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太阁之六

       历史的主线只有一条,无论曾经有过多少分支。对于战国无数的大名来说,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最终的胜利只属于一人,其余则皆被无情践踏,或让人扼腕叹息,或叫人拍手称快,更多的则碌碌无为,随波逐流。所以乱世的生存法则只有一个,消灭别人保全自己。这好比一场数百人同场竞技的角斗,死得越晚活的几率越大。一人打拼绝无希望,总要三五成群的拉帮结伙才更有胜算。这自然是异常残酷的,不过更残酷的在于最后仅剩的几伙突然发现,不光是敌人,连同伙也成了自己继续生存下去的威胁,所以再次整合重新结盟,然后剩下更少的人。杀到最后,总有一个人胜出,他也许是最强壮的,也许是最智慧的,也许是最善把握机会的,甚至也许是最幸运的,总之总有一项或几项是他人所不及的,而具备越多的“他人所不及”,生存的几率就越大,这也是身处乱世所必须具备的。

       其实我们离开青州城没多久便下起雨来,并且越接近今川的营寨下得越大,老大似乎有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但这微笑稍纵即逝,毕竟对于我们来说,阻挡今川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们这次出战是抱了必死的信念的。然而突然的大雨让我们看到了一线胜利的曙光,并且光线越来越强。前面的探子来报,说今川大军已经轻取鸣海城,因为初战告捷,今川义元正在前面不远的桶狭涧犒劳大军,短时间内好象没有采取下一步行动的意图。听说了今川囤兵桶狭涧,老大大喊了一声:成了。督促急行军,轻装上阵。今川如此大意,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我的心不住的狂跳,有如用自己全部家当压了一宝,就等着最后开大还是开小,只不过不光是全部家当,这次我把命也赌进去了。

      今川着实选了一块绝对的死地,两面临山,中间一道狭长的山涧,四万大军驻扎在这里,即使正面交锋也很难立时取胜,更何况我们用的是奇袭。雨越下越大,仿佛伸手触及的已经不是粒粒雨珠,而是连接天地的条条雨线。就在这疾风暴雨的掩护下,我们悄悄的接近了今川的大军。来到山涧上,我们确定了今川的大营,老大说不用管其他人,只要杀掉今川我们就赢了,随后大喝一声,5000兵士闻听如下山猛虎直扑下来,借着雨势,甚至杀进大营敌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还满面春风的陶醉在胜利喜悦中的今川义元,如今已大惊失色,在做了他人生道路上最后一次挣扎后,被一把无名小卒的刀插进了胸腔,结束了自己42岁的生命。上洛梦灭,历史记住的今川义元不是因为最后的称雄天下,而是做为织田老大成功奇袭的反方代表,很多时候同样是厚重的一笔,却因为一念疏忽完全改变了角色,大概在他临死的一刻会想到如果没有这场大雨,或者听从冈部元信不要驻扎在这里,再或者拿下鸣海城之后一鼓作气攻打青州城……凡此种种,而今只化做南柯一梦,今川用自己的战败成全了老大的辉煌,别再跟历史讲如果。

    “今川义元死啦!”看见眼前的情景,我大声喊道。身边织田家的人听到后用更大的声音呼喊着相同的话,转眼整个山涧回荡的全是这句。今川的大军被突然的袭击撞晕了,刚刚回过神来,闻听主公已经阵亡,群龙无首便再无丝毫斗志,被彻底打跨的今川军用最快的速度四散逃窜着,好象一颗爆碎在夜空中的礼花在庆祝着我们这意料之外的胜利。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却付出了最小的代价,无论对于战败的一方还是战胜的一方,这都太不可思议。战斗刚刚结束雨便停了,站在对面的山冈上,老大仰天长叹,一抹强光照在脸上,即使自负如织田信长,也绝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片刻的安静后,我们山呼海啸般冲老大挥舞着手中的长枪短刀,发泄着压抑了许久的愤怒,最后的一声巨吼,老大为这篇精彩的乐章划下了最高潮的一个音符,虽然仍旧危机四伏,但至少这一天是属于我们的,乌云散尽晴空万里,织田家要行动了,我仿佛看见了各大名紧张的神色。

阅读更多
文章标签: 曙光 任务
个人分类: 立志太阁
想对作者说点什么? 我来说一句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关闭
关闭
关闭