊营哩员吧!一「我可不认为他会借钥匙给我们。」

    「不是的,我只是想问他朝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在这里的。」

    「算了,我们回家吧!知道那种事又能怎样b。」

    「不行。」

    我们搭电梯回到一过按了墙上的电铃后,楼。然后走向玄关旁的管理员室。乍看之下玻璃窗的对面并没有人,不匣有一个满头白发的矮小老爷爷缓缓出现。

    在老爷爷还来不及说话前,春日已经霹雳啪啦讲了一堆。

    「我们是之前曾住在这里的朝仓凉子的朋友。她突然搬家也没留下新家地址,害我们无法联么?÷「啊,L地应着。尽管如此,春㈠还是从老爷爷的口中得知,其实他也对朝仓一家突然搬家的事感到相当意外根本就没看到搬家公司来,但房子里的家具却全都不见了,实在吓死人了。,还有朝仓家在三年前搬进这里(我遗记得那个脸蛋长得相当漂亮的小姑娘,还拿日式点心礼盒来送我呢!,以及他们家并没有用贷款,而是一次就用现金付清(我想他们家应该非常有钱吧。等等的事。哇塞!你可以去当侦探了。

    老爷爷似乎也很开心能跟春日这种年轻女孩说话。

    「对了,虽然我常看到那位漂亮的小姑娘,但却不记得曾跟她父母打过招呼。L「我记得那小姑娘好像名叫凉子,是个气质很好的女孩子。一「原想至少也要跟她说声再见::,实在太可惜了。对了,你也长得很可爱呢!」

    当老爷爷似乎要开始讲同样的事情时,春日便判定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资讯,於是便对他礼貌地行了个礼说。。

    十谢谢您的帮忙。一然后催促我离去。其实根本不需春日催促,我已经准备跟在她身后离开公寓。

    一小子,那位小姑娘以后一定会变成大美人的,可别让她逃掉啊!一老爷爷这句话根本是多余的。我担心的是应该也听到了的春日,不知会有什么可怕的反应,但她却一语不发地继续向前走,而我也识相地保持沉默。从玄关处走没几步路手提便利商店塑胶袋,背着书包的长门。平常总是在社团教室待到放学时间的长门时间出现在这里,想必表一不她今天在我离开后,也马上就离开了学校。

    「哎呀,你该不会也住这里吧?奸巧哦!」

    皮嘴白皙的长门点了点头。拜託,这哪算巧。

    「你有没有听到一些什么关於朝仓的事b。」

    她摇了摇头。

    「是喔。如果你听到了什么有关朝仓的消息,记得告诉我喔。」

    她点了点头。

    我看着装了罐头和菜餚的便利商店袋子:心想原来这傢伙也会吃饭啊「你的眼镜怎么了r。」

    恰奸遇到会在这种长门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只是沉默地望着我。我被她看得有些心慌,而春日则一副根本不认为她会回答的样子,轻轻耸了一下肩膀,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举起手朝长门挥厂挥表示道别。当我们两个擦身而过时,长门突然用只有我才听得见的音量说道。

    我跟在沿着铁轨走的春日背后两三步的距离越来越远,於是我忍不住问春曰接下来要去哪里。

    「没要去哪里。」

    漫无目的地走着。再这样走下去,只会离家她回答。我望着春曰的后脑杓说。。

    「那我可以回家了吗b。」

    此时,她突然停下脚步,整个人有点要往前倒的样子。接着,便用宛如长门般的白皙冰冷表情望向我。

    「你曾不曾觉得自己其实是地球上一颗小小的螺丝钉L。」

    接着又说。。

    「我就有这种体验:水远都忘不了。L舂日就站在沿着铁路的线道,不,步道上开始说了起来。

    「小学六年级时,我们全家曾一起去球场看棒球。虽然我对棒球没什么兴趣,但入场后却吓了一跳,因为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人。球场对面的观众看起来就像米粒一样小,而且不停蠹动着。当时我以为全日本的人都聚集到这个空间来了。於是,我问了我爸现场到底有多少人。我爸回答我因为观众爆满,应该有五万人吧!比赛结束后,通往车站的道路上全都挤满了人。看到那付景象,让我不由得愣住。眼前明明有这么多的人,却只是日本总人口的一小部份。因为曾在社会课时学过日本有一亿多的人口,於是,回家后我用计算机算了一下,才发现五万人不过是所有人口的二干分之一而已。那时,我又愣住了。原来我不过足球场上那么多人中的其中之一,而球场上看起来那么多的人,也不过佔总人口的两干分之一罢了。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特别的人,不但与家人相处和乐,也觉得自己的班上聚集了全世界最有趣的人。

