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一个关于心灵的旅行

4350人阅读 评论(0) 收藏 举报
前几天在网易上偶然看到一个标题:1600元穷游泰北11天,进去看了后发现是关于一个女孩的游记,后来在穷游上搜到了她的经历,很有个性和思想的女生,下面摘录一些文字供广大程序猿品味,要耐心读哦,可是费了半天劲,写的很好,看完后有想穷游的程序猿可以组织下,交流交流。
他只有20岁,高中毕业后打工一年开始环球旅行,从瑞典到俄罗斯南下蒙古再穿过整个中国再到东南亚和澳洲。装成熟留着长胡子,但是一聊起来没几句就发现他其实就是个小男孩。Noir大学毕业后拿着澳洲的working holliday visa在澳洲半年,旅行然后摘葡萄打工。美珍竟然只有大三,从高中开始每次放假都满世界飞……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人过着我们梦想中的生活,但是我们却总是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为什么人家就没有父母要养没有孩子要生没有老公要陪没有工作要忙,怀揣着一点点钱就满世界游荡?为什么我们就这样在工作中,在琐碎的生活中一天天老了,刚开始说休学去旅行,后来说辞职去旅行,到最后又说退休卖房子去旅行,于是就这样一天天的,一天天的,旅行却始终无法开始,骗自己,骗自己,最后就此失去梦想。我不想要活的如此残忍,鸟有翅膀,是为了飞向天空,难道人有双脚,不是为了行走世界么?


开按摩店的老爷爷据说也是个沙发客。虽然在店里按摩价格比在马路边要贵一点,不过胜在服务实在不错,还换上按摩的衣服,一排人躺在安静的按摩房里,大妈的手劲儿真大,有很多次我都痛得想大叫!按摩完,大妈还拿我的簪子帮我盘了个泰式盘头。松松筋骨,大家一起去逛周日夜市。   
走着走着别人都不见了,就剩我和美珍两个人。这是我第一次接触韩国女生,经常为她的过分礼貌和热情感到惊讶。刚开始她几乎每个摊位都要呆10分钟,仔仔细细挑东西和用泰语跟摊主介绍她是韩国人我是中国人,但是挑完她又不买……周日夜市这么大,如果按她这种挑法估计要逛到明早了,我甚为无语。
一边挑我们一边聊。她除了英语,还可以说很流利的法语,说是高中的时候学的(人家高中是有多强大啊)。曾经去黎巴嫩旅游,在中东也要像阿拉伯妇女一样把全身都包起来。问起去黎巴嫩旅游的原因,她说是想要知道,那样的地方,人们都是怎样生活的。这次她在东南亚已经呆了80天,晒得跟东南亚人一样黑了,她说韩国人爱旅行,爱唱歌,爱跳舞。和她接触,我真的得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独自旅行,交更多的朋友,是为了变得更包容,尝试去了解别人,才会成长,不再狭隘,不再凭自己的臆断和别人的流言来评价事情,对世界有自己的看法自己的判断,过与别人不同的人生。有人会说,这样的人,悲哀在于大多数人的不理解,但是这样的人,往往又不会再去在意别人的不理解。世界上的路有千千万万,你怎么知道,我所走的这条不平常的,甚至是铺满荆棘的路不是通向幸福的呢?
逛了一半,她告诉我清迈还有两个夜市,我想过去看看,于是她一反磨蹭的姿态忽然大步流星我都快跟不上地带着我往瓦洛洛夜市走。平日夜市有很多卖创意T-shirt和其他小东西的,而瓦洛洛夜市则有超多好吃的。我们俩走得快累死了,随便往路边一坐,累得话也不想说,就傻傻地看着灯看着人流发呆,十几分钟后站起来,拍拍沾了很多灰尘的红裙子,挥手说再见,也可能再也不见了。


在清迈的每一天永远从无所事事开始,吃饱水果沙拉或者芒果糯米饭之后盲流们就开始四处游荡,做一些毫无理由难以想象的荒谬事情,比如已经中午12点了oscar忽然说要去取钱。为了节省两块钱的手续费,我们决定走一个小时去机场附近的购物中心取。Oscar能旅行一年半绝对和他的超强省钱能力分不开!他几乎不吃任何零食,也不喝啤酒,吃饭也是四处寻找最便宜的,如非必要绝对不坐车。因此就我估计,他在泰国每天的花费含吃住绝对少于人民币40元。作为全世界最高薪的瑞典人,真让人佩服啊!
