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大本营

让区块链回归技术和应用的本质,联系我们:blockchain_camp@csdn.net。

相亲时, 如何向 TA 解释区块链? | 春哥区块链创业记

版权声明:本文为博主原创文章,未经博主允许不得转载。 https://blog.csdn.net/Blockchain_lemon/article/details/90192148

640?wx_fmt=jpeg

来源 | 《春哥区块链创业记》

作者 | 陈炯、芮苏英、冯春、陆晟

责编 | 乔治

出品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信春哥得永生?哈哈哈,此春哥非彼春哥...


这是一个硅谷IT男的创业故事...


相亲对象竟然是飞机上邂逅的“公主病”美女记者,女记者吐槽ICO是庞氏骗局,误会春哥回国不是创业而是“割韭菜”;春哥为区块链“喊冤”,很接地气地力证区块链不是ICO……


春哥与小睿在大董完成了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聚餐,吃掉了一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烤鸭,喝掉了半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红酒。


在小睿确定加盟春哥的“春链”公司之后,番仔也提交了辞职书,与春哥和小睿并肩作战,自此,春链公司的伟大征程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英雄不问出处,参照美国那些伟大的互联网公司,春链的起家并不是在一个高大上的甲级写字楼,也没入驻国内那些知名的孵化器,而是选择了高校云集的海淀区的一家名为“创业无极限”的咖啡馆,春哥称之为“创业咖啡”。


“创业咖啡”的老板娘姓佟,自称是佟掌柜。佟掌柜的老公做房地产生意,家里条件非常优越。

佟老板娘开这个“创业咖啡”纯属玩票性质,不计较盈亏,只求平时找点事做做,不会闲得无聊。


“创业咖啡”有个给VIP设置的玻璃房,不仅有长条桌,还配置了投影仪、小黑板,非常适合创业初期的春链团队。在某个春日的午后,春哥找佟掌柜商量,想长期借用VIP玻璃房作为创业的办公室,但是公司的经费有限,的确给不起太高的租金。


佟掌柜出身富裕家庭,但也跟着老公创过业,知道其中的艰辛,没有太多的犹豫就答应了下来,甚至连租金也免了,就当是扶持年轻人创业。


第二天,春哥就带着小睿和番仔到了“创业咖啡”。春哥有些担心,在窗明几净的甲级写字楼待惯了的小睿和番仔,能否适应咖啡厅吵闹的环境。


没想到番仔一走进玻璃房,就非常兴奋地说:“这个地方太赞了,天天泡在咖啡厅coding(写程序)才有创业的范儿!伟大的春链就要从这里起航了!”


小睿的表现很平静,既没表现出不满也不像番仔那般亢奋,对她来说,能有一台高性能的电脑、能上网、能写代码就足够了,至于工作环境,她一向都不怎么在意。


“先委屈大家在这儿办公,等拿到一笔融资,我们就去租自己的办公室!”春哥很认真地说道,这也是对创业团队的承诺。


为了创办春链公司,春哥自己掏了3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这是他这几年在硅谷的全部积蓄。春哥的父母一直很反对他创业,希望他把这笔钱当作首付,在北京买一套房子,像春哥这个年纪的男生,如果还没买房,是很难找到女朋友的。


春哥正在安排三人的办公座位,手机突然响了。春哥掏出手机来看了看,快步走到咖啡厅的一个角落。


“妈,有什么事?”春哥压低声音问道。


“你三姑介绍了一个姑娘,这姑娘是位记者,我看过照片了,样貌挺端庄,家里面条件也不错,你三姑已经约好了,今天晚上八点在‘印象咖啡’见面”春哥的老妈在电话里面絮絮叨叨地说开了。


“妈,你怎么又安排我去相亲!我最近真的很忙 唉,好好好,我听你的!我听你的!我知道了,地址我记下来了,你放心。”


挂了电话,春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想起了之前见过的两三位相亲对象,心里面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春哥自认为不是帅哥,所以对相亲对象的外貌并没有太高的要求,过得去就行。但是之前见过的三位姑娘,打扮实在太过妖娆,用时髦的话来说是典型的“网红”妆,大眼瘦脸隆鼻的化妆神技用完,效果比PS修图之后还夸张。


其次,如果说妆容上的妖艳还能让春哥忍受,最让春哥受不了的是,彼此坐下来还没聊上两句,对方就单刀直入地问春哥是不是北京户口,在北京有几套房,房子在三环还是五环,有没有车,结婚以后会不会跟父母住一起......