    不过那一刻,我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那样。我在班上体验到的自认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事,其实在每一所学校都会发生。对日本全国的人民画百,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当我发现这件事时,突然觉得周围的世界都褪了色。晚上刷牙睡觉、早上起床吃饭,这种事到处都看得到。一想到这是每个人都在过的普通生活,就觉得好无聊。我深信既然世界上人口这么多,那其中一定也有过着毫不平凡、充满趣味生活的人,但为何不是我呢?小学毕业前,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最后终於让我想到了,一直等待有趣的事降临是没用的。因此,升上国中后,我决定改变自己。我要让这个世界知道,我不是个只会等待的女生,而我也认为自己尽力了,但结果遗是一样。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升上工局中,我遗是相信生活能有一些变化。L地,露出后侮的表情仰望着天。

    电车在轨道上疾驶而过。拜那轰隆声响之赐,我得以有时间思考此时是该继续追问下去还是该引用此一哲学论点来敷衍舂日。我下意识地目送留下多普勒效应(註。。口。Pplnquhin,种声波效应后离去的电车,然后说道。。

    「是吗r。」

    我对只能这么说的自己感到有此一难过。春曰轻按着被电车卷起的狂风吹乱的头发说。。

    「回去吧!」

    说完后,她便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虽然从春日离去的那个方向回家比较快,但她的背影就像銮言地在向我宣告「别跟来!」。所以我只能留在原地,目送春日离去,直到看不见人影为我到底是在干嘛啊。

    回到家后,发现古泉一树在家门口等我。

    「我想履行上次对你做的承诺,所以在这里等你。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早就回来!」

    「听你的口气。应该知道我刚刚去了哪里。」

    总是一张笑脸示人的古泉说。。

    「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

    「和凉宫有关吗,」

    「和凉宫同学有关。」

    我打开自家大门把书包放在玄关,接着对正巧出现的妹妹说我会晚点回来后。便走回古泉。舒边。

    数分钟后,我们坐上了车。

    古泉在我家门口拦下了正巧经过的计程车后,现在这辆车正沿着国道往东边开去。刚上车时古泉所讲的地名,位於县外的某个大都市,其实坐电车去会比较省钱,但反正付钱的人是他,所以无所谓。

    「对了,你刚刚说的承诺是指什么,」

    「你不是说如果我真的有超能力的话,就叫我拿出证据来吗,现在刚好有这个机会,所以就想请你作陪啰!」

    「有必要特地跑那么远吗?」

    「思。我必须在某个特定地点,特定条件下才能发挥超能力。而我们目前前往的地点,正好满足了各方面的条件。」

    「你遗是认为春曰是神F。」

    和我一同坐在后座的古泉斜眼看了看我。

    「你听过人类原理这个名词吗>。」

    「没听过。」

    古泉突然发出换气似的笑声说道。。

    「总之,就是,人类藉由观测才得以发现宇宙的存在b这样的理论。」

    完全不懂。

    「因为观测,所以才有宇宙的存在。总之,就是世上名为人类的知识生命体在发现许多物理法则和定律后,藉由观测了解宇宙的生成,并得知宇宙的存在。假设观测宇宙的人类和地球没「真是奇怪的想法!不管人类存不存在「没错。所以人类原理并不符合科学。

    些有趣的事实。」

    ,宇宙就是宇宙啊!」

    不过是一种思索理论罢了。但是,这里头倒浮现了计程车因红灯而停了下来。司机直视着前方,连看都没看我们一眼。

    「为何宇宙会以适合人类生存的型态被创造,重力常数只要有一点点的差距,宇宙就不会是目前这个世界的样貌了。其他像是普朗克定数、粒子的质量比,简直就像为人类量身订做似地恰好符合某个特定值,才造就了世界及人类。你不觉得这非常不可思议吗L。」

    我突然觉得背后痒了起来。因为古泉说的一切,就像受科学影响的新兴宗软传教小册子上的歌功颂德文句。

    「你放心吧!我并不认同万能的绝对天神,就是创造全人类的造物主,我们的同伴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有一点我们非常怀疑。」

    怀疑什么F。「我们所做的事,该不会只和用双手倒立在悬崖边的小丑一样愚蠢吧F。」

    我现在脸上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吧!否则古泉才不会发出那种只有不停喘气的母鸡才会发出的笑声。

    「开玩笑的啦!」

    「我真的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很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我可没时间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能不能放我下车,麻烦掉个头奸吗,如果可以的话,后者是最好的。

    「我只是拿人类原理来作比喻而已,还没正式提到凉宫同学的事呢。」

    奇怪!为何你、长门遗有朝比奈都那么喜欢春曰?

