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是忧;后半生,难走。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入秋的妖都,有点凉意,但刚好,很适合入睡。可望着满是霓虹灯的城市,睡不着,也没睡意,我怕在我睡着的时候,我的病,会越来越重,这病,难医,医不得治,心病。

入世那年,众望所归,香港回归。而我呱呱坠地于十一月,于一个平凡而注定会一直平淡的家庭。起步别人跑,我们爬,但所幸,上天安好,家之和睦,远超近邻。虽穷,但乐呵。无妨,心宽,国强家旺,吃喝不愁,衣食无忧。

转眼十有余二十初,高中结,从乡入城,立于世界之窗,站之处入眼皆高楼。胆小,好奇,生于九七,二十年后小城入大城,第一次,目有光,心向往:若有一天,立足于此,有一房,携双亲而住,岁月平安,死而无憾,人间应常来,奈何缘浅,至今未有余钱买一厕所,志不能忘,虽说志难如登天,可世间亦有二字辩解:万一呢?

农入城,若一人,难以离家,故,结伴而行,人之常情。三人行,必有我师,一友早已安排妥当,友致电亲友,住于一工业园。同住者,五湖四海,有一事至今难以释怀,如若有选择,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此皆二话,稍后道来。翌日,接通知,入厂体检,队伍浩大,生平少见。事必,有幸成为富士康一员。此行此景,打工生涯之始,永生难忘,班排通宵,友排白班,不幸,皆分离,心有不舍,城市太大,一人恐难适应。所幸,期间同工位处有一豪爽妹子,上班之余,谈笑风生,不至于闷的彻底。更万幸,同班者有一同工业园住者,贵州哥们,吃辣椒从不含糊,一把抓,入喉咙,干脆,人也干脆,夸夸其谈,落落大方,不几日便携手网吧,上班同行,下班同路。那会,虽苦,但有趣。

上有一话,说难以释怀,至此道来。同住者,五湖四海,意味着,生活古怪。住于上铺,下铺一大哥,口水之多,恐如珠江,至于地,地干,味大。伴烟入鼻,肚如江河滔滔不绝,想吐,哥们恐未刷牙年有余。刚出社会,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之人,见识之余,乃想,如若一生皆如此,该如何,工作夜夜通宵,白天难以入睡不说,还得忍受恶臭扑鼻。惶恐之余,脑中皆是该如何逃离。

至此,病根起,病随之而至。

放榜时,通宵班刚下,贵州哥们给一烟,接了,火起,吐一口,道一句:“查了吗?”

“不用查,心有数,专有余,本不足。你呢?”

苦笑,不知如何接盘。还是辣椒吃多了好,爽快人,干啥都心宽。我缓缓回了句:“查了。”

指尖烟抬起,一口烟入喉,有点呛,咳了两声。心有恙:本刚过,分难看,该如何去逃离。

适时电话起,亲友至,挂,回一信:过了本,分不高。关机,甩烟,脚尖转几圈,回头笑着说一句:“吃早餐?”
“走。”

病重了,但生活还要继续,不致命,无碍。

下有分解,且过几日。

在这里插入图片描述

©️2020 CSDN 皮肤主题: 鲸 设计师:meimeiellie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