走得快中暑了才走到超市,可喜可贺的是竟然发现了DQ!我的至爱!除了oscar我们每人都买了一个,他真是一个忍得住馋的好孩子!为了防止真中暑了,我们还是坐车回来了,不知道oscar怎么想的。回到小鸟就是分别的时刻,几天的相遇实在太短了,说不定接下来的人生大家只能在facebook上面见了。为了留一份纪念,大家一起拍合照,然后我和christopher,chris和oscar三个男生一起,坐车离开清迈去PAI。
三个小时的据说吐死人的超多弯道山路(但是我全程睡眠状态完全没意识到),路上认识了西藏的橄榄姐姐。下了车发现PAI的夜晚巨冷无比。由于我一直坚持“别人去哪我去哪,别人吃啥我吃啥,别人住哪我住哪”的政策,所以在PAI住哪里我完全没有想过住哪里。三个男生商量一阵打了几个电话,一个大叔开车来接我们去PAI河对岸的darling viewpoint guesthouse,到了darling发现去PAI的车上几乎所有人都住在这里。Darling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叔管每一个人都叫darling,真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我们5个人住一个大房间,安顿好以后大家都觉得饿了,一起下山去县城里面觅食。PAI的夜晚实在太冷了,吃再多泰式炒粉也不能抵御寒冷,而且接近午夜,路上卖食物的摊子没几个了,一群人发现只有7-11里面够温暖,于是盲流们一起涌入7-11,假装要买东西的样子东摸摸西摸摸,在7-11里面磨磨蹭蹭半小时才出来,此后的3天,每一天我们都要在7-11里消耗大量的时间,旅行就是和莫名其妙的人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做莫名其妙的事情,但是总能因为诸如看不懂泰文哪个是洗发水哪个是沐浴露之类的小小的事情快乐起来。
因为之前一直觉得不是很听得懂英式英语,所以一直不是太敢和chris聊天。晚上回到darling还是鼓起勇气和他聊起环球旅行。我的态度已经从刚开始听到环球旅行的兴奋:“哇!你环球旅行啊!好厉害啊!”变成了“哦,你也是环球旅行啊~”没错,chris也是一个环球旅行的盲流。曾经拿着新西兰的working holiday visa在新西兰边旅行边在农场打工摘草莓长达半年。如果换成是传统的思维,我会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一个23岁的男孩,不努力工作买房子娶老婆,反而去新西兰摘什么草莓,在世界各地四处乱漂,放着英国新鲜的食物不吃,来中国吃地沟油拉半年肚子。他妈会怎么想,他爸会怎么想,他周围的人会对他投以怎样的眼光……
但是我们活在世界上,难道不是为了自己才活的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走一样的路,都要买房子娶老婆生孩子呢?你根本没有思考过,只是因为“别人”“大多数人”认为这样是对的,只是因为认为这样比较容易得到社会的认可。如果问起这样做的理由,有多少人能拍拍胸脯说,我对这样的生活方式真的有仔细衡量过,觉得我真的适合这样的生活方式呢?我环球旅行,我很穷,要坐最低等车厢,吃地摊,有时甚至要睡在街上。但是我很快乐。像大多数人一样去生活又怎样,特立独行又怎样,通往幸福的路不止一条,人生是我自己的,只要我觉得快乐就足够了。
情人节的这一天,我没有玫瑰,没有巧克力,我们5个一起租摩托车去PAI的周边游荡。泰国的风景跟中国真的不能比,但是旅途中最快乐的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为跳瀑布的勇士鼓掌,在山间公路上无穷无尽地开,遇到下坡为了省油关掉引擎让车自己滑下去,看大峡谷,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在大峡谷最危险的地方合照,天将黑的时候骑山路去找温泉,在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下到达,暮色中温泉如同仙境一般雾气飘荡,兴奋地冲过去却发现温泉的水太小而且足有60度,烫得没办法泡,用来煮鸡蛋还差不多。回去的路上夜风冷得刺骨,一边是山火浓烟一边是灿烂星光,有时候会觉得,这红色一圈绕山的光带真的是山火么?会不会是属于山的精灵在赶集呢?一路的红灯笼,夏日晚风微醺着,天上的星星是手里的棒棒糖,一路走一路笑着,永远都不会老的,喝一杯光酒,醉入桃源乡不知归处。
水泥公路总是隔一段有大坑,摩托车经过上面总是会毫无预警地忽然跳起来,一边冷得尖叫一边跳起来大笑。回到darling大家已经冷得不行,oscar甚至拿出羽绒服来穿上,我们循例先去逛夜市之后又在7-11呆到深夜。这个情人节,最甜蜜的不仅是一整天满满的风景满满的回忆,而是我发现了6块钱一份的芒果糯米饭,吃货瞬间风中凌乱了发誓明天三餐都要吃!