    「我认为她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先别提这个,你遗记得我曾说过这个世界有可能是凉宫同学创造的事吗,」

    虽然讨厌这个说法,不过脑海里似乎遗有点印象。

    「她拥有实现愿望的能力。」

    不要讲得那么斩钉截铁好吗!

    「我不得不这么认为,因为目前的情况正照着凉宫同学的意思进行。L怎么可能!

    二际宫同学一直认为世上绝对有外星人,所以长门有希出现了。而她同样也渴望见到未来又是三年前!我已经听腻了。

    「某天,我突然发现自己拥有某种力量,而且不知何故,我竟然很清楚该如何使用这股力量。此外,我也发现了跟我拥有同样力量的人也开始觉醒,还有这种力量都是凉宫舂曰带来的。但这些事我无法详细说明。反正我就是知道,无法解释。」

    「好吧,就算我让你一亿步奸了,我还是无法相信春日有这种能力。」

    =垣也难怪,因为连我也不太相信。区区一名少女就能改变世界,不,或许该说创造世界才对,而且那名少女还觉得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好玩。这就有点恐怖了。」

    「为什么?」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L。如果她可以自由创造世界,那么她自然能让目前这个世界化为乌有,再按照她的意思重新创造一个新世界。如此,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世界末日就会降临了。我们虽无从得知这个想法是对是错,但说不定连我们认为独一无二的这个世界,其实也已经被重覆创造过很多次了。」

    我想用其他字眼来取代用了N次的「真不敢相信」。

    「既然如此,你就告诉春日你的真实身分啊!让她知道超能力者其实是存在的,我想她一定会举呙兴。这么一来,说不定她就不会想对这个世界怎么样了。L

    「那样问题可就大了。要是凉宫同学认为超能力者的存在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到时整个世界就会变成那样。所有的物理法则都会扭曲,质量不变的法则、热力学第二定律,遗有整个宇宙,都会变得乱七八糟的。」

    「有件事我一直搞不懂。」

    我说。

    「我记得你曾说过是因为春日渴望见到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你跟长门遗有朝比奈才会出现吧?」

    「是的。」

    「既然如此,为何春日一直都没发现F。相反的,反而是你们跟我都知道了,这未免太奇怪了吧!」

    「你觉得矛盾r。其实并没有,真正矛盾的是凉宫同学的心。」

    用我听得懂的话讲啦!

    「也就是说,她既期盼有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者的存在,可是她的常识又告诉她世上根本没有这些东西,这两种想法不停在在她心中拉锯。虽然她的言行劲爆,但其实她的思考模式「都足因为你的关系古泉嘴角微扬。

    「要不是你让凉宫同学产生了奇怪的想法,我们现在都还藏身在远处观察她。」

    「我做了什么b。」

    「是你鼓吹她成立那个怪社团的。因为与你的一席谈话,她才想出创立一个众集许多奇妙人类的社团这个点子,所以你必须负起所有的责任。因为你的关系,关心凉宫春日的三股势力末端才会齐聚在一堂。」

    丁:。真是冤枉啊!」

    我无力地反驳着,古泉则微笑着说道。。

    「但理由还不只这丛一。」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闭上了嘴。而在我打算说些什么之前,司机突然开口……

    「到了。」

    车子停了下来,车门接着被开启,我和古泉在一片嘈杂中下了车。虽然计程车司机没收车钱就开走了,我却一点也不惊讶。

    住在附近的人若提到上街,大部分都是指到这一带。这里连结许多私铁及国铁车站,是拥有许多百货公司和複合式建筑物的日本地方都市之一。夕阳忙碌地将路上的行人染上明亮的色彩。眼前的十字路口在绿灯亮起时,立刻被不知从哪里涌现的众多行人佔领。在人行道旁下车的我们,被拥挤的人朝沖散丫一会儿。

    「你带我来这里,到底是要跟我说什么F。」

    缓步走在斑马线上,古泉望着前方说。,「现在要回去遗来得及喔!」

    「部这个时候了,遗说这个干嘛。」

    走在我身边的占泉突然握住我的手。你干嘛啊,很嗯心耶!