无房无车的春哥,显然不能让这些姑娘们满意,姑娘们那被修饰得无比精致的脸翻转起来比翻书还快,接下来的剧情便是姑娘们借口晚上还要回公司加班,匆匆告辞,然后就再也不联系了。


自此,春哥对相亲这事就不抱太大的信心,要不是老妈一次又一次地威逼利诱,春哥说什么也不会再浪费时间去见那些个“网红”了,还不如在创业咖啡待着,多写几段代码。但知子莫如母,春哥的老妈对付儿子总是有很多办法的,并且屡屡得逞。


“妈,我刚从美国出差回来,还没有倒过时差呢,你就不能让我消停几天?”宁佳在电话里面不高兴地说道。


“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今年都32岁了,还不抓紧时间谈恋爱、结婚、生子,等你拖到40岁,看你还怎么能怀得上!现在国家都出政策鼓励生育了。 ”


老妈在电话里面苦口婆心地说道。


宁佳跟老妈在电话里面唇枪舌战了十几分钟,但每一次反抗都被老妈的现身说法给“怼”了回去,最后无奈选择了投降。


“知道了,要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不要迟到,要矜持,说话要有分寸,咱们是书香门第。”宁佳无可奈何地说道,然后挂了老妈的电话,心里对老妈今晚上又偷偷给她安排一次相亲一百个不愿意。


“哎,又是一个海归博士!”宁佳噘嘴嘟囔着,不由想起上周与那个耶鲁博士相亲的悲催经历。


那位耶鲁博士从小就属于“别人家的孩子”,到美国后师从耶鲁某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因此,在他看来,自己拿诺贝尔奖只是时间问题。耶鲁博士整晚上除了回顾自己的学霸前半生,剩下都在“秀”自己的渊博学识,絮絮叨叨地跟宁佳讲了一晚上“罗伯特·恩格尔用随着时间变化的易变性和共同趋势两种方法分析经济时间数列,从而给经济学研究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影响”。


武汉大学新闻系出身的宁佳哪听得懂什么随时间变化的易变性、什么共同趋势,只是出于礼貌,耐着性子听对方絮叨了两三个钟头,听得她直打瞌睡。


宁佳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比她老妈更絮叨的男人,嫁给这样的男人估计得少活一二十年。


更让宁佳始料不及的是,结账时耶鲁博士居然为100块钱的餐费要和她AA。宁佳此时已经忍无可忍了,心直口快地说了一句,你们读个博士也不容易,还是我来吧,瞬间将耶鲁博士“怼倒”在地。


耶鲁博士对宁佳却颇有好感,自那以后多次打电话、发微信约宁佳见面,但都被宁佳以工作太忙为由婉拒了,没想到一根筋的耶鲁博士竟然跑到报社社长办公室,质问社长是不是给宁佳安排的工作太过饱和,当然,宁佳的下场是被领导狠狠地K了一顿。


从此以后,只要听说是海归博士,宁佳都会绕着走,躲得越远越好。


宁佳把手机放在工作台上,郁闷地用手抚着额头,自言自语地说道:“妈,你以后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个学历低一点的,最好是本科生,大专也行……”


下班之后,宁佳打车到咖啡馆门口,看了一下手表,7点58分,离约好的时间还差2分钟。


宁佳在咖啡店门门口站了一会儿,并没有急着进去。她探头朝里望去,咖啡馆靠里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一个貌似在等人的年轻男子。


“应该就是他了。”宁佳暗自思忖。宁佳远远打量了男子几眼,三十出头,长得还算帅,发型也很新潮。这么帅的博士还是第一次遇到,宁佳心目中对博士既有的印象被颠覆了,忍不住又多打量了两眼。


宁佳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过三分了,这才不紧不慢地走进咖啡馆朝那位帅哥走去。女生要矜持,相亲约会略微迟到两三分钟就是矜持的一种方式。


走到帅哥桌前,宁佳抿嘴不语,面露微笑,等待帅哥开口。


“小姐,您几位?”帅哥突然起身,赶紧把手机放进裤兜里,看着宁佳热情地开口问道。


宁佳瞬间石化了,她回过神来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帅哥穿的竟然是咖啡馆员工的制服。原来他不是海归博士,而是这里的服务生。


“糗死了”宁佳不由剁了剁脚,心里嗔骂道:“你说你长得这么帅还来这里做服务生干嘛?做服务生也就算了,要不要工作时间往那儿一坐,感觉像是在等人一样?还有那个海归博士,有没有点时间观念,跟女孩子约会是不是应该提前一点到呀!”


