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春节散记(二)

标签: 生活能源活动
506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分类:

  前几天写了《春节散记(一)》,有朋友说写得还行,又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信心。

 正月初一
  一大早,我还在床上做梦,父亲将我从睡梦中叫醒,去幺嘎嘎(外公的弟弟)家拜年,去别人家不能太晚,要赶早,所以我只好懒懒的爬起来。
  拜年自然是要背东西的,所以父亲背了个几十斤的东西,父亲的身体已经不如从前了,背着东西就走不动,却又不让我背,因为他知道我背着会更慢。我边走边发短信,给亲戚朋友们一些新年的问候,这样也可以放慢一点行进的速度。一路泥泞,弄得我一裤腿的泥巴,虽然有些亲切,但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已经比较习惯走水泥路了。大概有将近十年没有去幺嘎嘎家了,他们二老虽然已过古稀之年,但是身体都还健康。多年不去,自然是显得格外亲热,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距离产生美。吃过午饭我们就回家了,又是一路的泥泞,真的觉得很累,

  农村人现在生活比以前过得好了,一路上,我们可以看到实实在在的变化,平房,摩托车或是农用车,这些在前几年是比较少见的,而现在已经屡见不鲜了。幺嘎嘎家还开了小商店,每天还生产一两个豆腐卖一下,而买主也大多是周边的住户,要是在以前,估计那个豆腐乱了也没人买。

正月初二
  按计划,下午去看望婆婆(奶奶,父母亲的双亲就只有奶奶了),自然又是一路的泥泞,可是却乐此不疲,活动一下感觉也挺好的。
  婆婆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身体这几年一年不如一年,说句实话,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见到几次,估计是屈指可数了,所以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一个人,在经历七十多年风雨之后自然显得苍老,对于婆婆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她的一生都很辛劳,直到现在,父亲他们有七姊妹,爷爷过世得很早,在那个艰苦的年代,婆婆把他们拉扯大,供他们上学成人极为不易。记得以前婆婆经常赶集卖一些小菜,集攒点油盐钱,现在不行了,婆婆很难得走上街一次,就更不用说背着什么东西了。
  婆婆对我们这些孙辈的孩子们也很好,每每有一点好吃的都留给我们。记得有一次也是我过年回家去看望她,结果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苹果给我吃,说是四月份一个乡邻给她的,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搞懂,为什么那个苹果放了那么久居然还没有乱,或许是被婆婆的真心所感动吧。
  婆婆还很节俭,也许老人都这样,新衣服总舍不得穿,也不吃什么较贵的东西,其实这些精神真的很可贵,在这个物欲横非的社会,要想保持心灵的平静比做什么都难,起码我是这样。
  在这里祝愿婆婆能身体健康,能长寿!

  今天还见到了四叔一家和二姑姑一家。

正月初三
  一大早起来,大雪开始飘飘洒洒,不一会儿,地上就全白了,再不一会儿,已经可以堆雪人了。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大的雪了,不过再也提不起儿时的兴趣来打雪仗或是推雪人了,或许是我怕冷,或许我已经长大了。
  下午大舅和周伟来我们家拜年,加上昨天四叔家的两个孩子和二姑姑家的两个孩子,家里顿时热闹起来。孩子多了,大人也多了,孩子们玩孩子们的,大人们玩大人们的,打牌的打牌,看电视的看电视,这才有一点过年的气氛,我喜欢的也就是这种亲戚朋友们在一起热闹的气氛。不过热闹不等于吵闹,我觉得我骨子里还是喜欢的平静的生活。
  母亲在这个时候是最累的,大老爷们儿们在玩,母亲却要伺候我们,给我们端茶倒水,找糖果水果瓜子点心吃,准备晚餐,忙里忙外,而我却翘起二郎腿在那里打牌,虽说也是陪客但始终觉得有些不安。虽然母亲很累,却是任劳任怨,且面带喜色。社会对于男女的分工似乎有些不太合理,起码没有顾及到公平原则,而我却无法对如此现状做出一点点改变,哪怕是一点点挣扎。

正月初四
  说好今天应该去大舅家还年,可是由于幺姨家来拜年,只好到吃过晚饭才去。去大舅家时快要天黑了,由于天气很冷,又下过雪,一路上没有了泥泞,却很滑。如果你不注意便可以摔你个人仰马翻,幺姨家的表弟便很摔了几次。
  到大舅家时,已经天黑一会儿了,他们家也有客人,正在吃饭,等我们鞭炮响了之后他们才知道来人了(家里喂的狗还很小,是前不久刚从我们家捉去的一只小狗)。在他们家,见到了也有将近十年不见的儿时的伙伴英英,不觉得奇怪,只是觉得心底里暗自高兴。
  英英是个十分善良的女孩,年纪跟我相仿,但小时候就知道给我们让座。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可是在我的映像里英英却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那么漂亮,那么勤劳,那么懂事。遗憾的是她小学都没有读完就辍学了,估计跟家庭状况和她自己都有关系。她现在的生活倒也还不错,自己当个小老板,每月有个两千元左右的收入,算是超过了GDP的平均水平了。在这里祝她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大舅他们家去年建了沼气池,这两年政府大力支持农村建沼气池,沼气干净且环保,是一种不错的新能源。这让我想起今年研究生考试的一个关于国际石油资源的政治题目。沼气池并不像我原来想像的那样就是把几根管子放到粪坑里面即可,其实沼气池要做成一个大球形,只留几个必要的缺口,进粪口、出粪口和出沼气口等。沼气可以用来点灯,做饭。灯我没见过,做饭的灶跟煤气灶一样。我在灶上仔细闻过,并没有任何异味,而且火焰还很高,很大,后来仔细了解之后才知道沼气经过了一道脱硫水的处理,把异味跟有毒气体去掉了。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68860次
    • 积分:835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10篇
    • 转载:34篇
    • 译文:0篇
    • 评论:6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