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在艺术与商业之间

原创 2006年05月31日 15:30:00

 蔡明:游走在艺术与商业之间   

        
作者:编辑 来源:《财富中国》节目
 
 
  【开场白】

  今天我们要访问的这位嘉宾被称为中国时尚界里的企业家。他设计的橱柜、卫浴、整体家居总是追寻着世界时尚之都的脚步。他是巴黎、米兰顶级时尚发布会上的常客,他喜欢在流光溢彩中获取家居设计的灵感。

  在一些时尚杂志的封面上,还能经常看到他悠闲的样子。在这不经意的背后,却是他一系列颠覆性举动:他把服装流行中的“女性主张”元素引入厨房设计,他推出了整体概念,整体厨房、整体卫浴、再到整体家居,他一次次挑战着中国人对家居装修的审美极限,他就是博洛尼家居用品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蔡明。

  资料片一

  蔡明,1969生人,1991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自动化专业。23岁从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辞职,开始创业,成立了日后享誉中国橱柜业的科宝公司。1999年,蔡明真正开始做橱柜,并与时尚结下缘份。2001年至今,蔡明推出了一系列挑战者中国人的审美极限的家居用品:整体橱柜、整体卫浴、整体家居。2006年蔡明推出北花园计划,将用10多亿的资金打造一个艺术与商业的完美结合的社区。

  李南:那你学的是自动化,设计自动化那个专业比较多,对嘛?

  蔡明:对。

  李南:那你的天赋为什么就用在了最初开始设计家居饰品上了,你从小是一个特乖的,帮助妈妈经常做饭,洗衣服,干家务的孩子吗?

  蔡明:我从来不干家务。干家务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最痛苦了。

  李南:我们给你拿个东西你看看。这个没关系。你回忆一下?这十几年前?

  蔡明:这太科学了。

  李南:这已经进化得很科学了?是吗?

  蔡明:对。

  李南:拧水拖把?

  蔡明:对,这是它的一个变种。我们是长丝,鬓文丝。平常就像拖布一样,就全是丝,把它撑直之后这么拧,就靠那个棍,不是这种海绵的和这种的。这是其中的一个变种而已。

  李南:但是这个创意是来自于,在十五年前当时,十四年前,你的一个发明专利是吗?当时怎么就想着要设计这么一个东西呀?

  蔡明:我没钱,我只能寻找家庭里面,我第一没钱,所以我不可能做投资大的东西。第二的话,我的事业非常狭窄,我又没有出国,我又没有更多少得地方可以看,然后中国当时的物质又非常的匮乏,也没有艺术节,也没有其它可以拓宽我眼界的地方,所以我只能从生活里面找点东西去创造创造,然后看看哪样东西能改善之后,能变成一个新产品,就这么点事。

  李南:可你也是北航自动化毕业的呀,你也是看过飞机?飞机给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回忆,在当时也是一个国家的,国家级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是吧。那时候很牛?

  蔡明:牛什么呀。我上大学的时候,每个月我父母给我72块钱,然后我上班之后才能挣100块钱。

  李南:那是因为你父母当时给得太多?

  蔡明:不是,72元基本上只能请女生看一场电影,然后只够温饱,然后天天踢足球,我的体能消耗特别大,然后我只能吃猪头肉,因为它那个花最少的钱,它最肥,有点油水你知道嘛,所以他的钱是不够用的。

  李南:所以一边挣钱,所以干脆就不干了,就出来了,就是因为挣钱,这么简单的一个冲动?

  蔡明:包括这个吧,也是因为那种地方,就那种单位,你进去基本上就没有你的机会了,全是按论资排辈了。然后我一去,我就看见一块去的另外一个人,要学托福,字典都背到F了,你知道嘛,我一看太厉害了。

  李南:偶像?

  蔡明:然后一下就激发了我这个热情,我就开始疯狂地学英语。

  李南:然后学的结果,结果学得恶心了,是吧?学的直扎针是吧?