“我,我找人。”宁佳答道,还没有完全从窘态中恢复过来,幸亏刚才没主动开口,否则真要找地缝钻了。


“请问,您是宁小姐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宁佳转身一看,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在向自己打招呼,虽然算不上帅哥,但看上去也算温和友善。


等男子再走近一点,宁佳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宁佳想了想,终于认出眼前这位男子就是那天在飞机上靠在自己肩膀上打呼的那人,宁佳的脸色当场就变得难看起来。


春哥此时也认出宁佳来,暗想“不是冤家不聚头”。


宁佳点了点头,冷漠地回答道:“对,我是宁佳,你就是冯博士?”


春哥看出了宁佳的不悦,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但是心里面已经拿定主意要治治这个有“公主病”的女生。


春哥点了点头:“真是无巧不成书,那天在飞机上我们已经见过了!”


宁佳不想提起这段不愉快的经历,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拿着菜单看了看,对那位很帅的服务生说道:“我要一杯卡布奇诺!”


春哥也在宁佳对面坐下,笑着说:“女孩子晚上喝卡布奇诺不太好,卡布奇诺的卡路里高,特别容易长胖,喝多了晚上还睡不着。”


宁佳白了春哥一眼,然后对服务员说:“我就要卡布奇诺!”


服务员笑了笑,然后又转向春哥,礼貌地说道:“这位先生想喝什么?”


春哥翻了翻菜单,笑着说:“晚上咖啡喝多了睡不着觉,我来杯大麦茶吧。”宁佳看了春哥一眼,心里面嘀咕了一句:“真是土包子,跑来咖啡馆喝茶!”既然是相亲,即便两人之前有多少过节,相亲的流程还是要走完的。


春哥先自我介绍说:“宁小姐你好,我叫冯春,周围的朋友都叫我春哥。如果不介意,也可以叫我春哥。”


宁佳心想:“我跟你很熟吗?我非常介意叫你春哥,叫你春哥可以得永生吗?”在飞机上,两人就结下不大不小的梁子,再加上宁佳刚才把服务生误会成相亲对象出了糗,不自觉地就迁怒到了春哥身上,自然对春哥没什么好感。


“还是叫冯博士或者冯先生吧,这样比较礼貌一点,况且我们又不是很熟。”宁佳不客气地说道,让春哥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春哥丝毫不以为意,笑着说:“呵呵,好说好说,你觉得怎么顺口就怎么来!”春哥的笑容在宁佳的眼中,越看越像是某种挑衅,宁佳心中那口气就更加不顺了。


“听说你刚从美国回来?”宁佳喝了一小口卡布奇诺,接着说道,“是不是美国最近的就业形势不太好,听说上个月失业指数又上升了一点五个百分点。 ”


宁佳这话分明是在挤对春哥是因为失业才灰溜溜地回国的。


春哥听出了宁佳的弦外之音,心想今天相亲是没什么戏了,旧仇未报又添新恨倒是大概率事件。这位宁记者长得算是千里挑一,但是这脾气倒是不怎么好。


春哥笑了笑,装作不以为意地说道:“美国上个月不光失业指数上升了,非农就业指数还低于预期,但是我们这个行业景气指数还不错,公司接了一个大单够我们吃三年,老板还给我加薪15%。宁记者这次去美国如果是为了调研失业率指数,完全可以来找我调研一下,我在美国待了十几年,对美国社会的经济形势还算了解,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宁佳狠狠地看了春哥一眼,春哥嬉皮笑脸的样子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冯博士,你在美国是做什么工作的?”宁佳继续问道,希望能找到一点“破绽”挤对春哥,今天她跟春哥算是杠上了。


“我在一家区块链公司做程序员。”春哥回答道。


“哦,”宁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景气度指数很高,看来在美国也流行用ICOa来割韭菜,冯博士最近是不是收成不错?”


