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会议第一天

转自:云风的 BLOG

链接:http://blog.codingnow.com/2009/12/cpp2009.html

风云前辈,作为程序员我所致敬与学习的榜样。最近也是项目在一轮一轮的UAT之后终于可以有了比较闲的时间了,可以来好好看看好的文章,了解新的动态,学习新的东西。不然心里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这篇文章正好是说大牛讨论的大项目的一些不成功,我也有些同感。

 

Lippman 大牛的第一场,关于大型可伸缩性的软件开发的, Chen Shuo 同学翻译的很不错 :D

找到电源,所以可以写写了。

果然是牛人啊,上来就讲形而上的东西。我听的有趣,就做了点笔记,但是记的不多。

我们从自然界去寻找灵感,然后在计算机领域去搞出来。以前的计算机是没有内存的,后来冯大侠说,计算机就像大脑,大脑是有记忆的,所以有了内存。

我们现在说大脑就像计算机,是本末倒置了。人们总是从自然界的角度来思考,然后解决软件里的问题。Lippman 牛的想法是,把软件比作生物,从 DNA ,细胞核开始向上一层层的。

系统的基础组织部分是 Data Structure 和 Data Stream ,这个就像细胞一样;在应用领域方面,Executive Function 和 Type Information 就好比生物的各个器官。

大牛参加了许多项目,他抱怨了一轮,说好多都可耻的失败鸟。大项目就是容易失败。程序员辛苦啊,根本不是所谓白领。而且每个程序员都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每个人的学习经历不同,看待问题不同,写出来的程序就不同。人们对编程的理解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美好。现在慢慢的我们提高了抽象层次,按这个宇宙存在的方式去运作。但是从 java 开始学习编程,对程序员来说是有很大代价的,以前用 pascal 开始学习程序也有很大代价。大约是说,失去了对某些本质的理解。形成的对程序世界的世界观会有问题。

说回大项目,比如他参加的 Visual Studio 就不是啥成功的产品。用 .net 做 Windows 也很失败,那玩意根本就跑不快。微软做软件的哲学有问题,所以做不好。

有一个土星登陆器的项目,一代代技术都更新了。他作为技术顾问,提了些建议。主架构师纠结于用 java 还是用 C++ 这种问题上。其实架构师根本不应该关心用啥语言做。语言好不好都是屁话,把事情做好才对。最终项目是失败了。有很多问题都不是常规方法可以处理的。比如通讯的问题,因为土星上有什么什么,导致有时候信号 5,6 小时发不出去,等等。传统的通讯连接方式就不适用。

还有好多项目(有具体列举,没一一记了),做着做着,做了好几年,程序员心都凉了。

另一个是 MMO 项目,花了几千万,还是可耻的失败鸟。做出来后,什么都好,什么都很完美,只能支持 40-50 人在线。公司还说圣诞就要上。高层说,无所谓,不能玩也无所谓,做出来就好。结果当然是不能用的。开发人员心那是拔凉拔凉的。

再话说,Sun AT&T 几个公司想用 C++ 重写 Unix 。还有 IBM 等等用 Unix 的公司,搞了个啥邪恶同盟。反正最后也是可耻的失败鸟。

还有 Bell Labs 的 Plan 9 。东西是好的。不过根本不能成为一个产品。这里,提醒各位同学,找工作要小心。先侦察一下,如果公司就是要做个啥项目光冲着赚钱去的,这心态就有问题,肯定玩完。还有管理人员一定要懂技术,要知道做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否则碰到这种倒霉事赶紧卷铺盖走人,别浪费青春。

接下去又说了好多悲剧,比如 IBM 的 OS/2 啥的。说着说着,说不下去了,名单太长,全是血泪史啊。

Lippman 接着自比江湖百晓生。我觉得他是自谦,想说自己其实只是倚老卖老,知道许多事情,参与了很多项目而已。


正题其实是说怎么做大规模可伸缩性的项目。结论很悲观,说 C++ 其实不适合做这个。最后我问了个问题,说那什么合适呢。他没正面回答。不过举了个例子,提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还有量子力学。大约是想说,C++ 更像是 BS 大牛个人的作品,他一个人构架了 C++ 的大部分东西。但是我们未来需要新的语言来解决问题的话,应该参考量子力学的发展过程,大家一起来构架。C++ 呢,说这个最后可能会被我们带进坟墓。不是 C++ 不好,是因为细节太多,没人全搞的明白。结果每个人写出来的程序都不一样。指定规范很难。最后会有很多人不愿意学。

正题里围绕的实际例子是在动画工业中的。其实做动画,好多工具都是用完即弃的。提高可复用性,关键在于要把可复用单元做的足够小。做大就没人理你了。

他们有人(貌似说的 pixar)做了个神奇的东西,反正就是类似 method 注册啦,动态生成类型啦之类的一个奇妙的 C++ 玩具。可以把代码动态的以字符串形式注册进去。动态生成一些类,一些接口调用之类。大约加了两个间接层。代码里充斥着所谓的注册代码。往往多达几千个。当然性能上也因为这个间接层,下降了几十倍。

当然,大型可伸缩的项目,性能也不是关键的东西。

这里还插了几句关于脚本的。说是有 C++ 程序员说,其实我拿 C++ 写什么什么也很快的。不过那不行,因为 C++ 程序员太少。你用 C++ 写没问题,不过要求你写完了翻译成 perl 代码.

不过这个东西很复杂,所以除了写它的人,没人愿意去看怎么实现的。后来做这个的那个家伙回巴黎去了。那些代码也很可怕,很复杂,里面也有很多 bug 。

后来 Lippman 也做了个类似的东西,也是号称 Metaprogramming ,不过不是所谓 template metaprogramming ,而是代码生成代码。最终自动生成的是 C 结构。不过主要目的达到,就是隐藏众多细节。有人说这个不是 OOP ,没有 class 啥的,不过他认为这个也是 OOP 。OOP 不能看表象。他说,他其实只是想明白个事,关于静态数据和动态部分之类。

这个例子我很有感触,因为我们公司曾经也有个类似的东西。做了个 C++ 和 lua 的巨复杂的粘合层。弄的看起来很高级。结果发明和维护的人走了后,用它的项目组都以把这坨东西从项目中去掉为荣。


说起大项目,Lippman 说,一切失败的大项目都有个通病。就是时间很长,经过几年后,就变成了一个封闭王国。结果没人知道在干啥。里面拉帮结派,为了一些无所谓的技术问题争来吵去。其实争论的都不是要干的事情。

另外,项目太大了后,就没人了解项目的全部细节。渐渐的,大家都只关心自己做的那一块。这样很糟糕。他思考后,认为解决的方法是,应该把结构旋转 90 度,变成一个有层次的结构。从上到下一层层剥离。同一层次上就不要横向切了。

嗯,这个问题我也很有感触,虽然我的项目不算特别巨大。但是只有我一个人了解项目全部的细节,这让人很累。当然如果要每个人都了解全部细节,就会让每个人都很累。


以上是我凌乱的一些听课笔记。很多有趣的东西没来的及记下。可能也有很多我的误解在里面。同学们姑且看之吧。

发布了59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5 · 访问量 13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大白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