PAI是一个适合发呆和闲逛的地方,PAI河两岸有很多漂亮的小茅草屋,非常便宜只要20一晚。一群盲流又睡到中午,出来吃brunch。吃完发现街边卖冰淇林的姐姐沟很深,尤其弯腰低头挖冰淇林的时候更是风光无限……于是每个盲流包括最省钱的那个都买了冰淇林。Christopher说这就是买一送一,在嘴巴尝到冰淇林之前眼睛可以先吃到。只有这时候我才忽然发现原来大家性别不一样啊……
订了下午4点半离开PAI去清迈的车,悠闲的午后大家都无所事事昏昏欲睡。
和橄榄姐姐聊天。她30岁,2年前和男朋友分手后一直在西藏工作,会招待一些沙发客,每年有一个月假期,平时很早就下班了,会和朋友一起喝喝甜茶逛逛寺庙什么的。这样的生活,即使没有结婚,不也过得很快乐么?为什么总有很多人说别人是“剩女”,总觉得女人不结婚就很可怜?每种生活都有自己的悲喜,当你觉得不结婚的女人换灯泡扛煤气都没人帮忙很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难道你就从来没跟老公吵过架,子女不用教都很听话?在质问我为什么一直不交男朋友的时候难道你恋爱的时候就从来没怀念过单身的快乐么?不要试图用自己的偏见去评判别人,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都有自己的道理,没有谁对谁错。
4点10分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马上就要去坐车了,来不及告别就和christopher背上包跑去赶车,很遗憾最后没有跟oscar、chris和橄榄告别。很想知道oscar和chris几年后会变成怎样的大人,想知道环游世界的少年最终将何去何从。如果有一天,他们在某处安定下来,与没有环游世界的人相比,会不会有不同呢?我相信有这样经历的人一定会有其特别之处,相信有缘的人一定会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再度相遇,如果某年某月,在某处再遇见他们,如果那时我们已经不再年轻,如果聊起自己的青春岁月,能不能在眼神接触时淡淡一笑?回清迈最幸福的事情依然是在小鸟的各种闲聊和我人生的最爱——芒果糯米饭,在PAI上车前还打包了一份带走。早上在小鸟等Kit和她的朋友丹麦女生Ida一起去清道参加那个我依然不知道是什么的节日。Ida的牛逼之处不仅在于她的语速之快英音之重让我2天都没听懂过她在说什么,更在于她竟然会中文和泰语,在去清道的路上一直在看一本中文读物,到了清道带我们找到一家泰国素食馆吃了素鸡素鱼还有巨好吃的豆腐才4块钱一个人也太便宜了!
 吃完kit说要走去办那个节日的地方,其实一直到这时候我依然不知道是什么节日,唯一听懂的就是会唱歌跳舞篝火什么的,连她们自己也好像是道听途说的样子就过去了。找到一个指示牌就出发了。可是我明明好像看见指示牌上写着6km之类的数字哦,我们三人都背着大包,我还以为她们是想练铁人三项,或者kit以为负重行走也是禅修的一部分,所以我也没异议,走就走吧。
没想到过了20分钟kit就一副根本撑不住的样子了,但是她仍然坚持说这是她禅修的一部分(少女你真的分清楚什么是禅修什么是军训了么?)。ida觉得也有点撑不住了,路过一个小卖部,ida跟店主说了一堆话之后店主竟然免费开摩托载我们过去了!怎么满世界都是这种好心人啊!