    「抱歉,不过能不能请你先闭上眼睛?马上就奸了,只要几秒钟。」

    我闪了一下,以防穿着西装的上班族撞到我。绿灯开始闪烁。

    好吧!於是我乖乖闭上了眼睛。耳朵听得见大量的脚步声、车子的引擎声、分秒不曾间断的人声、以及其他各种喧嚣声。

    在古泉的牵引下,我往前走了一步、两步、三步,然后停了下来。

    整个世界被染成了灰色。

    真的奸暗。我不由得抬头望向天空。到处都找不到刚刚遗散发着耀眼橘色光芒的太阳。天空被暗灰色的云笼罩。那真的是云吗b。毫无缺口的平面空间在眼前无限延伸,昏暗地覆盖了四周。矇陇的燐光取代了太阳,在灰色的天空上绽放着微弱的光芒,让整个世界免於陷入完全的漆黑。

    到处都看不到人。

    除了站在十字路口正中央的我和古泉外,刚刚遗挤满整个人行道的拥挤人潮,如今已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在一大片昏暗的视野里,只有交通号志空虚地闪烁着,然后变成了红灯。另一边的车道则变成绿灯,但却没有半辆车在路上行驶。四周寂静到令人不禁怀疑是不是连地球的自转都停止了。

    「我们位在异次元断层的夹缝中,这是一个与我们生存的世界完全隔绝的闭锁空间。」

    古泉的声音在沈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响亮。

    =垣个十字路口的正中央恰好是这个闭锁空间的墙。你看,就像这样。」

    古泉伸出的手像受到阻挡似地停在空中。我也模仿他的动作试着朝旁边伸出手,触感就像

    冰冷的洋菜一样。我的手指梢梢戳进拥有弹性的无形墙壁进了。

    可是深入还不到十公分就无法再前=晅闭锁空间的半径大概有五公里。通常。用普通的物理方式是进不来的。我所拥有的能力之一,就是能够进入这样的空间。」

    有如竹笋般从地表窜起的数栋大楼里,连一盏灯都没点上。商店街上的店面也是黑漆漆的。整个空间里唯一绽放着的人工光芒,只有微弱的路灯而已。

    =垣里是哪里F。」

    不,应该问这里是什么空间才比较恰当。

    我们边走边向你解释吧。古泉若无其事地说。。

    「虽然我不清楚详细状况,但这个世界是距离我们所居住的世界不远的异迭兀空间::。这样说吧。刚刚那个地方发生了里次元断层,然后我们就进入了时空的夹缝中。而此时此刻,外部的空间仍然继续着同样的生活。而凡人::也几乎不会迷路误闯这里。」

    我们走过马路,古泉用早已决定好方向的脚步前进。

    「你不妨想像一下地面上陞起了一个像是倒盖的碗般的巨蛋形空间。而这里就是它的内过,我唯一清楚的就是::一我们爬上了楼梯,四周非常的暗。要是眼睛不盯紧走在前方的古泉,只怕就要绊倒了。

    「只要凉宫同学的精神下安定,这个空间就会出现。」

    我们来到四层楼高的混居公寓屋顶。

    「只要闭锁空间一出现,我就能探索到,我的同伴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知道,老实说我们也不晓得。反正就是莫名其妙就可以知道闭锁空间出现的地点跟时间,以及侵入的方法。这种感觉是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我扶着屋顶上的栏杆往天空一看,完全感觉不到风的吹拂。

    「你特地带我来看这个。可是,这里根本没半个人啊F。」

    「不,接下来才是重头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但是古泉却假装没看见我脸上的不院。

    「我的能力不只是找出闭锁空间并侵入其内部而已。老实说,我遗有反应凉宫同学理性的能力。这个世界就奸比凉宫同学的精神波动所产生出来的青春痘,而我就是治疗青春痘的药。」

    「你的比喻还真难了解。」

    「常有人这么说。不过,你也很了不起呢!看到这种状况,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这时,我不禁想起凭空消失的朝仓垦DB雅成熟版的朝比奈。这类经验我已遇过太多次了。