听宁佳这么一说,春哥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了,宁佳一定是跟番仔一样,把区块链和ICO混为一谈了。


但是春哥也不急于解释,只是笑着说:“我不太明白什么是割韭菜。”


宁佳看着春哥,冷冷地笑了笑:“你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吧!现在资本很狂热,热钱也很多,所谓钱多人傻,只要有一份从网上抄的ICO商业计划书,再找几个所谓的行业大咖站台就可以大把圈钱,我们把这种情况叫作收智商税,或者是割韭菜。你现在还想回国来割韭菜真的晚了,去年国内全面叫停了通过ICO进行融资的行为!”


“呵呵,这个说法倒是有意思!你继续说说!”春哥笑了笑说道,“我在美国待了这么多年,倒是第一次听说割韭菜这个说法。”


宁佳看着春哥,心想这家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不过能当面数落他一顿也不是坏事。


“你们割韭菜的套路我门儿清。所谓的ICO本质上更像众筹,只不过呢,IPOa给的是股份,而ICO发行的就是‘虚拟币’。比方说,我发行一亿个空气币,一个一块钱,拿出2000万个在市场上卖,我就可以融到2000万块钱。这其中的骗局就是,不用给你股份也不用给你分红,我就给你这些空气币就行了。这些空气币没有任何抵押物,说白了也没有任何价值。接着这个币在区块链上交易,大家就可以炒作空气币了。泡沫毕竟是泡沫,终究是要破灭的,你们赚到钱就跑路了,有人亏得血本无归,就是被割了韭菜了!”


春哥听着宁佳颇具正义感的冷嘲热讽,一直保持微笑,自始至终没有一句反驳的话。宁佳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往深了说,你们搞的这些所谓的ICO,从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个融合了货币、股市、庞氏骗局三种不同概念的产物。货币的基本属性是必须可以交换,但一个更重要的要求是必须可以兑现。比如说发行了1个亿的纸币,它就必须得有1个亿的资产作为后盾来兑现承诺,这些资产可以是黄金、美元或者其他资产。如若没有的话,就会引发通货膨胀,纸币很快就会贬值。”


春哥点了点头,对宁佳的说法表示认可,接着问道:“为什么说还融合了股票的特质呢?”


“那是因为都可以炒作呀!你看一些人把交易股票都说成炒股票,而ICO价格的波动比股票还要剧烈,所以就更符合某些人投机的心理。但是炒股票是因为股票的价值代表了对企业未来现金流的预期,也就是我觉得公司将来可能会更加有钱,所以我才会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因此,股票价格是有实在的公司做担保,有具体的业务,可以通过财务报表实打实看到,不是靠忽悠出来的,但是ICO没有。说得更直白一点,ICO没有任何价值,就是纯粹炒作!”宁佳说道。


“听你这样分析,我觉得还挺有道理。”春哥觉得宁佳虽然把ICO和区块链混为一谈,但是对ICO的理解还是挺到位的。


“那最后,为什么又变成庞氏骗局了呢?”春哥饶有兴趣地问道。


“ICO肯定是参与的人越多钱就越多,但总有一天,人数再也无法增长了,只有人卖没有人买,这个虚拟币最终就崩盘了。你们这些发币的庄家早就赚得盆满钵满跑路了,剩下就是一堆哀号的‘韭菜’!”宁佳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


宁佳对ICO的透彻分析,让春哥意识到不能小看这位有“公主病”的女记者,她跟之前那些相亲对象完全不是一路人。


卡布奇诺的奶泡沾了一些在宁佳的嘴角上,春哥很细心地递上了一张纸巾,示意宁佳擦一擦。宁佳看了春哥一眼,表示自己并不领他的情,但还是面无表情地接过纸巾,轻轻擦拭了一下。

“照你们这么说,所有的ICO都是骗局了?所有搞ICO和区块链的人都是骗子了?”春哥问道。

宁佳摇了摇头:“客观说,这个倒未必。”


春哥笑了笑,对宁佳拱了拱手说道:“感谢你没有一竿子打死一船人!”


宁佳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还有一句话,叫作天下乌鸦一般黑!人性都是贪婪的!”


春哥也不反驳,笑着说:“是不是一般黑,以后自有分晓!不过刚才听了你对ICO的分析,我倒是觉得胜读十年书。 ”


宁佳又白了春哥一眼,心想:“你少给我戴高帽子。 ”


“其实我还有很多问题,不知道能不能随时向你请教?”春哥非常虚心地说道。宁佳很警觉地看了春哥一眼,说:“你什么意思?”


