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amer ........程序员

小时候,大人们告诉“我”,你长大了要当程序员,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就是一个程序员。

高考之前,老师告诉“我”,你一定要填报计算机专业,上哪个学校倒是其次,因为计算机专业出来的人都是想当然的现代白领。

大三的时候,同学们告诉“我”,扔下你的课本吧,你得出去兼职编程序呀,要不然,以后找工作的时候,你的“工作经验”一栏里就是不折不扣的“空指针”了。

当了所谓的“白领”后,第一次和老板一同出差,老板在飞机上告诉“我”说,你真以为软件质量有那么重要吗?小伙子,我告诉你吧,在这个世界里,学会和人“混”在一起远比学会一种程序设计语言重要得多。

参加项目竞标的前夜,酩酊大醉的销售主管回到宾馆后对“我”说,你快乐吗?你知道我快乐吗?我的胃已经不是我自己的了,但我仍然很快乐,因为无论你明天的技术演示成败如何,客户都会把这份合同交给我,你们做技术的永远不会有我这样的成就感。当时,“我”敏感地反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带我到现场来呢?销售主管打着嗝说,你真幼稚,就算是骗人的戏法,那也得有个专业的“托儿”吧!

……

我不知道上面这个加了引号的“我”到底是谁。我的确在试图回归自我,但仅仅使用“我”这个称谓就意味着回归了自我吗?

当神志不清的欧阳峰对着石壁上的影子拳打脚踢的时候,他不也在使用“我”这个称谓吗 ?难道欧阳峰找到的才是真的自我?

换句话说,如果我是一名真正的程序员,那么我就不该对“我”的命运有任何怀疑——无论这样的命运是他人为“我”安排的,还是“我”误打误撞碰上的,我都应当坦然面对;反之,如果我经常性地反思“我”的心路历程,如果我不时怀疑“我”是否属于“入错行”的倒霉蛋,那么我和“我”之间的距离就远不止十万八千里了。

在诡异、执着的孟京辉创造的同样诡异、执着的舞台上,演员木讷地齐诵:“昔日有个白莲僧,救母亲临地狱门,借问灵山多少路,十万八千有余零……”

孟京辉,还有以孟京辉为代表的文化孤独者们,他们也是在寻找那个失去的自我吗?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工作 编程 语言
个人分类: Etc...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