  蔡明:对,我这个人是个强烈的动机主义者,因为我大学英语四级才刚及格,所以英语还不好呢,但是我决定要考托福,拿全奖的时候,我就拼命的学,学了三个月,我就第一次考了570。

  李南:那很不错了。

  蔡明:我一看特刺激我了,一天只睡三个小时,所以就经常会头疼,但是头疼我也没停,我头疼的情况下,我继续疯狂的学习。然后连续又疼,然后又学习,最后终于这根皮筋就绷断了。

  李南:就到什么程度?绷断的这个感觉是什么呀?

  蔡明:以前疼两天,稍微缓一缓能回来,后来从那天一疼就永远是疼的。早上永远起来就是脑子是沉的,整个胀和疼,就什么也干不了了。就彻底废了。

  李南:彻底废了。

  资料片二

  23岁的蔡明决定创业,他辞去了人人羡慕的中科院的工作。1992年10月27日,科宝应用技术研究所在北京的某条街道挂牌了,它就是如今科宝橱柜的前身,这个戴集体帽子的“研究单位”,第一个核心技术就是蔡明经过几天的捉摸做出的一个能不用手拧水的墩布。为了推销拧水墩布,蔡明放下了“天之骄子”的光环,成为了北京的商场里第一个给消费者作产品演示的营业员。

  李南:那第一次创业给你的感觉,你那时候生产了这个拧水拖把,自己还跑到百货大楼当时是,去卖,给人做演示,然后一天据说还能卖70多把,第一次做这种营销吧,做市场?

  蔡明:对。它原来之前从来没有在柜台外面卖过货,是我说服他,我说这东西呢,必须在柜台外面才能演示,要不然没法表演?后来他就同意,他让我试一天,试一天我就特卖力气,我说要卖不好,他就不让我卖了。我拎了一捅水,放了一块地板格,把东西往桶里面一插,把水弄出来,我就哗拧,一拧马上就围上人来了,围上人我就开始表演就讲怎么好,怎么回事。

  李南:一天拧多少下?

  蔡明:那就记不住了。卖了77把,这77把,我想这一共是十九块八还是二十一块六我就忘了,二十六二十七一千四,一天卖了一千四,比×偏宜500块钱,这是我们日杂组,我是那个组里面销售额最好的,排名第一。就是一天一个产品卖了1500。

  李南:那这个算第一桶金嘛?

  蔡明:我哪儿有金,我第一桶负债。

  李南:一天卖一千多,到那个年代,92年的时候也还行啊?这怎么成了?

  蔡明:一年下来赔了三十万。

  李南:那你白忙活一年啊。

  蔡明:我哪儿知道啊。

  李南:你以为能赚钱是吗?结果怎么就没赚到钱,现在还没想明白?

  蔡明:当时不明白,第一是因为那时候你就算原来成本是10块,卖了20块,有10块钱的毛利,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商场扣你个30%,20块钱他就扣走6块,然后商场没有六块,是四块,但是商场不给你结帐,你得给人回扣人家才给你结账。然后你还有进店费,这费那费。各种各样的费,然后加起来的话,20块钱六块钱就归他了,自己还剩四块,那四块你还有其他的费用呢,你还得请人,你还有一些其他费用。

  李南:那一年就没有什么收获吗?

  蔡明:就进入最后一个倒计时了,是选择死亡还是,是关闭掉还是接着干。

  资料片三

  创造财富的过程远比想象的要艰苦得多,蔡明落下了比较严重的颈椎病,在记者采访他的时候,他几乎都是躺在沙发里,他说因为很多人因为不知道他的颈椎病,都私下说蔡明耍打牌,其实哪里知道他的苦衷呢!蔡明说,比起健康上的损耗,创业时的艰辛至今让他很难忘。

  李南:那后来那排烟柜,燃气灶都是你自己的发明?

  蔡明:对,当时这个专利有几个作用,一个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防止竞争对手模仿我们,当时很多像专利,很多是不生产的,是防御性专利。

  李南:防御性专利就是说?

  蔡明:防止竞争对手用其它方式来实现我们的方法。

  李南:但还是有很多人模仿?

  蔡明:对,我们最厉害的就是在河北文安打假的时候。

  李南:然后呢,把他们一举把那个窝点端了?