春哥笑着说:“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加个微信。”


听春哥这么一说,宁佳更加警觉了,感觉春哥果然居心不良,于是说道:“我平时总在外面跑,不怎么看微信。”


面对宁佳的婉拒,春哥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当记者就是辛苦。”


宁佳看了看手表,示意时间差不多了,要结束今晚的相亲。而此前宁佳的态度已经向春哥表明,她对春哥是没什么兴趣的,或许从今晚说了再见之后就真的再也不相见了。


平心而论,无论从任何方面来说,宁佳的条件都是出众的,高学历、高颜值、高收入,各种软硬件都是高配,但为什么一直单身?这的确让人匪夷所思。工作忙只是宁佳的借口,而最本质的原因还是她眼光太高、太挑剔。宁佳骨子里是个高傲的人,她希望找到一个跟她有共鸣的人,所谓志同道合、心灵相通,然而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她一个都没碰到。


春哥看了宁佳一眼,问道:“看样子宁小姐还有别的事?”宁佳点了点头:“我晚上还要赶回报社改一篇稿子。”


这个理由成立也不成立,宁佳要赶的稿子并不算太急,不一定非要今晚赶着回去修改,但由于对眼前这位海归博士没有什么好感,宁佳觉得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去做一点有意义的事。


春哥点了点头,说:“不过在你离开之前,我想多说一句,你说有些ICO是骗局,这一点我同意,但是你认为区块链都是骗局,我是坚决反对的。”


宁佳看着春哥,冷哼了一声:“垂死挣扎!”


春哥笑了笑,接着说道:“就算被你判了死刑,也得给我一个上诉的机会,我这个小小的要求不过分吧!”


宁佳不置可否,继续嘲讽春哥道:“我当读了博士的人,因为书读得太多而变得迂腐了,口舌笨拙,没想到也还是有巧言令色的博士的!”


“呵呵,”春哥忍不住笑出声来,也不理会宁佳的冷嘲热讽,说道,“《论语》有云,‘巧言令色鲜矣仁’,偏偏不巧,我就是那个很鲜见的、巧言但也很仁义的人!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一个男人拿一把刀把一个女人给杀了,你说那把刀算不算凶手?”


宁佳睁大眼睛看着春哥,心中一阵莫名的紧张,面上却保持镇静,说道:“你举这个例子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威胁我吗?”


春哥忽然意识到自己举的例子让对方误会了,挠了挠脑袋,然后把双手放在桌面上,笑着说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放心,我手上没刀。刚才那个例子不恰当,我换一个例子,如果一个女人拿一把刀把一个男人给杀了,你说那把刀算不算凶手?”


宁佳冷哼了一声,说道:“这把刀当然不算凶手,但它是凶器。”


“对,”春哥接着说道,“其实刀是无辜的,比如说桌上这把餐刀,可以是凶器,但也可以是工具,我们可以用来削水果、切蛋糕,或者用来刮胡子。”


说到这儿,气氛稍微轻松了一点,宁佳忍不住笑了,说:“你才拿餐刀来刮胡子!”


春哥也笑了笑,说:“偶尔用用也无妨。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区块链其实就是一种技术,有人用区块链来做庞氏骗局,比如发空气币,但是也有很多人在用区块链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比如金融交易。所以说如果骗钱的ICO是凶手,那么区块链顶多只能算是凶器。但我要说的是,技术本身是没有好坏之分的,一位geek曾经说过,技术是无罪的,所以我今天一定要为区块链大声喊冤。”


宁佳咯咯地笑了起来,轻轻用手背捂了捂嘴,恪守笑不露齿的淑女规范。春哥觉得宁佳的笑容格外明媚,不由地心神一荡,对宁佳的印象也不禁好了几分。


宁佳笑了一会儿才平复下情绪,说道:“你别东拉西扯了,赶紧言归正传,我还要回报社赶稿!”


春哥定了定神,继续说道:“其实我想说的是,ICO和区块链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东西。虽然说ICO确实是利用了区块链的技术来发行‘虚拟币’,但ICO市场的空前泛滥、形成泡沫甚至最后演变成为庞氏骗局,究其原因是人性的贪婪和愚蠢,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半毛钱关系!”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宁佳见春哥说得如此义愤填膺,看了看手表,略微有些蛮横地说道,“我给你10分钟时间说清楚ICO和区块链的关系,只有10分钟,现在开始计时!”