    突然,古泉拾起头,目光望向远方的某一点。

    「奸像开始了,转头看看后面吧。」

    我看到了。

    在远方的高楼缝隙问,出现一个发着蓝光的巨人。

    他比二十层楼高的商业大楼遗高出一个头。那浑身呈现黯淡深蓝色的细瘦身躯,似乎带有发光物质,不停地从身体内部发出光芒。因为周遭太暗了,看不清他的轮廓,他脸上也没有堪称五官的东西。除了眼睛和看起来像是嘴巴的部分比较暗外,其他地方都是一片平坦。

    那是什么东西啊。

    巨人有如打招呼般地缓缓抬起一只手,然后有如挥柴刀似地用力一甩。

    他身边的大楼从屋顶往下被撞掉了一半。水泥、钢筋、瓦砾有如慢动作似地掉落地面,发出霞耳欲聋的声音。

    忖l啊b。」

    每次只要发出蓝光的巨人挥动手臂,大楼就会被拦腰打断然后崩毁,而巨人则踩着大楼的残骸往前迈进。出乎意料的是,耳边只听得到建筑物崩坏的钝重声响,可是却听不到巨人的脚步i赞。

    「若按照物理观点来看,像他那样的巨人应该会因自己的体重而无法站立。可是,他却像处於无重力状态似地随意走动。虽然破坏大楼这种举动牵扯到质量的改变。但这个原理似乎不适用在他身上。所以就算出动军队,想必也无法阻止他。」

    =垣么说就得任凭他胡来啰L。」

    「不,这就是我存在的原因。请看那边。」

    古泉伸手指向巨人。我凝神望向他所指的地方。几个刚刚并没出现的红色光点,正在巨人的周围飞动。和与高楼等身的高大蓝色巨人比起来,那些红色光点简直像芝麻一样。尽管数目算起来是五个,却因移动的速度太快,我眼睛根本追不上。有如卫星般绕着巨人打转的红色光点,看起来就像在阻碍巨人往前移动。

    「那些是和我一样从凉宫同学那里得到了力量的同志,也就是狩猎巨人的战士。」

    红色的光粒巧妙地避开破坏街道的巨人双臂的攻击,一面急速地变化飞行轨道,一面突击

    巨人的身躯。巨人的身体彷彿是由气体组成的,光点轻易就贯穿了他。

    不过,巨人却无视於眼前飞舞的红色光点所发出的攻击,再度扬起手,摧毁了另一栋百货公司大楼。

    就算複数的光点一齐朝巨人攻击,依旧改变不了他的动作。巨人的身体被高速雷射光似的红色光线贯穿,不过因距离太远,无从得知他受到多大的损伤。唯一可以知道的是,巨人身上并没有被光线凿开一个洞。

    「奸了,我也该加入他们的行列了。」

    古泉的身体开始发出红色的光。发着光的古泉,身体不一会儿就为红色的光球所吞没,如今在我眼前的并非人类,而是一个巨大的光球。

    真是太荒唐了。

    往上浮起的光球像在对我打暗号似地,开始左右晃动起来,最后以极快的速度朝巨人笔直飞去。

    因为远方的光球一直没静止过,所以我根本无法算清楚他们的总数,不过在古泉加入后,应该遗不到52个就是了。虽然他们果敢地朝巨人的身体冲去,但都只能穿透他的身体而已,根耀眼光芒,接着手腕旋即失去厚度,有如被太阳照射到的雪花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巨人失去手腕的断面缓缓冒出蓝色烟雾,那大概是他的血吧!眼前这一幕遗真是奇幻啊!

    红色的光点似乎政变了横冲直撞的攻击方式。当他们像包围小狗的跳蚤般一同朝巨人的身体接近时,蓝色的光线开始晃动。红色的光线斜切过巨人的脸,他的头就这么滑落了下来,接着肩膀也开始崩落,片刻后巨人的上半身便被切割成相当怪异的形状。被切落下来的部位发出马赛克状的光芒,然后扩散、消失。

    由於巨人所在的位置刚好足一大片荒野,并没有任何遮蔽物,所以我便能从头到尾观看整个过程。在巨人失去大部分上半身的同时,整个身躯也开始崩坏。最后分解成比灰尘遗小的微粒。洒落在瓦砾堆上。

    而刚才还在上空盘旋的红色光点在确定完成任务后,便往四方散去。大部分都立刻消失不见,只有一个朝我这边飞来,最后缓缓在混居公寓的屋顶上降落。只见红色光球的光芒逐渐减弱,最后停止发光。接着,装模作样地拨着头发的古泉,便带着微笑站在我面前。

    「让你久等了。」

    他的气息平顺,没有一丝紊乱。

    「最后,再让你看个有趣的东西。L

    。。。。。馒。。,置置置古泉的手指向天空。半信半疑的我缓缓拾起头,接着就在深灰色的天上看到了那个东西!

