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居


   有一个梦,常常徘徊于我的夜眠,不知不觉地筑起了“梦居”,也许你想来小住几日,甚或长住于此,我不期盼也不反对你们的来访,只要你找的到路。

   路怎么走?我不会只让风告诉你屈原正在卜算来梦居的路途,而使你感到忧愁地尾随着他。那么,就跟着流浪的玄鸟吧!牠正在你头顶,就站在灰石般的云峭。千万别看脚下的壤,用足尖去触碰,用鼻去感觉它的尘香,呵!绵绵的,像踏在雪上,但那清甜,那股子清甜,莫不是玫瑰?但睁眼偷瞧一下,竟是粉红的桃花瓣。飘着玫瑰香的桃花。

   梦是不是心灵的桃花源?总能在里头逃躲一会儿,尤其是漫漫长夜。你抬望眼追寻花壤的尽头,是绵延到水边的。你可以拉着燕尾飞渡过湖,湖的另一端是拨弄水云的我,不笑不怒,只要你进得来,一切随缘,小居几日是不打紧的。上到青天,才发现薄冰正占据湖上,然而,仿佛有点漆般的黑亮闪烁着,眨巴眨巴的,原来是胜雪三分白的猫咪,举起右爪在冰上写字呢!我猜牠在写“侠客行”,而你也无须去瞧写些什么,冰很快就沈下了,喵咪呜待会儿就回来啦,不妨当面问问。

   你终于踏上了梦居的领土,我是不吝惜带你四处走走,但别惊扰了它,天还没亮。

   前方是一片竹林,外围的黑松在与它们争高,我也不知如何调停是好。进来坐坐,林中有孤梅盘根,桌椅天成,说不定纶巾羽扇的前辈会携琴拜访,你就静静坐着,等我焚香请他来。

   那么你先到我休息的地方,待得氛烟满林之际在回到孤梅下,他总是那时才出现。其实梦居小筑也不远,一杳眼便处其中,何需你跋涉求之?在筑中,你可以舞舞我的剑,抚抚我的琴,但别把它记在心田,它们是收藏在我心房,不许你带走一丝一毫!

   啊唷,梦已朦胧模糊,该走了。假若你还记得来时的路,再来一次也无妨。
阅读更多
个人分类: 心花香瓣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