到了山里我瞬间就泰国日本傻傻分不清楚了。这个节日叫做香巴拉节(シャンバラ祭り),不知道为什么,一群日本人,不远万里来到泰国,而且是清道乡下,这是何等的国际主义精神!




Kit和ida显然也清楚,尤其是看见地上一个硕大的不知名花花绿绿的虫子,kit当下就崩溃了,说要坐车出去找guesthouse住,绝对不能住这里。我倒是没啥所谓,不吃点苦怎么懂得珍惜幸福呢?只有住过冰凉的地板冷得睡不着才能懂得每一张床,不管有多脏,都已经是恩赐了。
她们俩开始浑浑噩噩找来找去,留我一个人在宿营地游荡。很难想象是谁找到了这样的世外桃源。不远处是一座高山,山下是一片片玉米地,宿营地周围有小溪穿过,在这样安静的下午大家都悠闲地做自己的事,有人弹吉他有人唱歌,有人舀起陶罐里的水仔细灌到杯子里喝掉。

在露天厨房遇到了跟男朋友一起来露营的山口遥。她说宿营地不远处有温泉,很热情地带我去。路上她说晚上在帐篷周围有萤火虫,山上有火燃烧,这是节日的第一天,晚上大家都穿着很原始的衣服梳着很传统的发型(后来我真验证了)围着篝火跳舞唱歌,在山里互相之间都是朋友。小遥今年30岁(样子年轻得跟大学没毕业似的),辞了工作跟男朋友一起环游世界。我的天呐怎么又是一个环游世界的……
宿营地周围有两个温泉,一个是收费的,门票只有10块钱,但是没见有人去。另外一个是不收费的,人多得跟下饺子似的。显然我要去泡不收费的那个。在这样悠闲美好的下午,周围都是宁静的田园,安然吃草的牛脖子上的铃铛清脆地响,几只鸭子在温泉旁边的小河里戏水。泡温泉的人一会浸在热水里,一会跳进清冽的小溪泡一泡冷水。风吹过树梢沙沙地响,偶尔有几片叶子被风吹下来,飘飘摇摇,乘着溪水开始旅行泡完温泉擦着滴水的头发回到营地,最中间的帐篷旁有一个女生在弹吉他唱歌,声音很像手嶌葵。旁边一个男生和我一样静静地坐着听她唱。
歌是奄美岛唄,荡气回肠百转千回,之后慢慢地弱下去,只剩吉他的低吟。唱完一首我们拍掌赞叹,她低头一笑,继续唱起下一首。山峦,溪水,夕阳,晚风,都溶化在她的歌声里。直到天空中出现第一颗星星,她收起吉他,说,“我叫小爱”。
如果多年后回忆起这个下午,只有温泉的蒸气和小爱的歌声在整个宇宙回响,我们这么年轻,正在环游地球,所有美好的一切都正在上演,那女孩笑容温柔略显羞涩,我们爱她,如同爱这世界。
篝火生起来,大家抱着吉他轮流弹唱,轮到我和小爱介绍自己时,我说,
あいとスキ。
大家都笑了。萤火虫从小溪对面的树林中飞起,一闪一闪地碎入星空。气温越来越低,裹着毯子看大家兴致勃勃地围着篝火跳舞唱歌,歌词翻译成中文无非是类似于“哎呦嘿,山呀山呀山呀,河呀河呀河呀,多么美丽呀”之类的,但是三弦一弹起来,小鼓一敲起来,就真分不清究竟是在日本还是在泰国了。走了一圈只发现了一个白种人,于是拉着这个哥伦比亚的哥们儿陪我去温泉那里找萤火虫,黑灯瞎火地走了大半个晚上一只也没找着,哥们儿笑着说,要是想逗我开心,只要拿个手电筒大半夜在草丛里跑来跑去就可以了。是呀,我就是这样一个傻女孩,其实快乐很简单不是么?根本不需要有很多的钱,只要6块钱一份的芒果饭,几只萤火虫,免费的温泉,朋友间的微笑,就可以让我高兴好一阵子。
