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写东西真的是很需要心情的。 就在昨天,我还很迫切地想写一段有关一个陌生人的文字。可今天,当我想认真完成昨天的这件未做完的事时,我才发现这已经变得有些艰难了。 我想写的其实只是一个与我毫不相关的人。 我想用“蜕变”来作为那段文字的标题。可是,我又觉得不太合适。 主人公是一个男青年,他有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在我现在看来却又是很肤浅的帅气。 因此我和好友选择了去他的小摊吃炒粉。 他很年轻,戴着眼镜,脸廓棱角分明,和其他靠摆小吃摊子维持生计的人相比,他的衣饰是过于整洁了些。他身着一件上班一族才穿的那种颇为正式的衬衫,蓝色的衬衫因旧而微微有些泛白。 我是一个喜欢幻想的人。于是很自然地,我开始作出各种各样的有关他的身世的设想,我觉得他应该是一个知识分子。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或者说正在接受)的人并不是不可能去摆小摊的。相反,现在大学生兼职巳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我于是饶有兴趣地看他忙乱地应付着眼前这幅“供不应求”这场景。在经济学里,这样的场景一旦出现,资本家是会赚大钱的。 直到我们回到寝室,发现我们的炒粉里并没有加鸡蛋。他说了这两份米粉都是加了蛋的。他说这是一个网吧里的人订好了的,先给我们,他过后再给网吧里炒上两份。 我想他是忘了。 我想他应该不会是真的忘了。 我于是否定了自己先前的有关他的来历的猜想。 所以我现在根本就失去了写他的兴趣。他也许原本就只是那么一个人而巳。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教育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