  蔡明:没端,一进去之后,我们自己都成贼了,就是你进了人村里,觉得那个到处都是敌人你知道吗?所有的窗户、门、全锁着,我带着那个工商的,就进去之后,就觉得完全在重重包围之下?觉得自己的生命都不能得到保障。

  李南:然后自己就退出去了?

  蔡明:也没有,就后来就不敢打了,打不了了。

  资料片四

  打假这条路走不通,蔡明决定走差异化经营的道路。别人只卖排烟柜,他就燃气灶和排烟柜捆绑着卖,等别人和他一样的时候,他又打出了排烟柜、燃气灶、燃气灶柜的组合产品。那是一段让蔡明终日寝食不安的日子。直到1999年蔡明参加了德国科隆家居配件展。那次展览的很多时尚的橱柜产品彻底征服了蔡明。他决定将整体橱柜引入中国。科宝的业绩开始疯长起来,从1999年的1000万元到2001年的1.3亿元。为了拉开和同行的差距,他开始和意大利的同行合作,科宝公司变成了博洛尼家居用品公司,时尚元素被源源不断引入到橱柜设计,而蔡明则不停地行走于国际各大时尚秀场。

  蔡明:时尚这个词,我其实挺不喜欢的。

  李南:不喜欢吗?

  蔡明:因为对人类传统社会破坏最大的有三件事,第一个就是战争,第二个就是运动,第三个就是时尚,但是战争它是有目标的,这个运动也是有整治对象的,但是只有时尚的破坏力是全面的,就是所有人会被时尚破坏,他是无阶级,无对象没有时间的限制,就是说战争也打三天,就打完了。

  李南:对。

  蔡明:但时尚是永远没有时间限制的,而且对象是面对所有对象的破坏,所以他时尚这种对社会的破坏是最巨大的,从这点讲我不愿意说自己是个时尚人士。

  李南:可你从事的不是一个时尚行业吗?

  蔡明:对,经常是口是心非,就是说客观上做得这个事,觉得这个事细分析起来,又觉得自己挺坏的。

  李南:我觉得做厨房去看艺术展,没事吧,这是不是有点矫情?

  蔡明:这就是我跟其他做橱柜的人不一样,也就在这儿。

  李南:那为什么刚开始就想做高端的东西,就因为你觉得得高端能体验你时尚的感觉?

  蔡明:是因为竞争的压力,因为你只要不做高端的,你要比成本降低,比偏宜的话,谁都能比你偏宜,中国不缺能做便宜货,这方面有大量的公司,所以我必须跟他们有区别,我就要做他们不做的事,所以我就选全世界最好的材料,最新的五金,最新的功能,最新的创意用在我这个里面,我就用这个寻找差异化。

  李南:可是这个市场成熟吗?国际最新的在中国不一定有市场,中间这个过程真正样?

  蔡明:肯定有,它只不过不会太大,但是我当时就决定一点,我并不想面对所有顾客群,因为一个品牌它是要有自己定位的,如果你想让所有人都买你产品的话谁都不会买。

  李南:你的定位是什么?

  蔡明:定位,应该说是对这个家居品位,首先对品位是有这种,对品位是有追求的,他不是仅仅追求一个功能,说这个床能睡就可以了,它是追求他的品位,它的设计感,更多得话,他愿意接受我背后这个故事,我们是要讲故事的,那当然来自于心理学叫做倾诉饥渴症,包括现在的驾驭意识感,他是给你一个心理的东西,就是你买回东西,你比方说这个杯子怎么怎么样,这个瓷里面它有什么特点,它的形状来自于哪里。乔治亚罗设计阿尔法罗密欧的那款汽车,说那天我躺在沙滩上,我接了一个活,一个月都设计不出来。那天突然我梦见一只大红鹰,我就设计出阿尔法罗密欧的这一款,它需要故事。我们讲为什么女性主张占上风,我说就现在是一个中国是各阶层迅速变化的年代。而且是大量的人群在迅速变化,那变化之后你要迅速站队,你说我已经改变我的阶层了,我不能脱成大膀子在马路上溜达了,我现在要上升一些了,每人都想从下面一个阶层向更高的一个阶层去进发?