    在巨人最初出现的地点上空附近,出现了一道裂缝。就像准备孵化的雏鸟,啄破蛋壳造成的裂缝一样。这道裂缝有如蜘蛛网般迅速成长、扩大。

    「随着那蓝色怪物的毁灭。闭锁空间也会跟着消灭。很像魔术表演吧!」

    在古泉的说明快要结束的时候,巨大的裂缝已覆盖了眼前的世界。就像被金脏制的巨大笊篱罩住一样。只见网眼变得越来越细,最后仅剩下黑色的弯曲线条。就在这时候,啪晒!

    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听到声音,只是在脑子里模拟玻璃的碎裂声而已。从天顶某一点发出的亮光。瞬间呈弧形往四周扩散。我感觉光线缓缓洒了下来。不,这样的描述奸像不太贴切,应该用巨蛋球场的可开关屋顶。在几秒钟之内迅速打开来形容,遗比较接近眼前的景象。不同的是,眼前不只是打开的屋顶而已,遗有所有的建筑物。

    强烈的嘈杂声震动着鼓膜。让我反射性地捣住耳朵。不过那巨响只是因为我在无声的世界待了一段时间,瞬间无法适应所造成的错觉罢了。仔细一听,原来是平日听惯了的喧闹声。

    世界又恢复原本的模样。

    没有崩毁的高楼,也没有灰色的天空。更没有在天空飞舞的红色光球。马路上到处是车子=晅样你明白了吗b。」

    离开混居公寓后,眼前竞如魔术般地停了辆计程车。在我们都坐进车内后,古泉这样问我。仔细一看,司机竟然又是刚刚那位沈默的男子。

    「不明白。」我真心地回答。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古泉用含笑的声音说道。「那只蓝色的怪物!!我们称之为神人,不过!!就像我先前跟你说过的,他和凉宫同学的精神活动有很大的关连。当然,我们也是。只要闭锁空间出现,只要神人开始活动,我们就能发挥超能力。那是只能在闭锁空间中使用的力量。像现在,我就一点力量都没有。」

    我沈默地望着司机的后脑杓。

    「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只有我们这些人拥有这种能力,不过这或许跟对象是谁并没有关系。

    就像中彩券的原理一样。尽管中奖的机率很低,遗是有人中奖。我只是突然被长矛刺中而已。」

    感觉遗真不幸呢!古泉苦笑着说道,而我只能继续保持沈默。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该说些个娄。

    「我们不能任神人随意活动。为什么呢F。因为只要神人破坏得越严重,闭锁空间的范围就会扩大。你刚刚看到的那个空间算是小规模的。如果放任它不管的话,它会逐渐变大,最后会覆盖整个日本,甚至是全世界。最后,那另一个空间里的灰色国度,就会取代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

    我终於开了口。

    「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

    「就跟你说知道了就是知道了,扭「从解释,所有属於'机关b的人都是这样。某天突然发现自己知道关於凉宫同学的一切,以及她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有多大,同时也发觉自己拥有超能力,更明白若放任闭锁空间不管会带来什么结果。而一般的人在知道这些事情后,只会想要出点力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不过要是我们不做的话,这个世界一定会灭亡。」

    那可就麻烦了。喃喃地说完这句话后,古泉就沈默了下来。

    在我回到家之前。我们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流逝的日常风景而已。

    直到车子停止,我准备下车时,他才又开口……

    「请多注意一下凉宫同学的行为。她原本呈现安定状态的精神状况,已经出现了活性化的徵中,有此天的想法还挺错综複杂的。」

    在我还来不及说话前,原本从半开车门中探出头来的古泉早已将头缩回车内,然后关上车门。目送着都市传说里常出现的幽震计程车般的车子呼啸而去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愚蠢,便大步走回家去。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8409次
    • 积分:114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2篇
    • 转载:7篇
    • 译文:0篇
    • 评论:4条
    文章存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