烤够了温暖的篝火,想着是不是早点入睡就没那么冷。于是9点多就裹着3张毯子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了,气温是穿着长袖裹着一层毯子坐着还是觉得冷的程度。旁边的栏杆上挂着一床很厚实的褥子,但是因为不知道是谁的所以不敢用。枕头也没有,只有枕着背包睡吧。地面的寒气一直往骨头缝里钻,每睡几分钟都会冷得差不多醒来了。到了晚上一点,实在冻醒了,看见那床褥子还挂在那里,心想都一点了,肯定没人用了,于是就抢过那床褥子垫在身子底下,终于可以稍微没那么冷地睡着了。结果3点多的时候,有人打着手电筒进来,在我旁边一直摸索,我一直装睡装睡,那人还是把我推醒把褥子抢走了。心里火大得不行但是又觉得很惭愧,抢走我褥子(其实是合理取回自己的褥子)的人知不知道我是中国人呢?我这样的行为会不会给中国丢脸呀?等人家回国会不会跟朋友宣传说“我在清道的山里被一个脸皮很厚的中国妞抢走了褥子,她还装睡不想还给我……“什么的,然后中国在别人心中就是一个”抢褥子”的民族……会不会有点想得太多……想着想着又迷迷糊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怎么捱也捱不到天亮,好想念篝火和温泉,想到不行。最后心一横,老娘不睡了!反正也冷得睡不着!不管几点,起床泡温泉去!坐起来一看表,已经6点了。谢天谢地这一夜过去了!
出了大通铺的门,发现哥伦比亚哥们儿和kit正在外面烤火,两个人的眼睛都像熊猫一样。据说都是冷得睡不着,只有起来生火烤着打盹。哥伦比亚哥们儿一听我说去泡温泉,他也正有此意。我们俩健步如飞直奔温泉,才6点多,天还没亮,温泉就被一群日本大叔占据了。而且个个都穿着民族服饰,简单描述就是腰间只有一条麻布片,一湿水就若隐若现……但是他们竟然全都神态自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温泉的池子这么小,一个人都伸不开腿,两个人泡在里面,对方还穿得如此清凉真刺激啊!!!!!除了おはよう和熱いよ之外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幸好过了一阵子走了一些人,终于可以享受一个人的专属小池子。
尽管这里白天风景美,吃得好,过得又舒服又快乐,但是晚上简直就是地狱一样,尤其我们3个女生,身子骨不好承受不了,只能离开了。清道,仿佛在梦里一样,那是我们的乌托邦。
 
再次回到清迈,小鸟已经满员了住不了,只有住在旁边的yellow house。比小鸟更便宜,才18块钱一晚上,有热水,一个人住,大床房。但其实我更愿意住10人间,大通铺,总觉得和大家一起的生活才是真正有意思的。安顿好的下一件事就是去美美地吃上一顿芒果糯米饭,有时觉得,整个世界都毁灭了也没所谓了,我有芒果糯米饭就够了!其他的我都别无所求了!
下午决定去逛清迈大学,宋条车司机说清迈大学里有免费的小电车可以坐,于是我连坐了十几次,从下午3点多一直坐到7点多。校园那么大,农业系门口有成片的向日葵花田,看见拿着大提琴的少女,打篮球的少年,五彩缤纷的教学楼,还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尽管自己还没毕业,却也怀念起大学生活。置身于其中时,看到的只是无聊的讲座,上下课匆匆的步伐,在宿舍煲的各种日剧韩剧美剧。只有以旁观者的姿态去观察,才能发现青春原来是如此美好的东西。白上衣黑裙子,散发着清新香味的湿头发,自行车的叮叮声,落在车棚顶上的花朵。像旧胶片一样在心里播放。忽然想念很多朋友,想给他们打打电话,问问他们,枝头是否长出了嫩芽,很多花一年只开一季,不要忘记观赏;
很多时光一生只有一次,不要忘记珍藏。
清迈大学每个校门口都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很便宜很便宜,还有很多古着,如果身材好,穿上肯定特别漂亮。又买了芒果糯米饭边走边吃,别问我怎么不吃别的,有了芒果糯米饭,我的眼睛里已经容不下别的食物了!