  李南:认同感?

  蔡明:那么阶层它是有通道的,你通过这个通道才能到上面一个阶层,所以这种阶层迅速变化实际上是价值观迅速变化的年代,价值观变化这种社会,它一个特点就是弱势的文化占上风,就是多愁善感的这种东西。男人里面偏男性的主张和偏女性的主张,女人里面也有男性和女性的两部分,所以不是女人的主张,你记得我说女性主张。我里面有弱势的东西,对吗?

  李南:真的,没看出来。

  蔡明:你肯定也有生猛的部分吧。

  李南:这个我承认,会有某中强势的东西在里面?

  蔡明:对,男人也有撒娇的时候, 需要这个特别软弱的时候,都是有的,这部分都是他女性的那一部分,这部分的话在价值观变化的年代,他就占了上风,他就有体现,体现就是跟女性有关的,比如说我说了,毛毛,珠珠,亮片这种柔软的东西,这些东西的话,作为装饰风格就大量出现,它会带着这种花,花形的变化,自然的这种花形,然后用一种抽样的手法,变成一种很具象的东西。就这些东西,都是一种包括怀旧,心怀旧,这些东西的话呢,都体现了这种弱势文化,所以也就是说,文化的变化在产品上是有体现的。

  李南:对。

  蔡明:那么一个好的企业家和一个企业,他是要引领这个潮流的,他不能说别人出来一款绿,我就跟一个绿,别人出来一个造型,我就跟着一个造型,他不知道背后的是什么,背后实际上来自与这些的宏观的分析,然后它因此产生了这种设计的理念。

  资料片五

  2003年,一些有实力的家电行业开始大举进军橱柜行业,橱柜市场开始出现了“诸侯纷争”的局面,蔡明决定转型,2004年蔡明推出了整体卫浴、2005年宣布做整体家居。国际时尚服装秀中的女性主张、极简主义被蔡明运用到家居设计中。

  李南:那你怎么去掌握,这些东西并不是我们本土生长起来的东西,他是国外的,国外的话,比如你可以去拿到,你的竞争对手也同样可以拿到这些东西,不是吗?

  蔡明:就是他们拿不到。

  李南:他们为什么就拿不到。只有你?

  蔡明:那你说我让你做个服装品牌,你怎么就做不出阿玛尼,那为什么就阿玛尼,那个品牌它能出它的东西呢。

  李南:那可能我是做的香奈尔、古驰?

  蔡明:没问题,你只要做出任何一样你能成,但是如果说你能够把这几样全都做出来的话,你就更成了,对嘛。问题是中国的企业服装领域有几个能做出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那种水准呢?不管怎么说,但是我觉得中国这个应试教育,帮了我一把,因为中国学夹具设计的人,我看从他们拿的课本就不行,所以中国出不来这样一个群体,暂时能够让我一枝独秀是因为整个这个原因,那另外一个原因跟企业家的原因有关系,意大利设计不是意大利人的设计,意大利人他吹他说我们血液里流的就是设计的血?

  李南:对。

  蔡明:那是瞎说,是因为意大利企业家为此买单。

  李南:全世界的人给我设计,但是是我出的钱请他来的,是吗?

  蔡明:可以这么说吧,就是说菲利普斯达克是个非常棒的设计师,他是法国人,但是他做的设计都称为意大利设计,是因为他设计的品牌,像德力亚德,像柯特尔,像这个阿莱斯,都是意大利的品牌,这意大利的品牌它走高端路线,他要请最好的设计师为他做设计,所以他们愿意出钱,所以为此买单,所以他们就会去为这些奢侈品品牌去做事,所以客观上,就形成了这么一个状况,那么意大利人呢,他身处意大利,他离意大利企业更近,他更容易获得机会,所以意大利自然就涌现多了意大利人而已,但是实际上他不限制于意大利人,他的始作俑者是因为有这样的企业家。所以是那些企业家的意识造就了意大利设计,而不是意大利人里的血液流着意大利的血。所以只有中国的企业家有这种思路,愿意走高端,愿意走设计,愿意走原创,愿意为设计买单,中国就会给全世界的设计师提供机会,而中国呢,设计师离我们很近,所以他更容易近水楼台,所以将来就会有大量的中国设计。但是一定是中国企业家整个的。

  李南:意识达到了这个层次是吧?