春哥点了点头,充满自信地说道:“不用10分钟,5分钟足够。所谓的区块链,最初是为比特币设计的一种去中心化的记账技术。如果用一句老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来形容ICO和区块链的关系,那么区块链技术就是‘皮’,ICO就是长在区块链上面的‘毛’。很多投机心作祟的人就鬼迷心窍地想用类似比特币的‘虚拟币’来骗钱,这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ICO以及空气币。而为了让更多的人相信他们的骗局,这些人就硬拉上区块链把项目包装得更有技术含量,但是实际上,这些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


春哥简单的解释,似乎让宁佳听明白了一点ICO与区块链的关系,她微微点了点头,说:“按照你的解释,ICO是‘虚拟币’,而区块链是一种为这种币记账的技术?”


春哥立刻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地夸奖宁佳说:“一语中的!区块链作为一种技术,不仅可以应用在‘虚拟币’上,还可以应用在金融交易、二手房交易、食品安全溯源等领域,因此,区块链绝对不能跟ICO划上等号。ICO骗钱这口黑锅,区块链不背!”


宁佳点了点头,笑着说:“你为自己‘洗地’真是不遗余力!”


“再进一步说,国内很多ICO可能根本就没有用到区块链技术,就在网上搞了一个山寨的空气币交易软件,就明目张胆地出来骗钱!所以我们这些踏实搞区块链的,是有义务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的!”春哥说到这儿,语气都变得铿锵有力,慷慨激昂了。


“你继续!”宁佳听得饶有兴趣。


“目前,区块链已经在很多应用场景落地,除了之前说的金融交易,还比如保险、学位证书颁发等。在不久的将来,区块链就会和现在的移动支付技术一样,逐渐渗透到普通人生活的每个角落。现在ICO已经被全面叫停了,泡沫散尽之后,大家可以冷静地聚焦在区块链技术本身和它未来的应用前景上,而不是被ICO骗钱的表象所迷惑。”春哥总结陈词道。


宁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着说道:“你已经撇清了ICO和区块链的关系,那你能不能跟我讲讲到底什么是区块链?我在网上搜索过介绍区块链的文章,但都太过技术化了,看得头都大了!”


春哥笑了笑,看了看表说:“好像已经过了10分钟了。”


宁佳白了春哥一眼,说道:“刚才我是说给你10分钟讲清楚ICO和区块链的区别,现在我再给你10分钟,讲清楚什么是区块链。”


春哥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说:“10分钟要讲清楚区块链是件比较困难的事。”宁佳看到春哥睚眦必报的模样,脸色一沉说:“你不讲就算了,我也不稀罕,我回报社了!”


宁佳说着就要起身离座,春哥赶紧做了一个阻拦的手势,连声说道:“息怒,息怒!我尽量用10分钟讲清楚!”


为了能让宁佳这样的非IT人士理解区块链,春哥决定另辟蹊径,用一种虽然不太准确但是易于理解的方法来给宁佳介绍区块链。


春哥快速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首先呢,区块链的核心是去中心化,我还是举个例子说明什么是去中心化。以前,我们从网络上下载电影,都是去一些比较知名的电影网站下载,但其实你还是从网站的服务器上下载电影,这个服务器就是所谓的‘中心’。如果服务器趴下了,你就没办法下载了。与此同时,还有个问题,下载的人越多,服务器负荷就会越重,下载速度也就越慢。而近些年呢,出现了所谓的点到点的下载,什么是点到点呢?就是说现在电影不是存放在某个电影网站的服务器上,而是每个人电脑上都有电影的一部分,大伙互相从对方那里下载自己没有的那部分,最后拼凑出一部完整的电影。点到点下载就是去中心化的,因为不再有服务器这样的中心节点,每个下载的人的角色完全对等。这样的好处至少有两个。其一,原来网站服务器趴下,大伙就无法下载的问题不存在了;其二呢,跟从服务器下载相反,点到点下载的情形下,下载的人越多,速度反而越快,这是去中心化的优点。”


宁佳有些疑惑,说道:“你说这个下载方式我倒是听说过,这跟区块链有什么关系?”