买了蝴蝶结兔子发箍,泰国东西真心不贵而且还很好看。没想到回到小鸟忽然人气暴增,一堆人来夸我可爱。看见角落里坐着一个亚洲女生,一头安妮宝贝笔下的海藻般的长发,一搭讪发现是中国人,新朋友就这样产生了,她是红,自由职业。这一晚小鸟外面的聊天大床忽然坐了很多人,英国人jamie过生日,一群人一起喝酒开心,我和红一直调侃美国人cory长得像断背山男主角,cory喝得有点醉,聊了一会问我要不要“跟他回房间5分钟”。我下意识地就用中文说“真是个快男啊!”cory用中文回答:“你说我快?”oh my god人类已经不能阻挡会中文的外国人了!以后说鬼佬的坏话千万别说普通话,有时候广东话他们也能听得懂,要说就说古文啦闽南语什么的,要写就写火星文……
忽然想起存在微信摇一摇这种东西,红摇出一个女生,约好第二天见面,大家去party,我一个人默默回去睡我的大床房。半夜三点被一群穿鼻环穿得跟牛一样的老外吵醒了,早上7点又被几个俄国女吵醒,出门在外一定要注意素质啊!背包客们!
总觉得shadow姐姐你绝对是我的未来。25岁 ,辞职 ,开始环游世界。不是没考虑过婚姻,不是没考虑过世界。努力赚钱,找更有钱的老公是为了什么呢?是不是钱真的可以代表快乐?很多人,包括我在内,每天超过12小时地工作,回到家想放松一下,看个电影却害怕睡得晚了明早起来没精神工作。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生活不是么?
一起租自行车逛清迈,路上遇到5块钱一公斤的芒果,又遇到2块钱一个的椰子。吃饱水果再骑车太惬意了。河边有一家非常森系的饮品店,一起坐下聊起各种话题。清迈总是在不经意的角落有惊喜。
是泰国潮妞儿
午饭后想起有朋友曾经向我推荐曼谷的火车集市,看视频是小贩们把货物放在铁轨上贩卖,火车慢慢开来的时候大家快快把自己的商品搬走,很有意思很想看一看。所以当看见渡轮有【吞武里火车站】这一站,心想这可能就是火车集市吧。但是不知道为何,坐船坐过站了,只有下船,希望能问问人找到集市。街上的人都不懂英语,只有拿着LP指着上面的泰语火车和市场两个单词给路人看。每个人都说太远,正准备放弃的时候,问到一个警察大哥,于是奇遇又出现了,两位可爱的警察大哥竟然用警车送我去火车集市,实在太好人了!但是一下车我就内牛满面了……这的确是火车集市啊,右边是火车,左边是集市……囧rz 又不好意思说地方不对要人家送我回去,只有千恩万谢,到火车站里坐一会儿吧……
从火车站出来遇到一个尼姑两个和尚,灵机一动想起LP上说,泰国的僧人是会说英语的。果不其然,尼姑的英语非常好,而且刚好同路。善良的尼姑带我打的到渡口。她本是一个外企上班族,好像在泰国,出家只是一种很普通的人生选择,如果她愿意也随时可以还俗,就像我们换一份工作一样,作为一个尼姑,她也有自己的朋友,也要学习,也要工作。和她聊天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原来生命还有更多更多的可能性,在寺庙禅修也是一种人生。世界上纷纷扰扰的事情太多,有时太过关注于外部世界往往忽略了内心的宁静,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像她一样,换一种生活,找回失落已久的自身,会不会是更好的选择呢?双手合十,我们微笑着道别,目送她步履轻盈走进寺庙大门。
在泰国的最后时间里逛了旧货市场,淘旧物才是真潮人啊!
在去坐飞机的路上遇上了新朋友,离开泰国显得不那么孤单和伤感。总觉得这只是暂时的离别,总觉得明天就要再回来似的。也许吸引背包客数年漂泊的原因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更让人舍不得的是一路上遇上的一个个朋友,总期盼着,或许再走一个国家,离别的人会在某个转角再度遇见,再一起,携手旅行
0
0

查看评论
* 以上用户言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CSDN网站的观点或立场
    个人资料
    • 访问:8543次
    • 积分:137
    • 等级:
    • 排名:千里之外
    • 原创:6篇
    • 转载:1篇
    • 译文:0篇
    • 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