  蔡明:意识是企业家的意识决定的。

  资料片六

  现在,蔡明的家居展览厅里经常会有一些前卫艺术家的作品展览,作品的夸张的造型常常会引起很多消费者不解的眼光,不过蔡明不太在乎,只要工作得闲,他就漫步在这些另类艺术的中间,或是寻找设计灵感,或者干脆闭目养神了。

  李南:我觉得你其实是一个挺艺术化的一个人,那艺术人,其实做商业不太容易成功的?

  蔡明:因为艺术家说我不是艺术家,他说蔡明不是个艺术家,我说对呀,那就对了,因为他说我不是艺术家,但是我做商业里边,他认为我又偏艺术,所以我就是那个艺术家里面最会做商业,然后商业里面最跟艺术接近的人。

  李南:你怎么来鉴定自己的身份呢?比如说艺术家说你不像艺术家,商人又说你不太像商人。

  蔡明:我本来就不是艺术家,但是因为我最近做了一个画廊,我又把我自己做个作品挂墙上还给卖了,然后他们说你们这不算艺术家,我说这不是,我就玩一玩,有人愿意买,他们就买了,我拿幅画框,然后把这涂黑了,把画框也给涂黑了,我勒了六盒皮带,我就往那么一挂,他们就给卖了,我说我没学过技巧,这对我来说比较简单。所以我就。

  李南:勒得越不规则,人觉得越有思想,这没看懂,肯定有一些故事在后头的?

  蔡明:我就不多说了。

  李南:是,那你这样的身份,让我想起了我当初采访的一个人,就是陈逸飞,当时我采访他的时候。

  蔡明:视觉艺术家。

  李南:对,视觉艺术家,同时他又是个商人。

  蔡明:他这个商业没做好。

  李南:你觉得你的商业做好了。

  蔡明:我商业做得比他更有路数吧。

  李南:有什么经验吗?

  蔡明:我还没说完嘛,但是我的画肯定没他好,所以他只及格了一门,因为商业做大了,才能做大嘛,我们今年可能是8个亿的级别,我们在未来几年希望做到一个50亿的级别,但是陈逸飞他的艺术再强,他的画卖得再好,他也做不了一个几十亿的规模,所以他的艺术更强,商业弱一些,我商业更强一些,艺术弱一些,但是我跟他相比,我能做得更大。

  李南:你觉得你的市场感觉还不是错?

  蔡明:是,对,我们就是从那儿直接拼杀出来的

  资料片七

  2006年5月,蔡明启动了北花园计划启动。在那张蓝图里,有10家充满艺术风格的饭店、100家不同主题的餐厅和酒吧。更有3万平米的艺术区,那里将提供免费一年的食宿给有创作欲望和潜力的艺术家。此计划一出,众人哗然,很多人都在私下问,蔡明那小子到底要干吗?

  李南:你想做成一个什么呢?

  蔡明:艺术家、一个创意产业,加时尚。它的这种独特性,会成为来北京必看的一个地方,除了看故宫和长城以外,要看现在的北京,一定要看这儿,因为这地方真正呈现了北京的城市性格,每个城市都是有性格的,你要看大街,绝对不是北京一个地方有,上海也有,苏州也有,杭州也有,大连也有,那为什么来北京,北京的性格,就是北京聚集了国内这种软的,就是全国的文化人艺术人,当代艺术家中有80%在北京,这才是北京真正区别中国所有其他城市唯一的一点,那这一点的话,北京的性格就能在这儿能够体现,所以我的建筑可以被仿冒。但是北京的这方面的人,他们没有,所以哪个城市也做不了。这个是有用的东西我才会做,因为我自己的事业已经够我忙的了,干这事真忙。

  李南:后悔了没?

