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湖畔 明月窗边

凌晨随感

今天在 Google 里闲逛,忽然发现一个有趣的链接,指向一个叫做 Hacking Guide 的 pdf 文档。点开 view as HTML 看看标题,呵呵,货真价实的一份攻击指南。随便溜了几眼,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公元二〇〇〇年的五一劳动节,不知道有多少朋友亲身经历过那个激动人心的一周。我当时正忙着准备传说中的中考,电脑的绝少碰触,何况之前我也还只是一个只知道红警、星际的 player。后来很偶然的机会翻到一本《计算机应用文摘》,里面有一篇文章的题目颇有耸人听闻的感觉:《只要连接到 Internet,就有被攻击的危险》。文中提到的 port scan、brute force cracking pwd,虽然现在也许看来不值一提,但是当时却真的是给我一种小小的震撼:原来电脑世界还有这样精彩的一面。随后的高一,学校开展所谓的课外兴趣课题研究活动,我就就着这个话题想弄出点什么来。买了《中国黑客内幕》,买了最初将近半年的《黑客防线》,越来越沉醉。上网也不再是搜索游戏秘笈,而是寻找 mail bomber、udp flooder 等等更刺激有趣的东西。就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了安焦、绿盟、鹰派、红盟,发现了小榕的 netXeyes 和 alert7 的 Linux Documents 垃圾回收站,发现了《如何成为一个黑客》和《你尽力了吗》。

这两天在 QQ 上跟人开玩笑,问国产软件有什么可以用的没有?大家都提到的,除了 Maxthon、Foxmail、金山词霸和几个杀毒软件,似乎都想不起什么了。我忽然想起流光、溯雪、冰河。说出这些名字的时候,应者寥寥;许多人已经忘记,或者根本不曾知道这些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抬表看看,原来已经过去了五年了。记得《中国黑客内幕》里面有一句歪诗:“木马冰河入梦来”,写的就是冰河在当年的传奇式轰动效果。当时只要是对安全感兴趣的网虫,几乎人手几个版本的冰河——因为太流行,不断被杀毒软件查杀,也就不断出现了各种变种以躲避杀毒软件。Glacier 的“官方版本”到 2.3 为止,后来出到过 8.x 系列、XP、200x 等等无数变体版本。在 Sohu 随便一搜,都是几百条相关信息。忽然兴起,随手 google 一把,发现冰河已经成为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符号了。

还记得当时的我,深迷与此。在网上遍寻九阴真经,终于发现,除了这些木马、扫描器,更重要而强大的工具却是 C、Perl、Linux 等等神奇而陌生的东西。于是过不到半年,我就开始了漫长的自学编程的道路,也在这之后知道了 cnshare.net(还有谁记得这个域名么?呵呵)。渐渐地,我完全浸淫于编程这种高级的游戏当中,不能自已。每当看见一个新的名词,理解一个新的概念,都让我欢欣鼓舞不已。学习编程的过程虽然无比刺激,然而终有疲倦的一天。当我忽然抬起头,发现,我似乎已经偏离最初的方向太远太远,而且,可悲的是,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也看不清前进的路。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喜欢编程。我现在的答案是,我希望有一天,指着屏幕上的各种程序说:看,这些程序,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是我写的。但是,我说这话的时候却不免心虚:真的有这么一天么?

迷茫中我停下脚步,喘息。看到过去的日子,却看不清前方的路。我想,我也许真的需要重新找一个目标了罢。回忆应该放下,而目标应该拾起。如此,我才能振奋精神,重新踏上征程。

05 年 5 月 22 日凌晨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Life
上一篇Linux Tips 之 Post-Installation Fine Tuning
下一篇Linux Tips 之 狸猫换太子:LD_PRELOAD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