春哥笑着说道:“你先别急,听我一一道来。弄明白了去中心化的概念,我们就可以开始讲区块链了。区块链的本质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本。那么这个去中心的账本如何工作呢?比方说,我要跟你借1000块钱,但我们俩萍水相逢、不太熟。区块链世界里,人与人的关系通常都是这样的,彼此之间互不信任,但是我又必须急用这1000块钱,你又怕我赖账,怎么办呢?于是你就发个朋友圈,留言说‘大伙作证啊,春哥向我借了1000块钱’。接着,你朋友圈里所有人都截个图,每个人又把这个消息转发到各自朋友圈中,朋友圈的朋友又截图发朋友圈这样,每个人都记下了你借给我1000块钱。当千千万万的人都记录下这个消息时,我肯定赖不了账了。这就是区块链的核心思想,在区块链的交易是所有人一起记,每个人都存了一个账本,想赖也赖不了。”


宁佳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不少,眼珠子一转,说道:“你等一下,如果我现在发个朋友圈说你欠我1000块,哦,不对,是1000万元,大家帮我截图转发,那你不是亏大了?”


春哥笑了笑,说道:“你真是活学活用,幸亏我还留了一手。这里其实有个问题,你在朋友圈里说我欠你1000万,但我并没有留言确认,所以这个交易是不被认可的。同样,区块链为了防止某些颜值高、智商高的人作弊,为了保证交易的有效性,规定必须交易双方都认可这笔交易。那么双方如何认可呢?很简单,就是你在朋友圈发的消息必须经过我点赞,才算认可、才有效,这样一来,问题就解决了。”


什么“高智商、高颜值”,宁佳知道是春哥在变相套近乎,她不想领这个情,说道:“你这样说,我明白了。你说区块链这技术也没那么复杂,网上那些文章偏要弄一堆看不懂的技术名词,这不是故弄玄虚吗!”


春哥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你这样说其实也是误会人家了,刚才我讲的只是区块链最基本的部分,事实上的情形却比这要复杂很多。就拿我欠你钱这个事来说,你原本发朋友圈是说我欠你1000块,然后我点赞了,确认是1000块。但是你后来偷偷地改成1000万,而且还收买朋友帮你记假账,那我该怎么办?”宁佳想了想,笑着说:“这倒是个好主意,我还没想到,就已经被你琢磨透了。看来搞区块链的也没几个好人!”


春哥一口咖啡差点没喷出来,不满地说道:“还没说到三句话,怎么又把我装进去了!你们当记者的真是厉害,随时随地都在给受访者挖坑!”


宁佳睁大眼睛看着春哥,佯装生气地说道:“喂,你这是在人身攻击!”


春哥故作委屈地说道:“你刚才放了一把火,说搞区块链的没几个好人,我就是一小老百姓,就不能点个灯吗!”


宁佳捂着嘴,咯咯地笑了几声,然后正色道:“言归正传!”


春哥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区块链规定,不是每个朋友转发的消息都会被标记为有效账目而被纳入账本,只有满足一个特定条件,比如这恰巧是今天的第十万条朋友圈消息,这条消息才会被采纳到最终账本里。因此,如果你的朋友要帮你伪造也不容易,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发大量的朋友圈,却不一定有效。”


宁佳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这个区块链的设计者考虑挺周全。我还有一个问题:朋友圈里的朋友凭什么要花时间帮你记账呢?”


春哥接着说:“任何一种制度,必须有激励机制,有效的激励是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回到刚才我讲的,别人凭啥帮你转发朋友圈来记账呢?这时候,区块链的激励机制出场了——当你的转发被纳入账本时,你就会得到相应的奖励。”


春哥用朋友圈消息的例子,形象生动又条理清晰地讲了半个多小时,宁佳终于搞明白了区块链的来龙去脉。宁佳喝了一口咖啡提了提神,说道:“听你这么一讲,我觉得其实区块链也没有传说中吹嘘得那么神秘,也不是什么神乎其神的高科技。”


春哥点头表示同意:“现在有些人认为,影响未来高科技的不是人工智能而是区块链。我并不是很赞同这个观点。区块链虽然有一定的价值和广泛的应用场景,但绝非能解决所有问题的大力丸。现在区块链被过度炒作,什么都要扯上区块链,很多投资人变成了‘非区块链概念不投’,有些人甚至提出了区块链马桶的概念,这简直是在毫无底线地蹭热度。前不久,国外的一份分析报告很悲观地认为,区块链这项新技术的泡沫将在两年内逐渐破裂,到2025年其光泽将消失殆尽。”


“呵呵,那到时候你岂不是要失业了?”宁佳幸灾乐祸地说道。


“失业了不是可以去领低保吗?”春哥笑着说道,“再说还有你这位大记者,到时候如果你写一篇海归博士失业领低保的新闻报道,一定很轰动。我现在可以承诺,届时我只接受你的专访。你最好能做成系列追踪报道,一定记住,还要找几个专家来点评一下。”


说到这儿,春哥顿了顿,小声地说道:“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到时候稿费能不能分我一半?”