  蔡明:还没后悔,我觉得它还是超越了金钱的,因为我最能成为一个很好的上市公司,我已经有足够的财富了,但是做这件事的话,我认为从哪个方面讲呢,它都有意义,所以我才愿意做。

  李南:那你最后我们想自己对自己有没有什么一个具体的期望,还是说我这样一艺术性的风格,就是走哪儿,然后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就OK了,只要开心就好了?

  蔡明:我哪儿有那么潇洒,我有一笔现金放到我的帐号上,随意的时候,我才能做这些事情,但是我一定会实现,你刚才说的那种状态,那是我最喜欢的状态,然后包括我自己生涯当中,我觉得哪些人是需要我支持的,哪些事件需要我来推动的,那再我有自己可支配财富的时候,我会做只有喜欢做的事。

  李南:需要多少财富你才觉得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蔡明:那也得有那么几个亿。

  【结束语】

  在博洛尼家居用品的展览走廊里,经常能看到蔡明的作品,他使用的设计材料倒也不贵,都是公司研发人员废弃不用的,一盆干枯的盆栽、一堆样式过时的陶瓷工艺品,在他的手里都能变废为宝,成为三层展厅里面最令类、最抢眼的设计。蔡明说也许他不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生产商,也不是一个优秀的设计师,但是他说自己很幸运,他的成功源于将艺术和商业结合得天衣无缝。

 
 

相关文章推荐

YTKNetWork源码解析——针对SSL自产证书认证如何随心所欲的游走在IP和域名之间并开启想要的验证

YTKNetWork源码解析—— 针对SSL自产证书认证如何随心所欲的游走在IP和域名之间并开启想要的验证 最近在进行遇到个比较奇葩棘手的问题,下面进行场景介绍: 1、  只有测试环境:ip地址...

iTestin 游走在app

  • 2012年09月11日 16:15
  • 16KB
  • 下载

Miscellaneous | 无处可去意味着随处可去,所以你只需游走在星空下

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成就自我,并且,我们还希望自己所做的事相对于他人来说能够做的更好,哪怕好的程度只有1%或2%。 我们的学习,阅读,不断地从过往经验中被整理,成为新的经验。我们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去担忧额...

中国黑客传说:游走在黑暗中的精灵

只能望洋兴叹的大神级别人物。中国的V,以前也有当一名黑客的想法,没有人指路,也没有胆量,只能膜拜大神! 下面是原文,道哥文章。http://taosay.net/?p=189 声明...

《拓扑:游走于直观和抽象之间》转自林达华

近日来,抽空再读了一遍点集拓扑(Point Set Topology),这是我第三次重新学习这个理论了。我看电视剧和小说,极少能有兴致看第二遍,但是,对于数学,每看一次都有新的启发和收获。 代数,分...

在社交网络之间游走 勿忘保护隐私

作者:VicHargrave 自从6月28日推出以来,Google+已经在社交网络上激起巨大的涟漪,根据网络流量统计服务comScore的数据,在撰写本文时,这个服务已经吸引了超过25万用户。 虽...
  • iqushi
  • iqushi
  • 2011年08月29日 14:40
  • 861

马云专访全文:商业王国、孤独感、管理艺术

原文链接    几乎是中国最著名的商人,经过2011年的备受争议和2012年的沉默不语,马云首次接受访问,谈论他的商业王国,他的孤独感,他的领导艺术,并对外界的众多质疑予以回应。  ...

大数据中:Hadoop云计算以及Nosql与BI商业智能之间的关系

大数据中:Hadoop云计算以及Nosql与BI商业智能之间的关系
  • jing_x
  • jing_x
  • 2017年06月15日 14:05
  • 91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艺术

本文转载自:http://www.cnblogs.com/hanyan225/archive/2011/06/18/2084414.html 1、去别人家做客,当主人的话可多可少,甚至经常劝你喝...
  • dlijun
  • dlijun
  • 2016年09月14日 09:09
  • 913

挥手之间艺术字体 有用的字体

  • 2009年09月08日 23:20
  • 10KB
  • 下载
内容举报
返回顶部
收藏助手
不良信息举报
您举报文章:游走在艺术与商业之间
举报原因:
原因补充:

(最多只允许输入3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