“你,你……哼,真没见过你这样插科打诨的藤校博士!我真怀疑你的学历造假!”宁佳白了春哥一眼说道。


“哎,说到学历造假,我还真有这样的疑问,下次见面我把硕士和博士学位证书带来,你帮忙鉴定一下,看看我是不是读了一所假的藤校。”春哥一本正经地说道。


宁佳又好气又好笑,说:“你就接着贫吧!谁答应下次还跟你见面了!”


春哥连忙打哈哈,笑了笑,说:“其实我想告诉你,不是每个读博士的人都如你想象的那样迂腐!你看有个脱口秀演员,口吐莲花,不照样是博士嘛。不过他读的那个大学,在我们看来就只能呵呵两声。”


“你就嘚瑟吧,斯坦福的了不起吗!哼!”宁佳见不得春哥小人得志的样子。春哥立刻露出谄媚的笑容,小声地说了一句:“说句心里话,其实我觉得武大的才是最好的!”


宁佳扭过头,斜眼看着春哥,带威胁的口吻说道:“你什么意思?”


春哥连忙打着哈哈,给自己圆场:“扯远了,扯远了!说回刚才那篇报告,报告抛出了一个观点,当前所谓的区块链应用,95%都可以用数据库或者类似的技术取代,所以很多应用是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报告中还提到区块链的致命伤是效率低、资源消耗巨大。 ”


宁佳有些惊讶,问道:“效率很低?为什么呀?”


“你还记得我刚才举的发朋友圈的例子吧?我跟你借1000块钱,所有人要转发上万条朋友圈,但只有一条能最终被录入账本,而剩余的那些没有被录入的朋友圈消息,完全是无效的。研究表明,一笔用区块链来记账的交易,它的能源消耗比一次VISA交易多5000倍左右。”


宁佳点了点头,说:“如此看来,区块链还有很多问题。对了,我看报道说,区块链成功解决了供应链上产品的溯源问题,这个是怎么实现的呢?”


春哥笑了笑,说:“看来你还知道的不少!我前不久在网上看到类似的新闻,说区块链成功用于审查珍稀可可豆的整个环节——从秘鲁丛林采摘,通过火车、卡车和货船一路运送,最终成为芝加哥销售的巧克力棒。然而事实上,区块链能保证的仅仅是在这些环节中的每条信息是某年某月某日由某个交易员录入的。比如说,区块链记录显示,这个可可豆从秘鲁安第斯山脉的Maranon峡谷采摘,这条记录是我添加上去的。这时候,如果你问区块链这个可可豆真的是在那里采摘的吗,区块链只能说无可奉告,因为它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撒谎。”


宁佳笑着说:“这倒是,说不定这可可豆就是在附近的农场摘的。”


春哥点了点头,说:“这个完全有可能,如果从源头就开始造假,谁也没办法!”


宁佳不假思索地说道:“这说明了一个道理,再先进的技术都敌不过人性的贪婪。”


春哥摆出一副崇拜的表情,赞不绝口地说道:“你们当记者的,说话就是有水平,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就能准确揭示事情的本质。”


宁佳斜眼看着春哥,一字一句地说道:“哼,无事献殷勤!”春哥笑了笑,说:“这话绝对是发自肺腑的赞美!”


640?wx_fmt=gif


本期话题:老铁们分享一波你的创业故事吧,不局限于「区块链」哟。


营长将从精选留言用户中按留言点赞数抽取排名前 5 位的幸运者免费送书一本

截止时间5月19日(本周日)下午2点!


了解更多故事?也可扫码一键购买!

7.7折限时优惠,还包邮哟!!


640?wx_fmt=png


猛戳"阅读原文"有更多惊喜哟smiley_12.png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